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难集中情绪陪老婆孩子过年 | 创业者的年关
常皓婧 常皓婧

我很难集中情绪陪老婆孩子过年 | 创业者的年关

谭吉振,三年前从北京辞去公务员回到家乡,创办了七十二弦文化产业孵化器。

“老谭”,几乎每个人都习惯了这么叫他,很少有人想起他的名字:谭吉振。他曾经是海军飞行员,转业干了两年公务员,三年前从北京辞去公务员回到家乡,创办了七十二弦文化产业孵化器。

有这么一种说法:创业是种病,得治!而老谭却觉得,只有创业才能治得了这个病。“你一直在想创业,就跟着了魔一样,不去创业怎么能治得了这个病呢?”

老谭琢磨着,做公务员的自己,再加上自己爱人的收入,在北京来讲就只能算是中偏下。“说得俗一点,就是你永远没有机会成为富人!”2012年,36岁的老谭拿出积蓄和朋友合伙做了个名为“农场地图”的网站,无奈因为找不到融资而被迫关闭。

后来,老谭凭借着朋友圈中的好口碑获得了几个老战友共同资助的近30万元现金。30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在“天子脚下”创业绝对是杯水车薪。

老谭索性回到老家山东济宁,创办了七十二弦文化产业孵化器。老谭的爱人则只身一人在北京带着刚上初中的孩子。这也是老谭觉得最惭愧的地方。

现在老谭遇到的最大难题是资金瓶颈。不过他还没有试着和一些投资机构接触,他觉得机会还不成熟,想等公司发展再成熟一些,再去接触投资机构,这样心里也会有底,有实实在在的东西能讲给投资人。

登高必自卑,行远必自迩。老谭始终认为,有多大资金能力就做多大事,从小起步,踏踏实实走路,飞起来需要时间。“我比较愿意做水到渠成的事,不太愿意强求。”老谭是一个很倔的人,认准了就会坚持自己。

以下为七十二弦文化产业孵化器创始人谭吉振口述,经i黑马编辑:

我现在在老家山东济宁创业,但是我的爱人在北京上班,孩子在北京上学,这个状态已经有4年了。过年的时候,她们坐车来济宁,票都已经订好了。

以前没创业的时候,都是我和爱人带着孩子一起出去玩。自打创业之后,我过春节的方式就完全不同了,我会忙工作的事,都是我爱人自己带孩子出去玩。目前,我公司旗下包括一家私房菜餐厅,一个老厂房改造的酒吧,一个摄影工作室,最重要的是做小柿牛刀柿子酒的品牌运营。

其实,工作太忙只是托词。即便再忙初一初五店里也会放假,不是时间的问题,而是跟我的精力和情绪有关系。

如果我跟她们一起去旅游的话,我很可能难以集中情绪去陪伴她们,这样的话还不如不陪伴,还不如一个人去面对所有,让她们尽情地去玩。创业中的难都还好,但是创业过程中如何处理与家人的关系很难。

我和我爱人是1996年在部队上相识的。那时候,她当兵,我当飞行员。我俩不像很多小年轻一样是一见钟情,我也不太相信那个东西,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书信沟通交流后,我们相爱了。2001年,我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在部队待了十几年后,我挺想去经历和感受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有了离开部队,去做公务员的想法。

其实这个决定挺艰难的,一方面,我俩其实都可以一直在部队干到退休。而且,部队把一个飞行员培养出来花费很大,一般而言是不允许停飞的。另一方面,如果我转业,我的妻子就要跟着我一起转业。

从部队出来后,我先是在什刹海街道的司法所做行政类的工作,一年后因为工作出色借调北京市司法局。但后来因为骨子里有对自由创业的向往,便选择了离开。

辞职的时候,我没有过多的犹豫。我想的是,如果我创业了,最坏的结果是这条路走不通,那我就换一条路。如果我真的无能为力了,必须要考虑家庭的时候,我再去重新打工。我问自己最坏的结果我可以接受吗?我觉得可以。OK,那我就去做了。

创业之后,我面临的最大难题是经济的压力。

我骨子里有对创业的向往,然而我没有资本在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创业。但是,我和我爱人的户口都在北京,也想让儿子在北京受到更好的教育。无奈之下,只能让她们母子两个在北京生活。

我儿子现在14岁,上初中。在北京养一个孩子花费太高了。转业之后,我爱人在北京一家大医院边缘科室的门诊部上班。虽然不是很忙,但是收入也比较低,家庭经济上的担子很重。现在基本上是我爱人一个人的收入在养着孩子。当然,如果我挣到了钱,马上就会寄回去。但是她却从不觉得苦,对我几乎是无条件的支持。我觉得很愧对她。

我记得很清楚的一件事情是,在我辞去公务员的职位后,我们一次吃饭的时候她对我说,“一开始你是飞行员,你要转业,我也跟着转业了。干了两年公务员,你现在又不干了。你以后再干什么,我只希望有一点你要考虑清楚,那就是选你自己喜欢的。”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特别特别特别的感动。当时就觉得这个女人挺伟大的,把我的心拴的死死的。

在我看来,我爱人是个有大智慧的小女人。之前我在北京的时候,她非常依赖我,也非常仰视我,尽管我没有做到传统意义上的成功。我刚回济宁创业的一两年,她不是很适应,她跟我说“你回来吧,我也找不到方向。”后来,她慢慢适应了这种状态,没有任何爱好的她也培养了自己的一些兴趣爱好。

现在我是北京济宁两地跑,大概20天就回北京一次,看我爱人和孩子,待上四五天乃至半个月。

年轻的时候,人家都说北京好,我说我也就去北京吧。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越来越喜欢喜欢小城市,更有生活的感觉。如果不考虑家人的话,我是不会回北京的。即便是从事业发展的角度,我也没有考虑回北京去发展。但是,我以后还是会回北京,因为老婆孩子都在北京等着我呢。

我是1976年生人。在这个年龄选择辞职,我不想走那么多弯路,而是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方向,然后坚持下去。我觉得自己有点轴,我也相信如果方向是对的,坚持到一定程度自然水到渠成。

从创业成功的角度来说,我给自己10年的时间。10年以后我能成功,就完全符合我的预期,虽然那时侯都快50岁了。

创业之后,比我设想的要好一些。我在部队的时候把所有的苦都吃遍了,所以也没有什么打击不打击的。

当然,创业以来,也有一些让我感到惆怅的事情。

我所有的真诚和用心,没想到竟然被灌上套路装逼这样的词。我的餐厅人均消费70元左右,在济宁算是很高的了。北方人可能更注重实惠和好吃,但好吃和健康不是一回事,有时候甚至是违背健康的,偏偏我坚持的又是健康,这样就会产生矛盾。

这个事是很理想、很美好的事,就是所谓的叫好不叫座。如果我要是说出来,肯定会遭到很多人的反对,甚至很多人会说更难听的话。

但我还是会坚持自己,我没有理由不坚持自己。因为我发现坚持自己是对的,慢慢有很多人会认可你。如果不坚持自己,可能一时会变得容易,但是不会有特别大的发展。我想,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他一定是坚持自己的结果。

我做这个餐厅的时候也交过一些“学费”。比如说店长,2年时间换了3任。其实还是做人的问题,比如说他只是觉得我干一天活,你给我一天工资,只把表面功夫做得很好,从来不跟你是一条心。管理成本很大,漏洞非常多,老板就会很累,你得补漏洞,擦屁股。

这也就是员工跟雇主之间没有达成一致。不光是餐饮行业,这是任何一个行业里都存在的普遍现象。

去年年初的时候,我的资金链都快要断了,老战友给我凑的近30万快要用完了,但餐厅的营利性不太好,连员工的工资都是问题。

我记得有一天早上,我自己突然感觉上不来气,憋醒了。当时我感觉这个坎儿过不去了,有了要不然干脆放弃的想法。后来找到了一个认可餐厅方向的朋友,刚好又不差钱,让我度过了这个难关。

我觉得,资金链的断裂是很多人创业失败的一大原因,但更多的是因为你确实没有坚持到那个程度上。还有一个原因是,你自己的人品不对,人家觉得已经信不过你了,有钱也不投你。

我现在做的七十二弦,每一个项目都有一个负责人。我想找72个价值观趋同,又都非常认可这个事情的人,出钱或是出力都特别愿意,心甘情愿地一起做点儿事。

现在已经有40多个人了。2017年,我想先把这72个人凑齐,并将主要精力放在小柿牛刀的运营上。我的想法是,通过线上线下朋友圈和团队的精诚合作与奋斗,让小柿牛刀成长为一只小牛犊。

档案

创始人:谭吉振

年龄:41

家乡:山东济宁

公司:七十二弦文化产业孵化器

创业者年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