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王石或出局看企业家的自我修养
王冠雄 王冠雄

从王石或出局看企业家的自我修养

论王石、乔布斯、小扎、马斯克等互联网人的自我修养对比。

导语:年度财经娱乐大片“万科宝能”之争高潮迭起,几乎吸引了所有人和社交网络的目光。它已经成为中国资本市场和企业治理的标志性事件,对未来影响深远。 

昨日,万科大股东华润突然紧急声明:“对宝能罢免万科所有董事提案有异议”。尽管尚未正式公告,但在撕掉遮羞布(王石语)之后,王石出局的命运几乎难以避免。而这位几乎步入庙堂的殿堂级企业家,在公众舆论中并未获得太多同情,令人不胜唏嘘。

王石,这是一个在中国商界颇具传奇色彩的名字。然而就在这几天,这个名字估计要被钉在企业创始人出局的历史柱上,瞬间激起舆论的一片骇浪。

王石如何出局,这里就不再详细叙述,至于王石出局对于万科今后的发展会有怎样的影响,我们也不好去做一个明确的判断,在这场华润、宝能代表的资本方和万科创始团队之间的较量中,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对与错,对于更多的看客而言,王石这个闪亮名号的陨落更具备作为谈资的根本属性,想来王石自己的心情也不舒坦,“好吧,天要下雨、娘要改嫁。还能说什么?”

正所谓是,明明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公司,最后却被残忍地踢出了局。但话说回来,王石倒也不是唯一遭遇此等境遇的人,纵观现代中外知名企业,企业家的沉浮比比皆是,从中我们多少可以借鉴到一点——那就是企业家的自我修养,下面一一道来。

【自我修养一:有了振兴公司的机会,不要碍于创始人的初心情怀不撒手。】

我想到了与王石殊途同归的雅虎杨致远,在2007–2009年期间杨致远曾经回过来掌舵,虽然彼时的雅虎已经欲振乏力,但却不乏买家。2008年2月1日,微软宣布将以每股31美元收购雅虎全部已发行普通股,交易总价值约为446亿美元。然而杨致远却明确了拒绝的态度,在他看来这一价格“大大低估了”公司的真正价值,也不符合股东利益。结果是微软放弃同雅虎的谈判,转而开发出了自有搜索引擎必应以及互联网产品Windows Live。到了2011年8月,雅虎的市值已暴跌至178亿美元,远低于微软当初的报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继任者巴茨的主导下,雅虎又与微软达成了为期10年的合作协议,将必应用作雅虎的搜索引擎。

杨致远的决定被后人“确诊为”科技行业最糟糕CEO决策之一,他的出局倒不可惜,而可惜的是雅虎这家公司的命运在杨个人的意志下被彻底改变了。

【自我修养二:如何涅槃重生,夯实个人业务能力,洞悉董事局的纸牌屋。】

在被扫地出门重新回归公司后,乔布斯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重新树立权威的机会,最彻底也是最干脆的手段就是解雇了苹果公司大部分的董事。新的董事会6 名成员里只保留了两位旧董事,注意看新晋董事会其他成员:甲骨文公司首席执行官拉里-埃里森,他是乔布斯的密友;财捷公司首席执行官比尔-坎贝尔,苹果公司老员工,乔布斯的邻居;杰瑞-约克,这是一家与苹果有广泛业务往来的计算机零售商;剩下就是乔布斯自己。 

当然,乔布斯能这样”为所欲为“也是因为个人能力的升华,领导力的提高。他行事果断,大刀阔斧地削减苹果公司的产品线,并快速降低批发成本,令公司瘦身后增加利润空间。此外。有了此前被董事局清除的经历,乔布斯在这场苹果的纸牌屋局中明确了清除异己的重要性,从关系上控制董事会,方能施展长远的战略,否则今天我们不知道能不能用上苹果这样优秀的科技产品。 

【自我修养三:懂得未雨绸缪,厘清股权结构,大权不旁落。】

一手创建了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络,扎克伯克的成功看似是其超人的业务能力和战略方向感,实际上看扎克伯格的商道,我们可以明显看出来此人的精明。

他很早便明白如何把公司牢牢的把控在自己的手中,将AB股的结构完美地应用在脸书的董事会中。扎克伯格本人只拥有 Facebook 不到 30% 的股份,但其持有的 B 股的投票权是 A 股的十倍,所以拥有大于持股比例的投票权。根据 Facebook 的招股书,一些股东和扎克伯格达成了投票协议,同意扎克伯格代表他们的股份投票。当然需要指出的是,投票协议也并非设计的结果,而是创始人依靠自己的能力和业绩获得了部分股东的完全信任。

当然,AB更多还是在国外公司中存在,即使国内允许AB股制度存在,也不可能成为所有公司的通行做法。今天我们只需要了解的是,创始人团队想要实现对公司控制权的牢牢掌握,在特定阶段有很多的方法或路径可供选择,扎克伯格只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自我修养四:“出身“不是问题,不要犹豫,该出手就出手】

我们无法预定创始人的出身,但我们却可以预见什么样的人能成为公司的实际操盘者。说到这一点,不得不提的就是马斯克,作为投资人入局的马斯克,抓住机遇,坚决地踢掉创始人。

在成为企业领袖前,马斯克一直是特斯拉的投资人,他曾向特斯拉投资750万美元,并成为董事会主席。正是如此,特斯拉从此走上快速发展的通道。而在公司内部权利的游戏中,马斯克曾经遭遇冷落,被任命的也是所谓的虚职,并不能与其的贡献达成一致,这也促使马斯克决心在内部斗争中获胜。通过一系列的操作,先是2004年找来迈克尔·马克斯接任特斯拉CEO,创始人埃伯哈德成为“技术总裁”,在其创建的公司被孤立。而到了2008年10月份,马斯克本人向公司投资5500万美元,自己取代泽夫·德罗里成为特斯拉CEO,就这样,进击的投资人摇身一变实际控制者。

公司不是封建的王朝,公司是开放的商业体系,能够让公司取得良好的发展,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是不论出身,不择手段的,那个位置只属于最应该拥有它的人。

【自我修养五:学会妥善处理与资方的分歧,也是给自己留施展空间】

在李善友离开之前,酷6奉行的是两条腿走路。主站ku6.com做视频新闻,后推出的剧场juchang.com做影视剧。但是陈天桥当初将酷6纳入旗下,更看重的是酷6的媒体属性,加速其平台+内容的战略布局。坊间一度传言,李善友与陈天桥分手的原因,即在于两者在战略上的分歧,李善友豪赌大片模式,陈天桥则更偏向成本较小的资讯模式。

抛开分歧,资本逐利的天性是不可逆的,当2010年酷6财报显示,全年亏损达到5150万美元,超过营收额的2.5倍的时候,这是陈天桥所不能容忍的,这或许才是两人分手的真实原因。

李善友离开后的酷6也没有走上陈天桥预想的路线,酷6的没落自然是可惜的。李善友和陈天桥这两个名字联系在一起,我们不去探讨对与错,视频无疑是最烧钱的行业之一,从大环境看李的思路没有问题,倘若当初李善友能够妥协隐忍一些,或许酷6会是另一种现状,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

酷6的历史也许在一个侧面提醒着后者,资本方的态度或许是会改变的,但如果你彻底出局,那就连任何反转的机会都没有了。

【自我修养六:运筹帷幄,临危不乱,深谙治理之道 】

如果说马斯克是从投资人成为实际控制人的案例,那新浪曹国伟则是从职业经理人成为实际操盘者的经典。说起曹国伟,三件事不得不提。

第一是抛出著名的“毒丸计划”,即一旦新浪10%或以上的普通股被收购,新浪股东可以按其拥有的每份购股权购买等量的额外普通股,以增加收购者难度,并借此抵御了盛大的收购。第二是成就了中国互联网领域首个MBO案例,以曹国伟为首的新浪管理层,以约1.8亿美元的价格,购入新浪约560万普通股,成为新浪第一大股东。第三是去年的定向增发,从公司层面看,这一次定向增发是曹国伟真正从资本层面上掌握了新浪,当天新浪股票创下11年来最大涨幅,资本市场对于此举进行最直接的回应;而最近一年多来,新浪和微博能够驶入快车道,则见证了曹国伟的前瞻性,微博股票的翻倍也是资本市场对曹国伟掌舵的充分认可。

作为四大门户的新浪,以往与其它三家不同的是,那就是我们不知道“新浪究竟是谁的”。 这个问题在互联网迅猛发展的时代困扰着新浪,因为股权分散、管理层没有话语权,使得新浪缺乏统一、持续的战略规划。但是以职业经理人来到新浪的曹国伟却改变了新浪的历史。看看他的履历,新闻、财务双重出身,深谙资本和新闻运作,个人超乎寻常的坚韧和果断的大局观,最重要的是对新浪业务的整体运作把握得极为透彻。正如他公开表示的那句话:” 没有一个人比我对新浪业务懂得更透彻;对各条业务线的整体运作,没有人能够接近我。“

【结束语】

王石丢了控制权,杨致远和李善友也徒留遗憾,而像马斯克、扎克伯格、乔布斯、曹国伟这样的企业家则是一步步夯实了自己的控制权。

古语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放在商界,修身齐家可谓是安身立命的根本,所谓修身,是个人能力的施展,而齐家则是处理内部、资本、竞争对手的手段。唯有经过这两个阶段的洗礼,企业家才能真正得到蜕变,成为企业真正的领路人。

王石 出局 企业家 自我修养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