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能在以色列学到什么创新奇点?
严林辉 严林辉

创始人能在以色列学到什么创新奇点?

以色列是世界上创业者和公司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不同于硅谷,以色列很多公司愿意转让技术和快速合作,还有非常多的成熟的基金公司,但是在市场推广方面本身的能量是很弱的。

以色列是世界上创业者和公司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不同于硅谷,以色列很多公司愿意转让技术和快速合作,而且要价不会像硅谷那么高,有技术需求的朋友可以去那边吸收技术来改善自己的公司。

那边还有非常多的成熟的基金公司。对投资有兴趣的朋友去投当地的基金公司,因为他们更加了解项目。对于投资单个项目,因为创业密度导致的项目过多,所以建议去的朋友耐心深入了解再投资会比较好。

相反之,以色列在市场推广方面本身的能量是很弱的,如果要展开合作,国内的推广能力和资源是促成成为其公司股东的一个很好的资源。

下文是来自黑马-以色列访学·第三期学员中山市商悦贸易有限公司CEO严林辉的去以色列的随行笔记。

之所以有以色列之行,同行几日后和小伙伴们沟通后将目标归为三种:一是寻找现有公司的技术突破;二是看项目直接转化到国内;三是投资考察发掘以色列潜力。

个人认为下面是以色列最强的领域:

 第一,因为恶劣军事危机环境,以色列国防技术非常发达并且政府支持军用技术民用化,所以这里有最强的传感技术、硬件和软件结合的技术和软件的算法技术。具体可以应用在无人机、物联网和AR等领域。

 第二,因为沙漠国家带来的匮乏,以色列在高科技农业技术上非常发达,包括滴灌种植技术(可能特别适合西北的一些区域),有机种植技术,生物养殖技术。

 第三,以色列在医疗器械上和机器人的应用上也是首屈一指的。 

下面再来详细说说我对以色列的印象。

 关于真理的追求和对客观理性的坚持

 在拜访魏兹曼研究所的时候(魏慈曼研究所是和麻省理工媲美的高等学府,这里出国N个诺贝尔奖获得者),Mudi Sheves校长的演讲中说到我们的第一位国家首相是科学家的时候,那种纯粹的自豪感从他瘦小的个子中如此自然清晰地散发给了我们每一个人。以色列的多个首相都是科学家,这也许这个国家追求真理和坚持客观理性的基调。

在后面的深入拜访中,对于真理的追求和客观理性的坚持,有几件事情让我很深刻的理解到。

 第一件事情:

 从这位实战出来的将军segev(segev将军是以色列第二次中东战争中的功臣,也是巴以和谈的以方代表)口中得知,以色列为了换取和平做了很多事情。比如一边和约旦打仗的时候,一边用免费的淡化水去换取和平(但是他们没有给约旦淡化水的技术),只是用每年几百万吨的淡化水去换取和平。同样,对于周边的敌对国家都是用这种理性精明的技术产品交换方式去渗透和实现。

 作为此次出行的学委,我问将军您觉得如何才能彻底消除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冲突的时候。将军的回答出乎我们的意料:只有不断的去进化对方的教育水准,进化他们的认知去理解这些矛盾的事实和结果的时候,战争才会结束,这也是以色列人高层的共识。

 在这么多年因信仰和战争累积的仇恨中,阿拉伯国家好像总是带着宗教异己的仇恨感感性地去看待以色列和犹太人,但是以色列和犹太人居然用这么客观和智慧的视角去看待这个问题,真的太佩服了。他们对真理的追求和理性,让我感动震惊。正是这些对真理的追求和对客观和理性的坚持让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有了这么大的差距。

 第二件事情:

 因队中有一小伙伴对无人机的有很大的合作需求,于是我改签机票多呆了几天和她一起去深度拜访了很多和无人机技术相关的公司(以色列是无人机的圣地)。在深入一对一的商业合作性谈判的过程中,从细节中会发现很多有犹太人深入骨髓的意识。所有拜访的公司中你会发现他们都很守时,基本都是早到或在会议室等候的。

 在拜访其中一家无人机航拍并做深度应用技术分析的公司里(名字不具体说了,因为涉及到合作)。该公司的CEO很细腻的和我们讲解了公司概况和公司硬件和软件如何结合使用:包括图像的采集和分析等方法。他们公司的技术已经比较成熟,和欧美国家已经批量合作很多年了。接着他很直接地问了很多细节问题,譬如

 1.你们在中国是做什么类型的产品?细节到产品的规格和动力类型。

2.你们的主力产品是哪个,然后上市多久了?现在有多少无人机在实际使用中?

3.你们的主力客户是谁?他们现有和未来的规模有多大?

4.你们的产品涉及到国防和军队的使用吗?

5.你们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向你们的用户收费的?

6.我们使用的租赁收费模式,鉴于在中国是一次性销售给客户收费的模式,你觉得应该怎么切入实质性合作方案比较好呢?

 初次见面,所有的问题都在短短1个半小时内全部问完,很认真地听并且做相关笔记。

 你会感觉到他们的直接和对具体技术问题的严谨和对自己要合作对象的深度了解的渴望。其实这个背后就是纯粹追求客观和科学意识形态的一种表现,和国内的商业谈判的相比更加直接面对事情,效率更高。

第三件事情:

 在我们拜访的企业中,我肤浅地提炼出共性:

以色列是一个创业国度,平均每几百个人就有一家公司。在接触的所有公司里面,会发现一个很显著的特征,他们基本上用一个具体的技术去解决一个问题或者几个问题。

 从大公司说:

 当我们拜访100多亿市值mobile eye公司的时候:你会发现他就是一个技术,用芯片和核心精确的算法去解决所有汽车和移动物体的安全避让问题,然后其他公司都可以用他们的技术做自己需要的应用场景下的解决方案。

 从小公司说:

 比如拜访的Hachiko公司就是解决主人对宠物的健康成长问题,用传感器去跟踪宠物采集数据,分析获得如果更好照顾自己的宠物方案。比如拜访的农业的分析公司,当我问他是否可以做无人机的航拍技术分析的时候,他说不可以,他们只说土壤的分析,并且把精准度提高。这和国内的创业者一上来就要聚焦在镁光灯下和要求大而全的方式有些不同。他们更追求技术本身和技术带来的价值,以价值为中心去市场化。这些表象后面是他们对技术和基础科学一种很自觉本能的认知。

上面的几件事情严肃地让我想起一个统计数据:犹太人是人均阅读量最大的国家,人均67本书/年,世界第一。中国人人均2本书/年。我们真实的未来在哪里呢?

 以色列之痛

 首先先来说两个观点:第一,心理学上有一个原则,一个信念的背后会有一个盲点。犹如你的眼睛,无论长在哪里,眼睛的背后就是你的盲点。第二,推动人类发展的动力,我看到的是生存的危机和伟大到不顾一切的梦想。

 痛点一:对用户和品牌定位理解的缺失

 1.以色列是一个国土面积很小并且只有800万人口的国家。所以他们本国的市场很小,所以他们的项目一推出就意味必须着要国际化,因为本身的市场承载不了,所以他们对产品在用户需求体验和如何在用户心中树立品牌有天生的距离。国际化的时候,他们往往只做自己最核心的技术部分,他们也很少主动地去进入用户和品牌领域进行深入了解。

 2.犹太人太理性,他们太追求实用了,所以对消费品本身的感性理解上是不够的。比如特拉维夫城市的消费很高,其实很多有钱,但是有钱人会理性选择打车或者使用很廉价的汽车,很少看到名车和豪车。他们为了节省时间或者费用,很多车都已经很脏了却继续很久不洗。这种极端的理性,他们触及不到客户对审美和感性人性里的需求。

 痛点二:太理性背后的梦想缺失

 以色列是一个被双重危机感包围的国家,那种生存下来和必须解决危机背后爆发的力量的的确确非常地惊人。但是因为要生存下来和速度化解危机的要求使他们极度追求实用和理性,所以他们不像特斯拉和google这种公司有着为了提高人类的某种高度梦想去经营公司,google和特斯拉这种公司更具有持久力去把一个事情做到极致和长远,而不仅仅是金钱上单纯获利。

 而我在以色列的10几天里,拜访了好多公司,基本上有着很浓郁的兜售自己公司和技术快速变现的气氛。后来为了这个事情和朱博士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他在以色列呆了很多年,他的观点和我的观点是相同。所以以色列的公司大多数都是被并购的,比如snaptu和Viber,我甚至猜想他们甚至很多公司都是冲着被并购的需求去设计公司的。

 这是我在以色列看到第二个痛点:因为极度实用和理性的意识,特别是对金钱的极度理性。或者是因为多年的流亡和苦难必须让犹太人拥有这样的特质,但是的的确确让他们失去了创造最伟大公司的潜在机会。

 以上就是我对以色列肤浅的观点,仓促难免有纰漏和不成熟之处,希望大家理解。回来之后,我想速度把这些学习到的精髓先运用到现在的公司和未来的新项目。

 我现在的公司做的是红海行业的电商公司。我想对我现在的公司先做出这些措施:

 一、从危机意识角度讲

 我想快速建立公司的危机资金池,同时我要主动加快对供应商的回款速度,保证公司现金流的压力,因为现金压力一定会逼着你去优化公司管理和盈利能力的。

 二、从客观理性的角度来说

 我想加大了对用户真实需求了解的投入、对产品的品质和设计把握要求更加高,会更重视用户粘度。并且要很有效的花这部分钱,就像以色列国防部给项目做审核一样。

 三、从运营层面

 对公司所有的事情进行进度化节点管理,所有违反公司运营节点的人都会受到处罚,如果提前完成的进行奖励管理。

 四、从意识层面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晚,只要找对方向并且严苛要求自己去追求真理一定可以成功。以色列这个资源贫瘠和危机重重的国家在这么短的建国时间内已经通过不断浴火重生升级超越了世界上很多国家,为什么我不可以呢?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严林辉,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号zzyyanan获得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以色列 创业 公司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