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上榜福布斯,触控游戏CEO徐建的游戏使命
四郎 四郎

28岁上榜福布斯,触控游戏CEO徐建的游戏使命

此次荣获《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的徐建已经蓄势待发、做好了下一场攻坚战的准备。

《福布斯》发布中国地区科技领域领袖人物榜单,28岁的触控游戏CEO徐建入选了福布斯榜单娱乐与体育领域的30 Under 30 Asia。

91

《福布斯中国30under30》是由《福布斯》美国总部发起,旨在中国范围内评选”30位30岁以下”的领军新秀。10个领域内30岁以下的创新者和领军人物。历年上榜者都经过一流专家团队以“改变世界潜力”为标准进行评估、推选。

上榜者的故事精彩纷呈,30 Under 30 Asia这些年轻人都在用自己的力量改变世界。此次上榜福布斯中国30U30榜单的代表性人物包括: ofo共享单车创始人戴威、Keep创始人王宁、演员周冬雨、歌手组合TFboys、体育明星傅园慧等。

强悍的业务能力

徐建09年进入昆仑万维,2013年入职触控科技,2016年11月,触控拆分触控发行业务为独立子公司,正式任命原触控游戏运营负责人徐建为触控游戏总经理兼触控科技集团副总裁,全面负责集团发行业务的总体战略规划、综合管理和资源调配。

在徐建的带领下,触控游戏先后发行过《捕鱼达人》系列、《秦时明月》、《时空猎人》、《料理次元》等百余款移动游戏。得益于《秦时明月》的冷门爆款与发行团队的出色配合,韩国、台湾等海外业务的接连突破,《秦时明月》对触控国内业务从单机游戏发行成功转型网游发行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商务负责人阶段的徐建完成了对触控的产品供应链结构进行改造。从代理为主的供应结构转向利润规模更高的定制结构,供应链成本同比下降60%,为后续改造发行利润结构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发行上,徐建成功完成了定制类项目的发行操刀,在中国、中东地区完成发行,并且初入中东就取得畅销第10的成绩,后续还将进入台湾、东南亚、韩国等区域全球性区域。

2017年,徐建将继续带领团队拥抱快速变化的市场,对新渠道、新模式、新产品形式进行探索和尝试,实现触控游戏全版权运作、全球化发行为一体的年轻化泛娱乐公司。

人和是关键

徐建在触控科技这家年轻的游戏公司奉献了四年时光,被认为是最具潜力的领导者。纵观徐建的人生履历,其实并没有令人艳羡的学历背景,也没有堪可奉上神坛的经典事迹。但就这样一个外表看起来憨厚老实的年轻人,却在整体经济下行、游戏行业红利期已过的严峻形势下,为触控游戏带来了新的盈利增长。人们往往把“天时地利人和”当成是成功的标配,却始终无法解释哪一项因素占了上风。而只有当风调雨顺的好光景都过去,“人和”才显示出他的价值。

“作为一个好的CEO、好的企业家,他的核心是在企业陷入困境的时候,把企业带出困境。”触控科技创始人兼CEO陈昊芝说。这位在互联网行业以激进而著称的连续创业者在2011年创立了触控科技,2年以后,他迎来了当时年仅25岁、脾性风格与他完全不符的徐建。

回头来看,2013年加盟触控,对于徐建来说,是迄今为止人生最为重大的一次转折。他从客户端游戏的时代来到手机游戏的时代,他把自己从公司体制的职业经理人角色解放了出来——无论哪一条,他都做出了符合时代潮流的选择。而在陈昊芝眼中,资本游戏热火朝天的年代,世界需要的是咄咄逼人的野心家,但在资本收紧、万籁俱寂的冬天,只有那些知道如何在防守中进攻的人,才有可能走得更远。

而徐建恰好就是那个胜负手。

走出舒适圈

徐建的第一轮升级打怪,始于2013年1月他走进触控办公室的那个下午。

在此之前,他曾供职于另外一家游戏公司,从事客户端游戏方面的事务。在决定换工作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处于对自己的人生有所怀疑的境地中。

“我小时候是贴着墙走路的小孩,自信不是那么好。所以我的的性格里面存在这部分的短板,而在当时,这个短板会被放大。”徐建说。离职前一年,他一度每周工作六天,每天工作15个小时,但即便这样勤奋,他所负责的客户端游戏业绩却并未有增长,仅实现了预期60%的成果。“有可能是那时候自己的天花板导致了不自信,也可能是外部的压力导致了不自信。”

2009年大学毕业之后,徐建就在该公司工作,上司优待于他,但时间一长,一种要证明自己的想法就不断冒了出来:如果不靠别人,就靠自己,我到底能不能做成一件事?

带着自我挑战的意识,青涩的徐建走到了陈昊芝的面前。

“有些人跳槽是为了寻找更高的职位和薪酬,有些人跳槽则是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陈昊芝在徐建身上看到了难能可贵的朴实气质,觉得这是一个真正能沉下心来做事儿的年轻人。“我们看到了一个对游戏这个事业足够投入、又对自己的想法很坚定的人。”之后,陈昊芝大胆放权,让徐建拍板决定了多款价值几千万人民币的产品代理,其中包括后来给触控带来几亿人民币收入的《时空猎人》《秦时明月》等。

2015年,徐建再次从自己的舒适圈出走。他来到自己从未接触过的商务谈判领域,将自己性格中内敛的那部分向外推去。但这样主动积极的姿态并不能阻挡压力的降临。有一次他带着项目去出差,在飞机上打了一个盹儿,梦见对谈的公司说:“合同我们已经退回到邮箱了。”徐建突然就被吓醒了,环顾四周才平静下来。

“很多事情并不是说你做不到,而是差一个人推你一把,或者说差一个决心去做那件事。其实大多数事情真的是有可能做到的,有时候真的就是自信不够。”徐建说。在触控完成人生的迭代升级之后,徐建学会了“Say No”,也学会了对那些推卸责任的人横眉冷对。他从一个会选择充耳不闻、置身事外的人,变成了一个会维护原则的人。“如果大家都置身事外,那会劣币驱逐良币。”

在触控接近四年,徐建一直都处于工作狂的状态。他不相信自己是聪明人。读书时甚至因为嫌弃自己智商低而拒绝做智商测试。但他相信勤能补拙,也相信笨鸟先飞。“我这些年几乎没怎么偷过懒,在工作上,我永远花比别人要多的精力。”即便在休假,徐建的脑子也经常在处理工作的事情。

结语:

这些年,徐建越来越展现出他原来所不具备的勇敢。潜水、跳伞、热气球,这些他原本以为很不安全的户外运动,这几年陆陆续续都玩了一遍。

“我不是一个防守型的人,但我的攻击性一定是在有前提、有把握前提下才展现。下象棋时,我不一定第一下动手就是炮,但我一定是个很爱用炮的人。”在中国象棋中,炮往往被认作是最具隐蔽攻击性的武器。“如果我想做一些事情,我就必须要有进攻性的人格,但是我会粮草先行、伺机而动。”

徐建知己知彼,了解没有一场游戏会一马平川、没有一个游戏主人公不需要武器升级。此次荣获《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的他已经蓄势待发、做好了下一场攻坚战的准备。

触控游戏 游戏行业 徐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