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家院校教学系统,数十万学生背后,他要“拯救”应试教育
王亚奇 王亚奇

3000家院校教学系统,数十万学生背后,他要“拯救”应试教育

“在线化都是新兵,在用户确认的价值出现之前,创业者默认产品是对用户有价值的而要收费,是有问题的。”

啪嗒、啪嗒,北京邮电大学经管实验室内,学生们正用教学软件学习着相关课程。这是各大院校经管专业学生最常见的一天。全国超过3000个院校使用的这个教学系统背后,博导前程正在变身一家电子商务教育综合服务提供商。

段建,博导前程创始人,一手主导着这家公司的变化。

在教学产品研发和服务商行业深耕17年,博导前程早已进入品牌成熟期,并于不久前向新三板提交了挂牌申请。段建称,这不是一个迅速占领市场的故事。“十多年前,电子商务教育在中国是个新生事物,怎么教大家都在探索。博导前程也是一直跟着国家电子商务教育的探索过程走过来的。”

博导前程(前身为博星科技,1999年)成立于2006年,但早在2001年就开始涉足高校教学软件市场。目前提供百余种教学软件产品、教学服务及在线教育服务C实习。

产品方面,针对电子商务专业,从电子商务概论、电子商务支付等基础课程实训,到网络营销、网店运营等综合实训,再到移动商务、跨境电子商务等专项实训,都有相应的实训软件。

服务方面,博导前程可以根据用户需求提供包含专业建设、课程体系改革与核心课程建设、实验室及实训基地建设、校企合作服务、高校技能竞赛的推广及承办等多项综合支持解决方案。结合注册用户达20万人的c实习平台,形成了“线下产品—综合创新服务—线上平台”的全产业链电子商务教育体系。

“互联网对传统教育的改变是毋庸置疑的,就像互联网对社会商业形态的改变一样。”在这一点上,段建2010年就踏上了他的在线教育探索。

段建透露,博导前程去年的利润是1020万,但截至目前,C实习(在线教育)并不收费,目前也并不打算收费。

“在线化都是新兵,在用户确认的价值出现之前,创业者默认产品是对用户有价值的而要收费,是有问题的。”对于教学系统研发销售服务的市场,段建并不担心。国家教育经费的投入正在不断增长,互联网+下的产教融合也在风口上,互联网教育行业创业者们唯一能做的只有,加速奔跑。

i黑马您的创业冲动来自哪里?什么契机创办了博导前程?

段建:1997年我还在西安的一家美国留学生创业的互联网公司工作,做了一年多网站建设销售收入18万多,市场很小,原来的老板觉得这个事有问题就不做了。我干脆自己做这家公司,同时还做了Didida商城、世纪民间艺术网等几个电子商务网站,但是当时在西安做不起来,后来就关掉了。2001年的时候,我去西安交大上研究生,跟教学有所接触,觉得电子商务的教学非常落后,和企业离得非常远,所以当时做了一个训练学生工作能力的软件产品,2002年开始公司业务正式转型,教学这个事就一直坚持下来了。

i黑马:这个行业过去存在什么样的难点,我们解决了什么样的问题?

段建:这个行业原来一直非常小,行业里的企业也跟着很小,这几年国家对电子商务的重视程度提高了,学校对电子商务专业建设投入增加了,市场开始变大了。

但这也是个很细分的领域,核心痛点是老师跟产业离得比较远,院校教育和企业的岗位人才需求之间始终有比较大的距离。我们和行业离得更近,可以把企业对人才需求的理解变成教学素材提供给老师,老师借助我们的服务和产品,把学生训练得更符合企业的需要。

i黑马:教学软件研发销售不是特别大或者容易爆发的市场,您怎么看待它的市场前景和商业价值?

段建:它不是很快爆发,是隔了十几年才爆发,真正市场增加应该在2011、2012年,之前我们都是几百万,1000万左右,现在开始2000万、3000万的往上涨,今年大概会超过5000万。原因是电子商务未来肯定是要继续发展的,所以电子商务的人才需是继续增长的。我们也在研究其它专业的电商化,比如市场营销。

未来,教育是永远不会消亡的,那么教育服务就有它的价值。无非就是要不断地引领,不断地跑到教育者前面去跟教育者说,你看我给你的帮助和支持,会极大的提升你们的水平和效果。所以只要教育在,这个行业就会一直有,我们只要一直往前跑,基于我们10多年的积累,继续去探索,把新的理念,新的技术,更快地带有预见应地进行研究,运用到行业中去。

i黑马:C实习网与原来业务的关系是?怎样看待在线教育对传统教育和传统互联网教学方式的改变?

段建:2010年我们就在做在线教育的尝试,现在有1000多个学校,20多万学生在C实习线上进行辅助学习。C实习算是我们原来教学系统业务的延伸,未来也可能会把我们原来的业务颠覆了。现在是我们把产品卖给学校,装到学校的实验室服务器上,老师带学生用,未来大家都在线了,不用装服务器,在线用就好了。我们的APP也在升级,原先在线教育是核心功能,现在要变成社交加学习。

互联网对传统教育的改变也是毋庸置疑的,就像互联网对社会商业形态的改变一样。但我更想强调的是,互联网教育是要安静下来研究、琢磨和改进的。搞团购占得先机可能会成功,O2O有人一下子占领了市场,持续投入可能能起来,但教育是个慢功夫,不是把课程拍个视频放到网上就叫在线教育,就能帮助受教育者。所以我们看到,在线教育叫好,但是真正赚钱的很少。搭个平台,拍个课程放上去,这个事很简单,但是作为一个学习者,他对着一个屏幕,能够潜心地去吸收知识,其实挑战挺大的。

因此,依托互联网,用什么样的形式,什么样的内容、在什么情况下在线学习都要好好研究。学科的知识属性不一样,受众的接受程度不一样,年龄段不一样,接受场景不一样,它体现出来的形态都不一样。所以可能就跟第一波、第二波互联网热一样,最后真正能留下持续给用户创造价值的,往往是少数。

i黑马:C实习的盈利模式是什么?

段建:目前还没有收费计划,先把用户做起来,把价值做出来。现在很多创业者假想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有价值,要跟用户收费,这个逻辑是有问题的。放到教育行业,你认为自己提供了很好的课程,讲师是全国最牛的,用户只要认真学习40个小时就会成为很牛的人,所以用户必须付费2000块钱。但是这个课是不是适合学员,讲课的方式,学员是不是能听得进去,他是不是能坚持到40个小时,也许听到第2个小时,他就听不下去了。这是创业者自己默认了一种逻辑,我觉得还是要让客户真正感觉到价值自愿付费。

i黑马:公司成立至今经历了哪些转折点,以及让您印象最深刻的事?

段建:就跟恋爱一样,谈的时候轰轰烈烈波澜壮阔的,等结婚过了10年回头看,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平平淡淡的。博导前程也经历了很多坎,也做了很多大的决策,比如从产品向服务转型、向在线教育的尝试、办行业会议,做研究院,以及刚开始做这个项目时提出的开发型教学,反过来头来讲,我觉得一直在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就好了。

印象最深的是我开车到加油站加油的时候,只能加50块钱的油,因为身上只有100块钱,公司账上也没钱了,也就是说加完油之后,整个公司的资产就剩50块钱了,当然也是开的原来的那个小破车,不过现在也都很遥远了。

黑马档案:

公司名称:北京博导前程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创始人:段建(黑马营9期)

所属行业:教学软件研发销售服务

融资进度:2016年中旬将挂牌新三板

博导前程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