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papi酱红,意公子她凭什么能融来更多钱?
i黑马 i黑马

没有papi酱红,意公子她凭什么能融来更多钱?

什么样的网红更有变现的价值呢?

图片1

【故宫藏影图】

这是一本两年前的旧书,大部头摄影类的小众画册,市面售价360。对于书籍产品而言,这是个超乎大众的价格,在亚马逊、京东、当当两年来销售数量只有个位数。而一位叫“意公子”的女性,在自己的公众号“意外艺术”里通过一篇微信开售,竟在一天内将它所有的库存全数售罄,甚至有人在黑市上炒出了一本将近2000块的高价。

这不是意公子的产品第一次被抢空了。在此之前,她还将一本重达6斤、全球库存积压三年的梵高英文画册在23小时内全数售空,惊呆了供货商。

图片2

意公子推荐的梵高英文画册

作为一个艺术大众化的普及平台,意公子的“意外艺术”用轻松有趣的解读让晦涩高冷的艺术显得更易亲近,其中自制脱口秀节目《艺术很难吗》通过10分钟不到的视频,在短时间内就收获了超过1亿4千万的播放量,百万级别的用户汇集。

图片3

而意公子也宣布,在近期完成了A轮1300万融资,领投方为飞马基金。

相比于最近火爆的papi酱而言,意公子的名气显然远远不如,她凭什么能融来更多钱?

商业变现能力强,垂直类网红更有春天?

2016年初,随着papi酱的爆发式走红以及被投资、广告天价等事件,让“网红”很快成为了热门话题,一时间“网红”似乎成为了吸引流量的最大阵地,有人曾笑言“得网红者得天下”。

但是否所有的网红都有商业价值?

前几天,知乎上流传着一篇《网红大号投放分析报告》,里面详细分析了大网红咪蒙和薛之谦的广告投放效果和电商转化率,无可否认的是,通过这些大网红人格化的IP、特定的粉丝群体、内容和广告的有机结合,以及网红们有态度有感染力的文案,使得他们的粉丝对这种植入式的广告接受度很高,有利于突破微信的孤岛效应,既赚了眼球又赚了好评,广告主们自然乐于投放。

吸引眼球是首要的,那么对实际销售效果的影响如何?

作者列举了天猫某润肤乳的案例。通过薛之谦的微博广告投放,该店销量第一产品(也就是薛之谦广告款)的销量也只有500多,直接转化率偏低。事实上,薛之谦自己开了淘宝店,微博推了好几次,卖得最好的“薛之谦”帽子,至今也只售出了502件。

无可否认的是,网红的存在大幅度降低了获取流量的门槛,但流量之后如何变现,是摆在很多网红们眼前的问题。

那么,什么样的网红更有变现的价值呢?

前段时间,文怡在自己的公众号“文怡私房菜”里推荐了一款1500元的砧板,在短时间内卖到脱销;而去年被热议的模特张大奕,在淘宝上开设了自己的女装店,一年竟也有2亿的销量:这类网红更多地是基于某一垂直领域,以“传播者”、“引领者”的身份出现,大大降低了用户的选择成本,而“垂直类网红”与用户之间持续的信任关系,也使得商业行为变得更为精准,转化率也更高。

商业世界里不缺少货源,缺少的是能最大程度影响用户购买决策的人,这就是垂直类网红的价值所在。

意公子 网红 融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