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创业42年的郭台铭,他说创业就要具备这三种精神
创新工场 创新工场

连续创业42年的郭台铭,他说创业就要具备这三种精神

郭台铭表示,创业者需要狼性精神,同时要利用好身边的各种资源,进行有效整合,做好产品的定位。

本文由微信公号创新工场(ID:chuangxin2009) 授权i黑马网发布。

近日,创新工场2016年度峰会在深圳举行,富士康集团创办人兼总裁郭台铭先生在现场作主题演讲。谈到自己42年的创业经历,他讲到创业者需要狼性精神,同时要利用好身边的各种资源,进行有效整合,做好产品的定位。演讲结束后,郭台铭就传统制造业、互联网等问题做出回答。

以下是演讲和现场提问环节原文:

首先,我们要恭喜创新工场华南总部在深圳的正式开幕,创新工场从北京把一部分的力量南迁到深圳,是正确的选择。我们觉得深圳一直是创新的一个基地,这么多年以来,大家都挤在北京,没有到深圳来,其实深圳的阳光,深圳周边的环境,它离香港也非常近,最主要深圳有很多过去的传统制造业。像我们1988年在这里的时候,就有大量的制造业,这些制造业都要转型。

其实我之前一个半月都在全世界跑,我到捷克去,捷克有很多创新,全世界都在谈创新这个名字,每个地方都有创新,都有智能城市,没有一个地方不在讲这两个字。可是我觉得在中国,尤其是在我们大陆的年轻人,在政府的号召之下,对创新更为积极。所以创新工场今天利用这个机会在深圳办华南总部,我觉得有它的理由。深圳有很多大的企业,像腾讯,是在这边走出来的,还有华为,当然我们富士康在这里一直扮演的是实体制造、硬件制造的角色,已经28年了。其实最早一代iPhone、iPad跟Kindle都是在这里诞生的,这里还有很多我们的硬件制造人才。

2

我们过去一直在和企业合作,不只是创新工场,我们跟杭州阿里也搞了一个小镇,也做了一些创新硬件思维的东西,包括也跟美国创新企业在做这些新产品的开发,从创意、构思到样品的制作。我们其实现在也在跟我们很多创业伙伴在提早介入,我们跟美国,日本,欧洲都有合作。

在北京、深圳,我们已经有了一些经验,很多创业家大家一开始的时候都坚持它的核心竞争力,可是走了一阵子以后,它自己的核心因为需要花很多时间去把这个产品做出来,因此没有办法用它的专业或者核心去找到专业的伙伴,所以创新工场,像李开复老师给了很多专业的建议,帮大家找到专业的资源,然后大家一同协作把产品开发出来,我觉得很好。

过去创新工场比较偏向在互联网应用技术,在软件上面。最近,不单是在大陆,甚至于在美国都一样,现在开始走软硬在整合,虚实在结合(的道路)。其实创新这个东西,你要怎么说,因为成功是没有法则的,创业就是一个丛林,进入丛林以后看到哪有路就往哪钻,看到哪有水就往里跳,所以你说创业要具备什么条件才会成功?我觉得创业成功最重要的条件就是人。

我最近看到香港一个创业家,24岁,他正好跟我一样,也姓郭,英文名字也叫Terry。今年中秋节的前一天,当时预报要刮台风,我跟国外一个朋友谈到他,朋友对他很有兴趣,希望跟他谈一些生意。我就早上起来打电话给他,我说你要不要过来,然后他马上就飞过去了。我已经投这家公司了,但不是很多。那我最近也在出一些题目考验他,因为预报有台风,所以我回来的班机在走之前没确定要不要定。我当时想的是,第二天是中秋节,如果赶不上飞机,没法飞回来过中秋,那我对他的投资就考虑考虑。电话是我秘书打给他的,还不是我亲自打的,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中午就飞来台湾了,我说你谈完就可以走了。他当时还找了用户来体验,是在东欧一个很大连锁公司的总裁。他说:“我出门的时候就叫我秘书定了四个航班,有两班是今天晚上,有两班是明天早上和中午,我只要赶回去吃个晚餐就可以了。”我觉得这个人最起码第一次考验我就给他通过了,我觉得他的产品,可能不是完美的,还有很多要修改的地方,但是我觉得24岁的这个人,他有创业家的精神。

创业家的精神有一个就是要有狼性,遇到困难,作为创业家,一定要把创业放在第一位,你的决策都要以创业为重要考量,就是说,这个事情对你所创的事业是否有帮助。因为你要顾虑的事情有时候太多,所以要做一个创业家,必须要牺牲你自己的时间,把事业排在第一,那你的很多东西就必须往后排。

3

我创业42年,到现在面临第三次创业。我们要收购日本的公司,这是一个非常有挑战的任务,要把2万多个日本同事融合在一起是个非常艰巨的工程,但是日本有它的工匠精神,所以我们能够来推动这个事情。每一次创业让我们觉得,面临的是挑战,面临的是困难。所以,我讲要有创业精神,你必须要把你所有的精力放在你的核心竞争力,放在你核心的事业,一年360天,一天24小时,你脑子就是想着说我必须要把这件事做成功。再好的题目也有失败者,再不好的题目也有成功者,关键是精神,尤其是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的精神武装起来,把自己很多不必要的应酬尽量抛诸脑后。第一是要有创业精神,要专注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第二,你要能够找到协助你成功的一些资源。

今天我讲第二个重点,各位在寻找资源的时候,有开复老师的指导,开复老师在网路、软件、新创企业应该怎么管理高科技人才,他很有经验,高科技人才是非常难管理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意见。那么我认为钱现在对全世界创业者来讲都不是难的事情,现在全世界有太多的钱,需要的是用很多的钱来追逐少数好的题目。问题就是钱太多了,所以现在是拿钱找题目,而不是题目找钱,拿钱并不难,问题是拿钱以后怎么把你的产品开发出来,能够上市,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

我在一个月前,去旧金山,美国的创业教父请我吃早餐,聊了一下,他拿50万美金给Facebook,后来拿回去了50亿美金。他跟他的伙伴去年来看了我们,他说最近钱太多,题目太少,大多数的钱追逐少数的题目。我说你现在在做什么,他说我今年想要度假,休息一段,等这个风潮过了再说。你看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但是我们并不因为这样子就放弃对题目的过滤。

我们在美国也投资了一些,从一开始的700多家过滤到16家。对于筛选中最后剩下的少数,尤其是在我们的制造大本营的深圳,我们就把主要的经营,包括检测实验室,跟创新工场作一个深度挂钩,让你们专心开发你的产品或者专心配合你做软硬整合,帮你把你的时间成本降到最低,做最新的一流产品,这是我今天强调的第二个观点:就是说创新产业里面的很多资源需要去张罗,需要去取得。我觉得创业者要花时间调整你公司内部,那些跟你一起创业的伙伴,因为这些创业伙伴是需要你来带领的,所以你要花更多时间去经营。而对于资源,我们跟开复老师,跟创新工场来协助你,在开发过程中能够缩短摸索期。

5

做一个样品很容易,生产的时候,要经过很多次试验,更需要经验累积,尤其互联网的创业家都把硬件看得太简单。VR(虚拟现实)跟AR(增强现实)我们就发觉到非常大的开发空间,所以我们自己也在开发,也在内部进行创业。我们把心理医生、眼科医生的资源通通都叫出来。因为开发这些东西需要大量资源投入,那么资源管理就非常重要,所以其他事情就让创新工场,让富士康协助创新工场挑选好的项目,让你开发成一流的硬件。

第三点我要强调,就是说你一定要了解市场的趋势。因为现在信息时代的传递非常快,你做什么东西别人也都会做,我常常一个题目在北京看到,在杭州看到,在深圳看到,在台湾看到,在日本看到,甚至在美国,在欧洲也看到,都类似,所以当我们看了很多的时候,当然会对于一些创意给一些建议,但最重要的其实是你要对市场很了解,对你产品的市场有一个定位。一旦你定位是卖给美国或是只卖给中国,产品定位和市场定位清楚了,我觉得你将来做起事来会事半功倍。

我觉得创业是靠你的精神,靠你对资源的掌握,靠你对时间的判断,靠你对市场的判断。凭什么你可以做得比别人好,这些都是一个创业家必须具备的基本条件。

现场提问环节

李开复:最近有好几个案子都是创新工场投资了之后,富士康看到我们的报告也愿意在下一轮进入,一方面也是因为郭董说的,人工智能越来越近,那么在人工智能、智能硬件方面你怎么看创新工场的方向,未来还有什么合作的前景。

郭台铭:我们选择开复老师跟我们一起开发,还有好多的新产品跟我们一起开发,是因为他有非常好的讯息回馈管道,他了解很多用户需要什么,比如这个放在智能家庭的IOT(物联网)的语音辨识系统,现在非常火。

现在的大方向一定是软件跟硬件结合,实的跟虚的、内容跟实体要开始结合,这个趋势大概是对的,我们看所有的互联网公司,尤其是AR(增强现实)跟VR(虚拟现实),这更是未来的趋势。我们跟创新工场一定会合作,因为你们来到深圳,深圳又是我们的大本营,这里我们有很多有二三十年(经验)的工程师。我相信这个资源你在美国(是)找不到的,我们很快可以给你所需要的硬件资源,很快的做样品、做测试。这一点我们愿意经过开复老师的过滤,不然我们的资源也是有限的,我们要把资源压在比较容易成功的企业上,我们协助他做大。现在很多创业者说卖给大公司,像我也是从很小一直做到现在,做了42年,所以你们是一个创业家。有几种创业家,一种是开了一家,卖给别人再去开一家,还有的可以把公司开得很大,我认为我们的目的是支持你最起码不要把公司卖掉,能够上市以后值很多钱,能够让这个公司继续成长,我想看各位你自己的意愿跟兴趣,在深圳我们(会拿出)更多的资源来支持你,这一点是我们很愿意做的事情。

4

陶宁:刚才您也提到了,大家会认为富士康是传统的生产公司,我们在想传统公司为什么还活着那么好,那我们应该怎么理解所谓的传统富士康,您的未来要往哪发展。当然(我们都知道)您有大量的专利、大量的工程师,所以我想听听,尤其是我们这些到了深圳所谓传统行业聚集的地方怎么能够跟上时代。

郭台铭:传统跟创新,大家不能把它看成是相对立的两方。其实传统与创新,创新必须要维持传统,我们讲大数据,我们累积有几百万不管做手机,做平板,甚至做各种机器人的大数据,我们看到我们很容易达到一个硬件(标准)的时候,我们这个大数据就可以告诉你,做这个尺寸应该工差怎么标,工差是一个精密的东西。比如说我们今天做一个摄影机,我们最近在开发下一代的8K,在日本开发,这也是软件的虚实结合,这里的光学镜头的一个研磨就需要大量传统的机制。我最近跟佳能也在聊天,我说你在做什么,他说我现在在做人眼睛看不到的照相技术,所以他们有非常传统的制造技艺,它可以照出40公里外人脸上的黑点,它可以照癌,不会让他感到很痛,而且可以清晰的把癌细胞照出来,所以我说并不是传统就没有创新。

我们公司在做很多的传统工艺,不管在模具、各种制造上面,我们都用很多人工智慧(人工智能),(研究)怎么样可以快速生产,所以我认为传统中必须要带有创新,创新也必须要依赖传统的技术。如果你要做硬件的话,我现在问大家一个问题,全世界有哪一家公司真正能够把软件跟硬件做得很好,到目前为止,大家都认为做得非常好的公司实在不多,当然互联网公司就(是)互联网公司,然后硬件公司就(是)硬件公司,所以这两个的未来整合是一个趋势,所以这一次也特别请开复老师来指点我们,(在)7月份当我们公司的董事,这是我们新的方向,这是我们做软件的来靠近互联网的思维,我们也希望跟传统本身做一些创新,再加上跟创新工场、新的创业家你们的创意,我们怎么样来跟你们结合,让你们快速的把东西做出来。我们虽然是传统,但是我们并不守旧,传统跟守旧是两回事,所以我们也在创新。大家现在常常讲的互联网+,我的看法不一样,我认为应该+互联网,不是互联网+。汽车产业我认为不是互联网+,如果互联网是一个翅膀,+就是你的本业,我认为是本业+互联网,所以怎么样做到在这个观念上的改变,我的看法是+互联网,任何一个传统产业都要加上互联网才会产生大数据,才会产生人工智慧(人工智能)。

巴曙松:我听开复讲,他们每次都很强调95后,我也有朋友说过80后做网络投资是老人了,我想请教郭先生,年龄对于投资真的是障碍吗?真有这么大影响吗?有没有其他选择我们能去适应其它环境。我也听到另外一些说法,有做投资的朋友说,我们年轻过,但是这些小朋友还没老过,我们也老过,我们的经验是不是也能给他们参考呢。我也经常听到很多朋友讨论,刻意强调这个产品是95后的小朋友才会用的,像我们到了50(岁)之后是不是离新经济投资就应该很远,我们应该怎么适应。

郭台铭

不敢在巴先生面前献丑,我想我的年龄比你还要老一点,老一个时代。我的想法跟你是一样的。开复老师讲的是市场的观点,因为年轻人接触新的东西比较容易。比如说美国一家Airbnb,我家里的房间让陌生人来住,我就不能接受这个观念,这个东西是未来的潮流,但是我们这一代不能接受创新就很难,所以开复讲创新应该从年轻人创新。

我再举一个例子,韩剧为什么这么流行,我在一二十年前,我突然发现牛仔裤,我们那一代穿牛仔裤裤裆是很高的,后来到年轻女孩子,现在应该40几岁,我女儿那一代,不露股沟不够新潮。我去研究了一下,韩国的金大中,他让大学生每个人都有一张信用卡,不要你的收入就可以支出。当一个母亲带一个女儿去买牛仔裤,要露股沟的,母亲觉得不行,因为穿着一定要在肚脐上面。而当95后他们的选择权不在母亲身上的时候,就流行了新款牛仔裤,年轻人的风潮、思维带动得非常快,就是因为它把采购权给了年轻的族群,所以年轻的族群决定市场。

从另外一个观点来看,今天做市场有市场区隔,现在互联网买东西比较便宜,曾经电影制片他说我哪有时间去收集网上便宜的,我就希望你提供全方位的服务。所以就看你的市场定位,中国现在正是老龄化,你们有没有想过你家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你有没有想过年龄市场。我妈妈90岁,学用iPhone,她最近用iPhone照相,她90岁学会iPhone,因为简单,她马上可以学会用。所以从市场的观点来看,你今天要了解你的族群的市场需求,你就会(发现),日本、中国大陆,每个地方的老龄化(程度)越来越严重。

创新跟年龄没有绝对关系,我有一个不到2岁的女儿,一个5岁的小儿子,一个7岁的女儿,我跟他们在一起,无形中我的年龄也小了,我能看到他们的需求。我女儿不到2岁,她上YouTube比我快。所以看你针对的是哪一个市场。

南方日报:中国90%的城市它们的经济支柱其实是制造业,也有很多地方政府在大力支撑制造业的发展,请问您怎么看制造业的发展,是否能谈谈制造业的机遇。

郭台铭:制造业,自从德国推制造4.0,中国推的是制造2025,我想制造是一切的基础,所以今天我在讲互联网+,互联网+就是说任何的传统制造业你要加上它,加上云计算、云储存,所以我们公司在推动云与物+机械,我们正在把我们制造的工厂升级,做智能家庭、智能工厂,将来一定会把很多的人力释放出来,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释放出来应该怎么办。除了我们现在要大量的释放一些创新产品能够跟创新企业,跟你们创业家合作以外,我们也在开发很多农民工回乡创业的(项目),所以我们的制造业还是要升级,我们传统制造业必须加上互联网思维。比如我们有几千台机器,全部要用IOT(物联网),我们用的数据老早就超过5G,所以在这方面不怎么受干扰,也没有信息外泄。这就是我们常常在讨论的,我们内部也在做的,这就是我们要提出的需求。在工业方面的需求,不仅是新鲜的玩意,而是在真正的产业界,尤其是GDP没有做的,硬件都会产生很多GDP。每个国家其实进出口还是一个非常好的指标,印度有非常好的软件,印度每年出口很多软件,但是他们没有硬件,所以没有办法造成中产阶级,所以印度市场购买市场是不够的。

我们来(深圳)的时候,1988年是改革初期,我们这边最多是47万人,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我们也搬到很多中西部城市,我们还是以出口为导向,现在我们开始转向做内销,所以我认为将来互联网不一定只是在娱乐,而是能在制造过程中得到改善,提升效率。我们现在有大量在做B2B的工厂,也在做转型升级,我们认为需要很多科技来跟我们配合,比如网络安全,网路信息的安全,很多路由器这些都需要,而且下一代产业都用得着,能够在工业制造2025用得着。

陶宁:刚才您回答了关于富士康未来的问题,能问一下您个人比较关心的领域,听说您对健康领域很关注,能分享一下吗?

郭台铭:我觉得人的健康是非常重要,我有两个至亲的亲人在我创业过程中相继离我而去,这是对我非常大的打击。我也告诉各位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你没有失败,你就永远不会成功,因为失败是必经之路,失败是成功的妈妈,如果没有妈妈怎么会有成功呢,所以要累积小失败然后变成你的经验。经验只有四个字、时间、金钱,这两样能买到经验,我到现在还在买经验。我认为失败不可怕,可怕是把你自己吞噬掉,我认为自己创业的失败与否不重要。我的前妻是乳癌,所以我最近对乳癌比较关注,在台湾40岁以下的女性同胞发现乳癌的几率比欧美高20%,所以这是中国人的基因,我们从肝癌、肺癌,再加上骨髓病变等,到研究钙细胞,我并没有因为我亲人的离开,就把在过去所有做的努力搞散掉,我把它凝聚成力量,在台湾形成基金会,就来做这个事情。现在医疗有一个问题,没有医药去解决,甚至没有很好的医疗设备,所以我们陆续投资了一些光刀这些,所以我今天也提出来,+互联网、互联网+,他是全世界最有钱的医生,他进入到新创创业里得心应手,所以医疗产业应该从医生入手,这就叫+互联网,这里边的医疗变成产业,所以我自己将来的兴趣是为老龄化、健康、防老、癌症,能够做很快速的治疗,这些东西也是很快速的产业。当然每一个产业都需要用到网路的技术、云端的技术、大数据的技术。

注: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演讲人审阅。

郭台铭 李开复 创新工场 企业家精神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