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不是你想卖,想卖就能卖! | 孙江涛专栏
孙江涛 孙江涛

公司不是你想卖,想卖就能卖! | 孙江涛专栏

我眼看着风口起,眼看着风口落,卖公司之路正式开始。

我是孙江涛,一个以卖公司为生的人。(咳咳,不知道我的简单介绍下:神州付行政总裁&天使投资人、钱袋宝创始人)

每次别人恭喜我卖公司成功,我都呵呵一笑。

雷军说过:“风大时候猪都可以飞起来。”没错,我就顶在风口浪尖处,值得庆幸的是,每次我都踩对点儿了,每次卖身都身价十几亿,其中的软实力我不得不着重描述一下,这要追溯到我大学时代。

大学时代的我是个“风云写手”,联合同学写了70多本计算机方面的书,赚了100多万的稿费。想起那时候一掏钱结账,甩出一沓钱,对着服务员喊出“结账”二字,我的嘴角就不自觉上扬。

这种小钱没多久我就觉得没意思了,碰巧踩上互联网大潮,毕业后,我又开始创业,无奈“商业模式不好=烧钱”,没一年,我们每个人分了四台电脑,散伙。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则昌,逆则亡,我觉得孙中山先生说的特别对。之后的十多年,我眼看着风口起,眼看着风口落,卖公司之路正式开始。

2001年10月,我创立了第一家公司时代杰诚,2006年以2000万美金卖给了中华网。

2004年成立第二家公司神州付,2013年在香IPO。

2008年创立第三家公司钱袋宝,2016年全资投入美团点评的怀抱。

你一定要有扯皮的资本,被并购也得靠实力,美团点评之所以选择我,是因为我有央行支付牌照这个王牌。

稀缺的央行支付牌照可不是吹吹就可以拿到的,去年年初,央行出于监管目的宣称不再发放新牌照,现存的267张支付牌照立刻成为稀缺资源,价格急剧变贵。

好在我早在2011年就嗅到了风口,花了六七个月集中人力,5月便拿到了第一批牌照。

有了牌照,我为何不独立IPO?为何还选择被并购?

我想过上市创业板,甚至请到了专业券商入驻进行深入分析,分析结果更是财务指标和公司基本面上完全符合申请创业板条件,完美!

但是,能否顺利上市,除了排队时间,在政策上也存在着不确定性。

于是,我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决定申请新三板,恰恰缘分来的就是这么突然!

就在申请新三板的过程中我遇到了美团点评。在降维打击、寡头即将垄断的支付市场,我选择与王兴抱团取暖。

原因在于现状是:

1、支付宝和微信通过红包大战,聚集了大量C端用户,以此压迫B端使用他们。(微笑脸)

2、作为一个二流支付公司(不情愿的承认),让我去累计6亿的用户,简直是天方夜谭、黄粱一梦。

3、拉卡拉背后是联想,而快钱有万达的支持......

4、自身没有支付平台的巨头们都在抢着收有牌照的公司,用户不会单独去装一个我的App,但是会为了京东、大众点评、美团去装我。

5、Apple Pay也支付市场也插了一竿子……

6、作为入口的支付太重要,握在自己手里才安心。(王兴内心OS)

2013年10月创立第四家公司掌众科技,2016年11月被中国信贷将股权收购。

四家公司一家成功上市三家卖出,但我坚信:一个企业成不成功,不能通过卖公司来判断。

风口浪尖处,我一直是个幸运儿。

做时代杰诚时站在中国手机快速成长的机会上,做神州付又赶上游戏行业成长的机遇,做钱袋宝时踩在移动互联网的肩膀上。

再玩,就玩大的!

孵化、投资别人才更有趣!

30万、50万、100万、200万......钱不在多少,愿意支持初创企业创业者的投资人才是个好的创业者。

生物医药、人工智能大数据、电子科学、航空航天、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等领域的科技企业,只要有好项目,来者不拒!

邃,“40岁以下明星天使投资人”、“十大新锐天使”、“2013年度中关村天使投资新锐人物”的称号不是随意得来的。

一直有人问我:作为一个卖公司上瘾的商人,你觉得自己成功吗?

我可以用马云的话回答你:不能从卖不卖企业来判断成功,每个企业都会有他所处的行业和时代的生命周期,阿里巴巴活102年就可以了

想了解我怎么拿到支付牌照、怎么通过IPO流程、怎么被并购的,下载黑马学吧App,加入11月28日晚20:00开始的我的系列专栏,看我“被大公司并购赚50亿的实战经验”。

27427040432058792

课堂链接猛戳http://t.cn/RfSCg6c

孙江涛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