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就应该躁!|创业者的年关
张晓军 张晓军

年轻,就应该躁!|创业者的年关

就像造房子一样,你一步一步看着这个房子被造起来,自己不再是那个指指点点的人,而是实际操作者,拿着钉锤就上去干,让人感觉很踏实。

作为一名85后,Pinta Studio创始人雷峥蒙在创业之前可谓顺风顺水。父母都是曾经卫星工程师,让他从小对科技充满兴趣,他在中科院毕业后,选择了一家创业公司,做技术、数据分析、产品、运营。后来进入阿里巴巴,担任数字娱乐方向的高级运营专家。

大公司的历练培养了他的执行力,但是创造一个小而美的东西成为他心中的一直的期待。在2016年,为了这份追求,同时看到VR内容的市场机会,雷峥蒙放弃阿里的百万年薪,和一众小伙伴创立了Pinta Studio。

从阿里人到创业,雷峥蒙连续两年的春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和自己的家人是否会感受到落差?是否经历了考验?这个年关,他用了“焦躁”来形容。

创业半年,和很多初创公司一样,雷峥蒙经历了找方向、融资、招人、遭到亲人反对等种种考验,不过,相比mobike等爆发性成长的项目,平塔所做的VR内容创作是一个慢工活,雷峥蒙在公司的每一个动画序列、镜头、模型中开始磨炼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2017年,处在而立之年的时刻,虽然公司仍在摸索前路,但雷峥蒙确信,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方向,以及生活。

f19032cec2c92f2d607fcdebf6e48772_副本

以下是雷峥蒙口述,经i黑马编辑整理:

壹 从轻松到心焦

没创业时,在阿里很多个春节,都是全身心的放松。

当时最大的感受就是,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可以做得很好。每年有固定十几天的休假,只要不在工作岗位,都可以找到一个职责代理人帮你把所有事情做好。

但去年临近过年那段时间,我是比较纠结的。我在阿里也到了一定的职位,在公司与个人的发展状态中,发现一些方向跟自己的预期有很大差别。我感受到,在2016年我特别想做点什么。但是当时并没有下定决心,因为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

去年春节,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家庭突然迎来了一个小生命,刚好是春节左右妻子查出来怀孕了。对我而言,那个春节非常具有启示性。我正好对未来有一个很大的预期,一切都在等待,但忽然间,好像一切都开始萌芽了。

过完年后,我的创业的想法基本上就敲定了。

现在我创办了VR内容制作公司Pinta Studio已经半年了。今年过年,也许我会比以前更焦躁一些。但更多的是对未来的预期,跟去年不一样了,去年是对我自己选择不确定性的担忧、焦躁。但这个春节我确实需要非常耐心,静下心来好好想想,现在我们也跑得太快了。

我们的片子3月份发布,在没到片子做成那一刻,我都会对进度有很大的风险感受。另外一件事情,就是2017年公司的整体发展,我们有很多想法,但是最终选择走哪一条路、怎么走还在深深的推敲之中。

所以,春节大概工作也放松不了。创业跟不创业最大的区别,就是24小时都在做事,自己的生活已经跟创业放在一起了。我曾经说,2016年时放假没放假无所谓,工作拿起来就可以了,现在是扔不掉了,它已经变成你生活的一部分。

春节回家,也还要面对父母。客观地说,对于我去创业,他们还是反对的,我父母都是非常开放、民主的人,他们虽然也理解我,但觉得这是风险大于实际收获,所以一直都比较担心。我跟他们交流说,这些事情相信我就好了,他们其实也相信我,只不过会出于本能性的担忧。对此,我会告诉他们,其实未来会更好,而且我做了一件内心精神上非常满足的事情。

说实话,他们到目前为止也还是担心的。当时我就给他们讲,我在阿里拿了两年的股票钱,“造”两年也没关系,起码我这两年可以过非常体面的生活,即便事业上一无所成,相当于我休息两年罢了。最差情况已经说到这儿了,好一点儿只能比现在更好。

这样的话,他们就觉得也行,反正你还是有一点儿财务基础的。出去闯,有家庭和小孩,会有一些压力的,我就讲最坏的情况就是如此,打消他们的疑虑。

贰 生活的两种抉择

去年过完年,我就最后考虑了一下,到底要不要继续在阿里原来职位上做?在这个职位上的特点是眼界宽广、项目体量大、收入也还可以。我在职业上也经历和收获很多,知道大公司怎么做事情,没什么大的遗憾,如果留在那里可以成为一个职业人,做专业的事情,过比较安逸的生活。

但在另一方面,我也不甘于现状。我去年29岁,觉得年轻就应该躁,人不装逼枉少年,当时这种感受特别重,觉得人生必须得过得精彩一些。

这两件事情是摇摆的,一种是确定没有问题的,生活会很好。而另外一种就是完全不确定的未来,但充满了渴望的预期,我希望能创造一个小而美的东西。在大公司,因为涉及到的团队太多,内外配合等各方面的原因,在每一个环节上,更多时候我们选择的是妥协。我觉得下一个方向职业发展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要怎么做四两拨千斤的事,怎么做小而美的事,自己可控的,并且有执行力的事。

这样,我创业的想法基本上就定了,但是创业项目没定。说起做VR这件事,很机缘巧合。一个投资公司准备投一个创业项目,他们想把我招到那家公司做合伙人,然后我就跟那个小伙伴聊了很久,从晚上九点钟聊到凌晨三、四点。虽然我对那个项目没有那么感兴趣,但对VR产生了兴趣。

这跟我预期的很相似,小而美,VR又是一个科技和艺术的交叉点,我内心还是有一些小文艺、小清新的东西在驱动,想对内容有一定的尝试。还有遇到了米粒(《大圣归来》编剧,Pinta Studio联合创始人),他是这个行业的专家,在看到他做的短片之后,基本上我就笃定了这个方向。此外,VR必然是资本热点,这些条件加在一起,我判断,这是我特别想要的。

叁 激情是最大的驱动力

我们公司在7月份建立,后面就是招人。

从7月一直到10月,这段时间属于我创业前期极强的焦躁期。因为做视频内容需要团队规模比较大,整个链条一起跑,要能爆发出战斗力,我们必须在每一个流程环节上都有适合的人,包括前期的设计、模型,到材质、动画、游戏引擎等,缺一不可。

创业之初,其实很难在较快时间内凑齐一个完整的制作团队,我们定了两个基础的标准,第一个标准是对动画行业充满热情,第二个标准他必须是“T”型人才,这个意义就是在整个技术环境制作流程上,你要懂多个环节,专一个环节。

所以说,在最初进来的所有小伙伴都都经历了非常严格的测试,我们左边在着急,右边还要保证每一个招进来的小伙伴都是热爱这个行业,并且多才多艺的。两件事情堆在一起,我基本上每天都在着急我们能不能在一定时间内完成这个团队的筹备。

那时候我们其实能做的事情,是主动出击、比别人更努力。我见的人多,撒出去的介绍更多,我从拉勾、微信、微博上不断地找人,不断地问,不断地勾搭,把自己身边的朋友都坑了一遍。基本上用这样的方式来招人。这件事情一直到10月中下旬稍微落定一些。

现在,我们的小伙伴大多数都是对这个行业非常有热情和激情的。激情和热情落到工作中,就是强大的自我驱动能力,这件事情我一直觉得是一个人成功的基础前提。

我还想说的是,我们每天可以看到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一个动画序列、镜头、模型、场景,甚至是一个特效,我们每天都会看到新颖东西。每周大家开会的时候都会觉得又接近最终我们想看到的作品了,这种状态我们大多数的时候都乐在其中。你除了做你爱的这行之外,你还有对自己的未来发展有无数种可能性的展望。

肆 这半年是我预想的生活状态

但是今年年底,我还是感到非常兴奋。在12月31日,我们好多小伙伴都发了新年的感受,其中有一句话是,我找到了一个靠谱的组织,特别想在这儿施展自己的才华。

这件事情让我特别触动大,也让我很自豪。大家没有把这个事情单纯觉得是一个工作,而是觉得是自己人生一个正确的选择。我们公司还很小,成立还不到半年时间,这事对我冲击比较大。

在创业之后,我最大的感受是精神世界很满足。我们这半年的创作,就是我自己一直预想的生活状态。做这家公司的时候,我就知道它不会是像mobike那样快速成长,快速成功,一夜变成独角兽。我们没有这种预期。在这个事情当中想的很简单,就是扎扎实实创造大家喜欢的内容。

以前我只为工作负责,现在却要负责所有公司小伙伴的梦想,这个听起来特别简单,但实际上压力特别大,包括我在做每一次决策的时候,都会深思熟虑,因为现在一次决定的变化,可能关系到公司十几个小伙伴们的梦想,在这个过程中,我会不断摆正自己的态度。

另外,事情做得越来越杂了,从前到后的事情我也要跟着大家一起做,要跟制片一起做事,同时还会考虑公司的融资,包括房租、装修,什么都得干。在这个过程中我还是乐在其中的,就像造房子一样,你一步一步看着这个房子被造起来,自己不再是那个指指点点的人,而是实际操作者,拿着钉锤就上去干,让人感觉很踏实。

在可能性上,我觉得创业之后才感知到路是有无限可能性的,之前想小了。客观来说这件事是我期望的,是我自己想象的一件事情。不一样的就是它的过程其实还是要枯燥一些,就比如一个电影的创作过程,创作最终的电影让人觉得好棒,事实上有大量的时间大家很辛苦地做这个事,我也很深刻能感受到中间每一次的碰撞,每一次环节,每一次环节的纠结,各种各样的事都放在一起,和以前不同的是,我会更清晰地认识到它的漫长和严谨。

伍 公司的下一步

我们的作品在3月份发布后,会陆续参加各类海外电影节,第2,3部作品也陆续开始进入制作环节,并在4、5月份启动下一轮融资,最早的计划就是这两个。

除此之外,公司也会慢慢扩大规模,这其实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们现在容量体系,是30个人左右的团队,我对每个人都比较熟悉。如果团队开始变大了,大家再来公司会不会有一种安居乐业的感受我就不确定了。其二是对公司目前的产品品质我能把握得住,但是复制了之后能否把握住也不确定。

我们希望能变成一个纯粹的内容创作公司,证明我们是一个有强大创造力的团队,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要把自己从VR行业拔开一下,VR是我们的一个渠道,我们更希望人家说我们创造的是剧本、形象,而不局限于VR,我们的力量可能还是会在传统的市场,包括电影,电视剧等,但是这条路怎么实现,我们还在不断地探索。

我非常喜欢创业的感觉。在阿里待过后再出来创业,感觉和很多创业者不同的是,没有对大公司的恐惧和排他心理。

拿阿里来说吧,阿里绝对是伟大的公司,战斗力极强。如果我没去过阿里,一想到阿里会做我们这件事,就觉得我们肯定很容易挂掉。其实去了阿里你会发现,真正发挥价值的是那些愿意不断思考和不愿意放弃的人,他们的资源确实多,但那如同一把双刃剑,大公司的动作会慢,比我们创业公司会慢很多,如果不是一个all in的事情,决策周期会非常长

创业者档案

创始人:雷峥蒙

年龄:30岁

家乡:四川成都

公司:Pinta Studio

创业者 VR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