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逐渐回暖,但风口已过的在线教育依旧会步履维艰
歪道道 歪道道

行业逐渐回暖,但风口已过的在线教育依旧会步履维艰

在线教育想要依靠技术突围,可能依旧困难重重

8月23日,VIPKID召开D轮融资发布会,2亿美元的融资金额打破了K12在线教育领域的单笔融资记录,随后不久,作业盒子也宣布完成2亿元B+轮融资。

历经五年探索,一度陷入资本寒冬的在线教育似乎开始有了行业回暖的迹象,一时间关于在线教育能否风口再起的讨论甚嚣尘上。更为关键的是,共享经济的投资热潮已然陷入尾声,市场上同样需要新的风口来刺激互联网经济的生长。

只不过单靠融资记录的突破,恐怕并不能证明在线教育有成为下一个风口的趋势,尤其是行业痼疾之下,新一轮的资本青睐可能也意味着新的风险。

巨额融资背后的理性回归

据IT桔子最新整理的创投数据显示,截止10月16日,2017年度在线教育领域公开的融资次数超过150笔,累计融资额超过80亿元人民币,其中K12领域融资公司有38家,融资金额接近41亿元。表面上看,共享经济席卷资本市场的情况下,在线教育还能获得如此频繁的融资次数,或许已经彰显了该行业得到市场认可之后的商业价值。

但是与2014年投资风口不同的是,从近一年的融资状况可以发现,其实市场上早已不是当初的那种投资热潮,这就说明理性回归可能意味着在线教育很难重新站在风口之上。

以融资的具体情况来分析,近几年的融资多集中在种子轮、天使轮、Pre-A 轮、A、A+轮等早期轮次。例如今年1-3 季度中,早期融资事件都超过一半,达70%上下,但与轮次集中的状况恰恰相反,融资金额反而主要加注于中后期融资阶段的在线平台。

数据显示,2017年第三季度的69起早期融资,披露的融资总金额为18.42亿元。而中期融资阶段(B、B+、C、C+轮)的案例有16起,披露的融资总金额为22.96亿元,后期阶段(D轮以后及并购)的案例共4起,金额却达到了22.03亿元。

这种情况说明两个问题,一方面投资在线教育的资本广泛遍布早期项目,这侧面印证了教育市场的需求确实在逐渐升温,尤其是二胎政策的放开,使得家长对教育的关注明显提升。另一方面,更为关键的是,资本还是青睐于较成熟的项目。换句话说,虽然在线教育行业并没有形成稳定的格局,但随着早期成熟项目或平台对资本的吸引愈加集中,也就意味着其他相对弱势的中小教育产品,将会面临洗牌期的淘汰。

尤其是在市场探索阶段中,各类平台非但没有一套成功盈利的商业模式作为支撑,反而盲目跟风,造成了平台日益同质化的倾向。这种情形之下,依赖融资就成了平台存活的最重要希望,而新晋参与者或小平台恐怕在吸引融资方面没有任何优势。由此可见,投资理性回归对整个行业来讲,并不全是好事。

五年探索未果,成功的商业模式路在何方?

8月16日,培生集团宣布将其环球天下教育集团(环球雅思)的业务,以8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中国一家名为“朴新教育”的公司,而六年前培生买入的价格是2.95亿美元。与此同时,华尔街英语也被宣布“寻找潜在业务合作伙伴”接盘,培生集团接连抛售在华业务,除了在本土化过程中水土不服之外,其实这些举动也暗示着国内教育市场的步履维艰。

据央视财经此前报道,市场机构对400家主要在线教育企业的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6年底,400家企业当中70%的公司都处于亏损状态,仅有10%的公司能够持平,而能够盈利的仅仅占了5%,甚至有15%的企业濒临倒闭。

这背后的原因都在于在线教育平台盈利模式尚未明晰,整体来讲,内容付费、会员收费、平台佣金和广告等方式,看似都有可行性,但是应用到教育这一复杂领域就显得异常不适,以内容付费为例,不管是内容本身还是盈利模式都存在大量现实问题。

一般情况下,为了尽快突破亏损困境,在线平台都会将付费内容的战线拉得过长,相应地内容管理和用户体验方面就会有所欠缺,而且从这些平台的具体表现看,出现了两种比较极端的反差。一方面,从教育机构转型的在线教育企业,一般都会照搬复制线下的课程,虽然表面上打通了线上渠道,但其缺乏互联网运营经验。而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则盲目集结很多质量参差不齐的课程资源,利用互联网为线上用户学习服务。

这两种情况都直接导致课程优质内容缺乏、运营管理不足,使本来就缺少忠诚度的用户丧失兴趣。而从盈利角度看,内容付费的实现也极大受限于模式缺陷,这主要是因为教育平台为了低成本提升获客量,基本上一开始都打着免费的旗号争夺流量,而免费内容大范围推行之后,用户付费习惯就很难培养,到最后平台只能靠着融资烧钱、弥补高额成本。

仅仅是内容付费,在线教育就已经是百般受困,更深度触及国内教育痼疾的教学问题,基本上所要跨越的不只是获客成本,而是观念、教学方法、人力成本等一切挑战传统教学的多重障碍,这对任何平台都是终极的市场考验。

在线教育想要依靠技术突围,可能依旧困难重重

在传统认知中,十年育树,百年育人,教育说到底是一个更考验长期回报的领域,即使互联网改变了教育的形式,但本质上这点决定了在线平台的商业价值,还未能像普通快消品一样获得较快的收益回馈。可目前在线教育市场则恰恰相反,主要靠资本驱动的商业运转,不得不受制于投资人的回报期望,这两者之间的矛盾令平台对商业模式的探索更加困难。

可能正是认识到这点,在线教育除了费尽心机地摸索盈利渠道,其实把更多的期望寄托到新技术身上。比如VR、AR、AI及大数据分析等等,不仅被认为是在线教育平台提高教学效果、提升平台效率的未来工具,更是挑战传统教育的最大核心竞争点。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技术突围可能只是一种幻想。

以去年红极一时的在线直播教育为例,据悉,到2016年涉及到直播的公司,累积融资金额占在线培训行业融资总额的84%,总金额约20.5亿美金,相对应的录播型只占16%,可见当时行业对直播给予了多大的厚望。

可是直播元年已经过去,再看看现在的直播教育基本上已不如当初的势头。这不仅仅是因为直播行业本身的“熄火”,还在于“教育+直播”模式,不但不可能一下子将在线教育盈利难的问题解决,而且很有可能受居高不下的直播成本所累,为在线平台的亏损增添更重的负担。

直播风口已过,VR/AR或者是AI技术还只是停留在概念层面,尤其是前者,风风火火的元年最后只换来一地鸡毛,这说明新技术远不到成熟落地的时间。也就是说,在线平台所谓的虚拟课堂或智能教育,没有强硬的技术实力支撑就等同于空话。

实际上,在线教育平台的前景应该不止于作为对传统教育的补充而存在,更遥远一些,若是能通过线上渠道突破现有教学思维、方式的桎梏,那其商业价值和社会意义将会成倍增长,当然前提是先解决好盈利问题。

在线教育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