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天使投资人的年终反思
徐小平 徐小平

一个天使投资人的年终反思

投资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追求。我们要看我们犯下哪些错误,才知道我们以后怎么能够避免错误。

本文系真格基金(微信ID:zhenfund)授权i黑马发布.

本文整理自徐小平近期在格隆汇的演讲

1

俗话说不知死,安知生,不知病,安知健康,不知寒冬,安知阳春盛夏。格隆汇是教大家赚钱的,我今天主要想跟大家谈谈不赚钱这个话题。投资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追求。我们要看我们犯下哪些错误,才知道我们以后怎么能够避免错误。回首往事,才不会因为自己的认知错误失去了好项目而痛苦。到今年,真格基金已经成立 5 年,这之中有很多值得跟大家分享的经验教训,我在这里就分享几个教训。

天使会投资基金真相

先说一个题外话。前段时间,我的好朋友蔡文胜,在上海的格隆汇决战港股峰会上,说和小平、开复做了一个天使会基金,全亏了,没有一个成功的。我觉得文胜只讲对了一半:天使会其实不仅有文胜,开复,我三个人,还有雷军,薛蛮子呢!

其实文胜本质上说的是事实。2011 年,前面提到的这些朋友加上杨向阳、曾李青、何伯权、倪正东、包凡、季琦、吕谭平十二人,一起发起成立了中国天使会。成立天使会目的,是促进中国天使投资事业。大家商定,每个人交 100 万人民币作为会费。大家也不能把这个会费沉睡在那里,就提议用这个钱来做一些投资。天使会半年聚会一次,每次由大家自愿带几个新项目来面试、投资。我们总共投了 8 个项目,但我们很快就决定不做了。原因很简单,就像文胜说的,我们发现天使会大佬集会,没有一个责任人,无法成为一个投资主体。

当然,回头看,如果我们要赚钱也很简单:雇一个 GP 资金管理者,给他正常的 2/20 的激励机制,他会天天盯着大佬们要好项目,大佬们为了尊严还不得不给。如果我们这样做了,我相信它会成为世界上回报最好的基金。但这与天使会的宗旨不符。所以文胜所说,完全属实,我在这里提供一些背景细节,让大家更多了解一个基金的成败逻辑。

三个痛失的投资机会

谈到文胜,我就讲一个我跟文胜之间一个没有发生的投资故事吧。2012 年夏天,我和蔡文胜等一些朋友去西班牙旅行。到了巴塞罗那,我记得是巴萨罗那著名的高迪建筑圣家族教堂下,我们提到 Facebook 刚刚以 18 亿美金收购了 Instagram。这时文胜说:按照 Instagram 的用户数据估算,美图秀秀应该值 100 亿美金。而当时美图秀秀的估值才 2 亿人民币。

我当时虽然心里感到震撼,但并没有就这件事去和文胜继续讨论。因为我想,我是做天使投资的,要有天使投资人的尊严,我们不投 A 轮。好吧,现在美图秀秀马上要上市了,同志们想想,那个时候如果我投了美图,现在就会赚翻,可以做很多的慈善了。我们已经约了文胜要在美图上市的时候,去香港为他庆贺。但想起 2012 年夏天在巴塞罗那圣家族教堂下面和文胜的对话,我会感到郁闷——上帝为什么没有给我投资美图的启示!

美图不能算是我的失败,毕竟这只是朋友之间的一次对话。而下面才是我做投资以来,一个真正错失的项目。这个事情也发生在 2012 年。我记得那是 2012 年 10 月金秋,我们去硅谷找项目,到达之前还去 Napa 河谷去观光了两天。到了斯坦福,一个小伙子,带着对我的认同和期待来找我。我记得我是在我们硅谷租的 Airbnb 家里跟他见的面。小伙子拿着一个像名片那样厚薄的显示屏,说我们一群清华本科毕业、斯坦福的博士,还有几个 IBM 的科学家,一起辞职出来准备做柔性显示屏。现在估值 3000 万美元,希望我投一点。虽然他们都很优秀,符合我们投资出色人才的标准,我确实是想投他们的。但我一听 3000 万美元,脑子就自然闭上了。因为我还是觉得:我是天使投资人,我们不投 A 轮啊。天使投资,那时候平均估值在 300 万美元左右,30 万美元能够拿到 10%,而 3000 万美元的公司,我们 30 万美元才 1 个点,太贵啦。好吧,我就错过了这个项目。

3

短短四年过去。现在这个被我骄傲地错过的柔宇科技,做出了世界上最薄最亮的柔性显示屏,上周报道,其估值达到了 200 亿人民币。一年前,他就到达了 10 亿美元。每次看到他们的好消息,我心里都心如刀绞。作为天使投资人的骄傲,被碾压得粉碎。什么是天使投资人的骄傲呢?投到柔宇科技这样的项目就是最大的骄傲,而不是什么估值、风险、和轮次。

第三个我要分享的失败故事,是一个“可以自欺”的错误。什么叫可以自欺的错误呢?就是我们投到了在一个颠覆性行业里最早成立的公司,我们可以说是这个行业的先驱,但不幸我们也投到了先烈,而且在先烈成仁的过程中,我们还坚守阵地,与创业者一起壮烈牺牲了。回头看,我们也有严重的错误。

我说的是汽车分享行业。真格基金没有投资到滴滴打车。为什么?因为我们在 2012 年初就看好共享出行,上半年就投资了摇摇招车,那时滴滴还没有成立。当时我兴奋得要命,我经常在我们办公室门口,看见有人在焦灼地等车,问你要打车吗,我来帮你摇一摇!人家以为我是神经病。但我在使用摇摇的时候,确实体验很不好,互动性比较差,常常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后来我看到滴滴崛起很久,我都没有用过滴滴。因为我为自己投资的项目深感骄傲,坚决支持,我已经投资了摇摇,还要滴滴干嘛。我们帮摇摇团队做了好多工作,政府关系,寻找团队,推荐用户,但这一切都不能抵挡住滴滴的崛起。我现在手机里还装着摇摇,但这个美丽的梦怎么也摇不回来了。这是一个特别悲伤的故事。

我常常说,创业者不能用一次成败论英雄,对投资人也一样。所以,摇摇的故事,用励志的话来说,我至少为之奋斗过,梦想过,和创业者一起为此付出了心血,死而无憾!但投资人只看结果,不看过程。作为一个机构投资人,回报是唯一的成败标志。回报不好,说别的都没用。但是说实话,就摇摇这个项目,我依然可以自欺,因为毕竟我们是这个赛道里的第一辆车,只不过后来翻车了。而且创业者依然是我们热爱的创业者,他现在已经在做着其他有意义的事情。但这件事情值得我们总结,值得真格基金反思。面对类似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遇到很多投资人,越投越痛苦,哪怕他其实做得很不错。为什么呢?因为投资是一个没有终点的奋斗。你在这里做的越多越知道,这里机会太多,项目太多,但每一个项目又都是一个风险。投了,你可能血本无归,不投,你可能错失良机。所以你必将纠结,必将会错过。作为一个投资人,你可能一生都会在这方面左右为难,举步维艰。这就需要投资人进行反思、总结、提升,最后找到你的投资哲学。找到你坚信的哲学以后,是死是活都要坚守你的哲学。这样,才有可能找到一条出奇制胜的成功投资之路。

两个差点错失的独角兽

我为什么会犯这些错误,以及我们能够从这些错误里学到什么?稍后我会总结。不过在总结之前,我要先讲一下几个好的投资故事,展现一点真格基金的光明面。我不能只讲错误,讲完了大家就不投我们了。

真格基金有几个差点错失、但是最终抓住了的独角兽,其中一个是找钢网。找钢网 2011 年的年底来找我们,他们要 800 万投资,3、4000 万估值,但是我只想给他 600 万,王东说好吧,晚上再接着聊吧。结果当天晚上王东约了险峰华兴的陈科屹吃饭了,一见面科屹就“ Duang ”敲定给他 900 万。幸亏我是科屹的 LP,科屹敲定后来找我,说徐老师,我们一人投资一半吧。所以找钢网其实是科屹雄才大略,贪婪无耻地先抢下来了,再仁慈地让我们投资了一半。现在这家公司,去年融资估值是 65 亿人民币,我想现在怎么也值 100 亿了。我们当初投的区区几百万,现在投资账面价值几亿。

4

第二个差点错失的独角兽是依图科技。朱珑、林晨曦两个创始人 2013 年上半年来到我家里,我从下午 3 点钟跟他们聊到深夜一点钟,用完下午茶吃晚饭,吃完晚饭吃夜宵,到了凌晨又到我们楼下酒吧泡了一个小时,最后睡在我家!吃我的睡我的,还要跟我砍价,当时都崩溃了。聊到深夜的时候,我说好吧,我给你们 200 万美金 20%,这在当时,其实是一个天价了。我以为他们会感动得拥抱我。但是他们居然说,200 万美金 16%!我听了恨死他们了。就为这个估值我们纠缠了一个多月。我曾经专程早上 6 点钟飞上海,跟他们聊了一天,晚上 6 点钟再飞回来。我们就这么认真的去争取这个机会。最终他们咬死 100 万美元 8%,幸运的是我还是投进去了。现在依图科技已经成为国内人工智能最重要的公司之一,在国家各个重要方面,发挥着他们的作用。想起来我感到无限自豪和欣慰。

五年回望

5

找钢和依图,都是我在第一次见面就决定投资,给出 offer 的项目。虽然为估值问题有些惊险,但核心还是我们对于自己不懂的项目,依然能够快速大胆地做决策。俗话说,艺高人胆大。那么,真格基金投资艺术在哪里?我们的决策依据是什么?

一直以来,真格基金投资的灵魂核心,不是数据和模式分析,不是同业竞争对比。我们只做一件事情,投人。但“想说爱你不容易”,要坚守投人的原则,真的非常难。

我们开投资会议,天天有人说这个模式不错,这个数据不错,这个技术挺好,有同行在抢这个项目啊,他们已经有好几个 TS 啦……这些都会造成我们偏离投资的核心原则,即投人到核心原则。柔宇科技当时的产品虽然看起来一般,但从投人的角度来看,这 6 个人世界顶级的科学家、工程师,当代中国最优秀的科学创业者,他们把生命和职业生涯献给柔宇科技,光是他们几个人的机会成本,就是几百万美金一年。他们敢冒这个险,我们为什么不敢?这就是我做判断的依据,我投资决策的支点。

很多企业,包括柔宇科技,在发展过程中,总有人说风险大,不可能。问题是,天使投资人投的就是大风险,赌的就是不可能。优秀的投资人就是在别人说不可能的时候,你能够看到可能。这就是伟大的投资人和平庸的投资人之间的区别。从这个角度来讲,如果我们真格要想继续投到好项目的话,一定要坚持我们自己的信仰,看到优秀的人就和他们一起做梦,别的都不管。投资人并不是各个领域的专家,你只不过手上有钱而已。投资人要把对梦对判断,交给你认同的优秀的创业者去做。坚守投人哲学,是我们的第一点反思。

第二,投人哲学也要拓展。去年年初我提出了一个口号叫做 “From A To A” -- From Angle to A Round,从天使轮到A轮。错过了美图秀秀、柔宇科技,一部分原因是我们纠结于估值,觉得我们应该只投天使轮。天使轮,投资人是在黑暗中战斗,你所投资的项目只是在创业者的脑子里、计划里、电脑里、BP 里,找到最好项目的难度非常大。而 A 轮时,创业者的项目已经在市场上打仗了。从发现投资的角度,等于你从黎明前的黑暗,到了太阳升起以后,投资人能更清晰地看到一些成果和趋势,成功的几率会高很多。

有人说,到 A 轮不就贵了吗?但好的公司有无数倍的发展空间。所以我在真格基金提出一个口号:不看贵,只看倍!多贵不重要,重要的是看有多少倍成长空间。我们今年投了很多估值几千万美元之间的项目,我们放进去一两百万元美元,虽然点数很少,但毕竟这些项目的风险已经大大减少,成功了,依然会有足够的回报。

第三个反思是投人哲学需要拓宽。刚才讲了错过滴滴这个让人痛心疾首、但依然“可以自欺” 的错误。但我们不能再自欺:我们是在投资,不是在创业培训,虽然我们的培训很多,但依然我们是在做投资。假设说一个项目不行,我们就要用竞争对手逼迫我们的创业者。把他们逼疯,让他们疯狂学习,疯狂赶超。如果经过全部的努力依然赶超不了,这辆赛车仍然不可避免地要滞后——那作为负责任的投资人,我们就应该盯着快速前行的整个车队,抓住下一辆赛车。在这里我们的投资哲学是什么?项目做得好,就是创业者好。我们应该不断去追求这些最好的创业者,哪怕我们已经投资了竞品项目。

帮助创业者,是真格的职责。但帮助创业者,还是为了基金的回报。Peter Thiel 在从零到一这本书里说,千万不要在不好的项目上花太多时间。但我在许多“不好”的项目上还是花了很多时间。我对此非常骄傲。只是我同时还应该更加积极地去跟踪市场上更好的项目。那些发展迅速、有可能竞争胜出的项目,即使我们在天使轮没有机会投到,我有责任在 pre A 或 A 轮时关注他们。

真格基金 2011 年建立之时是 3000 万美元,现在我们管理着 6 亿美元、四期八只基金,投了 400 多个项目。我们投资这么多项目,并非是要依靠概率投出独角兽来。实际上每一个项目投下去,我都认为又一个独角兽又诞生了!虽然第二天醒来,我往往会感到后怕。

这是天使投资永远的一种状态,你会永远在创业者航船的颠簸中跟着晕船。但是我们在这种遗憾和痛苦中,依然越来越快乐地前行。因为,我们相信今天中国的创业者,我们相信今天中国的创业环境,我们也相信中国创业的未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持续不断地、更加精准地找到优秀的年轻人,大胆的投资他们,为未来的中国商业领袖背书,也是为中国伟大的创业时代讴歌。这就是我们过去、现在和未来一直做的事。

天使投资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