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晓春:智享乐居养成记
姜小白 姜小白

梅晓春:智享乐居养成记

智享乐居不是善于吹牛的公司。我们做了很多事,但是从来没对外说过。

文/姜小白

第一次到梅晓春办公室见他,发现靠近窗台的角落摆着一个行李箱,里面装了他刚刚参加第十一届戈壁挑战赛回来的全部装备。

他说行走就是悟道,戈壁挑战赛挑战的不仅是戈壁、更是自己,自从2012年就读人民大学商学院EMBA以来,参加戈壁挑战赛就是一直的心愿,虽然,创立智享乐居后,梅晓春参加户外活动的时间越来越少,但是他还是在创业中最繁忙的五月,放下一切,去徒步100多公里,挑战自己、磨砺心灵。 

智享乐居创立的最初阶段,梅晓春团队遇到很多挑战,最大的要算商业模式打磨,变革有时会让人想到放弃,但最后咬咬牙就挺过来。「累了出去走走感觉恢复许多。」

「智享乐居不是善于吹牛的公司。我们做了很多事,但是从来没对外说过。」梅晓春并不健谈,但唯独这句话,他说了很多遍。

家电消费习惯正在发生重构

在美国,大众消费电子产品的决策购买已经变得专业化和精细化,垂直购买的信息服务大行其道。作为全美对家电消费有指导性影响的刊物,《Consumer Report》(《消费者报告》)的发展模式是针对理性消费者人群做深层次的评测内容,给出优劣定义、评价产品的各项性能指标,然后再充分进行传播,获得消费者认知和肯定。无独有偶,德国德国商品检测基金会(Stiftung Warentest)成立于1964年,由当时的德国联邦议会建议成立。1970年创办了消费类杂志TEST,1974年开始正式对商品和服务进行检测。一项调查表明,德国商品检测基金会的知名度高达94%,仅有6%的德国公民表示没有听说过StiftungWarentest。与其他机构相比较,德国商品检测基金会的可信度甚至高于警察和红十字会。在德国超市中,凡粘贴有Stiftung Warentest推荐标识的产品要比没有该标识的产品好卖几倍,通常这意味着更好的品质。”梅晓春说。

据统计,中国2016年家电消费规模将达3万亿。消费者选购家电大多考虑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对生活的影响,尽管智能已经成为趋势,但由于家电的售价较高,消费者不可能频繁更换。当电器折旧、损坏,或者无法满足家庭新增需要时,家电选购就变得尤为重要。

「其实大数据不是硬件发展的核心,行业内也不缺标准,我们真正缺的是解决消费者刚性需求的单点产品」梅晓春对记者说。

而家电按满足需求强弱可分为四层。

第一层是有用。有用的家电是指具备单项功能的家电。比如电脑风扇和地面风扇都有吹风功能,均可满足部分需求。当产品稀缺,以消费有用产品为主,如50年代末电视在我国诞生,只有黑白电视一种。

第二层是能用。能用是指针对同一品类产品,能满足消费者具体需求的产品。比如刚刚风扇的例子,夏天家庭吹风扇以地扇为主,电脑风扇作用不大。当产品品类丰富且细分,能满足消费者使用场景的产品,对消费者来说叫做能用。

第三层是易用。在能用的基础上,适合消费者习惯和需要,操作和体验感方便、容易即为易用。比如2000年的21寸彩电和如今的40寸平板电视。

第四层是爱用。这是家电产品的最高境界。梅晓春认为,这种产品十分稀缺,但是个万亿级的市场,但需要雄厚的实力和敏锐的产品观才做的出来。只有产品驱动型创业公司,在技术的研发、基础资源的布局、服务体系的建立以及行业场景痛点的把握上有独到优势的,能最终跑出来,在市场中迅速发展,比如苹果手机和诺基亚塞班手机。

在梅晓春看来,当前单纯消费‘有用’家电产品的习惯已经没落,能用和易用的界限正在变得模糊,‘爱用’产品是我国人均收入上涨后消费者对于家电和硬件的主要需求,这个微观现象在宏观上叫做“消费升级”。从四个需求被满足程度看,消费升级即人们对于产品满足需求层级递增。然而,信息服务要跟上人们消费习惯的重构却并非容易。

无标题

「这个信息服务的技术研发、资源布局和建立服务体系起码要花一两年时间才能做出样子,这段时间消费习惯都不知道会发生何种变化。目前就是现有的传统媒体在做,无非是谁慢谁快,谁被落下,各自占据了多大的市场份额。」

2年前,恐怕梅晓春并不敢这么断言。

模式探索

2014年,梅晓春只是隐约感觉到了传统媒体下滑的趋势。

在此前两年,他还在中国家电研究院旗下一家致力于提供家电信息披露和研究报告的纸媒——《家电科技》做负责人,当时家电研究院,还在走传统媒体的老路,但天猫、京东的崛起意味着家电消费重构已经开始。

到了2014年,家电院做消费信息服务平台的发展方向并不明朗,虽然技术越来也成熟,但家电产品的品种、数据和系统也越来越庞大。从那个时候起,梅晓春就比较关注向新的方向转型,家电导购的发展前景很自然的就吸引到了梅晓春的注意。后来,经过2014年一年思考,他取得家电研究院院长邴旭卫的认可和支持,同时吸引云鼎资本作为天使投资方,智享乐居以1000万为估值,由投资方投入全部资金,家电院提供技术和人员支持,成立了智享乐居,旗下专业实验室也对智享乐居开放使用,全力指向“帮消费者选好家电”的服务。

2015年,梅晓春带领团队把国内硬件消费领域的门户、垂直网站都研究了一遍。「我们很快发现,在国内消费信息服务媒体身上学不到太多我们想要的东西,它们大部分都是做流量变现这种生意,没有太大的参考价值。」梅晓春说。

在产品定位、用户群选择、资源布局和模式探索上,智享乐居绕来绕去花了半年时间后,终于找到高速路的入口,拿到卡之后就在跑道上迅速跑了起来。

智享乐居的定位

巨大的存量市场,给了家电垂直领域媒体和导购平台很多机会。未来5年,客观的家电消费信息服务平台将成为影响大众消费者乃至企业消费家电的基础设施。如何能帮合适产品匹配合适的需求是一门学问,智享乐居就定位于此,用梅晓春的话说是「把产品画像和人群画像对应匹配,从而实现消费适宜的匹配」。

「现在市场上做媒体评测的机构,很多是既做To B也做To C,甚至To VC。我们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晰,To C能干,To B不能干。我们只做和产品相关的信息聚合,不做产业分析和行业会议报道,这是我们给自己的界限。」梅晓春说。

在家电评测媒体的跑道上,创新产品受到中关村在线、中国家电网、极果等公司的挤压式竞争,越来越多的媒体公司朝着智享乐居信息服务平台的定位上靠拢。

「都往这条路上走,证明智享乐居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梅晓春说。

智享乐居的收入目前已不是0,用户规模也已增长至300万,用户来源完全取决于内容运营,而运营很重要的一点是用户结构。「你不可能单纯依赖大用户,也不能单纯依赖一个品类,行业也有它的周期和天花板,各种类型的用户都要有。」梅晓春介绍说,互联网企业讲究弹性,需求有波动性,而传统用户的需求比较稳定,两者要进行结合。

产品就是一切

「近几年,各家都在提建设生态,智享乐居没有去跟,我们认为现阶段还是一个创业公司,我们目标只有一个,把产品做好。」梅晓春说。

智享乐居通过自身的服务体系圈定的产品方向,已经体现出了家电新媒体的价值。

「目前,垂直领域信息服务的运维管理精细度做得还不够,从报道、试用、评测切入垂直领域的信息服务商更多的是提供标准化资源型产品,不注重服务,尤其是深度运维,用户还是面临怎么去选购、使用好这些东西。」梅晓春说。

对于大型电商平台而言,他们更倾向于建设平台和生态,把最后一公里的服务交给生态系统里的合作伙伴。而类似智享乐居这类重度垂直的信息平台服务商的逻辑是,它们提供底层信息服务,在此平台上实现无可替代的人群和产品画像适宜匹配服务、最终让消费者在对的地方买到对的产品。

智享乐居把和电器相关的品类分成了89个,这些品类基本涵盖了人们日常生活中接触的所有带电的东西。「什么样的用户你都得有,这些用户有机组合在一起后,你就发现你的资源的利用率足够充分,价值就容易出来。」梅晓春说。

用户需要一站式的服务来帮助他解决所有问题。对于用户,可以最大化挖掘信息服务的价值,释放福利;对于家电生产商,除了服务本身能创造收入和利润,还能以平台的形式,带动大量上下游产品的销售,获取更大的收入流水和利润空间。

1年时间内,智享乐居已经评测了500多个型号的产品,背后沉淀着数以万计使用问题和个性化需求。同时借助投资方家电研究院的资源及渠道优势,智享乐居将建立完善的产品数据库。接下来,智享乐居将通过用户提交的问题,摸清用户的需求,并帮助用户解决所有问题。把这几十万个问题分门别类,形成解决方案和知识库,弄清楚平台使用中到底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以梅晓春的话说,「我眼中的智享乐居,用的人越多,越好用。」智享乐居甘于寂寞,躲在背后,把内容和服务能力整体输出给300万用户,虽然目前智享乐居在外部看来只是一个垂直评测媒体,但内部每天都在激烈的巨变着。智享乐居用他的专业能力来做产品筛选,告诉用户好的产品都有什么,同时与国内一线机构合作调研用户需求,如清华大学工艺美院等。「用户的需求发展能快速拉动智享乐居的发展,这是一个乘法效应。」梅晓春说。

近日,智享乐beta1.0版网站已经面市,智享乐居也刚刚完成了PRE-A轮5000万的融资,公司估值已经变为3亿,梅晓春的预测和诺言似乎在一步步实现,然而创业从来都是风险者的游戏,相信梅晓春也会遇到属于他的下一波挑战,预知智享乐居后面发展,让我们拭目以待。

家电 智能家电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