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花开无迹,此日谁问芳华?——《中国经营报》创刊33周年回顾
2018-01-05 11:01 中国经营报

那时花开无迹,此日谁问芳华?——《中国经营报》创刊33周年回顾

“我们站在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上”。

来源 | 中国经营报(ID:chinabusinessjournal)

萌动

22

1985年1月5日,几乎没有多少人留意到身边又多了一份新的报纸——《专业户经营报》。

此前几个在体制内从事农村改革问题研究的年轻人,意识到随着中国农村改革事业的推进,一份专门向农村改革前沿提供信息服务的报纸必定拥有巨大的成长空间。他们果断辞职“下海”,并成功筹措到了5000元人民币,在西城区洪茂沟的一间木板房里创办了这份新报纸。

当时的社会对这一新生事物立刻给与了积极的关注和支持,全国人大常务委员刘瑞龙老人亲自为报纸撰写了发刊词:

“大批专业户的产生,冲破了自神农氏以来有五千年历史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传统作业制,使农村的自给半自给自然经济大踏步地向商品经济转化,传统农业开始向现代化农业转化。”

那时整个中国,从上到下都沉浸在对改变的惊奇和渴望之中。就在《专业户经营报》诞生的4天前,《人民日报》在她的新年致辞中更是呼吁人民投身到这一“扫荡旧社会”的时代壮举中来:

“人们的思想必须随着情况的发展而发展,敢于在实践中创新,敢于吸收国内外一切先进经验,敢于丢掉陈腐的东西,改变那些观念上、体制上、政策上、作风上不适应新形势的东西。”

尽管充满了惊奇和渴望,但中国对市场经济的适应却是艰难、甚至痛苦的。

这一年青岛第九橡胶厂的厂长汪海把全厂27个科室缩减为17个,告状信雪片般飞到省、市劳动局。汪海后来说:“那一年青岛有10万人在骂我。”

而刚刚创办联想几个月的柳传志发现高科技很难即时变现为企业生存的资本,那一年他骑着三轮车到处进货、出货,“除了蔬菜,什么都卖过。”

《专业户经营报》的状况自然不会比联想好多少,这张推动市场化进程的报纸自己也在努力适应着市场。1986年,23岁的大学毕业生李佩钰来到这家报社后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同事还要去市场上卖小金鱼。

但这些困难并不妨碍整个中国生机勃发的成长势头:从1985年开始,中国的改革从农村过渡到城市。也正是伴随着这种过渡,《专业户经营报》在4年后变身为《中国经营报》,报道领域转向城市中的企业经营和市场运作。

成长

1995年1月5日,《中国经营报》迎来了创刊十周年的日子。

此时小平南巡讲话已发表3年,中国的市场化进程一日千里,这个国家开始在现代化的道路上发足狂奔。

《中国经营报》也在适应自己的发展速度。两年前她创办的《精品购物指南》快速占领了北京市场,再过两年,《精品购物指南》的广告收入就会突破亿元。

《中国经营报》的管理层意识到市场的改变必然带动媒体环境的改变,而报纸必须为应对这种改变做好先期的准备。

33

一年前就任《中国经营报》总编辑的李佩钰决定改版。她请来了《中华工商时报》的前任总编辑丁望操刀报纸的改版工作,在业界德高望重的丁望此前成功主导了《经济日报》和《中华工商时报》的改革,而那时的《中华工商时报》正如日中天,今天中国媒体的许多重量级管理者和经营者都出自那时的《中华工商时报》。

十六版彩色印刷的《中国经营报》在当时堪称“惊艳”。而那一年的新兴报纸漫山遍野地开满市场,那一年的《中国经营报》编辑记者们每天都在会议室面红耳赤地争论“二次销售”和“三步一秒”理论:要让读者在报摊前三步一秒之内看到你的报纸,否则这期报纸就卖不出去。怎么能看到你?封面那个大标题!就像今天的自媒体一样,所有的编辑整天都在想标题。

44

为了让编辑记者了解媒体的市场化操作,3年后,《中国经营报》干脆把员工骨干直接送到美国去进行长期培训。

1995年,《中国贸易报》上登出一篇报道,说有个叫马云的年轻人做了一个互联网公司叫“中国黄页”。那时的马云喜欢金庸的小说,梦想成为风清扬那样的武林高手。4年后,他成立了阿里巴巴,给自己起了一个花名叫“风清扬”,让自己的员工叫。22年后,他演了一部电影《功守道》,在电影里,他是一个真正的大侠。

但31岁的马云既没有“风清扬”的花名也没想过拍武侠电影,他经营“中国黄页”既艰难又痛苦,两年后,在所有的经营规划都被大股东否定后,他最终放弃了这次创业。

1995年,比马云小1岁的杨元庆出任联想集团助理总裁,正式跻身联想集团决策层。此前一年他被柳传志破格提拔为联想电脑公司微机事业部总经理,并把联想电脑带进国内市场三甲。

这一年,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对来访的美国媒体代表团承诺:

“经过10年、15年的努力,我国的社会生产力将会有一个大的发展,综合国力将大大增强。一个繁荣和富强的中国,是维护世界和平和促进人类进步事业发展的重要力量,对建立和平、稳定、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将会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如他所言:15年后,一个繁荣和富强的中国,真的出现在世人面前。

青春

2003年1月5日,《中国经营报》18岁了。

那一年《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和《经济观察报》刚刚两岁,《每日经济新闻》要在一年后诞生,中国财经媒体的战国时代已经来临。

微信图片_20180105105530

2003年的开场是紧张而悲壮的,一种叫“非典型肺炎”的致命性传染病迅速在全国蔓延,北京不幸成为重点“疫区”。

那一年的春天《中国经营报》不得不实行分拨上班的制度,一群人和另一群人永远不见面,而编辑部的选题会都是在公园开阔处召开的。

18岁的《中国经营报》可以用光芒四射来形容。那时连西安的出租车司机都在看“与老板对话”栏目,商学院的学生们把每一期的重要内容剪下来,做为重要资料保藏。报纸的招商版面举办一场招商论坛,当地不得不出动警力维持秩序。

这一年新浪、搜狐、网易三大门户已经走出经营谷底,在纳斯达克上的股票也在反弹。但互联网对传统媒体的影响还远未体现出来,他们不得不拼命发展广告之外的营收模式。

这一年29岁的王帅被马云招聘到阿里巴巴集团负责公关运营,他们马上要成立一家叫“淘宝”的公司,去抢占有着eBay支持的eBay易趣的市场。第二年他把淘宝品牌成功植入到冯小刚的《天下无贼》里。一开始就要策划、实施“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让王帅带出了一个“公关天团”。由于非凡的业绩,他本人在6年后晋身阿里合伙人。

这一年59岁的华为总裁任正非得了抑郁症,他在2001年预言的“华为的冬天”如期而至,华为已经连续两年业绩下滑。面对生死存亡的险境,任正非被迫发起大幅度的管理变革,并决定出征海外市场。

一个庞大的、强盛的华为帝国正在破茧重生。

2003年,一个飞速发展的中国,对当下充满困惑,对未来充满憧憬。在送走这一年的《南方周末》2004新年献词中,编辑们写到:

“谁说这是平常的一天?候鸟掠出线影,年轮添了新纹;我们大声地问候亲友,也默默地思念远人。365天,两鬓多了白发,或许连心事也疲倦了几分,但你依然,依然轻轻地叹着,却终究微微地笑了——这是一个收获祝福的日子,要赶紧抹去浮尘,擦亮梦想。 ”

奋斗

2018年1月5日,今天,《中国经营报》创刊33周年。

在4天前,由社长金碚博士亲自撰文的新年献词中写到:

“2018年将迎来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庆贺,这40年,中国创造了发展“奇迹”,这个“奇迹”是亿万人辛劳拼搏的成就,而非点石成金的神话。改革开放的奋斗精神和敢为人先的创业精神(当年叫“敢闯”“敢试”),是过去40年留给新时代的一份最可贵的精神遗产。继承这份遗产,新时代将再创辉煌。”

中国走过40年的改革之路,《中国经营报》几乎全程参与、见证了这一中华民族奋斗、自强的伟大历程。

33年,中国发展的连自己都很难适应:她的GDP增长了83倍,她在世界500强中已经拥有115家企业,她的高铁遍布国境并伸向海外,她的移动支付让发达国家望尘莫及,她的消费力在影响、牵动着全球的购物中心。

而《中国经营报》,在她最好的年华里走进了这崭新的时代。33年,我们和我们记录和观察的企业一起成长。我们也遗憾地看到,能够和我们一起走到今天的33年前的企业,少之又少。

在过去的这些年里,我们成功走过媒体环境巨变的艰难时期,在融媒体时代,以各种平台、各种形式向读者提供及时、专业、客观、深入的信息产品。我们用自己的经历证明:媒体形态并不能完全代表先进与落后,而能否生存则取决于你对待环境的态度和行动。纸媒不死,死的是放弃进取者。

乔布斯说:“我们站在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上”。

媒体,正站在这个路口上,前面是无限的风景,脚下是崎岖的道路。前行者,也必是勇敢者、智慧者和战斗者。

今天,我们感谢并祝福亲爱的读者!

今天,我们感谢并祝福这个芳华时代!

四郎 四郎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