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谷歌VR负责人:跟安卓一样,我们要打造一个VR生态系统
孙实 孙实

专访谷歌VR负责人:跟安卓一样,我们要打造一个VR生态系统

Google Cardboard是目前价格最低廉的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简称VR)设备之一。

从成本和易用性的角度说,Cardboard非常方便,但处理能力欠缺,交互体验也显得不足,甚至不能像竞争对手产品那样固定地佩戴在头部,不过这种状况或许很快将会发生变化。

谷歌VR部门负责人Clay Bavor日前接受了美国《大众科学》杂志的专访,尽管他依旧对传说中神秘的一体化独立式VR设备三缄其口,但也透露了谷歌在研发下一代VR产品时最注重哪些方面。可以肯定的是,谷歌是在认真地研发VR。

《大众科学》:目前VR的主要应用场景是游戏,但谷歌并不是一家游戏公司,为什么还要投资VR?

Clay Bavor:谷歌一直关注的是信息。谷歌创立时的使命是,将全球的信息组织起来,使得人人皆可访问。一提到信息,我们想到是文字,不管手写的还是打印的。其实图像也是信息。相比起文字描述,图片或者视频更能让人们了解到老虎的样子。事实上,YouTube上比较受欢迎的一类视频是教程类视频。这些视频指导人们完成许多复杂的任务:改装卫生间、修理发动机火花塞等。

但我认为,在许多境况下,体验才是信息量最丰富的信息形式。读一段漫步巴黎街头的描述、看一段巴黎观光视频,与亲游巴黎区别很大。所以说,人们喜欢亲身经历是有原因的。在我看来,VR可以让人们更直接地体验一切事物,获得具有真实感的信息。所以说,谷歌投资VR研发跟谷歌一直在做的事情非常吻合,那就是处理信息,用技术手段让人们获得更多的信息。

《大众科学》:你们已经推出了自己的VR设备,那么Google Cardboard将会朝哪个方向走呢?

Clay Bavor:Google Cardboard让我们学到了很多,比如我们认识到了“移动”的重要性。移动VR可以让人们不需要专门去某个地方才能体验VR,而是可以随身携带VR设备,随时体验。我认为VR设备的易用性也非常重要,它应该能让人轻松上手,不会让人患上科技恐惧症。目前智能手机的普及率已经非常高,VR可以把智能手机变成一件具有魔力的东西,让它不只限于打电话、浏览网页、收发邮件,而是成为口袋里的电影院,或者变成可以让你玩穿越的传送门。

Google Cardboard在许多方面上做的比较成功,那就是可移动性、舒适性、易用性和低成本,我们会让下一代产品继续保持这些优点。当然,Google Cardboard使用的是普通智能手机,而不是专门为VR开发的手机,Cardboard也是用纸板做的。如果手机的设计和软件的开发能够更有针对性,那么Cardboard就能成为使用体验更佳、质量更好的VR产品,同时又不会丢掉Cardboard本来拥有的优点。

《大众科学》:你刚才强调了移动性、舒适性和易用性。除此之外,你们还注重什么?

Clay Bavor:目前限制Cardboard发挥作用的一点是,它只有一个按钮。VR可以让你有着深度的沉浸式体验,你当然也希望能够跟VR更充分地进行互动。我一直在考虑如何研发出一款上手容易、用起来舒服但又不让体验打折扣的VR产品。虽然操作简单,但我们可以用它来做很多事情。这是我们一直在努力平衡的一件事。

《大众科学》:VR将如何与Android系统和公司更远大的目标相结合呢?

Clay Bavor:安卓最令人兴奋的一点是,目前全世界有许多不同的公司、开发者和制造商以不同的方式使用安卓。跟我们做安卓一样,我们对于Cardboard的愿景是打造一个完整的VR生态系统。

《大众科学》:Google投资增强现实(AR)初创公司Magic Leap的举措会影响谷歌的VR研发吗?

Clay Bavor:谷歌只是投资了Magic Leap,所以Magic Leap是一个独立公司。我们认为他们是一个很棒的团队,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谷歌的研发集中在VR上,并且尤其注重利用开发Cardboard的经验来发展移动VR。两者并不冲突。还是前面说的:移动,舒适,可接近性和低成本。

《大众科学》:那么,我们是永远没有机会看到谷歌推出AR产品或服务了?

Clay Bavor:Google涉足的领域相当多,而且说“永远”时间太长。当前我们主要把重心放在VR上,这已经反映在谷歌围绕Cardboard所做的各种努力上了。我们在YouTube上推出了VR视频,还开发了360度电影应用Spotlight Stories。这些都跟VR相关。我们还联合GoPro发布了Jump,这是一个用于拍摄高质量VR视频的镜头组。我们还发布了一款VR教育软件Expeditions,借助这款应用,教师可以把田野考察搬到教室里。你看,这就是我们专注的事情。

《大众科学》:虽然VR尚处于早期阶段,但VR游戏的体验让人感觉非常棒。那么,非游戏VR领域的杀手级应用有哪些呢?

Clay Bavor:我认为将来不会出现“一个”杀手级VR应用,而是有很多个。就像许多电脑、智能手机杀手级应用一样,VR也会成为一个普通的计算机设备,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从互动娱乐,游戏到移动办公。想象一下,你戴上VR眼镜,眼前就会出现一个巨大的显示器,你在夏威夷的美景中办公。

短期来看,我认为我们已经能看到VR的一些强大用途了。我觉得最吸引我的是,VR可以让你不用亲身前往就能体验到那些遥远、人迹罕至的地方游玩是怎样的体验。每个人都有着和偶像同台演出的愿望;每个人都希望能坐在场边观看喜爱的球队进行比赛;每个人都有想要去的地方,是家或者地球上的某个角落,但由于路途太遥远或者路费太贵而不能成行……我们即将拥有这样的技术——摄像头和麦克风等一切必须的设备——来捕捉特定环境和经历,然后进行数字化处理,再用VR技术重构这些环境或体验内容,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

《大众科学》:所以,即使我从来没有机会现场观看Prince的演出,我也可以用VR弥补这一遗憾。

Clay Bavor:恩,这是一个让人感到伤心的事,但是你真的说到点子上了。如果我们能在几年前录制Prince演出的VR视频,我们可以让你得到亲临其境的体验。我们已经错过这个机会了,但是我希望我们不要再错过其他众多的音乐人、美景、历史事件等。

《大众科学》:制造一个不受计算源束缚的移动VR对谷歌来说有多重要?

Clay Bavor: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创造一个伟大的产品,给用户带来优质的体验。在这个过程中,许多细节都要把握得恰如其分,从舒适度到性能,从低延时和高帧率,再到设备本身。它应该是一款你想买、想用,也想随身携带的设备。我不能透露太多的细节,但我认为我们在打造非常棒的VR体验。我们希望推出一款高质量、高性能的产品。就像谷歌希望把全球的信息传送给所有人一样,谷歌也想把VR带给所有人。

《大众科学》:你在成为谷歌VR负责人之后学到了什么?

Clay Bavor:我们学到的做有意义的东西是,其实我们可以从现实世界里获得很多发展虚拟现实技术的启发。在现实世界中你是如何处理事情的?转移到虚拟现实中又该如何操作呢?在现实世界,要打开一扇门的话我们只需要扭动门把,“门把”传递着“开门”的意义。而在虚拟现实世界中,则是用一些事物来指示操作,这些事物是赋予了一定功能的。我们的大脑擅长于现实世界中的交互和操作,把这些习惯借鉴到虚拟现实中,用户很容易明白如何使用这些设计。

举个例子,如果我听到有个声音来自右边,那么我们下意识就转向右边。我的大脑可以根据声音的变化和音量来分析右边的物体。同样,在VR世界里我们可以利用这个原理来引导用户在场景中的移动,现在很多类似这样将现实世界的行为方式移植到VR世界的用户界面和类推设计都做得很好。但与此同时,VR还存在很多局限性,比如没有触觉。


【点击关键词,直达往期精选】


     榜单

电影游戏一体机/融资

企业

全球科技巨头华为小鸟看看戴尔HTC

融资

融资事件合集乐客VR幻视灵犀AR眼镜

观点

VR线下娱乐狂欢泼冷水拉人类回正轨情色拯救VR

经验

VR内容创业游戏开发/优酷土豆九合创投

深度

公司布局图谱VR娱乐VR投资研究 

VR圈ID   VR-2014

VR圈ID VR-2014

 

 

VR 谷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