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到视频行业,暴风冯鑫说“我和贾跃亭本来就不是一个圈子的”
新京报 新京报

聊到视频行业,暴风冯鑫说“我和贾跃亭本来就不是一个圈子的”

“我已经不看乐视了”

本文由新京报(ID:bjnews_xjb)授权i黑马发布。文|新京报记者朱星    实习生 张盼 编辑 | 尹聪 陈莉   美编:俞丰峻

新京报记者与冯鑫的专访约在北京东十四条的一个茶社里。

采访前几天,优酷的创始人古永锵宣布离开优酷土豆。冯鑫感慨单纯的视频行业很难盈利,所以这些视频公司要么成为大公司的附属,要么开始多元化。

IPO 成功开启了暴风的多元化之路,其后一年多的时间,暴风多处出击,进军影业、体育、互联网 TV 等多个领域,并对互联网金融板块磨刀霍霍。

今年证监会否掉暴风的定增计划,让冯鑫的布局短暂受阻,最大的影响体现在影业上,而该板块是其提出的N421战略中重要的内容环节。

在此前的上市一周年发布会上,冯鑫 PK 贾跃亭,唱了《野子》。那段时间,用冯鑫的话说,其已不把公司和乐视做比较。在面对记者时,其在意的是:“那首歌明明是别人先推荐给我的。”

他说喜欢歌词中“‘我要深埋心头上秉持却又重小的勇气’,就是把‘小’字看得很重的勇气”,并用手机搜索给记者看。

但都是山西人、商业板块重复,难免不让人把暴风与乐视两家公司做比较,更何况,两人连选的歌都是一样的。

面对比较,冯鑫说他和贾跃亭交流的不多,“圈子不一样”。其提出要把公司“做小”,不想玩大的金字塔型的集团,各自公司独立发展。之后不到一周,贾跃亭发内部信,提出“七大子生态独立奔跑、快速扩张告一段落”。和乐视面临的资金链质疑不同,暴风目前并未有这方面的担忧,其被主要质疑的地方还是在利润方面。

对于暴风的未来,冯鑫的预测是,2020年以后,等到 VR 眼镜和暴风TV 真正的盈利,公司的净利润会迎来爆发式增长。在此之前的几年里,暴风在利润上都是一个缓慢的爬坡期。这或许意味着,外界关于其净利润和市场不匹配的质疑还会持续。

“视频行业可能未来两到三年看不到盈利迹象”

新京报:近期古永锵辞职离开优酷土豆,之前,像酷6、风行这些做视频起家的创始人,都离开了自己创办的公司,但你坚持到现在。你觉得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冯鑫:其实这个东西不是什么勇气的问题,应该是这个行业发展导致的。在商业上来讲,到今年整个视频行业都没有盈利,可能未来两到三年也看不到盈利的迹象,所以就导致这些公司大部分都变成了靠别的方式赚钱的大公司的附属。

新京报:为什么最终只能成为大公司的附属公司?

冯鑫:如果仅仅是独立做视频,这个商业概念是不成立的,这条路是不通的。而靠资本烧钱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了,已经不会再有资本去烧钱支持。

所以它一定是离开视频做视频,要不就是像BAT他们本身在做其他业务,然后把视频作为一个附属来做。要不就是像我们,能够走出多元化的道路。

新京报:IPO成功是不是影响了公司的发展?

冯鑫:是啊,如果没有IPO这件事情,暴风多元化其实也很难展开;如果不多元化发展,独立做视频这条路也很难走通。

新京报:如果单是独立做视频这个角度来说,未来暴风的盈利能看到一个预期吗?

冯鑫:暂时看不到。单独的视频业务很难帮助暴风完成盈利,即使盈利,盈利的绝对数量级是非常有限。

“预计2020年后VR眼镜会盈利”

新京报:市场上也很关注暴风的盈利情况,暴风未来大的盈利点在哪儿? 

冯鑫:暴风的盈利我觉得可以分两个阶段。在TV和VR大幅度盈利之前,大概在2020年之前,未来三到四年是一个盈利的缓慢增长期。

新京报:不同的阶段靠什么盈利?

冯鑫:最近几年,暴风集团这个上市主体在各平台增长过程中扮演了“三个中心”角色:一个是资本中心,就是对外投资控股;一个是数据中心,实现整个数据优化,提升服务效率;还有一个就是商业中心,包括我们的金融板块、电商板块,以及广告营销板块。这块会带来增长,但增长不会是爆发式的,它是一个爬坡式增长。

到2020年之后,预计 VR 眼镜和 TV 就能获得盈利,这个爆发是很惊人的。我的估算,TV用户贡献的单人ARPU值一年在300块钱左右,假设有两千万用户,毛利就是60亿。

魔镜我们希望是一亿用户,一个人贡献的ARPU值可能在100块钱,都很惊人。

新京报:为什么觉得TV 和魔镜2020年会开始盈利?

冯鑫:它们都得过一千万这个数量级,魔镜很快就会过,TV不会比魔镜快,到一定规模化以后才进入第二阶段商业化。

商业化又需要一个时间,可能一两年的时间,从商业化开始进入到商业化跑通、成熟,可能又需要差不多两年。

“定增被否耽误了影业布局”

新京报:关于多元化方面,暴风近期提出了N421战略,去年你提到过DT 大战略。这两个战略有什么不同吗?

冯鑫:全球DT大娱乐和N421其实是一回事,N421只是把它更具体化。DT大娱乐要面向全球,以数据为核心,就是N421的“1”,1就是DT大娱乐。

新京报:此前,暴风计划定增收购稻草熊影业公司等,但被证监会否掉了。定增被否对你的计划有哪些影响?

冯鑫:因为那次的定增最主要是为影业做布局,定增没成功,耽误了影业的布局时间,这是事实。

但整体来讲,这一年多时间我们完成了VR、TR,还有体育的布局,无论VR、体育的进步,还有TV的进步,比我原来设想的速度要快些,其它可能是平平,影业比我预期要慢。

新京报:接下来关于影业还有新的动作吗?

冯鑫:肯定有,而且一定也是就是跟过去不一样的。肯定不会说别人怎么做影业,我们一样做一个,怎么拍片,拍个好片,然后如果一模一样的做,就没有什么可能性了。

新京报:跟传统不一样的,您打算是怎么做的?

冯鑫:影业肯定会有很多变化,整个影业行业互联网上的用户群没有集中地,早期有PC端和豆瓣,到手机时代反倒没有了,用户没有地方留,在电影院也不留,在其它地方也不留存。

我第一个要面临的问题是要找一个方法让用户留存。其实猫眼和那个微票是做了一部分用户留存,但是用户在那个地方过度工具化了,买完票就走,黏度不够,我觉得这个问题要解决,可能要做几个方案慢慢运营的。

电影发行渠道是有价值的,但是目前发行做的太薄了,目前的发行没有真正做到发行公司的感觉。这两个方面要找方法去解决,才能成就一个可持续生长的平台。

“我已经不看乐视了”

新京报:您之前接受采访时,也聊过你跟乐视的异同,现在再回头,你怎么看?

冯鑫:我对乐视的看法应该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确实是不看的,早期觉得乐视离我们互联网行业稍微有一点远,算异类吧。

我们快到上市的时候,我才开始看乐视。上市前半年跟上市后半年,看得比较多。一个A股市场怎么看乐视,证监会怎么看乐视,关注乐视上市以后的多元化布局,并购的思想等方面。

从去年后半年到现在,这个快一年的时间,我们其实又不看了。

新京报:为什么不看了?

冯鑫:因为我们更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了,就是把N421做好。但是,思路的清晰化,是需要时间的。在这个过程中,还是做了很多学习和研究。

而且还有一个有趣的变化,其实还提了一个叫“虫子”这个词,将来我们会越提越多。就是虫子是一个思想,就是我们暴风是要做小,我们看到乐视是在做大。

新京报:我看暴风进入的产业也挺多的,也做的挺大的。

冯鑫:但是我们的思想把它变小,我们不会去想TV有多大,魔镜是多大。我会想哪些事该做的,就把它这个事儿做到;下一步需要什么人才做什么样的事情,我们把这个人才找出来;这时候需要钱帮助就去给钱。这个理念就叫做“虫子”。

新京报:我们要怎样理解“虫子”这个概念?

冯鑫:“虫子”很小,我原则上不允许大家各自的公司变大。暴风集团各个公司独立性非常强,大家都可以独立,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然后整体我们互相之间做战略协同就很好。

新京报:那你觉得暴风跟乐视以后越来越不同的地方是在哪里?

冯鑫:我觉得暴风、乐视可能从一开始就有很大的不同,只是在发展特定阶段有一些地方像。比如一个视频公司,都在A股上市,然后做了一些模块,有些模块是比较重复的,这些都是表面现象。

我跟贾跃亭见过,但是没有过多的沟通,我们本来就不是同一个圈子的。我们的经历都有很大的不同,想相同才是真的挺难的。 

和乐视是像还是不像,我已经不再看了。我们市场部曾经有一些新闻啊什么的,是跟乐视比较的。我后来专门跟市场部说,我们最好不要提起这些比较,我专门跟他们叮嘱。

同题问答  

新京报:2016年让您印象最深刻的一个经济事件是什么?

冯鑫:我其实没有特别大的印象很深刻的事情,对宏观经济关心蛮少的。

新京报:2017年您最看好哪项黑科技?

冯鑫:2017年倒没有,但现在有两个黑科技我很感兴趣:一个我觉得真正的柔性屏可能会在2018年成熟,可能会改变非常多的东西。第二件事情是,声音交互的输入会改变很多事情。因为我们手离键盘是这么输入的,新一代的年轻人不会再学盲打,声音交互变得非常重要。

新京报:假如您在2017年开始创业,您会做什么?

冯鑫:我刚说的第二件事情我很感兴趣。

新京报:就是声音交互这一块。

冯鑫:对。

新京报:2017年觉得哪项改革措施可能是您最关注的?

冯鑫:我不太知道中国要做什么改革措施,如果能改的话,还是对民营企业家越好越好,对互联网企业家也是这样。我觉得你说整个经济(哪块)发展最好我不知道,但是中国的互联网经济一定是发展较好的,我觉得至少能帮助中国。

新京报:您觉得您所在的行业2017年会发生哪些变化和机会?

冯鑫:2017年,我刚才讲的那个声音交互我觉得是个巨大的机会,其实我预测了很多。比如说社交,我觉得未来两到三年,一定会变得场景化。社交如果被改革,就被场景(化)。

地图会变得很可怕,地图可能会成为新的一个平台。就是今天从PC搬到手机以后,百度的平台的效应在降低,会有两个产品出现机会。一个是类似于《今日头条》这种机会,它可能是推荐版的百度。还有一个就是那个

新京报:为什么您觉得它很吓人?

冯鑫:就是它可能不是我们现在只是导航用了,它有可能变成是你到任何一个地方,无论哪个小区旁边你看一看,它都能告诉你,旁边附近的人是不是可以跟他聊天,它可能会变成这样的东西,然后就是O2O、电商,可能都会放在地图里面,因为它跟你的地点相同的,还有就是你的用户,我觉得这三件事情可能是未来三到五年,会对互联网所有公司的冲击。

乐视 暴风 冯鑫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