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兔子”,“狼文化”不一定是企业正确观
槽车来鸿 槽车来鸿

我是一只“兔子”,“狼文化”不一定是企业正确观

狼假如没有肉,会离群,会散,一个狼群,头狼的消失,基本宣告了这个狼群的衰落。而兔子,只吃草就可以,他们不需要任何宏伟蓝图的鸡血刺激,没有兔子首领,团队拧成一股绳形成一个拳头发力,而且家没了可以再创建。

本文系作者槽车来鸿对i黑马的投稿。

到底,人类还是属于群居的动物,所以每个人都需要安全感。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巨人的史玉柱老师提出“狼性文化”之后,无论是互联网行业,还是实体企业都盛行着一股怪风——“无狼性不企业”。什么时候,“华为996”成为那些追求狼性企业的一个标杆文化进行学习和复制样本?连2010年成立的小米,历经6年才在去年不依不舍得放弃“996工作制”,施行双休。

我们曾记得史玉柱与马云激辩兔子与坏人谁对公司危害更大。他跟马云探讨过几次兔子与狼的问题,争论焦点是:究竟兔子对公司危害大,还是恶劣的坏人对公司危害大?最终的结论是,兔子对公司危害更大。因为坏人有坏人行为表现,周围的人能擦觉,会警惕、提防他。大家有了提防,他造不成太大危害,或者造成的危害是一时、短暂、一次性的,危害不持久。兔子人缘好,能在草丛里一蹦一跳的繁殖同类,史玉柱老师认为营造这种气氛的“兔子”可能会让公司的战力大打折扣。

然而,批评狼性文化不人性,是压榨员工的借口的各种批评也爆发出来:工作效率低,公司用员工的加班来换取战略决策层面的失误,这种观点甚嚣尘上。也有声音表示,那些自认为狼性的996工作制公司,他全部的时间不一定全花在工作上,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当一天的工作时间被拉长,8小时的活非要12小时做完,有不少人除了工作还会刷淘宝和花边新闻,或者早在各种QQ群里表情包大战了几百回合了。

显然,无效的时间,以及消磨人精力和激情的文化和制度,正在被主流的企业管理所摒弃。因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些国外的学者考究后认为,把精力专注几个小时内完成几项细化的任务目标,要比12小时闷在岗位完成各种“进度流”效率高的多。

我承认我就是一个“兔子”,我的人缘很好,同事们都喜欢称我为“大白”,因为性格和做事的原因,我很受人欢迎。和我讨论工作的,无论是产品、技术、设计的小伙伴,都很开心。我是一个标准的结果导向型,工作效率被上司认可乃至超出预期。我没有那些狼性企业领导所说的相互撕咬的精神。作为一只兔子,我比他们口中的“狼”跑得快,因为我快乐,是自我驱动型。

我去过很多家公司,从游戏,到新媒体,再到传统媒体,再到现在的交易服务电商,亲身感受过很多团队文化。狼性文化确实有,我毕业后第一家游戏公司,团队里整天想着“宫心算计”,一个自认为很牛逼的领导,整天算计着末尾淘汰制对下属压榨,和其他团队进行撕咬式竞争,不择手段。终于,有一天,他因为一个污点,被另一个小团队用联名邮件的方式干掉了,非常讽刺。

我的第二家公司,可能是史老师口中的兔子窝。一家做新媒体服务的公司,大家每天都很欢乐,领导根本没有架子,和我们打成一片,每天笑呵呵,您对于这种团队工作氛围,可能认为不够“狼性”,不够竞争和严苛,这很兔子窝是不是?我可以笑着告诉您,我们每天都不加班,因为我们的预案和工作流成体系化,我们做出的项目,频频被甲方口碑推荐,“高效、质量”成为代名词,那些自认为“狼性”嗷嗷叫的公司,却在各种竞标场合与我们战斗时败北。

这是因为什么?我想弱弱的说一句,不敲黑板了。没错,就是”工作氛围“。一个好的“工作氛围”,执行力绝对可以胜过施压型办公室效率。

我敢保证,一个充满”宫斗剧“段子、或者罗马竞技场恨不得打起来的办公室,人绝对会把40%以上的精力投入到这些无所谓的”斗争“中。所以,史老师,现在您还认为”斗争“有利于优化团队配置吗?作为兔子,我们蹦蹦跳跳,直达工作目标,可作为狼,那些团队早就沉浸在相互撕咬的氛围里。

还是以结果导向型,许多看重过程的领导,恨不得自己人都要出一份乙方界里牛逼的全案出来,给领导看,进而断定能力,我能说这是一种非常可笑的逻辑吗。因为在你花一个星期做全案PPT的时候,隔壁的公司已经跑完N个项目了。PPT都是给外边人看的,自己人看,还是word和EX哥好一些吧。这又引爆了一个狼性文化的笑点,通过一场PPT武斗大会,一个团队的人成功的当了一天和尚,撞了一天的钟。

一句话总结,狼领导喜欢看你工作过程的惨烈,来弥补他空洞的双眼。但是一个兔子做出来的结果足以打脸,我是说这种结果导向型的兔子,条条大路通罗马,什么都按照大公司那种流水线作业,不仅是兔子,狼也会饿死。

归根结底,这是工作的主动性问题。我觉得我上个领导跟我说了一句很好的话,虽然他已经不是我上司了,但却让我一直记着。那句话是“好员工是为自己干的,平庸者是为公司而干的,你很让我放心,不用我盯着。”

他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因为,我虽然做着一份文字类工作,但还在外边干着别人眼中的“副业”,这种副业是直接给企业带来效益的,又符合我自己的发展需求。这种两不误的选择,墨守成规的狼们怎么懂?

我可以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假如我工作上带有半点斜杠倾向,或者干着工作以外的活,狼领导会马上干掉我,因为这很不“狼文化”,要一切为了公司。但是兔子领导会怎么想呢?“让他去干吧,没准会被企业打开一扇窗,而且是他自愿为自己干的,符合职业锻炼的要求没问题。”

作为一只兔子,我依然很骄傲,每天都能被猎头和高薪骚扰。我很懒,属于那种到点就走人,还经常迟到,喜欢睡懒觉的人。这无疑是在“狼们”眼中不积极求安稳的老兔子,但我的业绩,是我们公司年业绩最优年终奖的常客,我是这样的兔子。

狼假如没有肉,会离群,会散,一个狼群,头狼的消失,基本宣告了这个狼群的衰落。而兔子,只吃草就可以,他们不需要任何宏伟蓝图的鸡血刺激,没有兔子首领,团队拧成一股绳形成一个拳头发力,而且家没了可以再创建。

学生时代,我们都知道班里有两种人,一种回家从不学习,只聚精会神听课,很少做笔记,作业在学校做完,每回考试都名列前茅的聪明学生,他们的学习方式和效率是自己探究出来的。

还有一种,上课专心致志,每时每刻无不在奋笔疾书记笔记,漏一点就要问问同桌老师刚才讲什么啦,回家死啃作业到半夜2点钟,每回考试没排进过前十。这按企业产品方法论来讲叫“差异化”。没错,这是方式、效率、人思维和认知的差异化,这是一场聪明的兔子和笨狼之间的战争。

由于人对于工作的定义不同,马斯洛层次需要论变成为写实的清单。狼为生活必需品和食物而生存,而兔子为金字塔顶尖的自我实现生存。现实也是如此,我现在是公司的中高层管理,对职业发展从不会有任何顾忌,给自己列了下一份职业规划的方向“专注、自我实现”。这种驱动力,我认为要比面包多大、饼多大之类的强得多。

我在周围很多自称为狼性文化的公司里,没有看到独当一面的狼,而是喜欢推脱责任,把零散活非给其他人的豺狼,他们只想用最小的代价获得肉,和食腐动物一样,现在的狼文化已经变异。

不过,我无法真正给出中国所有企业,最能驱动员工和效能的文化出来,但是有一点,让人舒服,让人主动的”气氛“,是最能激发单个员工战力的因素。你想用狼性文化,把人变成动物,磨平他的棱角,让他孜孜不倦的和驴一样,心甘情愿日复一日地拉磨,我认为只当个笑话,听听得了。

企业文化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