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合的力量——互联网如何为企业打造“最强法律大脑”
郭世栈 郭世栈

整合的力量——互联网如何为企业打造“最强法律大脑”

法律到底跟互联网有没有关系?这篇文章给你答案。

文丨郭世栈(黑马营学员、牛法网创始人)

i黑马讯 9月19日消息 近日,在“中国互联网时代的法律创新”研讨会上,黑马营学员、牛法网创始人郭世栈发表主题分享。他以牛法网为案例,现场分享了互联网与法律关系,以及法律制度变革等方面内容。郭世栈认为,互联网要解决用户痛点,而法律要解决的就是透明,可通过轻咨询的创新模式,让法律服务更加高效、便捷。

以下为郭世栈演讲节选:

我参加过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论坛,今天是唯一一次从早上到现在下午5点,全场500个座位始终座无虚席,而且到最后一刻,会场后面还有站着听的。由此可见,在座的所有法律人,对今天的会议主题——“中国互联网时代的法律创新”,对互联网转型、对法律创新都非常的关注。

当今时代,所有企业都在谈互联网转型。每个企业、每个创业者、每个人都在谈转型。企业不转型,就等死;转型,就找死。一夜之间,似乎所有人都患上了互联网转型焦虑症。我们在座都是法律人,几百年以来,法律服务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最近这一两年来,互联网的飓风也多多少少吹到我们这个行业。到上个月为止,8月31日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发布了互联网法律服务行业的调研报告,牛法网有幸作为联合发布单位,最新数据是有136家还活着的互联网法律服务机构。牛法网是其中的一员,136家当中的一家。我想今天大家在一起,关心的是互联网和法律有没有可能结合?有没有可能起化学反应?制度上有什么需要突破?

说老实话,我其实特别替我们在座的各位法律的大佬惋惜。为什么呢?我们在座好多都是知名律师事务所的主任,我们帮企业做上市做融资,公司一两千万利润就可以上市。我们在座随便拿一个律所出来,一年利润都几千万几个亿。在座有没有50个年利润超过两千万的律师事务所?我想随随便便都有,好一点的律师一个人都不止这个数。假设律所也能上市的话,我们在座就是50个上市公司老总,身价都是十亿百亿的。如果在座的有50个身价十亿百亿的上市公司老总,我们还至于天天苦哈哈做乙方吗?如果在座有50个上市公司老总,我们在座企业法务还会说我在公司没有地位吗?但是我们为什么不上市呢?是因为我们上不了市。为什么上不了市?因为我们是律师事务所,我们不是律师股份有限公司。为什么不能成为律师股份有限公司?因为律师法就是这么规定的。所以归根结底是制度的原因,是法律的原因、制度的原因。我从离开华为去汉坤的第一天就想,到现在也还没弄明白,为什么律师法要规定律师所只能是合伙制,不能是股权制、公司制?为什么没有人尝试去变化,去创新?很多人跟我讲了很多理由,我认为都不成立。比如他说律师不能逐利,否则影响公正性。但现在哪个律师不逐利?哪个律师是做公益的?又比如说律师是对风险负责责任重大,所以要合伙制要承担无限责任,可是医生是对人命负责的责任更大,为什么医生不用承担无限责任呢?再比如他说美国是这样干的,美国都是合伙制度,那为什么美国是合伙制中国就一定要合伙制?中国能不能打破脑洞,制度创新?法律创新?

我们法律人经常给自己设一个框,我们在框里出不去,不能出去、不敢出去,上午阿里巴巴的资深法务总监萨米说律师出的意见经常不能用,大家都会心地笑了,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个原因。为什么很多时候我们企业法务说话没人听没有用,因为我们把自己框到一个框里,给不出建设性意见,不去突破。

今天我想花一点时间,从我自己本人的亲身经历,以牛法网作为样板,给大家探索一种可能性:法律到底跟互联网有没有关系?

我们先看一组数据。这是我们牛法网上线、运营推广之后三个月的数据。我们现在注册的企业法务会员2000多,注册律师会员1000多,律师覆盖60个国家。按照一个传统互联网公司来看,这个数据一点不性感,三个月2000个用户的公司不是好的互联网公司,甚至可能早就死掉了。但是我们的用户跟别的不一样。为什么?我们的用户质量高,是一些大企业法务和牛律师。大企业有什么?比如说华为、百度、腾讯、小米、特斯拉、沃尔玛、达芙妮,有数百个上市公司,都是我们的企业法务会员。律师有什么?有很多大牌律师,比如在座的宇宙第一大所——大成律所终身名誉主席王忠德王老师,比如给黄光裕、刘涌做刑事辩护的京都律所的田文昌律师,这是全国性大牛律师。也有省、市区域的“小牛”律师,还有某个细分专业领域的牛律师。我们跟别的互联网平台都不太一样,我们自我标榜是做高端的互联网法律平台。

什么叫高端?我们自己打了一个标签,聚合5%牛律师,服务5%牛企业。5%什么概念?全国有30万的注册律师,5%大概1.5万,也就是说我们希望平台上有1.5万左右各地牛律师,再加上海外各国。企业的5%什么意思?全中国现在的企业,注册企业7千万,去掉僵尸企业和重复的关联企业,去重之后就是1千万,5%就是50万家企业,这是我们的服务对象。

很多人都问我,大公司华为、百度、腾讯都有自己的法务部,华为法务部700人,人家有自己的法务部、有自己律师事务所、有自己的常年法律顾问,干嘛要通过你找律师?反过来,在座所有律师都可能会说我不缺案源,我不需要推广,为什么要上你牛法网?我给大家一个数据,我们上线到现在,做了一点小小的推广,到现在我们成交的项目大概50多个,成交项目标的金额已经超过20亿元。

回到刚才大家提的问题,为什么会通过牛法网?我们在企业做过的都有这样的经历:我们在碰到很多事的时候,问我们身边的律师,有时候他并不擅长。不擅长怎么办?通过朋友、熟人打听、介绍,可是大家都知道,最后介绍的律师,一定就好吗?一定靠谱吗?我相信在座的很多人,不管是律师自己还是企业都会摇头。很有可能你通过个人朋友介绍的,不是最合适的。牛法网定位的是大中型公司的长尾需求,什么叫长尾?就是慧星扫过去的时候拖着的长长的尾巴,它很多、很散,有些也很大,这就是长尾需求。

在座各位大部分都在企业干过,我一讲你们都会有深深的体会,下列情况下你目前的律师可能用不上:第一是重大复杂的案件;第二个突发事件,突然有一个地方出来产品质量事故,有的地方抓了人了,有的地方电视台扛着摄像头来了,你的律师在北京、上海、深圳,而那件事在内地某地级市,你根本来不及去处理。还有第三个是企业到异地打官司,要找当地律师,为什么找当地律师?因为大家都知道中国司法环境。还有第四种情况,中国企业走出去,找当地国家的律师。

在中国现在除了华为等极少部分的企业,在海外有自己设立的分支机构,有自己当地长期律所之外,绝大部分企业想走出去,但是在当地摸不着门。我们就把中国企业在当地用过的一些律师事务所,长期用下来沉淀下来,觉得比较好的律所,我们筛选出来,放在这个平台上。我们把全国全世界各地,每个细分领域、每个专业领域的牛律师,打上两个标签,一个是地域,一个是专业,放到一个平台上。我们对企业说,你有什么事的时候,如果你现有的律师解决不了,你找我,我一定帮你找到合适的资源,这个不是吹牛,因为我们已经成功做了很多次。

互联网要解决用户痛点。法律服务业第一个痛点就是不透明,哪个律师适合做什么?这个信息严重的不透明;第二就是不信任,为什么之前要朋友介绍,就是认为朋友关系介绍的值得信任。第三个是不匹配。还有第四个非常大的痛点,大公司都有这个问题:你要选一个律师的时候,流程、时间特别长。选任何供应商的时候,你哪怕对外付一块钱,内部都要走一个很长的供应商采购认证流程,这个不是法务部说了算,需要很多部门的签字。法务发起,财务部、采购部、主管领导,甚至大一点的还要到副总裁、总裁签字,等全部签完字一个月过去,效率特别低,这就是企业面临的问题。我们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我刚才讲,我们的目标是,把全国各地包括北上广深,包括各地省会城市,包括内地各个县、市,包括海外,哪个律师擅长做什么,我们筛选出来,放在一个互联网平台上,比如说印度这个律师擅长做劳动,这个律师擅长做税务,这个律师擅长做外商投资,我们筛选出来打上标签,所有这些全国全世界的法律界的所谓的大咖、牛人,全国性大咖、区域性大咖在一起,组成一个“最强法律大脑”。

刚才主持人开玩笑:会不会取代法务,会不会取代律师?也有很多人问我你怎么跟律所竞争?金杜这么大的牌子,这么多律师,你怎么竞争?我告诉他,我跟所有人都不竞争,更不取代。为什么?我们做加法,做增量。你有自己的法律顾问,你有自己的律师库,不影响,我做企业的补充“律师资源库”。什么意思?你可以把我们牛法网上所有的律师当做你的法律顾问团,你不知道明天要用哪个,后天要用哪个,但是你知道有这样一个虚拟的律师团在这里,你可以跟我们先建立一个框架合作关系,任何时候你需要用的时候,马上可以把律师推送给你,这就是所谓的补充律师资源库。我跟你现在的法务部不冲突,跟你现在的律师所不冲突。

大家可能问:那你这个律师你怎么保证是牛律师?我们有一个十维的律师认证模型,从律师职业年限、过往经历、同类型案件、互联网大数据验证,等等。比如说深圳有一个律师,我们认为他是深圳做劳动的牛律师,为什么?他做了2000个劳动争议案件。我们平台有个律师,我们认为他是做商标的牛律师,为什么?因为他做了ipad的商标案件,代表唯冠向苹果索赔了6000万美元。以及后面我们会引入了用户的匿名评价。

我们还有一个更互联网的创新模式:轻咨询。用户有事的时候大家可以来咨询,以前国内咨询律师都是免费的,为什么?没办法付钱。企业很尊重王老师、田律师,可怎么给你付钱呢?田律师、王老师也不好意思开口说你咨询一次要付多少钱。我们把一个个知识点列在这里,你可以就这个知识点问他,标准定价,一次不超过5000块钱。你需要的时候在牛法网上搜索,找到这个律师,上面有咨询一次的价格,有“立即预约”,点击之后出现一个二维码,微信扫码,付款,后台我们就知道了,就联系这个律师跟客户见面或者会议电话咨询。这就是所谓的轻咨询,是一种撮合。这就是共享经济。只不过我们共享的不是车,共享的不是房子、沙发,我们共享的是脑袋,共享的是知识。

任何不以提高效益的互联网都是耍流氓,最终互联网都要回到效益,我们从现在小规模的运营模型得出数据,第一我们成交率特别高。为什么成交率高?刚才我讲了,有信任模型。以前通过个人传递信任,我们目标是建立一个平台,最后平台是值得信任的。从个人小圈子到平台大圈子,从个人信任到一个平台的信任。一个好平台的信任,远远大过个人信任,原因很简单,包括我自己,包括我家老人现在都会到淘宝、京东买东西,我根本不知道卖家是谁,但是我敢网上付钱,敢网上买东西,过两天产品送过来,如果产品质量有问题我知道可以退回去,这就是平台的力量。我相信做得好的互联网,一定可以解决这个信任问题。

我们还帮企业降低了20%的成本,为什么?我们帮企业砍价。我们屁股是坐在企业这头,我为什么帮企业砍完价,律师还愿意做?因为我知道他的行情,我知道砍到哪个地方他有点痛,但是他还想做。这就是把一些不透明的东西,我们通过平台把它做透明。并且等未来张力行老师人工智能做好之后,很多东西可以用人工智能评价。比如,根据互联网大数据模型,这个案子律师费平均10万,如果你太高了超过标准20%,就不行。

最最重要的是,我们帮助客户效率提升了3倍。3倍是怎么来的?比如说某保险公司内地分公司有个诉讼,他要找一个律师,通过朋友介绍找这个律师可能要一个星期,介绍完之后谈价格可能要一个星期,谈完价格内部审批签合同至少还要两个星期,总时间可能平均一个月。但是如果按照我们这个模式,这些律师我们已经选好了,在我这里现成的,你需要的时候推送三个给你让你选。你可能一两天就选完了,谈价格,然后签合同,我们平均周期7—10天。前几天有个客户做LED灯的,他产品要卖到欧洲,客户担心他的灯会不会侵犯飞利浦的专利,要有解决办法,他就找牛法网,我们平台上就有一个最适合的专家,为什么?因为这个专家是从飞利浦专利许可部门出来做律师的。客户在上午11点上飞机前向我们提出需求,等他下飞机时我们就为他安排好了专家,晚上7、8点钟就和专家电话会议,第二天合同就签了。

牛法网还只是刚刚起步,还远远谈不上成功。互联网创业死亡率99%,我们也许就是其中一个。我不知道牛法网将来能不能盈利,我们甚至不知道能活多久,但是我认准一点:只要是对客户、对律师有帮助,我们就会有价值,就值得去尝试,去坚持。如果有一天我们要是倒下了,就给互联网法律做个铺路石吧,谢谢大家!

互联网 法律 牛法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