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创始人姬十三:最重要的是分答火了以后,怎么保持稳定下去?
钛媒体 钛媒体

果壳创始人姬十三:最重要的是分答火了以后,怎么保持稳定下去?

“分答挺不容易的,首先的确是一个现象级的产品,到现在为止应该还没有死。作为一个现象级的产品,还没有死可能是人们对它最大的祝福。我在内部一直复盘说,分答不像一个月前那么火,这样一个产品早期的时候去火,并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

mmexport1468817177844_meitu_2

钛媒体注:“分答”这款基于微信平台快速火爆的产品,让“知识变现”成为热议话题。而“分答”起来之快,令果壳网创始人、CEO姬十三也感到意外。“有一段时间占据了四五家科技媒体的头条,当然钛媒体也做了报道,放过去看只有巨大的公司才有这样的荣耀,实属罕见。”

他在7月16日《商业价值》和钛媒体联合主办的2016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MIIC)上这样说。姬十三在“知识分享与商业化”分场,分享了他对于产品和趋势的观察:

对于分答的火爆,姬十三认为背后有三个原因:

知识到了消费升级的一个时代;

互联网呈现出更多精致、定制化的收费状态;

分享经济给人们的习惯带来了很大的变化。

那么果壳内部如何给分答定位?姬十三表示,不同的周期会有不同的判断,但是产品的做法不会改变,都是单刀直入,一开始的时候一定是最小、最单一的产品和工具。

至于引爆了分答的明星八卦,姬十三表示“只是一个阶段性的玩法”,分答的核心在于“让各个领域里的专业人士在分答给大家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和建议”。姬十三对钛媒体表示,分答做的既是知识经济,也可以看成是粉丝经济。相较于果壳、在行,不同的产品都聚焦在知识经济上,只是解决了不同场景下的不同问题。

对于现在比较火爆的直播,他认为不一定适合知识人直接来用,但是分答一定不会局限在目前的形式上,因为产品现在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雏形,两个月的时间是没有办法将一款产品完善的。

姬十三坦言,作为一个现象级的产品,“(做)分答挺不容易的”,而目前团队也不敢掉以轻心,眼下分答没有一个月前那么火了,对于一个尚处于早期的产品,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姬十三在大会现场也表达了对产品的反思——产品的根基没有做好,产品的基础没有做好,包括发现机制、分发机制都不够完善。

“最重要是火了以后,怎么保持稳定下去?” 姬十三表示这将是今年下半年最为重要的事情。

以下是姬十三和钛媒体联合创始人、《商业价值》出版人刘湘明在2016MIIC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上的访谈实录,经钛媒体编辑:

刘湘明:十三,最近分答起来得非常快,也有很多人在置疑,应用很快不会长久,所以我第一个问题比较朴实,分答的数据如何?还在快速增长吗?

姬十三:分答挺不容易的,首先的确是一个现象级的产品,到现在为止应该还没有死。作为一个现象级的产品还没有死,可能是人们对它最大的祝福。我在内部一直复盘说,分答不像一个月前那么火,这样一个产品早期的时候去火,并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

因为产品的根基没有做好,产品的基础没有做好,包括我们的发现机制,我们的分发机制都不够完善,但是火总比没有火好。对我们来讲最重要是火了以后,怎么保持稳定下去?这其实是我们今年下半年最为重要的事情。

我只能说一个大将,在最火的时候,肯定是最火的。但是今天,比我们最早的一段时间还是要好很多。去掉最火的那段时间之外,整体来讲是稳步上升的,最火热大概是在三周的范围内。我记得当时四五家科技媒体一共出了十几篇头条文章左右,这应该是在全年最罕见的,这是过去巨大的公司才有这样的荣耀。这是有点反常的,一直要保持这么一个阶段,不太可能的。

刘湘明:作为果壳和松鼠会的老朋友,你有没有想过分答的火爆,背后的科学原理是什么?

姬十三:从整体来看,这个事情我觉得大概是几个原因:

第一,知识到了消费升级的一个时代;

过去我们大量、免费地消费知识跟信息,但其实在很多领域出现是一样的,人们寻找更定制的一个产物。分答正好融合这样的需求,分答上是为你定制一条内容,声音的模式更有亲密感,付费后给你一个更加定向的结果。这和你在互联网上随便看到一个东西,是不一样的感受。

因此,从消费端来讲,人们愿意为这样的东西付费。人们不愿为一两百字的文字付费,语音不一样。语音更亲密,所以愿意付费。从供给端来讲,过去一直在谈的词是认知盈余大量在互联网上贡献了很多内容,有很多UGC的网站,所有的人都是不赚钱、不变现的。

第二,慢慢地出现更多的收费状态;

整个互联网在过去两年发生变化,任何地方都在慢慢地开始出现更多的收费状态,这使得一个完全免费的互联网变成更精致、更定制化的互联网状态。所以从认知性角度来讲,这么多人在互联网上慢慢会退去,产生靠内容变现的趋势。

第三,在过去三到五年里,整个分享经济带来一个大的变化。

我们看到途家也是非常好的分享经济的代表。这么多分享经济的模式,使得人们在闲余时间来分享自己。从分享车子、房子,到今天分享头脑中的价值,在整个分享经济大的习惯变化上,人们发生了变化。三到五年里面,这些变化趋势带来分答的今天,使其成为可能性。

刘湘明:我也加入分答了,给我的定价是3块1毛4,想问一下分答的定价机制?

姬十三:随便定,一开始给你一个随便的价格,因为我们比较喜欢玩梗。因为分答每天都可以随便改自己的价格,你大概会快速知道,自己应该把价格定在一个什么位置,让自己最舒服。我定价49块钱,收到十个问题左右,我想让问题更少,我把价格定得更高,我想让问题更多就定得更低。我利用每天49块钱一个价格,睡觉前答一个,路上答一个,这样把一天的打车钱,咖啡钱就挣出来了。

刘湘明:你怎么看分答?是定位成一个产品?一个工具?还是一个平台?还是一个更复杂的生态?因为定价机制,其实就是在生态非常重要的调节机制。

姬十三:第一个版本的分答肯定就是一个简单的产品,因为要让大家在朋友圈里玩,后来也做了开放平台,做了微信公众号,看起来更像工具了。在今天这个阶段,当更多人入住的时候越来越像你的平台,未来会希望是更好的生态。我觉得不矛盾,看我们在不同的周期怎么讲这个事情。一开始做产品更要单刀直入,一开始的时候一定是最小、最单的产品和工具。

刘湘明:之前总结过分答的需求,第一类偏内容,包括生活,职场;第二类偏专业,第三类就是把分答当成一个沟通的渠道,最重要的就是一个明星八卦。现在最热门的话题中心偏冷,由垂直服务类的占服务吗?

姬十三:我很明确,这家公司是以人为中心的服务,甚至2014年做在行也是。每一个产品大家都希望有游戏玩,分答这么一个轻便的产品,特别容易受到喜爱。我们在中间阶段找一线明星进来玩,这是产品爆发力很大的原因。从产品本身来讲,我们也很清楚认识到明星其实是过来玩的,不可能长久在这频繁地玩下去。

这个产品的核心是:各个领域里的专业人士在分答给大家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和建议,这其实是从在行到分答的进阶。在行做一小时时间的买卖,分答是一分钟的时间买卖,未来是十五分钟的买卖,半小时的买卖,在不同的场景下,不同的时间段下,其本身背后的核心是服务场景不同。在所有的事情背后,我们始终做的是以人为核心的产品。

因此,明星在今天,在过去一个月里,始终有人在玩,大家对它的印象发生很大的改变。因为对明星、很多人来讲,会发现在这里可以亲口对别人说。你可以用一分钟的时间亲口对别人说,这是跟普通过去面对媒体,媒体进行二道加工所表现出来的信息,是完全不一样的。很多明星来了以后,大家发现会路转粉。

过去在微博用简单的文字,表现出人的形象;现在分答用真实的声音回答你的问题,表现出你的形象。有这么一个便利的工具,可以真实面对所有的粉丝,明星也就愿意来玩。

不管怎样,明星始终是一个波段性的玩法,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是各个领域。今天其实涌现出来一些非常好的领域,像健康、医疗、理财、房产、教育、法律,这些都有非常好和稳定的流量、用户基础在里面。分答每个问题是真真事实给到用户答案的。

刘湘明:国资委在上面开了一个账号,分答作为一个工具,你觉得未来会对整个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的确想改变这种传统的沟通和交流习惯的方式。

姬十三:新华社有篇文章,探讨政府部门是否可以利用分答这样的工具,在某种意义上重构公信力的问题,可以第一手的消息用声音的方式直接面对用户,这个信息感和文字完全不一样,非常敏感。大家会在八月份看到很多机构到分答来,慢慢会展现出来,会看到更多的专业机构、专业人士在分答上直接面向公众人士,回答大家的问题。这是更为基础和更为有效的方法论。

刘湘明:你产品战略怎么平衡的?在果壳和分答,这两个中间的变度有什么感受?

姬十三:果壳去年有盈利,它是一个比较稳定,一直在上升的机器。我们在科学传播这个领域做得非常扎实,这个领域比较深,互联网圈朋友不一定很清楚我们在这个领域的工作。整体来讲,果壳过去五六年的时间一直在非常稳定地做自己的事情,想做的事情。

我们在五六年前,一开始希望成为中国科学文化方向上最好的品牌,这件事情已经做到了。当然就慢慢发现,除了知识分享之外,可以把知识这件事情做得更深入,所以从三年前开始设计在线教育,做知识的学习。一年前开始做在行,涉及知识的服务。整体来讲,我们一直在知识经济这条线上往前走,我们用不同的品牌对接不同的事情。但不管怎样,整体上我们是一个多品牌的策略,用不同品牌解决不同问题,解决不同场景的问题。

刘湘明:还有一个问题,其实也是涉及到微信,因为分答的成功跟微信有很大的关系,您怎么看待微信在整个移动互联网里的作用?包括在行怎么把微信的关系链复制到这种分答的场景里的?

姬十三:我们并没有什么特权,只是观察和思考大家在微信里分享的机制,去了解、学习理解人性当中在微信分享的各种可能性。分答在设计时,讨论了这个可能性。另外一点,今年下半年给中国互联网带来小小的变化,整个过去大家在微信里作为用户,过去都做得比较简单,H5其实都是为了做市场推广,可能为了顾客给自己导流,或者是作为一个电商平台交易。

像分答这样不断在微信里快速迭代,并且把产品做得非常功能化的应用,还蛮少见的。大家会发现其实原来在微信里,你是被留住用户,微信里面可以不同迭代,达到产品的想法。

刘湘明:刚才谈到了分答交易的信息服务,但也有一种说法:分答其实不是知识变现,是做网红的变现,也不是为了知识付费,是为了粉丝和大微的八卦付费。

姬十三:这都是从不同的侧面描述一件事情。我觉得分答做的既是知识经济,也是粉丝经济。比如,我们都是知识分子,当粉丝的时候可以变现,可以把我声音放大,所以每个知识人都会梦想我应该有更多的粉丝。

我记得菲菲说过一句话,一千个粉丝的理论。如果你有一千个铁杆粉丝,给你付一百块钱的费用,你出什么他都买,你一年赚十万块钱,收入还可以。即便你没有一个大传播量的用户,只要一千个铁杆粉丝,一个人就可以活好几个年,一个人凭自己头脑中的智慧跟智力变现。这是每个知识人都向往的生活状态。

刘湘明:分答上的大微都是从微博、知乎来的,分答的体系要培养出大微的话,谁有这个苗头?

姬十三:如果有办法将其它产品的大微吸过来,短期之内这个事情不用太焦虑,如果比较 了其它平台,还是愿意过来,是因为比其它平台更好地帮这些人变现。早期的时候一定要单刀直入,我今天能让这些知识人在我这,用最简单的方式、最碎片化的方式变现,而且比别的平台做得更好,这件事情我做足,其实就够了。

刘湘明:非常的实在的说法,还有两个问题。人为中心,交易和社区,知识既服务,像交易社区颠覆了大家对社区的理解,现在你是怎么想的?这个交易会变成怎样?怎么理解交易和社区这个概念?

姬十三:交易和社区本意就够直接,大家在PC用户更虚无目的地逛,再去构建一个大的社交环境和社区环境,移动上的APP,单点植入解决一个问题。

刘湘明:还有人问,现在直播比分答还热,整个范围很大,但有没有可能将来分答也做直播?其实直播从互动性、参与度、实时性会比分答更过瘾一些。

姬十三:分答只是一种形式,我本质要做的事情,是以人为核心的知识变现,这是我要做的事情,一分钟语音都是形式而已。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我觉得直播的形式不一定适合我们知识人直接使用,因此直播不一定那么合适。但从形式来讲,分答一定并不局限于目前的形式。

刚才在会议室,主编问我:两个月过去了,分答还会有什么变化?其实答案是:分答才刚开始,今天大家看到的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雏形。如果我作为一个产品负责人,前两个月就把产品的外形形状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我太技穷了。过一段时间,大家会看到完全不一样的分答。

刘湘明:最后一个问题,你现在觉得分答还只是非常初期的? 

姬十三:非常早期。

(本文首发钛媒体,由张霖根据姬十三在“2016MIIC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上的访谈实录整理)

分答 MIIC 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