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公告:高管於菲蓄意抹黑迅雷,雇人假冒迅雷用户“维权”
小雨 小雨

迅雷公告:高管於菲蓄意抹黑迅雷,雇人假冒迅雷用户“维权”

联合近日迅雷大数据对迅雷集团的诽谤,可见该公司不仅冒用迅雷品牌以行现金贷等灰色业务,而且早就秘密开始对迅雷集团的抹黑行为,其用心可诛。目前更多情况警方与迅雷公司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最近迅雷风波不断,先是有“用户”到迅雷总部拉横幅“维权”,后又和迅雷大数据公司爆发“内讧”。而今日迅雷官网再次发布《有关迅雷大数据公司员工买通团伙聚众恶意诽谤迅雷的公告》,直指迅雷大数据实际控制人於菲涉嫌雇佣不法分子假冒迅雷用户“维权”。

图片1

关于迅雷高管於菲,今日迅雷集团和迅雷金融的纷争中,已有不少人了解了其所作所为。迅雷官网于29日发布公告称,原迅雷高级副总裁、迅雷大数据公司实际控制人於菲涉嫌利益输送,签订明显不公平条约。根据公告显示,经迅雷公司内部调查,原迅雷高级副总裁於菲在任职期间,存在多项不当行为,涉嫌利益输送。

图片2

由于於菲在迅雷集团不知情的情况下倾吞上市公司的资产,涉嫌职务犯罪,迅雷内部已发布公告,暂停其在迅雷集团的一切工作职务。

图片3

从今天迅雷发布的公告中,更是坐实了於菲在职期间不仅利益输送,把大数据公司变成迅雷集团的蛀虫和吸血企业,更是在暗地里雇人来迅雷总部闹事,并在网络上营造“迅雷用户维权”的舆论,影响到迅雷业务的正常开展,严重损害了迅雷股东和广大用户的利益。

事件回放:自称维权,却拍个照片就走人

11月21日与22日连续两天,迅雷深圳总部大楼的门前都出现一群自称是“玩客云用户”的人士,手持维权横幅,聚集在前台大门口。

图片4

迅雷公司立即与这群人接触,询问维权原由。但奇怪的是,这群“维权用户”却从未向迅雷员工表达任何诉求,也拒绝沟通,仅仅是拉着横幅在门口拍了几张照片后,就自行离场。

11月22日这群人再度出现后,仍然拒绝沟通。更诡异的是,当民警赶到现场后,这群人立即四散而走,并未向警方申诉。

不过此后很快,以“玩客云用户聚集迅雷总部维权”为题的各种帖子、消息就开始在网上流传,并配上了这群人在现场的照片。迅雷公司当即报警。

图片5

警方介入:维权者实系被人雇佣的闲散人员

高新科技园派出所接到报案后,迅速介入调查,很快抓获3名涉案人员。经调查,其供述自己既非玩客云用户,也非迅雷的投资者,与迅雷公司及迅雷产品均不存在任何关系,此前甚至对迅雷一无所知。

在迅雷员工和该团伙人员一起接受警察问询时,涉案人员主动招供,此次维权实系被人指使,以3000元一天的价格雇佣,伙同其余10人,从北京赶到深圳,在迅雷总部门前“闹事”。涉案人员称,雇主名叫“老张”,要他们一定要拍下照片,并做了详细拍摄指示,比如要把迅雷公司LOGO拍进去。雇主在他们来之前付了一半的“费用”,剩下一半要见到照片才给。

3名涉案人员拍下照片后,通过网络传给“老张”,然后老张将这些照片编成“用户现场维权”的内容,在互联网上进行传播,以图达到抹黑迅雷、给迅雷管理层施压的目的。

涉案人员现场出示了和雇主“老张”的自拍合照,而经某前迅雷金融员工辨认,该雇主名为张文东,是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旗下子公司员工,负责的工作中包括向用户追债等业务。据迅雷内审调查,介绍张文东进入迅雷大数据公司的人名叫乔琦,而乔琦是迅雷公司员工,其上级领导为於菲(於菲目前因涉嫌侵吞迅雷集团资产正在接受调查)。经核实,迅雷公司发现,在张文东买通不良团伙蓄意闹事前一周,於菲曾帮助乔琦向公司财务申请10万元“公关费”,并要求把费用直接转入乔琦个人账号。

图片6

至此整起维权闹剧真相大白,所谓“玩客云用户维权”一事并不存在,而是以於菲对迅雷主营业务和迅雷CEO陈磊的打击报复。

联合近日迅雷大数据对迅雷集团的诽谤,可见该公司不仅冒用迅雷品牌以行现金贷等灰色业务,而且早就秘密开始对迅雷集团的抹黑行为,其用心可诛。

目前更多情况警方与迅雷公司正在进一步调查中。迅雷公司就此事表态说,迅雷一直将用户利益放在首位,并提醒用户迅雷集团已经停止对大数据公司的品牌授权,对于迅雷大数据公司的涉嫌非法运营的现金贷等业务,迅雷公司无法监管及负责,请用户谨慎选择。

迅雷 公告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