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德机构欧蓬:教育下半场的“新生物”一定要提高效率
i黑马 i黑马

尚德机构欧蓬:教育下半场的“新生物”一定要提高效率

“整个互联网都在从干巴巴变成湿漉漉,所谓干巴巴是越来越技术导向,湿漉漉是越来越人性和关系导向。”

i黑马讯 11月11日消息 今日,芥末堆主办的GET2016 教育科技大会上,尚德机构创始人欧蓬发表了一场关于教育进入下半场的演讲。

欧蓬说,随着中国经济进入下半场、互联网进入下半场,中国教育也已进入了下半场。而适应下半场的“新生物”怎么进化出来,长成什么样子,最关键的事情就是提高生产效率。

以下为尚德机构创始人欧蓬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尚德机构欧蓬。实际上我们是一个小公司,但是我们每年还是努力预测一下中国会发生什么,在过去的两三年里面发生的的多数事情和我们预测的东西差不多。

我们预测的大背景是整个中国会出一些问题,或者说中国的经济会跌下来,但是又不会跌得特别快,因为有两个东西一直支撑我们中国的经济GDP的增速。第一个是城市化,因为中国现在的城市化率大约有40%多,未来到70%多是没有问题的;第二个是互联网化,在过去的两三年里,这个趋势依旧很急剧。

我们的预判是:除非真正放松管制,转变政府职能,我们的中国经济可能就会完全地跨过中等收入陷阱,进入发达国家。不过我对这个事情蛮悲观的,根据我们过去的历史来看,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概率很低。没想到的是我们最高层创造性的想到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们先不说效果,虽然大家都在朝着这个方向走。但是因为这件事情很难,所以说城市化和互联网化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忍受一个蛮大的经济下滑。其实我说没关系,因为一旦出问题,我们就一定会发货币。这件事情和我们的预测是一样的。发货币之后汇率会贬值,但是钱还在国内。

有一件事情应该多想一步,发完货币会发生什么?发完货币其实是所有的钱最后会沉淀在房地产上,房价还会上涨。

中国经济进入下半场

刚刚一直在说中国经济进入下半场,给大家看一个数据。

1

这个是我们从90年到15年,25年来和美国的GDP增速对比。大家不要被这两个最高的柱子迷惑了,这两个特别高是因为07年的时候我们发行了4万亿,我们统计的民意GDP,是含货币超值部分的。

这件事本质上来说是为什么?本质上来说是我们中国的制造业红利的消失,尤其是中国真正的崛起,在过去三十年里,我们最大的引擎是来自于制造业。

我对制造业一直有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我一直觉得制造业像一个育婴师。制造业最早的时候帮助了英国成就了日不落帝国,帮助德国崛起,同时帮助美国。然后,美国的制造业崛起之后,制造业又跑到了日本,去了东南亚,东亚四小龙,然后到中国。为什么会这样?实际上因为制造业一直在寻找便宜的土地和便宜的劳动力。

随着制造业的浸润,国家富起来以后土地和劳动力都会上涨,这个优势会慢慢消失。这是一个蛮吓人的问题,中国的制造业红利其实在渐渐消失。我们之前预测,制造业很有可能下一个栖息地要么是越南,要么是印度。但是最近我在修改这个预测,它有可能会留在中国。因为智能工业,如果中国抓住这个契机把智能工业做好,中国可能会在很长的时间内留下制造业。

中国的互联网进入下半场

还有一个跟我们更相关的事情,中国的互联网进入下半场。在过去十多年里最热闹的是互联网行业。

这是很悲观的数据,这是我们从05年到去年的网民人数。我们国家到了7个亿左右的时候,网民人数几乎不增长。

2

这个是更吓人的,网民的人数乘以平均每人的上网时长,这就是整个中国互联网的流量大盘。

3

我们的流量大盘停住了,也基本不增长。然后在互联网快速增长的过程之中,每个阶段都产生了不同的业态。比如说在最早的时候,像新浪、搜狐,以新闻资讯为主,后来出现了百度,出现了携程,再往后出现了滴滴。但是这些到了后期除了信息交互和查询之外,它们已经渐渐渗透行业,比如说携程渗透了旅游业,京东、淘宝渗透了零售业,但是它们是轻渗透,轻应用。

但是互联网进入下半场没有了流量行业,没有了快速增长,下半场一定会更焦灼,更艰辛,更大的深入渗透,所有来自互联网的野蛮民众都会渐渐努力朝着类似教育,类似医疗,然后更深的渗透。为什么?其实大家找不到它很大的红利,但是它们必须是猎食,因为资本只有猎食才能生存。

去海外?去三四线?或许都会让你失望

互联网的改变本质上是流量红利的消失,中国教育业进入下半场。

这些事情可能大家都知道,环球一个新三板公司老板跑路,聚智堂有几亿的学员学费被立案侦查。最近跑路事件越来越多。其实我们大家自己都是做教育的,我们知道大多数人其实都是把钱给了百度,给了房地产,给了物业,给了员工。大家依旧很努力,生意越来越难做。在我看来,本质上是低成本红利的消失。

教育是这样,我当年创业的时候有两万块钱,在早期,我们做教育的时候,我们是赚了很多低成本红利。但是受着制造业带来的现金的改变,土地、房租,人工的成本越来越高,而我们教育业其实是土地的租赁大户,人员的用工大户,我们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那么我们对抗策略是什么?中国既然这样了。有两个策略,我们也在认真思考,一方面去海外,一方面去三四线。

因为一级城市,人工成本越来越高。但是我们最后并没有把它作为战略转移的关键,因为我们觉得三四线城市正在清空,三四线城市作为阶段性利润收割的工具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三四线城市的人大量的在往一二线城市涌,而且这个过程一直在持续,未来三四线城市有可能空了。

海外我们也是蛮担心的。因为所有的停止增长或者进入下半场最大的背景是我们的增长要从外延式增长到内涵式剧变。什么是外边式增长?不断地冲规模。什么是内涵?靠效率,不断提高效率。

我上高中的时候,我们在提一个问题,说中国经济要从外延式增长到内涵式增长转变。然后二十年过去了还没有转过来,其实它没转过来是有道理的。如果外延式增长有效果或者能挣钱,我干嘛做内涵式增长?这个道理很简单。在过去我们有巨大无比的外延式增长空间,但是今天我们没有外延式增长空间了。我们其实是必须把自己从外延式增长朝着内涵式增长转变,谁能转过来,谁就不一样。

所以说回到这个问题,因为中国人哪怕你对自己的生意再不满意,其实你都在享受着一个巨大的中国人口红利,巨大的中国的GDP增长红利,你有巨大的外延式增长的大背景。但是我们回去看,欧洲经济停滞很久,没有太多机会。印度整个阶层还是乱的。享受外延好处的人去海外一定会蛮失望的。

重塑结构成本、重塑场景、重塑关系

所以说与我们而言,其实我们要去对抗,或者说我们要去适应整个大背景是从外延到内涵的剧变,但是在这个剧变里面谁能变成一个新生物,谁就能适应一个新世纪。

我们不知道这个新生物是怎么进化出来,长成什么样子,但是最后我们猜它应该有三个特点。这三个特点最后的关键点全部都指在一个事情上,就是提高生产效率。

第一个特点,轻模式,会重塑成本结构。我自己做了十多年的面授,做了大约五六年的在线教育。我感受最多的事情是成本结构截然不同。面授是什么生意?面授我招一百个人开班,我的毛利大约是50%,我的营销费用大约是30%,管理成本是10%,剩下的是现金流利润,差不多在生意还好的时候。

我招一万个人开班,其实是把一百个人乘以一百个班,这个看着没什么问题,但是这里面有两个问题特别难。第一个,我从开一个班变成管一百个班,其实是管理层的剧增。第二个,我没有壁垒,什么叫没有壁垒?实际上看着我规模大,但是我可能到山东济南开一个班,可能济南当地的对手也可以开一个班,请更好的老师,它会把我干死。所以站线越长,危险越大。

教育是现金流好。我们现在是说一个公式,X是收入,N是为了运营这个收益,需要得出的成本等于Y。嗨学的N一年是5000万,在当时设计的时候。它的收入无论是是0,还是一个亿,它都要付5000万。它就有巨大的N在里面。尚德的生意N是5个亿。

有人说你几年前做嗨学,为什么这么笨?把N设计成5个亿。看着更亏钱,我告诉大家我是故意的,我是故意把N设成5个亿的。这意味着任何一个人,包括哪怕像是新东方,他只要按我的逻辑,他首先要拿五个亿不赚钱,至少做到十多亿的时候才能平,这是壁垒和成本结构的改变。

第二个,重塑场景。重塑场景是什么概念呢?我特别特别认同一句话,不同场景产生不同信息。同样的流量,放在淘宝上是购物的信息,放在YY上,放在B站上,放在不同的场景产生不同的信息。教育的场景在过去N多年里面都是像现在这种模式,这是最低效的脚步。都是这样的一个场景,但是不同场景改变会产生很多不一样的信息。这个我们其实在内部做了很多测试,渐渐有了一些感觉。

第三个,重塑关系。全世界的整个互联网都在从干巴巴变成湿漉漉,所谓干巴巴是越来越技术导向,湿漉漉是越来越人性和关系导向。包括我们看后来崛起的Facebook,很多是基于重塑一些关系。我跟邢帅总还很熟,我觉得邢帅模式特别大的创新,重塑了很多关系,而很多关系在此之前是我们意识不到的。这个关系又会产生很多化学变化和指数反应。

最后,送给大家一句话。愿上帝保有我们,在巨变中获得力量,而不是死亡!谢谢!

尚德机构 欧蓬 教育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