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K歌之王"到miniKTV新人, 它能否烧出个未来?
创业家 创业家

从

于“K歌之王”雷石而言,一面是精耕细作21年的雄厚背景,一面却是转身后要面临的各种不确定。miniKTV市场有多大,要烧多少钱,雷石能走到哪一步,什么时候才是收割季节?

首发 | 创业家&i黑马(ID:chuangyejia)

文 | 王巧爱

“K歌之王”雷石孵化的miniKTV项目WOW屋正在参与一场大战。创始人马杰很想知道,烧钱的行业究竟该怎么烧。

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年初,miniKTV在国内兴起,出现了咪哒miniK、友唱M-bar等多个玩家。2017年年初,雷石孵化了miniKTV项目WOW屋,4月正式投放。8月,WOW屋小亭子的发货量达到了每日100-200台,每天需要近千人来安装调试。

这让马杰足够兴奋,但他“兴奋五分钟后,开心就变成了压力”。作为雷石的CEO,马杰轻车熟路,可作为WOW屋创始人,他还要面对不少挑战。

眼下,在资本追逐下,各个玩家正在跑马圈地,雷石也声称随时准备AII IN。

但于雷石而言,一面是精耕细作21年的雄厚背景,一面却是转身后新市场中的各种不确定。“这就像登高以后看见的巨大草原”,马杰说。这个市场有多大,要烧多少钱,雷石能走到哪一步,什么时候才是收割季节,他还不清楚。

 “K歌之王”的转身

WOW屋让雷石步入了一场21年来从未有过的跑马圈地中。

从今年4月正式铺设起,至8月,WOW屋投放了6000多台小房子,签约近3万台,并已签约院线6000多家。

微信图片_20170917102610

雷石合伙人、COO王勇告诉创业家&i黑马,目前,WOW屋已推出了自主设计的新房子,正在跟商超合作,接下来还会走进小区、学校以及高铁站。“WOW屋在业内以速度第一的状态在前进”。

然而,在此前的20年里,雷石的状态更符合“闷声发大财”。

1996年,雷石从卖光盘起家。1999年,雷石开始尝试机顶盒和光盘点歌系统,直到2004年,雷石凭借机顶盒PK掉了联想,享受到了从“团战”中胜出的红利,“一直活得很舒服“,尽管遭遇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冲击, 但2009年销售额意外突破千万元。2010年,在中国大陆KTV的VOD设备领域,雷石年销售额接近整个市场的50%。

雷石还享有“KTV领域微软”的美名。2012年后,雷石称其建成了全球最大的正版歌曲云端曲库,“80%卡拉OK版的曲目都来自雷石”。

但也是这一时期,随着娱乐方式多元化、KTV行业自身的新意不多,以及在“八项规定“政策风向等多重因素的影响和冲击下,行业颓势已成必然。

2016年8月,日本卡拉OK连锁巨头SHIDAX同时关闭56家门店,国内第一梯队的钱柜被爆出关店消息。一直活得“很滋润”的雷石,2016年的利润也大幅下跌至百万级,而困于行业天花板,雷石始终没能成为独角兽。

2015年,雷石获得了清华启迪、清控银杏等2亿元的投资。王勇告诉创业家&i黑马。但雷石没有动作,“钱一直躺在账户里,最后还升值变成了3亿多”。

雷石进入“冬眠”。2012年11月,小米收购多看科技,雷石创始人王川顺势加盟小米成为其联合创始人。CEO马杰也完成了去往青海湖、云南洱海、塔克拉玛干沙漠等多地的骑行体验,思考未来的发展之路。

像养一个孩子

也是在这时,咪哒miniK、友唱M-bar开始布局miniKTV。

最早入局的是咪哒miniK,2015年下半年开始,它借助游戏币的支付形式,在游戏厅内开启了这项跟娃娃机抢生意的事业。

马杰告诉创业家&i黑马,早在几年前,日本、台湾兴起miniKTV时雷石就关注到了这个风向,但囿于投币的支付方式,他并不看好这个行业。

雷石在观望:不太了解这个新业态,“怕像易到那样,起个大早却赶个晚集”,也顾忌这可能对主业务造成影响。据了解,雷石传统的点歌系统和曲库服务业务占其营收份额已达到了70%。

据媒体报道,自2015年下半年,咪哒miniK的投放已铺到了全国500多个城市,至今年7月,其用户量突破1000万。2016年1月,友唱M-bar获得天使轮融资,全国装机量已达5000多台,覆盖约29个省份、140座城市,直营比例约80%。

直到2016年下半年,马杰发现他身边的老人“都会发红包了”,他惊觉自己低估了手机支付的蔓延速度。马杰觉得时机成熟了,“这事要拼命干了”。2016年11月,雷石决定做mini KTV项目。

WOW屋产品总监连生炉告诉创业家&i黑马,马杰拍板了三件事:第一,给这个新项目命名为WOW屋,第二,放弃雷石现成技术支撑的服务器系统,重新设计更便捷的单机版,第三,拔掉投币器。

事后,马杰告诉创业家&i黑马记者,2015年5月,他完成了一场为期五天的塔克拉玛干公路骑行,之后他明确了一件事:说走就走,说干就干,“创业也一样,等你真正想明白,基本上也没你什么事了。”马杰说。

2017年春节前,雷石开始在一些城市投放试点。他们在西安试运营时发现,单台miniKTV每月的收入是8000元。连生炉说,此后,整个团队开始像陀螺一样发力。

目前,WOW屋已完成跟全国6000余家电影院线的合作签约,每日出货量保持在100-200台。马杰说,对于雷石来讲,做WOW屋不能算“挥刀自宫”,可以说是二次创业,“内部孵化一个项目,不用雷石现在的体系,不沾染雷石过多的气息,是我们重新组的团队,像养一个‘孩子’。”

理想与现实

马杰说,“唱歌这事儿,雷石有浑身的本领能教这个儿子(创业家&i黑马注:这里指WOW屋)”。

在他的构想中,雷石WOW屋布局的不光是唱歌这事,“这是一个上千亿的音乐产业生态”。上游可以做专门的唱歌培训、教育,下游可以做歌曲排行榜、作品宣发、筛选好的音乐人。而唱歌环节,除了用WOW屋小亭子,还可以依靠大数据,串联电视、家庭影院,用户能全网联动实现无忧K歌。

雷石的期望是,未来WOW屋可以实现每平方公里铺设2组4台小房子,“可能用不上一两年”,能让所有人免费唱歌。

移风易俗,莫善于乐。马杰说,当他目睹上到老者下到孩童都钻进那个小房子时,就觉得离自己想做全国最大KTV老板的理想越来越近了。

然而,雷石的压力并不小。

除了上文所述的mini KTV项目相继获得融资外,量贩式的传统KTV也开始借鉴miniKTV的玩法,用各种优化举措吸引、留存用户。

让雷石最为担心的是市场本身。王勇说,“我们特别怕这个行业会被一些只想快速赚钱的人给毁掉。”

政策也关注到了这个新生事物。

2017年7月20日,文化部印发《关于引导迷你歌咏亭市场健康发展的通知》,对迷你歌咏亭平台运营企业做出了明确规定和要求。业内人士认为,这将倒逼行业洗牌,迎来一波大吃小,也会让部分不合规者淘汰出局。

雷石发现,一旦入局,市场就不会留给他们从容的时间。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年中国线下迷你KTV专题研究报告》显示,预计 2018 年线下迷你 KTV 市场规模将继续增长至 70.1 亿元,增长率达 120.4%。

“慢不了了,需要集中所有的资本、人力,能用的都得用上,让它飞得更高”,马杰说。

能否“烧”出个未来?

在过去21年里,马杰认为雷石最大的成功在于,率先将每个孤岛一样的歌厅串联起来,实现了KTV曲库的互联网化。

这恰恰也是雷石最大的失败所在,因为“没能更早实现互联网化”,马杰说,很多歌厅都因为顾忌自身数据泄露等原因,拒绝联网,而雷石也就此妥协。

马杰说,他加入雷石18年,每年年初,他都会问一遍自己,这个行业还会不会存在。“尤其这两年,越问越直接”。直到miniKTV出现,他才有了答案,唱歌这件事不会消逝,只是形式会改变。

但这并没有缓解焦虑。马杰说,有时候想起这件事,他会睡不着觉,“做一个公司也是一个循环,生产出来推出去,安装、维修,一个链条接着一个。”

雷石的焦虑更多来自不确定。马杰说,“这个事(创业家&i黑马注:miniKTV市场)不太敢想,它到底多大?我不知道。虽然感觉足够大,但也没说一定烧多少钱,就能把它烧出来。”

说到烧钱,马杰还提到程维,“我相信滴滴烧钱是因为,内心隐隐觉得烧到一定程度后能把这个市场烧出来”。

烧不出来的更多。

服饰行业的龙头企业美特斯邦威,早在2010年就上线“邦购物”电商平台,此后又启动O2O战略开了1000多家线下体验店,2015年又推出“有范儿”APP,但终究未能转型成功,2016年的年度亏损达到1亿,创始人周成建宣布退位。

一代鞋王百丽,继今年4月低价卖给鼎晖投资后,在7月27日,又正式宣布退出香港联合交易所。

还有更多传统硬件供应商、餐饮品牌,在互联网的冲击下飘摇不定。有人尝试转变,有人苦撑直至退场。

凡客陈年说,他永远不知道明天互联网会发生什么。雷石的焦虑与之类似。

马杰喜欢读书,对于WOW屋能不能做成这个问题,在看完《三体》后,他说自己解脱了,“我不介意雷石能不能做成,以及最终会不会消失。我介意的是,雷石有机会做成,但最终做成的却不是它。”

miniKTV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