你们在国内创业挤破头,这20家公司却在国外乐开花
杨博丞 杨博丞

你们在国内创业挤破头,这20家公司却在国外乐开花

移动互联网的诞生是一场席卷全球的革命,引发了经济结构的巨变,也抹平了国界的限制,让越来越多的中国创新公司站在了世界舞台的聚光灯下。

i黑马 杨博丞 3月20日报道

一个新的“大航海时代”来临了。中国的移动应用产品们,正在集体“扬帆出海”。

移动互联网的诞生是一场席卷全球的革命,引发了经济结构的巨变,也抹平了国界的限制,让越来越多的中国创新公司站在了世界舞台的聚光灯下。

腾讯和百度等巨头在海外已经打开一片天地,猎豹、APUS等也不甘落后。也有不少中小互联网公司,虽然在国内名不见经传,却已经“一枝红杏出墙去”。和原来的C2C(Copy to China)相反的一股潮流正在涌动。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只要有能力,一定要出海。”

这是魔漫相机创始人黄光明曾在创立之初的发言。黄光明认为,海外机会很多,是一片大蓝海,自己有必要去看看。

广阔的海外市场对于移动互联网创新公司来说,具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在“出海”这条路上,不断有新的“航海家”出现。比如猎豹。

“先海外,后中国”。傅盛在2013年提出“边缘化”战略,以“边缘产品+海外市场”切入,绕过中国巨头之争,在一片广阔新天地中深耕未来。

前天,猎豹移动发布2015年Q4及全年财报。2015年第四季度,猎豹移动营收为11.3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2.3%。其中,猎豹移动海外收入占总收入比重的50.0%,占移动收入比重的75.7%。移动端的月度活跃用户规模为6.35亿,78.6%的移动月度活跃用户来自海外市场。

APUS桌面创始人李涛也曾判断,相比国内这么多互联网公司挤破头的血海,海外市场机会更大,竞争也更小。

“从全球移动互联网发展的角度来看,(海内外市场)出现了巨大的信息差,或者说是巨大的信息不对称,这是一次非常巨大的机会。把今天中国很多的技术、产品、理念甚至商业模式,复制到海外市场上去,没可能不成功。”

早在2014年,中国就已有早期“出海者”,其中不乏互联网巨头。

“Are you OK?”

想必了解小米的朋友们都知道这句“雷氏”英语,这是雷军在2015年4月印度小米发布会上的经典台词,别开生面地秀了一把英文,把全世界人民都逗乐了。

2014年,小米手机正式“出海”,第一站是新加坡。而印度则是小米的下一个“出海”目标。

雷军对于小米“出海”也很有信心。他说,小米进军的国家基本都满足三个条件:智能手机市场即将抵达临界点、社交网络服务高度成熟、具备良好的电子商务基础设施。

微信是腾讯出海的“金牌”。马化腾经常不止一次谈到微信国际化问题。他认为,微信是腾讯国际化的唯一机会。

微信于2012年正式发布海外版,随后迅速席卷东南亚。据腾讯2015年用户数据报告显示,早在去年第一季度,微信每月活跃用户已达到5.49亿,用户覆盖200多个国家、超过20种语言。

而百度出品的Du speed booster和Du battery saver,现在在国际应用市场下载量均已过亿,百度日语输入法更是打败了众多日本本土产品,成为国民级输入法。

2014年7月17日,百度正式进入巴西,百度葡语版搜索在巴西正式上线提供服务,成为中巴加强技术创新领域合作的一个重要标志。

2016年2月27日,新浪微博也同样进军巴西,巴西总统罗塞夫不仅成为微博上又一位国家元首,同时也是第一位开通微博的女性国家元首。

为什么要“出海”?

这些公司为什么要做一把当代的“郑和”?其实原因很简单。

对于中国互联网巨头们来说,当国内市场的人口红利已不再成为爆发式增长的内驱时,就必定要争夺海外市场这块蛋糕。这也是公司实现国际化的必经之路。

而除了这些巨头之外,随着近年来移动互联网创业的爆发,国内竞争越来越白热化,面对越来越多的技术水平强大、也已经纷纷明白过来互联网模式怎么玩的对手,移动互联网公司们日益增长的竞争压力可想而知。因此,寻找新的爆发点就成为众互联网企业的迫切需求。日渐开放的环境,让他们的眼界也更为开阔,因此,海外市场开拓也成为不少公司“兵家必争之路”。

而这些在国内竞争土壤中诞生的公司,拥有富有创新能力、战斗力,也极具行动力的团队。只要有合适的机会,他们不惮于在海外与全球开发者竞争。

此外,国外相对更透明的规则和竞争机制,对于国内多年来挣扎于单挑和群斗的企业也颇具吸引力。

这些公司出海的方向,除了东南亚等地,现在欧美市场也是它们进发的目标。出海公司们的产品,也从以前的基础工具类产品为主,逐步向社交、内容类扩展。

但要出海成功,也并不是那么容易。李涛认为,“出海”去发展必须要充分尊重和理解当地的文化。本土化不是一个简单的翻译过程,而是在理解文化差异的基础上捕捉用户痛点。

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面临着“高门槛”问题,其中有两点需求尤为突出:一是消除语言和文化隔阂,二是一定要找到当地的合作伙伴。前者可以帮助国内公司快速熟悉海外市场,后者则可以帮助它们快速适应当地文化和法律。

不过,更具有竞争意识、本地化服务意识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们,也将会在全球拥有更多的机会。

只要产品足够好,不管是在国内还是海外,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而这些出海成功的产品们,也纷纷找到了自己的一套打天下的方法。

谁在花开海外?

1、Kika

Kika成立于2014年,堪称是中国移动互联网出海先锋。

Kika旗舰产品Kika Keyboard是下一代输入法键盘应用,它支持全球70多种语言,拥有约1600个Emoji表情以及海量的贴纸及GIF。Kika上线一年,即在全球140个国家用户破亿。目前,Kika用户总数达1.3亿,MAU达到400万。在中国,Kika一度也被形容为“专给老外用的输入法”。

2月23日,Kika宣布已完成B轮2亿元融资。Kika 创始人兼CEO胡新勇表示,这笔融资将用于继续深耕海外市场,实现日活跃用户的亿级突破、Kika品牌的树立以及新业务领域的探索进发。

Kika在海外市场正在做得越来越大。根据GooglePlay官方统计,目前在英语类的输入法中,Kika在第三方输入法中占据了60%的市场份额,成为Google Play全美排名第一的键盘应用。

“在全球70亿人口中,中国仅占据了15亿,还有55亿在海外,所以海外市场的机会远远大于中国,国际市场其实正是一片巨大的蓝海。”胡新勇说。在他看来,下一个30年,将是移动互联网公司走向全球化的时代。

2、猎豹移动

猎豹移动原名金山网络,继承了金山多年的安全技术积累和可牛影像的互联网基因。

站在中国互联网的坐标系上看,猎豹移动算是一家“出海”成功的企业。截至去年第四季度,猎豹移动海外收入已经占到总收入的一半。在中概股纷纷回归的今天,猎豹也仍然在坚持自己的海外战略。

猎豹的玩法很独特,一开始便采取了“海外+移动”的战略,并聚焦资源打造Clean Master这款单点突破的“爆款”产品,而后延伸形成“一带多”的移动工具产品矩阵。

为了让猎豹成为一个有持续增长和盈利能力的公司,傅盛在近日表示,猎豹除了持续加强在美国和中国市场的移动商业化进程外,还继续注重在印度市场的用户获取。

3、APUS

APUS Group由原360副总裁李涛离职于2014年6月创立,他曾是猎豹移动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APUS的主要产品包括APUS桌面、APUS加速、APUS应用雷达等。

APUS以“移动互联网+海外+中国”的组合模式出击,半年内便拥有了1亿全球用户,并成功实现两轮融资,首次融资金额达到1亿元人民币。

在APUS创始人李涛看来,目前国内竞争已十分惨烈,任何一项服务都有几十甚至上百家公司在竞争,但反观一些海外市场,如巴西、俄罗斯、东南亚等市场却正在兴起,相比中国互联网落后2年至5年,应用供给量却不到中国的1%,这正是中国公司的机会。

因此,从一开始,APUS就瞄准了海外市场。它的产品也针对海外用户做了精准定位,对用户APP使用习惯进行分析,了解当地文化,并未当地定制产品。APUS桌面产品小、快、简单,能在低内存手机上快速运行,满足了大部分用户的需求。截至2015年12月底,APUS用户系统用户量超过3亿,APUS产品集群用户量超过6亿。

4、Musical.ly

Musical.ly(妈妈咪呀)是首个登顶美国iOS榜单的国人团队短视频类应用。2015年7月,它超越了Facebook,Youtube,Instagram,登上了全美 iOS 总榜的第一,并且在美国社交网络上迅速引起了热烈讨论。

Musical.ly是一款集合了社区+视频+音乐的App,用户可以通过自己导入的视频和乐库中的音乐,快速创建一个15秒的music video,分享给朋友。然而,这款应用却在美国青少年中得到了积极反响。目前,据musical.ly的公开数据显示,其用户数已达2000万。

国内市场竞争激烈、同质化行业趋于饱和,而海外市场用户已经形成付费习惯、营销成本相对简单,以及海外对知识产权比较尊重,这些都促使musical.ly将目标放在了海外市场。

而在团队策划早期,Musical.ly团队就发现,美国青少年有大量闲暇时间,课外活动丰富,而且富有创造力。结合了美国青少年对“音乐”和“视频”的喜爱,Musical.ly决定做一个以音乐为基础、娱乐性较强的短视频社区。

为了消除文化差异,Musical.ly要求新入职运营员工必须先做内容运营,了解美国青少年的喜好和流行趋势,并和种子用户建立直接沟通渠道,获得第一手产品反馈和最新流行元素。现在,Musical.ly估值已经达到1亿美元。

附:20家最值得关注的“出海”移动应用公司

无标题

移动互联网 国内 海外市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