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被狂批,行业有“原罪”?
罗浩杰 罗浩杰

现金贷被狂批,行业有“原罪”?

万亿现金贷是真实的刚需,宜疏不宜堵。

创新常常在非议中前行。支付宝诞生时,很多人指责其可能会被用于洗钱、逃税。后来余额宝来了,又有人指责它冲击了银行,抬高资金成本。如今,现金贷又面临种种指责。回顾往昔,何等相似。他们说,现金贷利率畸高,是放高利贷的“魔鬼”。

何为高利贷?按照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而在24%-36%之间的利息,则属于自然债务区。因此36%被认为是借贷利息的红线,超过部分被视为高利贷。

今年4月,银监会发布《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首次把“现金贷”纳入整治范围,并提出严格执行最高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定,不得违法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如此看来,是利率高引来了银监会的出手。

现金贷利息为何高

要指责现金贷高息,得先要明确现金贷的利息为什高。现在很多人将利息和费用合计为利息,再折算成年化利率。我们的建议是,允许现金贷平台在合理成本范围内收取一定的管理费,而不是把管理费计入利息,这样比较合理。

现金贷平台要承担很多的费用,首先是征信费用,非持牌现金贷平台无法接入央行征信,只能是依托第三方数据和大数据分析,这里涉及一笔庞大的费用支出。

像是市面上一家有点知名度的第三方征信公司,最新估值就超过了60亿美元,这背后其实是很多的现金贷平台为它在埋单。同样地,现金贷平台要搭建一套大数据分析的系统,也是一个很庞大的工程,光是筛选出优质用户和搭建风控模型,花费就要数以千万元。

还有获客费用,现在现金贷平台单个获客成本,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而现金贷用户的单笔借款额只有500到1000元,这样的情况下,用户头几次借款时,他贡献的收益都覆盖不了他的成本。

现金贷平台的资金成本也在因监管介入而不断攀升,银行对小额信贷不感兴趣,监管也严禁银行资金进入现金贷行业,现金贷平台只能是寻找资金成本比银行高四倍的机构或个人,导致行业资金成本上升。

此外,现金贷平台还要面对借款人和恶意骗贷人的摸黑。诸如中介机构恶意骗贷、内外部人员勾结、代理销售人员恶意刷量等欺诈形式,五花八门、防不胜防。现金贷平台要时刻防范“黑客”的攻击,平台交易的是钱,比电商平台更容易“招黑”,如果没有过硬的安全技术,一不留神就会成为不法分子的炮灰。据悉,有家上市公司开了家现金贷平台,结果被黑客褥掉了十个亿。

我们说,这些成本如此巨大,现金贷行业目前还在发展初期,规模效应根本不足以摊薄这些成本。如果将这些费用都算做利息,再恪守36%的利率红线,现金贷行业只能是还没开跑,就倒在起跑线了,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是行业会逼向地下。目前,非线上的民间人工小额高利贷最高利率早已突破1000%!

现金贷用户的声音

再来看看,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在用现金贷,他们的发声才是最重要的。很奇怪,网上谈论现金贷的那么多,发声要禁绝的人都不是现金贷用户,甚至没有人真正有兴趣去了解这样一群人,真正的现金贷用户竟成了“沉默的大多数”。

据第三方统计数据,中国现金贷潜在用户超过3亿人。现金贷的特点是短期、小额借贷,一般是500元到1000元,期限不过是一周到一个月,主要用途是周转或消费,也有借旧换还新,但杠杆金额绝对值远谈不上高。有调查称,20位用户中,5位借钱是用于“偶尔消费”,但13位则是用于周转,包括临时充话费、加油、缴税、贷款周转等,占比达到65%,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收入以及回款,都足以覆盖债务。20人中有6人表示,利率有点高或过高,占比30%。但同时有11位表示接受,占比超过55%。多位用户不约而同地表示:“虽然利率不低,但急用时可以接受”。可见,这些单笔仅为500元至1000元的现金贷,绝对值非常小,并不会给借款人构成债务负担。

最后,笔者的观点是,要治理现金贷乱象,不妨考虑加快放开利率管制,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让市场主体充分竞争,利率真实反映风险和资金成本。对于现金贷平台,允许他们收取一定的管理费。这样做的好处是,现金贷平台的压力会降低一点,有更多的余地提供更好的服务,优质客户也会脱颖而出,行业风险得到释放,借贷成本自然会水降船低。不得不提醒的是,人们越早重视这个问题越好:现金贷的需求和供应一直都在那里,区别只在于它是活在阳光下,还是藏在阴影里。

现金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