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一年,智能硬件市场回归的韦凯元要搅谁的局?
i黑马 i黑马

沉寂一年,智能硬件市场回归的韦凯元要搅谁的局?

现在的他,重新站在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位置上。

坐在i黑马面前的韦凯元,很难被归类为霸气凌厉的创业者,他的言谈中夹带着文人特有的情怀,但一旦谈起智慧育儿,他又会立刻变身一个运筹帷幄的商人,即使他带领下的么啊宝宝起步还算不上太久。

韦凯元曾经是个风靡圈子的名人,他曾任国内著名4A广告公司CEO,作为校园歌手与水木年华同台表演,经营过一家音乐教育公司。

他于去年2月成立么啊宝宝,一年之内公司第一代产品魔纸琴迭代了至少10个版本,单个母婴买手号包销预定数据过万台,公司员工增长到40余人。即便这些数字和儿童益智玩具的早期玩家还相差甚远。但对韦凯元来说,亲身接触到产品真实的用户画像,看到智慧育儿的价值才是最幸福的事。

“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智慧育儿正站在一个巨大的风口,未来儿童智能早教玩具会出现很大的集中度,百万级、千万级互联网属性的智能早教玩具用户量将会出现。”么啊宝宝创始人韦凯元告诉i黑马,在智慧育儿市场,从音乐启蒙切入,进而成为儿童多元智力大数据的入口是么啊宝宝一直发力的目标。

    “去探索,而不是我教给你什么”

韦凯元在北大学习期间是小有名气的校园歌手,从商后尽管在广告、咨询公司深耕多年,但并没有隔断与音乐的连结。么啊宝宝之前,他还曾创立音乐教育机构i can music。

现在的他,重新站在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位置上。

但与单纯音乐教育不同,在智慧育儿领域,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在于,从儿童绘本到儿童动漫、儿童玩具充斥着大量成人观。尤其在儿童益智玩具市场,大部分闯入的智能硬件创业者常常以技术驱动产品,如何从儿童用户体验的角度探索,顺着孩子的行为习惯做产品,是一块缺失的市场。

韦凯元表达了类似观点,他认为,市场上大多音乐启蒙产品的属性是Listen、Play,但把大人的乐器变成迷你版只能叫玩具,Doing是核心,怎么让孩子在0~6岁的年龄段玩音乐,是很大的空白。

么啊宝宝看中的也正是这块市场。与大多数Play或Teach的音乐产品不同,么啊宝宝在魔纸琴中融入了系统化的音乐启蒙课程,小朋友可以通过大量游戏入口做个性化的选择,潜移默化的训练音高、节奏、表现力、创作力等能力。家长则通过APP端连接的数据观察孩子五大乐感中各项能力的不同峰值、成长曲线等。

图片2

“早教玩具的一个重要因素是鹰架系统理念,通过角色扮演,以不同任务的形式让孩子灵活的进行互动探索,而不是我教给你什么。”

这位带着黑框眼镜,留着一圈小胡子的男人,很喜欢一本叫《游戏力》的书,书中的一个观点是,孩子的天赋不会说给你听,只会玩给你看。

这句话描述的或许还有另一层意思,玩才是孩子的天赋,他们的行为像善变的天气一样,很难被人管控。这同样决定了早教老师中,学前教师的培养并不容易。

以音乐启蒙为例,即使再优秀的幼师也很难控制孩子认真听课,而音乐启蒙对于幼师将音乐节奏等化繁为简的能力要求同样极高。

韦凯元想要做的是,通过游戏思维,降低音乐启蒙的门槛和时间成本,同时挖掘孩子的潜在天赋。

图片3

产品方面,魔纸琴与ipad形似,不同点在于孩子的点按划拍都在触屏纸上,纯声音的驱动逻辑避免了孩子的注意力缺失。

“今年么啊宝宝要推出强化五大乐感的单项产品,明年沿用这套逻辑,进军儿童多元智力开发领域。”韦凯元告诉i黑马。

有竞争,但还是蓝海

已经趋于饱和的儿童益智玩具市场还能有多少发挥空间,这是很多人心中的疑问。

有数据表明:目前全国6000家玩具制造商中,99%厂家生产儿童玩具。此外,65.2%的城市儿童家庭玩具的拥有量在20—50个之间,倾向于给孩子添置儿童益智玩具的家长占了大多数。

那么,儿童益智玩具泛滥的当下,魔纸琴是否有足够的吸引力?韦凯元不以为然。

“不能说饱和,而是过去太低端,山寨很厉害,大批低端益智玩具产品的品牌集中度是很差的。”韦凯元表示,国内儿童益智玩具偏制造业,没有技术含量且同质化严重,中高端儿童益智玩具是消费升级下的缺失市场,这是么啊宝宝角逐的高地。

但让人焦虑的是,传统玩具制造商外,智能硬件创业者和母婴市场的早期玩家正在加速涌向婴幼儿服务市场。比如,星宝宝已经开始了个性化的儿童家庭早教阅读服务,成立十余年的宝宝树也在通过战略投资进军智能玩具市场。

随着在原有领域厮杀成一片的创业者们,不断以各种形式向多元边界扩张,留给智能早教玩具创业者的机会有多少,不得而知。

韦凯元并不否认,移动互联网时代创业的边界正在越来越窄,但他认为机会恰恰越来越多。尤其,在低端儿童益智玩具混迹市场的当下,对互联网创业者来说这将是一个巨大的蓝海市场。

据i黑马了解,魔纸琴在硬件工业设计、电子系统、内容等方面建立了国际化的专业团队。即便在某些巨头公司面前,这些似乎较难被称之为竞争壁垒,但韦凯元表示,每家公司创业的角度决定了后续的基因,未来各家业务会相互渗透,基因依然在。“创业要聚焦,如果有人真的热爱这个行业,会来跟么啊宝宝赛跑而不是复制,如果看着别人热闹就去做,我们欢迎更多人。”

么啊宝宝更大的谋划是,在推出系统的音乐启蒙产品后进军整个早教市场,并通过用户社群的塑造形成自有IP,向生活用品、娱乐化、内容化等产品方向发展。同时,儿童多元智力数据的搜集在未来可以为家长对接多元化服务。

“益智早教玩具是可以和家长连在一起运营的,这是广义互联网的逻辑,参与的人越多,系统反馈的价值越大,这是一个非常有聚合效应和规模效应的事。”韦凯元称。

 “没选众筹,直接到陌生用户中去验证”

目前魔纸琴仍在用户测试体验阶段。其在单个母婴买手号的预定量已过万台(编者注:由于公司起步的产能问题,目前么啊宝宝对最大买手号的分配量为七千台),韦凯元仍然不放心。

“不能全靠互联网,我们要找到真实的用户画像,亲手卖出第一批产品。”

2016年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韦凯元带着团队在会场特意找了个既low又偏,不足9平米的小摊位。他称这个叫极限测试,就是要看看没有逼格,没有情怀,没有忽悠,没有氛围的恶劣环境下,全靠产品行不行。

三天期间,么啊宝宝的展位共计来了70个小朋友,卖掉了近40台魔纸琴,其中最大的用户超过8岁,转化率超过50%。

图片4

么啊宝宝将魔纸琴的首发渠道定在母婴买手号小小包麻麻。这样做的逻辑是,先销售产品,找到真实的用户,最后运营、品牌,形成口碑传播。

韦凯元并不是没有考虑过众筹,2015年圣诞节,公司已经谈好魔纸琴要在某众筹平台上市,所有人为此疯狂工作了好几个月,团队甚至推算好了这次众筹可能突破10万台。

但最终被叫停了。原因是他发现魔纸琴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面对要不要先卖,要不要冒着这么大的资金风险再推三四个月,韦凯元的回答是,“说实话,做音乐教育这么长时间,我不太想让自己失望,也不想让孩子们失望。”

事实上,在众筹网站跳票推迟并不鲜见,但是不少众筹网站会设定商家必须交货的时间,一些项目产品在最终交货时产品设计等方面仍存在需要研究的地方,但在营销倒逼下只能先上产品。韦凯元见过太多营销倒逼产品的例子,这些项目做着做着都不见了。

但不选择众筹渠道意味着,么啊宝宝并不能收到众筹预付款,而需要先投入生产。对于需要不断迭代的智能硬件产品而言,任何一个零部件的改动都意味着制造模型、供应链的改变和巨大的生产成本。如何把硬件的实现想得更周全,除了和用户泡在一起,似乎并没有捷径。

“您问过自己,会有什么东西阻止您做么啊宝宝不能成功吗?”i黑马问。

“我问呐,我觉得没有。”韦凯元说,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定是公司最难的时候。比如魔纸琴最初的idea并没有7大关,41小关游戏,“我们跟传统琴有什么区别,那个时候想不出来。”脑力风暴最激烈的时候,他和公司游戏产品经理、设计师、早教专家等在上海开了一个月的会,大家每天焦头烂额的想,跟用户泡在一起,玩各种各样的产品。最终提出了游戏方案。

资金、人才、营销、品控、浮躁的创业氛围,所有创业者会遇到的问题韦凯元都经历过或正在经历着,但在抉择时,他还是顺从了用户逻辑。“创业者要活在真相里,顺着这条路才能看见初心。”上一段跌宕的创业经历让他太想表达,时时问初心才能不纠结,而不问初心就是最大的风险。

韦凯元透露,么啊宝宝要先形成产品社群,让更多用户了解智慧育儿,形成铁杆粉丝,通过用户社群扩张完成进军整个早教市场的目标。

“在母婴智能硬件的赛道上,做以宝宝的多元智能数据为核心的智慧育儿服务,这是我们呈现出来的最大差异化。”韦凯元称。

韦凯元 么啊宝贝 蓝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