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局者”小牛的第一年
吴丹 吴丹

“搅局者”小牛的第一年

伴着光环出生的小牛在飞奔,一年时间,它已有了众多支持者。

文|吴丹 编辑|王根旺 制图|张一

在现阶段采访小牛电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个在大众面前露脸不到一年的创业公司,正面临CEO缺席的尴尬。李一男被认为是小牛的灵魂人物,在他“出事”后,媒体们能想到的标题都一样:没了李一男,小牛怎么办?

鲜为人知的是,李一男虽是小牛的大BOSS,却并不是第一发起人,在创办牛电科技之前,李一男是金沙江创投的合伙人,他是带着人和钱来的。发起人其实是胡依林,知乎上的设计红人Token。只不过在李一男和胡依林的团队牵上线后,李的光芒逐渐盖过所有人,甚至很多人在心中已将李一男和小牛电动车划上了等号。

或许是上述原因,小牛这次发新品的宣传显得有些谨慎:邀请记者时要用H5登记审核,发短信确认,最后发纸质函,本人和邀请函要对应。而相对网络上铺天盖地对小牛的各种猜测、评论和分析,小牛的高管团队也甚少出面给出回应。

李一男曾形容自己的人生是过山车,而在他不在的日子里,他所带领的小牛也正在层层闯关,面临着考验。

搅局者登场:“男哥”和Token的一拍即合

对胡依林的采访更多集中在产品层面,聊到公司管理或渠道方面的问题时,他会友好提醒:相关问题请咨询COO李彦。

而在产品上面的需求调研主要来自他自己,“我骑了十五六年的车。”在做小牛前,他曾动手改装一辆HONDA ZOOMER(本田祖玛)。李一男的传奇经历众所周知,但其实胡依林的人生经历也很丰富:初中毕业,当过网管,去过微软,创业做过Flash动画公司,在全球知名的Frog设计公司待了四年,做过休闲鞋品牌,开过咖啡店,曾因家庭、感情和事业皆不顺而患上抑郁症,白过头发,自暴自弃过……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人生活了别人的三辈子。

折腾了一圈之后,他选择做车。胡依林为什么敢碰这么大一个领域?他的答案是,我没有专业,没有限制。他还告诉创业家&i黑马,2009年自己改装过电动车,后将模具卖给了台州的某个厂商,“2013年我发现那个车卖了300多万台。”但胡依林也不是很遗憾,那时锂电池技术不发达,不能量产,即使自己做也太早。

他也接到过投资人撤资的电话。那是在上海创业的时候,父亲病危住院,他接到电话,对方说不能继续提供资金了,因其家人逼他撤资。胡依林写他“跑到医院外面默默抽了半包烟”。

在知乎上他几个晚上写了十几万字,此后再没有像这样表达过自己。后来,在某个谈论小牛新品的话题中,还有用户在上面@Token,说胡总,可以出面阐述一下?

胡依林后来想做电动车,去找钱的时候投资人都说,你们差个CEO。

胡依林把他和投资人黄明明的微信对话截图发到知乎上,对话中提示即将有“重大人物”登场。

这人就是李一男。李一男创业过一次,公司后来被华为收购了。在创业之前他的身份已转变为投资人,一直在看出行领域。

这是小牛诞生的机缘,它的出现,一开始就是挑战者,或称搅局者的姿态。

以众筹的方式售卖,建“牛油”社群,专人维护社区,开产品发布会,这些思路和初期的小米并无二致。

小米的成功,在于填补了苹果和山寨机之间的空白,小牛想填补的是什么?

1

小牛创始人胡依林|受访者供图

据胡依林的介绍,2015年的众筹结束后,他们做过一项统计,在2500位小牛用户中,百分之40%-50%的用户是有车的,30%以上是以前骑电动车的。小牛抓的是这样一群人:在城市中生活,饱受交通堵塞困扰,开车被堵,坐车被挤,内心渴望有便捷的交通工具,但骑自行车太累,传统的电动车又让他们觉得很“low”。

两个互联网人和他们的团队就这样杀入了电动车领域。

首战告捷,以7200万众筹金额收场,卖出电动车五万多台——这个数字和雅迪、新日等动辄两三百万的年销量比不值一提,但新人物已经进场,且来日方长。

“牛油社区”也如他们所愿形成了。众多“牛油”(小牛电动车用户)在论坛上发长贴写自己的旅行日记,这种帖子通常会被管理员置顶。

也有人在上面抱怨,哪里机械不灵,哪里易出问题,M1出来后,照例有人在上面交流:新车确定能带两人么,后一人的脚挂在哪?

有一篇媒体评论称,像小牛这种互联网公司,显著特点就是,它会和用户直接沟通产品,用户有什么问题,发帖说出来,公司会看,也有可能会回应。

但身为产品负责人,胡依林也说出了很微妙的话,如果你只是去问用户要什么,“他(用户)也会跟你说得天花乱坠,用户有时候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你要找到那个点”。

在论坛首页,一篇有着八十多万最高点击数的帖子引人注意:史上最强“禁摩限电”,深圳为啥这么干?

成长的烦恼

政策的变动是所有电动车厂商都感到苦恼的问题。

电动车被限上路,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且很多城市并没有非机动车道,但大城市拥堵严重,居民又有电动车的出行需求,这种矛盾性导致了政策会在松紧中变动。在大城市中,以深圳、广州和上海的管制最严。

尽管小牛M1已经在广告的最醒目处写了“M1符合国家相关法规政策”,但这并不能解答电动车和政策法规之间的世纪难题。“不能上路,一切免谈。”有人这么评论一篇谈论小牛的文章。

胡依林也给不出适合的答案,他告诉创业家&i黑马的回答是,这不是小牛出现才有的问题,“十几年前深圳就已经禁摩禁电了,现在新的规定也处在征求意见稿的阶段,不可能一刀切。大家都很清楚。中国现在有2.4亿台电动车在跑。”

除了无解的政策问题,还有媒体曾报道过的N1“前轮轮毂”问题,据、腾讯科技2016年2月统计,在小牛电动论坛,有关轮毂的主题讨论帖有近40个。

也有大量网民对小牛的性价比、实用性等提出质疑,这样的事情往往在一些有几千万用户的大社区中发生。“如此四五千的价格买一辆电动车,划算吗?”“大多数人对电动车就是代步需求,你弄个高科技、舒适感,没必要。”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他们说的是事实,但也总有人会对小牛这样的产品买单。这是两类完全不同的消费者,正如胡依林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每个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今天已经没有面对“所有人”做出的设计和产品,找到你的粉丝,拥有你的社群,已不是趋势,而是现实。

只是,这样的人群有多少,粘性有多高?胡依林告诉创业家&i黑马,今年他们预估销量会达到40万台。

渠道的后续增长如何,也是互联网品牌要面临的问题。

短期众筹过后,更强劲的销售手段是什么?小牛也开始了线下的一些布局。只是在谈到体验店时,胡依林表示一切刚刚开始,“创业公司资金、人力有限,我们很愿意和商家一起合作。”

在这次采访中,胡依林一直在表达一个观点:我们才刚刚起步,规划是长远的。他拿苹果举例,虽然现在iPhone 6s拥趸无数,但当年第一代iPhone是“慢得跟什么一样”。不难想象,折腾如他和李一男,这次想做一件长久的事。

有评论称,李一男看中智能电动车领域,并不仅仅是卖车,想做的也是流量、数据、金融等等的生意。车即将形成入口,这一点已毋庸置疑。小牛目前做的可能只是基础工作。

而小牛在红海时闯入,也说明了传统电动车厂商抓不住城市青年的某种需求。“他们是成本驱动,不是需求驱动,这种固性思维很难改变。”胡依林曾在知乎中说。

做电动车不是件小事,胡依林本人也在经历从技术牛人到产品经理、小牛副总裁的转变。“谁都可以说我要造一台比特斯拉更快的车,没有问题,200万……你要考虑用户需不需要。我造一台车,有一个功能可能用户一辈子都不会用,十倍的价格没有意义。”

他显然不愿意多谈小牛面临的问题,作为一个骑了十几年车,后来又亲手组装过车的人,他当然知道电动车最需解决和最难解决的都是什么问题。但他现在更愿意谈论的是,这一年以来,自己和团队的哪些想法变成了现实;他喜欢谈论牛油对小牛的喜爱,“我以前以为只有二三十岁的人骑小牛,但后来看到四五十岁的人也在骑。”

他说自己正处于些微的亢奋之中,并形容这种感觉是“微high”。谈话间,他把袖子撩起来,给创业家&i黑马看他曾在知乎中提到的那几个小纹身——六个奇怪的印记,只有他自己才看得懂,大致代表了:不自大,不纠结,有希望等。

胡依林没必要用某种情怀来展示他对小牛的态度,他自身的经历已经证明了,他的确又在奋力一搏。他曾骑摩托车从上海来北京创业,还把当时陪他骑车那哥们的酒吧标志也纹在了身上,那六个小记号中的某一个。

“你会有焦虑吗?”

“有什么可焦虑的呢?”胡依林简短地反问,没有进行过多补充。

胡依林正开始他人生第三次的创业之路,小牛则刚刚迈出它的第一步。

无法不提的李一男

尽管对现在的小牛来说,李一男这三个字是敏感话题,但要谈论小牛,始终无法避开这个人。我们把谈论这件事放到了最后。

李一男给初生的小牛带来了耀眼的光环,这无可否认。或许是从互联网行业开始的,创始人和公司的关系变得从未有过地紧密。雷军和小米紧紧绑定,王卫掌舵顺丰,百度出事呼唤李彦宏。

李一男也把自身的气质带入了小牛,使后者具有了传奇色彩,以及强烈的技术极客味道。

在人们的预想中,李一男本会带着小牛一路狂奔,现在暂时没了李一男,似乎小牛便处于危机之中,但照胡依林的说法,他们所面对的不是“没有李一男会如何”,实际上,战略及方向上的事通过律师依然可以和李沟通,他们面临的一个可想而知的压力是,来自社会的各种舆论,来自无数的公众号内容、自媒体文章、朋友圈评论,这些文章的标题往往有刺眼的几个字:李一男被抓。

和李一男暂时脱节的小牛,她每走一步,都会带着外界对她命运的揣测。2016年3月23日,牛电科技宣布获得A+轮融资3000万美金,外界问,为什么没有A轮融得多?4月27日,小牛M1再度登陆京东众筹,截止发稿取得的销售额是4178万,还剩12天售卖期,外界问,什么时候会突破去年李一男发微博时的数字(6000万)?

两次众筹,小牛有漂亮的销售额。她找到的需求是对的,找到了它的购买人群。

下面的问题是:这个市场有多大?产品是否会形成口碑?如何有效解决产品上已经面临、及可能面临的问题?如何保持正确的节奏前进?

最重要的问题是,CEO何时回归?

在访谈最后胡依林向我们坦诚谈起李一男的情况:

“男哥那事基本上快解决了,真的是很小的一件事。我觉得真正检验一个团队的,不是它状态最好、外部各种赞誉的时候,而恰恰是真正出现问题的时候。”

伴着光环出生的小牛依然在飞奔,一年时间,它已有了自己为数众多的支持者。而大家对它更多的期待在于,经历过人生起落的李一男和胡依林,最终会把小牛做成什么样?

一切会在时间的静默与爆发中找到答案。

李一男 小牛电动 胡依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