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科技出行领域的苹果公司”如何杀入4000亿科技消费品蓝海市场丨水星动力创始人王朝华的方法论
张一 张一

看“科技出行领域的苹果公司”如何杀入4000亿科技消费品蓝海市场丨水星动力创始人王朝华的方法论

解决良品率与产品体验,这就是解决了科技产品的最关键环节。

据统计局公布数据,我国人均GDP已迈过8000美元大关,对比各国消费市场,人均GDP到达8000美元的国家,将迎来“消费升级”的转折点,消费需求会面临一次全面的“跃迁”。

在中国,年轻人正逐渐成为新一代的消费主力,数据显示,我国80后有近2.28亿人,90后接近1.47亿人,他们愿意花更多钱去提升生活品质,而不再是一味求低价。“有逼格、有品质”正在成为他们的新的消费理念。

水星动力正是在这样的大潮中涌现的一家科技出行商,其创始人王朝华说:“在物质匮乏的年代,人们对一个商品的需求是‘能用就行’。在物质丰盈时代,面对多种选择时,打动年轻一代消费者的除了‘基本功用’之外,还看产品是否能满足他们的心理需求”。

但现在的科技出行市场(主要为电动车、平衡车领域)显然不能满足年轻一代的需求,可以说,这是一个被劣质、体验差的产品充斥的市场。王朝华深知其中的原因,“这个行业不能这样”,“我见过好东西,我一定得做‘足够酷,有设计感、有好的产品体验’的车,去改变现在的市场。”

王朝华选择的方法,是与韩国“国宝级”设计师闵敬均合作,闵敬均凭借自己过人的设计才能多次被韩国总统朴槿惠接见。“我们的产品非常优秀,目前制造的3款中高端亲子动力儿童汽车,都成为了‘爆款车’,上万块的亲子动力汽车,一个月可以销售数百辆,月营收接近千万。很多对儿童车要求较高的父母都成了我们的‘粉丝’,其中的代表就是:田亮、叶一茜夫妇,贾乃亮、李小璐夫妇,霍思燕、杜江夫妇、著名导演张纪中。”王朝华介绍。

在产品领域大放异彩的水星动力,在今年国庆,正式获得了天使投资人陈昊芝的种子轮投资,资本和投资人的加入,为王朝华全面进军科技出行产业领域提供了助推力。

1 

*水星动力创始人王朝华

不甘平庸的“富二代”

王朝华看起来真不像科技公司的创始人,爱纹身、剃平头、爱穿黑T恤、操着京腔,这人乍一看“像混黑社会的,绝对不是好学生那挂的”。然而,王朝华真的是个学霸,成绩还不赖,不但去了英国名校威尔士“班戈大学”,而且学的还是全英排名前列的心理学系。在内心里,他还是个心思细密的科技极客,年轻时赚的钱几乎都用在了购买各种科技产品上。

时钟拨回2002年,18岁的王朝华踏上了去英国求学的旅程。“飞机晚点,出了机场已经是深夜了,学校大巴也已离开,举目无亲朋,我只有靠自己”这是王朝华对英国的第一印象,也是塑造他独立倔强性格的开始。

王朝华年少聪颖,一家四口,家里有个水泥建材厂,生活一直比较富裕,但他从小就是个不甘平庸的“富二代”。上初中后,他和哥哥选择在外租房子自力更生。哥哥去新西兰留学后,王朝华也背起了行囊,选择远去英国。“年轻时的想法很简单,一个男人就得这样独立成长,我不想再依靠家里了”,王朝华说。

回头看当时的决定,王朝华在英国,收获了商业感觉,以及日后同他一块创业的重要伙伴,“水星动力”联合创始人姜江。

王朝华与姜江在英国认识时都是二十岁的青年,经常一起畅谈人生和未来的规划。与王朝华这个科技青年不同,姜江是个文艺青年,思维细密,专业是金融,毕业后去了新加坡著名投行。因为王朝华的请求,姜江这个重义气的人思考两天后,便辞掉了年薪百万的工作与王朝华开始新事业,“首先认可这个人,然后也认可这件事”,投行出身对商业有诸多见解的姜江说。

极客少年遭遇尼日利亚骗局

王朝华初到英国不久后,因为想购买各种自己喜欢的科技产品,就开始尝试着自己倒腾生意赚钱。王朝华从自己最感兴趣的3C电子产品领域寻找机会,从国外向国内倒卖手机,“中关村第一批iPhone、索爱、诺基亚等等,很多几乎都是经他手倒回来的。”姜江说。

其实做科技产品贸易的生意一开始并不顺利,由于王朝华刚开始倒卖,没经验,第一批货就被一群尼日利人给骗走了,之后欠了4000英磅,性格倔强的王朝华不想就此放弃做生意的想法,那年暑假王朝华没回国,自己和女朋友一直在餐馆打工。

王朝华依靠着在“国际贸易”所学,一边上学一边倒腾生意。本来,王朝华准备读完硕士再回国,但妻子怀孕促使他决定提前回国,“男人嘛,必须回来,我和女朋友认识十几年了,我必须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回国做母婴生意挖到第一桶金

回国之后,王朝华不愿去家里的建材厂接班,他决定自己出来创业,因为自己有孩子,本身又有“跨国贸易”的经验,他决定做母婴海外代购的生意。

“那时候刚有孩子,要用到很多的母婴产品,但正值08年三鹿奶粉三聚氰胺事件过后不久,许多父母不敢用国内的奶粉,由于我有在国外生活的经验,知道从哪儿买,就开始从国外买优质的母婴用品,托朋友寄回来,在淘宝上销售”王朝华说。

没想到,“超级奶爸”王朝华从自身关心孩子的需求出发,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王朝华凭借在海外生活的经历和海外的资源,并且真心实意地解决了孩子的奶粉问题,后来越来越多的朋友慕名前来找他购买母婴用品,他的生意越做越大。

“那时候,活的非常惬意”王朝华说,线上月流水达到了几十万,几个人小团队一年就有数百万的利润入账。然而,后期扩展线下店却让王朝华吃到了苦头,装修精致,年租金数百万的线下店销售量却很少,王朝华因此亏了几百万的资金。

心情郁闷的王朝华决定去香港散散心,顺便参加著名的香港母婴展会,看看能不能挖掘新的母婴行业机会。

回归科技男初心,不卖奶粉卖汽车

王朝华仍然非常痴迷汽车、科技等“硬玩物”。在香港母婴展,王朝华看到一款极具设计感的儿童汽车,“当时,第一眼就看上那个电动车,产品设计太有美感了”,王朝华说。他马上和这个展位的负责人要了Email,后来才知道这是一家韩国公司做的,创始人为闵敬均是韩国著名的设计大师。

王朝华一直与闵敬均联系,当韩方公司的成品出来后,王朝华立刻起身到首尔和闵敬均签了一年中国市场总代合同,王朝华信心满满,因为他有自己的母婴产品销售渠道,也对国内市场极其了解,他觉得这么好的产品一定没问题。

但结果却不尽人意,王朝华进货1000台车但销售缓慢,韩方也对王朝华失去信心,开始尝试通过其他代理渠道在中国销售,双方一见面就吵架。

线下店亏钱,儿童高端汽车销售不顺利,王朝华几乎想放弃。此时,闵敬均团队的新品儿童汽车又上线了,王朝华又一次被撩了起来,觉得这款儿童高端汽车“真是太漂亮了,自己见了肯定会买给孩子”,他一咬牙决定再试一次,而转机也在此时出现。

科技爸爸们的最爱

三个星期800台的销量!是以前一年的销量。”

当时王朝华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这批货的第一个用户就是他自己的孩子,当时王朝华和孩子玩的正嗨时,有一个哥们拎着纸尿裤之类的东西,在他父子面前停下,从平衡车跳了下来。

据王朝华回忆说,是“这位从平衡车跳下来的邻居”帮了我大忙,那哥们是一个平衡车类的科技爱好者,和他交流之后,他把我拉进一个群,这个群里基本都是这类产品的爱好者,他们在群里经常晒各种淘到的高科技产品,当王朝华把电动童车BROON F8 丢到群里后。微信就爆了,手机提示音和振动不断,紧接着就是电话。“一个柜远远不够,很多人打电话预定,但我们手头并没有货,当时就是马上和老闵联系要货。”王朝华说。当时找王朝华的人,大多都是想做地区代理商。

这一次的销量让他深刻认识到,这种高端的电子儿童车的首先受众群体不是妈妈团,而是同样和他喜欢这种高科技的“爸爸们”,以前自己的市场销售策略错了。

这次的成功也让他重新燃起对自己“爱好”的生意。

“偏执”的韩国设计大师闵敬均

“他们设计的感觉很好,老闵拿过很多设计大奖,在韩国被朴槿惠接见,属于非常全面的技术型人才。”水星动力合伙人姜江说。

闵敬均团队不止在软实力(设计、外形)上有很高的审美力,同时在硬实力电动载具的核心(三电系统)也有很高的技术壁垒。“三电”系统包括:BMS-电池管理系统,电驱动系统,电控系统。

这种高技术壁垒也成为闵敬均团队的成功要术。

后来在交谈中得知,闵敬均和他的团队刚开始是做贸易生意,从中国进口低端的儿童玩具车,在他们团队的协作下进行二次开发,再销向全球,不到两年的时间,从一无所有到有房、有地、有厂、全球渠道再到一无所有。

“2014年两款产品全球市场销售近3万台,这算个爆款产品了。”姜江说。

由于这两款童车的成功,闵进军趁热打铁瞄准下一款产品——越野车,当时市场的成功,冲昏了头脑,闵敬均提出了更大胆的想法并且实施,用汽车的设计方式去设计儿童越野车,包括结构,汽车的底盘结构,各种零部件,覆盖件,相当于一个缩小版越野车,这样的代价就是零部件太多,成本太高,而且致命的是他们自己厂房并不掌握模具的技术,只能找代工厂来完成。这也成为日后被吞并的伏笔。

“当时找的是给LG做配套的公司,模具费当时谈的应该是摊销这种,或者你给我开发,组装也在这儿,然后按销量,到达多少销量,这个模具费就没了,是这种模式。但是后来分析这是模具厂给他们下的套,就是故意不收你钱,然后知道你会花很多钱,直接勒死,直接就是债转股了。”姜江说。

结果可想而知,闵敬均和他的团队正式成为别家公司的研发部门和营销团队。

互联网圈“大牛”入股

闵敬均的公司被吞并后,发觉理念不同,于是带领着搭档(前公司的核心成员),共四个人辞职出来自己单干。联系到王朝华,王朝华了解后觉得是个机会,于是又一次飞到首尔,去到他们的办公室,(“其实就是民宅”王朝华说)就像路演一般,不同的是观众少,只有四个人。

2

水星动力姜江、王朝华、闵敬均

“虽然,当时在现场看着很有前景,心里也很激动,但过后不免心里犯嘀咕,该怎么弄,到底有没有谱。”王朝华说。

王朝华意识到自己之前遇到的坑,这一次必须慎重、再慎重。

因为孩子的关系,王朝华认识了陈昊芝。孩子一块玩多了后,两家也随即熟络,在相互交谈中,得知陈昊芝是哥个连续创业者,曾经创造了3亿用户的手游“捕鱼达人”,旗下的子公司Gurum Company于2015年在韩国上市。

“昊芝既是我生活中的朋友,也是老师,我就向他咨询这件事。”王朝华说。

当他们一块商量后,发现从团队的组建到产品的成型生产,这里面所涉及到的经验自己是无法和韩方比肩的,他们的设计和技术也是成型的,并且技术壁垒很高。

于是,王朝华和陈昊芝各出资300万,对闵敬均团队进行战略投资,同时也于韩国首尔成立了水星动力研发中心Mercane。

投资后的收获很快就来到了,闵敬均在半年之内与团队设计出三款产品,一款三轮滑板车、以及两款极具设计感的儿童汽车。

闵敬均在韩国有“国宝级”设计师之称,他和团队还独创了“三电”系统。由于采用三元正极材料,这种材料相比磷酸锂铁电池的能量密度越高、低温性能越好、产品一致性越好,可以储存更多的电量。

电驱动系统采用高效率电机,具有效率高、体积小、重量轻及可靠性高等优点,为整车提供充沛动力,同时保证产品体验和外观设计的可操作性。电控系统采用是先进的整车控制技术,提供驱动控制、电动化辅助系统管理,实时监测和显示车辆故障,这可以大大提高良品率。

解决良品率与产品体验,这就是解决了科技产品的最关键环节

王朝华认为做“有逼格”的科技出行产品是“水星动力”爆发的新契机,有韩国工业设计团队核心的“三电”技术做后盾,开发多场景应用科技出行动力产品。

单拿两轮电动车来说,在中国就有2亿的保有量,而且以每年3000万台的速度增长。中国摩托车市场的年销量在2500万台左右,自行车也有2200万的年销量,大陆个人载具市场的年销量应该会有7900万台左右,这将会是一个4000亿人民币的大市场。当然,这还没算上平衡车、独轮车、电动助力自行车等等。

现在据统计,目前我国共有450家电动车生产厂商,实力也参差不齐,但没有一家市场份额超过20%,尚未形成一家独霸的局面。而国内市场也相对混乱,大家扎堆得互相抄袭产品,再以低价卖出,抢市场。

恶性循环,有顶尖的技术及人才,也不做真正的创新型产品。”王朝华说。

美国思想家爱默生说过:“模仿就是自杀。”这无论在哪方面都是适用的,模仿永远成不了经典,被市场选择的往往是拥有核心技术的团队,王朝华正站在最好的机会点上,而市场需求的爆发也给了他们最好的回馈。

专注科技出行领域,针对年轻人群推出“足够酷”,“极有设计感”的出行科技产品。王朝华和闵敬均团队分别在韩国、美国、中国三地,对公司的三轮滑板车项目进行众筹,11月7日在韩国进行众筹,截止到发稿众筹金额已接近3亿韩币(约等于175万人民币),创造韩国科技出行产品记录。计划11月底在美国Kickstarter发起众筹,12月7日在中国京东发起众筹,这也是第一个在三地同时众筹的项目。

业内人士把“水星动力”称为“科技出行领域的苹果公司”,因为“水星动力”与苹果定位一样,通过设计、产品体验来打动用户。围绕年轻人出行场景,推出了平衡车、亲子动力电动车、儿童车等爆款产品。

目前,王朝华还在中国发起销售代理招募,希望与加盟商一起把水星动力超越市场设计与体验的科技出行产品让消费者享受。

水星动力 王朝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