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创业帮":一个群体的出走与去向
吴丹 吴丹

从同样的组织出来,他们身上会不会有某种相同属性?来自同一个地方,他们又是否正去往不同的未来?

如果把陌陌唐岩、YY李学凌、雪球财经的方三文等归为“网易创业帮”成员,把李开复,小米林斌,兰亭集势郭去疾等归为“谷歌创业帮”成员,一个同样曾隶属某大型组织,新晋“创业帮派”正在成型,它便是以王利芬、马东、黄健翔、段暄、武卿等媒体人为主要成员的“央视创业帮”,不久前加入的新成员则是张泉灵、郎永淳、张洁等。从同样的组织出来,他们身上会不会有某种相同属性?来自同一个地方,他们又是否正去往不同的未来?

i黑马 吴丹 1月16日报道

内容"拓荒者"

制片人王利芬是早期拓荒者,2010年便离开了央视,创办了在线教育优米网—那时还没有这种洋气的名字,而是“为创业者提供知识讲座的网站”,早期邀请过雷军、俞敏洪、李开复等不少大咖录制过“创业课程”,商业模式采用会员付费收看。i黑马登陆网站发现,首页的一则滚动页面为“别告诉我你懂创业组织模式”的课程,录制时间是2015年4月,观看人数1881人,单课价格为59元。不难看出,优米网找到了自己的受众和定位,但单课59元的在线视频内容很难说是正确的商业模式。

事实上,王利芬更以打造了《赢在中国》的IP为人熟知,这是一档请大佬点评创业者的商业真人秀视频栏目,也更符合王利芬之前在央视的制片经验。

同样是做内容,马东在文娱方向的创业显然比财经类有着更多的受众,形成收视优势再放广告,这是和电视台做节目时一样的逻辑。

马东2012年从央视出来,之后加入爱奇艺,在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之前,他在这个平台也待了两年半。从离开爱奇艺到自己创办公司,他的决定也体现了平台和内容之间的矛盾。马东在央视做过《文化访谈录》、《挑战主持人》,在综艺节目《挑战主持人》中,叮当和张绍刚两位评论员对马东的调侃成了节目一大看点。

有意思的是,马东的《奇葩说》沿用了这种方式,请了蔡康永和高晓松当评委,和当年的节目非常像。不同的是,网络节目有了更有意思的后期制作,当马东穿着苏格兰裙配白袜出现在视频中央时,后期字幕是“小朋友”,当某位美女进场时,他的头上也会出现内心戏字幕“好美”。

这是和央视完全不一样的玩法,但马东玩的没有违和之感,甚至黄健翔还在节目中评价“尺度这么大?”既然是纯内容的搞笑节目,便可以采取最原始的商业模式,用流量拉来广告主。去年,马东成立的公司已经获得创新工场史上最大一笔投资,前不久其又宣布和优酷土豆合作。马东成央视内容创业的代表。

由此,我们可以总结,财经类节目受众不广,不容易靠流量和广告变现,娱乐节目天生吸引观众,引资本热捧。那么,“央视创业帮”做其它节目又是什么情况?

体育在爆发,调查没市场?

黄健翔、刘建宏、段暄,CCTV 5的三位名人去向各不同。

去年四月,i黑马报道“黄健翔创业动吧,要做体育界的Uber”,文中说,黄健翔准备和伙伴白强一起做一件体育界资源整合的事,用互联网技术整合球队、场地等,文中提到黄主要负责“品牌和宣传”。不过,和“央视创业帮”师姐王利芬一样,黄健翔看起来还是更喜欢做内容方面的事,在他身上目前最受人关注的有两件事:一个是侃球节目“足球黄腔”,一个是借微信公众号“黄健翔说”发表的足球评论文章。前者自去年5月开播,已经做了69期,后者2014年4月开办,最早类似罗辑思维发送1分钟以内语音,5个月后改为图文推送,现在依然每天更新。可见黄老师真正热爱的还是表达事业。

“央视创业帮”的体育频道,是他一个人在战斗吗?

1月13日,段暄以“香蕉计划”的CEO身份出席某活动,并称“未来要做体游互动”,这是他首次以新身份在公众面前亮相。2015年底,他离开央视。

和黄健翔一样,段暄也在央视待了很长的时间,有20年之久。在他的告别微博上,粉丝们借此机会缅怀了一下自己的《天下足球》青春记忆:“43岁的暄哥就站在那里,深情的目光望去,满眼都是自己28岁的影子”。在上述活动中段暄表示“体育的春天来了,体游互动是我们公司的战略”,而启示他有此向往的重要原因有“未来几年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复杂,中国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游戏产业将会扮演生力军”,段暄说公司董事长“想做一些不一样的事,而不仅仅把眼光放在挣钱上面。”最后一句话如果是其它初创公司的董事长说出来是值得怀疑一下的,但由香蕉体育的董事长王思聪说出来就不会。

离上次柴静“穹顶之下”刷屏已经有一年了,这位知名的调查记者还是以调查新闻的方式回归了大众视野。尽管这同时也被认为是一次成功的传播事件,但柴静接受采访时透露,这次拍摄没有商业投资,而是她自出100万制作完成。一项基于环境污染的调查报道能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相信柴静如果去创业了也不会缺少投资,只是她会以何种形式继续下去,引人关注。

同样来自央视调查栏目《焦点访谈》,另一主持人武卿选择了创业。去年9月,在那篇阅读超过10万的《告别焦点访谈,我创业了》的近万言辞职信中她说,离开央视前,自己做了很多的努力,甚至花费两个月时间写出“央视转型方略”,最后依然无果,选择离开,“不后悔了”。后来她加入企业家平台“正和岛”,差点参与一个金融项目,不过考虑并非所长还是没去。做过《索命麻醉》、《艾滋孤儿跟我回家》等调查报道的她告诉i黑马,目前创业项目还得保密,她给了两个关键词,“深度”和“科技”的节目,她还首次透露了李善友为自己的投资人之一。作为创始人,她说现在自己最需要关于战略和商业模式方面的知识。

1月1日,武卿在《新闻调查》的领导张洁也发微博说离开央视创业了,新方向是继续做新闻纪录的节目。i黑马问武卿如何看待此事,她回答“他(张洁)理想主义,有才华,走是必然。”

从内容到社群,“挣钱不丢人”

如果说做内容是媒体人创业的本能,那么罗振宇和王凯则是从媒体开始,走了一条社群经济的路。

罗振宇是“央视创业帮”的成功代表,特点之一就是他已去掉“央视制片人”标签,而成为了“自媒首富”,成为“罗辑思维”的精神领袖。年初《时间的朋友》演讲上罗振宇表达了一个前媒体人的商业思考:“只有挣到钱才能为传统媒体人的突围看到信心,因为你没有赚到钱就没有说服力。”B轮融资完成,估值13.2亿,在商业模式上有着创新的罗辑思维却也迎来了史上最大一次争议,焦点来自他的商业模式:这样变现,可持续吗?

但据老罗自己说,他的会员们把未来二十年的跨年演讲门票都买完了。

会员制正在取代单一的广告,成为免费内容的重要商业模式,订阅、支付的行为在互联网里简单快捷,而这在各种流程都漫长得多的广电系统里是不可想象的。

“内容收费这事儿挺不靠谱的,因为你创作内容的目的是传播,不是赚钱。在这上面哪怕定一分钱,都是和传播的本质相违背的。”另一位从央视出来的主持人王凯这么告诉i黑马,在确定“凯叔讲故事”的商业模式之前,他曾仔细研究内容究竟该如何商业化。3个人的初创团队,一年多时间已经有60人规模。以讲儿童故事为突破点的王凯没料到发展会这么迅速,据他保守估计,自己讲的600个故事在喜马拉雅上、荔枝、微信订阅号等各平台的收听总数已经高达2.5亿次,随之而来也为“一个讲故事的微信号”带来了更多的尝试。和罗辑思维不同,他的社群“产品使用者”和“消费决策者”是分离的,这带来另一个可能的尝试:做亲子社群,围绕妈妈和孩子的需求开发产品。

现在王凯也开始在电商和社群上有所尝试。除了音频节目,他也准备回归视频形式,开始在电视台演故事,而打造原创IP是可以见到的前景之一。

在走上这条单点突破到亲子社群的道路之前,王凯也做过两次创业尝试,一是刚离职时做的公益项目“爱心衣橱”,二是一档脱口秀节目“凯子说”,但直到“凯叔讲故事”,他才真正确认方向。

这也是一次关于内容和商业的摸索。

前央视主持人张泉灵的去向没有和内容产品发生直接的关系。她选了一个离钱最近的行业,天使投资人。在某传媒活动上她表达了自己作为新晋投资人对“钱”的看法:“只有能帮投资人挣到钱,我们才可能投进去钱,这是最合理也最道德的逻辑。”传统媒体人往往有文人属性,进行商业探索时常有关于“道德”的深层思考,类似思考也在罗振宇身上发生过,他曾多次表达“挣钱不丢人”、“我是商人”等言论,但其实换一个语境,我们很少看到一个电商或者O2O的CEO说类似的话。

张泉灵投什么领域?答案还是做内容的。前不久她发表演讲,称自己最看好“这四个领域”,几乎全是自媒体。在辞职信中张泉灵也隐隐说了一些担忧:失败又如何,不过是另一次开始。

综上,主持人、制片人们选择的新事业大多还是和内容有关。在曾经的组织中,他们打败众多选手,成为最佳人才,也曾是民众目光唯一聚焦地,他们一同见证了电视媒介的兴盛与衰落。短短几年,媒体行业发生了迅速又巨大的变化,大平台被边缘之下,媒体人也在重新寻找着自己的价值。选择去哪儿,找谁玩,怎么玩,成为考验局内人智商情商的难题。

——但,社会转型之下并非媒体行业如此,各种大型组织莫不如是,平台曾有的优势在技术进步、信息透明、民间资本面前已经失去光彩,手艺人们正在以一种最贴近用户的方式面对眼前的市场,当众人都处于同一赛道的时候,比拼的则不仅仅是玩家的体力,还有他们的勇气和耐力。

毕竟,这即将发生的巨大变化,现在才仅仅是个开始。

附“央视创业帮”名单

段暄

微信截图_20160812191650

1995年加盟央视。曾长期主持《天下足球》等知名足球节目,也是央视多年来各项足球比赛的主力解说员。 

2015年12月22日,王思聪投资的“香蕉计划”宣布,足球名嘴段暄正式加盟“香蕉计划”,出任香蕉计划体育CEO。此消息一出,也意味着段暄正式告别就职20年的央视。


武卿

微信截图_20160812191728 

武卿在央视最早做的是一档叫《公益行动》的公益纪录片节目,之后加盟《焦点访谈》做调查记者。 

2015年9月11日发表文章透露,将从央视辞职创业,具体创业项目和投资方未公布,目前可知的是其合伙人名为解晶。

 

郎永淳

微信截图_20160812191749

1995年进入央视,开始主持午间节目《新闻30分》。2011年9月开始在央视《新闻联播》节目担任主播。

2015年9月2日,郎永淳从央视离职。2016年1月,找钢网CEO王东确认,郎永淳已入职找钢网,担任找钢网高级副总裁兼首席战略官。

 

张泉灵

微信截图_20160812191809

张泉灵在1997年考入央视国际部,并任《中国报道》记者编导主持人,2000年任新版《东方时空》主持人,及焦点访谈等栏目主持人。 

2015年7月上旬,张泉灵确认从央视离职。张泉灵目前已进入创业投资领域,与猎豹CEO傅盛战队合作,担任紫牛基金合伙人。

 

刘建宏

微信截图_20160812192252

1996年3月底,到央视体育栏目《足球之夜》工作,解说世界杯、欧洲杯的足球重大赛事,同时还主持2008年、2012年奥运会报道。

2014年8月6日,刘建宏离开央视,出任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2015年,刘建宏和黄健翔搭档主持由乐视体育播出的体育节目《超级比赛日》。

 

王涛

微信截图_20160812192306

王涛在央视一直为编导身份,因担任竞技游戏《实况足球》多个版本的中文解说配音而出名。之后负责《天下足球》《爆笑体育》等多个板块的配音工作。 

2014 年 4 月,王涛正式从央视离职,开始全职做他的公司——北半球传媒。其创办的网络视频栏目有《足球各种嘿》、《翻转巴西》,并将上线「骚客」App,希望在电商、球迷文化以及 UGC 视频等方面做一些尝试。

 

王凯

微信截图_20160812192322

2005年开始任央视经济频道《财富故事会》栏目主持人。2009年9月初,由于马斌照片事件,央视二套《第一时间》的《马斌读报》栏目改名为《读报时间》,主持人则换成了王凯。

2013年3月14日,王凯在微博上宣布辞职。2013年7月19日,发布《凯子曰》纳贤公告,正式踏入自媒体脱口秀之列。同年10月1日,专门给孩子讲睡前故事的微信公众号“凯叔讲故事”正式成立。


马东

微信截图_20160812192336

2001年进入央视担任《挑战主持人》制片人、总导演、主持人,2011年担任春晚总导演。

2013年,在离开央视之后,马东先是加盟了爱奇艺,担任首席内容官一职。2015年10月,马东宣布离职爱奇艺,自己创办的米未传媒宣布成立。米未传媒将是以内容为主导的互联网公司,节目制作将是米未传媒的重点。

 

王利芬 

微信截图_20160812192346

毕业后,供职于央视。曾在《东方时空》《焦点访谈》《新闻调查》栏目中任记者和编导。2000年任《对话》总制片人兼主持人。2003年创办《经济信息联播》《全球资讯榜》《第一时间》。2006年,创办《赢在中国》,后创办《我们》,任总制片人兼主持人。 

2010年3月17日,王利芬在博客上证实辞职央视,创办以创业为主题的原创视频网站优米网。

 

罗振宇

微信截图_20160812192355

罗振宇,历任央视《商务电视》、《经济与法》、《对话》栏目的制片人。2008年从央视辞职,成为自由职业者。曾担任《决战商场》、《中国经营者》、《领航客》等电视节目主持人;第一财经频道总策划。

2012年,与申音合作打造知识型视频脱口秀《罗辑思维》。2014年5月,罗振宇和申音分家,宣布独立运营《罗辑思维》。

 

黄健翔

微信截图_20160发布

1994年,受聘于央视体育部,从事体育节目解说、主持工作。2006年德国世界杯因1/8决赛意大利和澳大利亚的激情解说引起广泛关注和议论,同年11月离开央视。之后辗转数家地方台主持体育、娱乐栏目,并参演电影、电视剧。 

2015年4月,黄健翔与白强及斯内德合伙创立足球培训O2O项目“动吧”,引进荷兰 “线上 + 线下” 的青少年足球教学体系,与中小学和足球俱乐合作为青少年提供足球教育,获得550万融资。

央视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