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糖创始人李沁:整个中国智能硬件界都患了工程师癌
李沁 李沁

硬糖创始人李沁:整个中国智能硬件界都患了工程师癌

不得不说,在对美的认知上,周鸿祎是有严重误解的,谁说肥皂盒就一定比鹅卵石丑呢?请问像肥皂盒还是像鹅卵石这跟美有半毛钱关系吗?看起来美就是看起来显得贵吗?说来说去,还是一个技术宅在用工程师的审美观来谈美学与设计。

前几天360董事长周鸿在一个活动上讲到他们第一版路由器做得非常不成功,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忽略了智能硬件颜值的重要性。他是这么解释的:“360第一版路由器可能跟设计师取向有关系,他觉得他做的产品很像鹅卵石,而我看起来像肥皂盒。一个黑“肥皂盒”的成本达到200多元,拿在手里还轻飘飘的,我问很多年轻人员工这个值多少钱,报得最高的数是50。不重视产品颜值是第一个坑。”

 不得不说,在对美的认知上,周老师是有严重误解的,谁说肥皂盒就一定比鹅卵石丑呢?请问像肥皂盒还是像鹅卵石这跟美有半毛钱关系吗?看起来美就是看起来显得贵吗?说来说去,还是一个技术宅在用工程师的审美观来谈美学与设计。要说这也能理解,大部分中国的产品经理都是工科男出身,除了上班,就是饭局、KTV和打游戏,实在也没什么特别爱好,心灵受到触动最多的估计也就是长腿大胸妹子引发的那一场荷尔蒙变化了吧。当然这样的生活方式并没有什么不好,如果老老实实做技术说不定都是大牛。但是讲设计和美学,往往就会发现那里面缺乏对美最基础的感知力,只有功利主义和实用精神,充满了技巧和规则,最后常常沦为一种蹩脚的模仿和抄袭。

 硬糖在招聘创意岗位的人才时,有一条不成文的标准,就是面试时一定要看看他的穿衣打扮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很多时候我们真的是以貌取人。为什么这样?因为美是一种觉知,是一种与众不同的表现力。如果他什么都跟别人一样,那很可能已经失去了创造美的可能性。我们这一点上的判断几乎屡试不爽,一个打扮中规中举的网页设计师往往只能设计出毫无惊喜的作品,制式教育已经禁锢了他的所有想象力。他手里的作品,多是模仿,不是对美的创造。

 这有点像现在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女人的脸,全都标志得好像去整容医院团购来的一样,有些甚至可以说不是不好看,可你总会觉得她难以真正打动你。为什么?因为那个脸已经跟美无关。老子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美斯恶也”,当大家都知道这个美是美,那已经不是美了。美并不只是说外在好不好看的问题,美是独特性。我们常常被梵高的画《星月夜》感动,那里所有月亮和星星都是不准确的,但却有一种可以让你惊心动魄的美,他用超于常人的感知力和表现力,让你感受到美如何存在。所以美从来不是一个目的,它的背后有哲学和人文的东西,它不在于技巧和规则,也没有定式。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常常会觉得山寨的东西再像原版,也不会触动你的原因。

 所以,今天当我们讨论智能硬件颜值的重要性的时候,我们首先不应该讨论究竟是一个肥皂盒好看还是一块鹅卵石好看,美绝不是外在的好不好看,我们首先该讨论的是自己内心究竟还有没有对美的感知力。

 当初我们设计我们的硬糖智能插座时,所有的插座都是上面两个圆孔下面三个条孔,然后在圆圆的大孔上加两个保护门以防止误触。于是我们调研了市面上所有的插头,发现99%以上都是扁头,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插孔也做成扁的呢?不仅节省空间,而且不会被一个保护门的塑料片破坏了整体的和谐。如今这种小五孔已经被公牛这样的传统插座厂采用,这是我们对美的第一个创造。我们的第二个创造是,当时所有的插座都是方形的,有棱角的,我们就想,它为什么不能是圆的?以圆为美是华夏民族最为古老的哲学和美学思想,是有深厚的文化根底的,圆在人们心中是美的象征,圆会带给人们关于美好的想象力。于是我们又对插座做了圆形的创造。这个设计导致我们的结构设计难度增加,从而整个产品上线时间又被拖了两个月。在2014年8月的中国互联网大会上,我们的硬糖智能插座获得了中国互联网协会的创新典范奖,算是对我们这个创造的一次肯定吧。

 最后想说的是,智能硬件颜值的重要性几乎没什么可争议的,只不过今天整个中国的智能硬件界都好像患了工程师癌,作为一个女性智能硬件创业者,我想用我对于美的认知,为这个千篇一律的世界带来一点改变。硬糖有一颗爱美之心,它不想做一颗冷冰冰的数码产品,它想告诉这个世界关于美,关于爱,关于圆满。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李沁(硬糖创始人),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号zzyyanan获得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智能硬件 颜值 工程师 周鸿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