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病投保,用大数据怎么玩?
i黑马 i黑马

带病投保,用大数据怎么玩?

俗话说“有备而无患”,无论是大家熟知的“五险一金”中的“五险”,还是各类五花八门的意外险,都是为了未雨绸缪。

传统商业健康险更是如此,无论是重疾险还是轻疾险,都是在我们健康的时候,给自己买份保障。

但是那些已经患病的人群,却往往被各家保险公司拒之门外,毕竟保险公司不是慈善机构。在没有精准的数据风控模型的前提下,保险公司要么就是收取普通患者难以承担的高昂的投保费用,要么就干脆拒绝为已经生病的人进行投保。而这,恰恰是竞争激烈的保险行业为数不多的的市场机会。

传统的医疗保险面向的是“健康人群”,商业健康险和重大疾险等都不允许带病投保。而健康诺对准的是“已经生病的群体”,通过大数据,建立基于人工智能的风险定价模型,进而与保险公司合作,给慢性病患者或者需要手术的患者设计相应的创新保险产品,然后从保险切入健康管理领域,这是一个非常巧妙的切入点。

从传统意义上来说,保险公司处于医疗链条中的末端,患者治疗结束之后才会向保险公司理赔。为了降低理赔率以及各种骗保行为,保险公司只能通过各种繁琐的条款对投保的理赔行为进行各类约束,这也直接导致用户在理赔这个环节体验非常糟糕。在保险公司看来,这种理赔情况对保险公司来说也的确是较为被动的。为了化被动为主动,从末端扩展到前端,健康诺帮助保险公司推出了一系列的疾病干预措施。

健康诺的创始人兼CEO龚健介绍道,目前医疗健康管理有两套打法:一个是给糖,一个是给棒子,给糖的打法,送用户东西,给棒子的打法是用机制管理用户,很显然健康诺的做法属于后者。一般的慢病管理效果并不理想,因为是向用户给糖的模式,送用户东西,对用户缺少约束性。而我们采用的是另一种给棒子的思路,以保险为工具,整合医生、药企、保险公司等供应商为用户制定规则,约束用户行为。用户交付的费用则由这些供应商共享。“如同健身一样,花钱购买健康险,就必须服从管理,这样才能立竿见影。”健康诺通过管理用户,按照投保流程指导用户就医吃药,进行投保后的风险干预,并根据情况判别索赔的可能性。

在心血管领域,由于健康管理和慢性病控制可以一定程度上降低保户心血管疾病发病风险,可以为保险公司节约赔偿费用。因此健康诺在疾病干预领域做了较多的创新工作,其中借助了信息技术、数字化工具等手段。

现阶段,健康诺主要做两块业务:一方面是以心脑血管、糖尿病等慢性病为主,另一方面是外科手术、麻醉、并发症、妇产科、美容整形外科等手术保险。

这是一个庞大的市场。龚健对i黑马透露,去年全国有3800万台手术,手术保险覆盖率不足1%;同时还有2.4亿高血压患者和1.2亿糖尿病患者。这些群体的带病投保率不足1%。龚健表示,除了目前已经对部分心脑血管疾病险种进行了设计之外,未来的保险品类也将不断增加。与此同时,健康诺还协助各大医疗机构针对其他慢性病开发出更多新的险种,比如在广东中山开展社区辅助医疗,为更多患者提供保障和服务,开启“慢病管理+商业保险新常态”。

健康诺的这种创新模式一方面考验的是公司的技术能力,另一方面,要与医院合作把握住公立医院的数据入口和C端流量入口,也考验着公司的运营能力。

“健康诺的核心能力是用大数据做风险定价。”龚健对i黑马说,“建立风险定价模型的第一步是要把大量的病例数据进行清洗和结构化处理。在完成结构化的基础后,还需要从病例文字描述中提取出风险因子建模。由于这中间会涉及到病情的分级分期、病史、年龄、性别、职业等等不同的变量,数据量大且关系复杂,就需要搭建神经网络模拟变量过程,最终形成基于AI的风险定价系统。”

进行风险定价就需要数据的采集与运算,为了搭建健康险定价模型,必须用数据“喂养”。健康诺前期训练模型的数据主要来自于医学院专家研究课题、保险公司、药企数据、以及政府监管部门提供的数据等,包含患者病历、体检报告、处方单以及理赔材料等多种维度。

“公司核心的AI风控定价模型的建立需要数学、人工智能技术、医学三方面的人才配合协同”,龚健说。在商业健康险这个赛道上的同行不在少数,而正如美国的对标公司,估值12亿美金的独角兽Clover Health一样,健康诺的优势就在于团队都自带数据基因、AI基因和医疗基因。

除了核心团队自带的技术基因优势,龚健认为,健康诺与其它互联网保险公司的优势在于,更专注于线下医院渠道,通过代理商去推动医院,并借助医生向患者推广。“随着互联网流量价格的上涨,在线获取一个用户的成本已经高达几十块甚至上百快,这就意味着,每获取一个用户实际是倒贴一笔钱”,龚健说,除了像众安这样本身拥有巨大流量入口的互联网保险公司,其他公司其实还是会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依赖资本的供血。但是目前健康诺所研发的带病保险,其实线下场景化销售是非常自然的,“医院是天然的线下流量入口,所以健康诺的商业模式不需要烧钱,但是需要扎扎实实建立好线下渠道。”

目前,健康诺自建代理体系,已签约了包括国药柯渡在内的12家代理商,其服务已经在20多家公立医院落地。健康诺希望首先能占据公立医院的入口,未来还可以与养老机构、体检机构等合作。

在此基础上,通过与辉瑞的独家合作,健康诺成功通过打通B端上下游服务商,在患者、医疗机构和保险公司之间实现信息互联互通的基础上,最终可实现包括改善用户医疗体验、优化医疗资源配置、缓解医患矛盾在内的多端共赢。

据i黑马获悉,健康诺还在建立一个面向患者的健康管理平台,连接药企、用户、医院和保险公司等。它研发的 Alpha Health 深度学习模型,加入了慢性病的基本体征数据、日常数据和人物背景等,从而在药品的供给上实现更精准的个性化医疗。

“用大数据做带病患者的风险定价,用风险定价撬动医企、药企以及保险公司,再用赔付模型撬动患者的健康管理。”龚健说,他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用更低的价格和更多的术后保障,给患者安全感,同时也可以有效帮助医院减少医患纠纷。

保险 互联网医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