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科技:成长中的独角兽
i黑马 i黑马

葡萄科技:成长中的独角兽

真正地走进孩子的世界,让“科技陪伴成长”,是葡萄科技的初衷。

清晨,孩子被喜欢的音乐叫醒;刷牙时,如果哪个捣蛋鬼想敷衍了事,牙齿重要性的内容就会“娓娓道来”;吃饭、走路时,一个憨态可掬的小机器人跟随左右,还可以与孩子进行各种对话,提醒他“今天下雨”、“别忘了数学作业本”等;晚间做作业,任何疑难问题都可以从机器人那里得到相关知识点指导……

这不是美国科技片,这是上海葡萄纬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葡萄科技”)首席运营官林泰君坚信的场景。诸多畅想未来的影视剧里,都让无处不在的科技屏或电子机器人服务于成人。林泰君却把这一想象平移到了孩子身上,“作为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的成长理应得到科技最前沿的馈赠。”

将科技注入玩具

就像如今庞大的迪士尼产业始于一只可爱有趣的米老鼠,葡萄科技的野心也是从玩具开始的。2015年11月1日,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发布葡萄探索号系列,推出三款基于图像识别技术的游戏。短短两个月之后,葡萄科技又发布了Hello编程、哈泥海洋、涂涂世界、麦斯丝四款产品。

如此产品布局,让嗅觉灵敏的资本人士关注起了这家成立仅一年多的公司。然而据了解,葡萄科技的创始团队曾拒绝了多次投资意向。在互联网行业大呼“资本寒冬”的今天,反倒像个异类。可以想见,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希望保持对企业发展方向的绝对把控。如此坚定的背后,也令人对其资本实力浮想联翩。

然而,葡萄科技的高层总是避谈资本,大谈布局。

该公司首席产品官盛晓峰表示,“我们首先会保证提供给孩子安全、有品质的产品,且新品推出会以加速度的节奏进行。今年夏天,会有一款颠覆性的、具备多种传感器、帮助孩子探索世界的智能硬件产品推出。到2016年年底,葡萄智能玩具家族将形成超过20款的产品矩阵。”

盛晓峰曾在Intel的全球教育部门浸淫13年,对儿童玩具及相关产业有着极深理解。在盛晓峰看来,美国的孩子们接触的是高科技智能玩具、迪士尼动画、探索宇宙或星际穿越之类的影片。而中国孩子却在简单劣质的动画片和山寨玩具中,消磨宝贵的童年时光。

真正地走进孩子的世界,让“科技陪伴成长”,这可以说是葡萄科技几个创始人做这个事业的初衷。当时,在一次聚会上,原本吵闹的孩子在拿了家长的手机之后,立刻安静下来。他们大多沉迷于为成年人量身定制的游戏。这触动了林泰君的敏感神经,他立刻想到,为什么要委屈孩子用针对大人设计的电子产品?如果我们真正倾听孩子的需求,为他们度身打造高品质的科技玩具,难道不是送给孩子的最好礼物吗?

wxid_3tqb6rqelc9721_1463472613103_56

“拒绝将科技与孩子割裂,转而建立一种更有效、良性的联系。“林泰君兴奋地发现,自己找到了长久以来创业的突破口。而通过科技注入到传统玩具实现“寓教于乐”,将是这场跋涉的第一步。

放眼全球,新科技浪潮之下,技术高速迭代已经让儿童领域有着与十年前完全不同的面貌。Google、亚马逊这样的全球科技和娱乐巨头已经在儿童产业押上了数十亿美元的赌注。

AR\VR技术、图像技术、虚拟现实技术的快速发展,让互联网人有了颠覆传统教育的可能。但在更多维的空间中探索未知的前沿科技层面,中国人鲜有创新,此前成功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也多是美国某原型的Copycat。这是盛晓峰和林泰君等需要跨越的难题,但也是一个为中国孩子重建未来新秩序的机会。

“科技的迅猛发展,改变着人们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21世纪的孩子更是从出生开始便进入到科技和信息的时代。科技改变童年已是必然趋势,中国的孩子也应该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童年。”盛晓峰表示。

葡萄科技的产品线,包括儿童智能终端、操作系统和智能硬件等,这些与iPad相连的实物玩具,通过下载程序,实现线上线下互动。比如麦斯丝,这是国内首款虚实结合、动画式数理逻辑的智能科技儿童玩具,将“幼升小”题库植入麦斯丝星球的冒险故事中,让孩子对数学产生兴趣并具备学习数学的方法。

作为一家儿童智能科技公司,葡萄科技为3-12岁的孩子提供高科技玩具和应用。激发孩子探索未来的好奇心,与家长分享全球最前沿的教养信息。“先进的技术、经验丰富的儿童心理专家、来自硅谷的顶尖设计师团队,我们通过深层次地改变教育方式、改变小朋友获取信息的方式,进而改变小朋友在生活、教育、娱乐等方面的行为模式。”盛晓峰如是说。

打造连接

林泰君掌管葡萄科技的运营,但他却更喜欢进行哲学层面的思考,譬如,东西方文化价值观差异导致的教育差异,历史、地理因素对儿童教养问题的影响,中国孩子更需要怎样的未来等。

在他看来,教育本质上不是教育孩子,是教育家长。环境如何,会映射在孩子身上,严格来讲,父母是孩子的起跑线。而中国传统教育体系下培养出来的人相对刻板,很多孩子甚至成人,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我们的教育让孩子顺从和有集体意识的同时,也扼杀了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如果说教育要做什么,那一定不是灌输给孩子什么,而是遵从人性本身,把孩子原本就具备的好奇心、探索精神挖掘出来,尊重他们的独立人格,独立思维。”

随着二胎政策放开,加上原本超大的人口基数,如此庞大的市场体量之下,国内儿童相关产业却连一家千亿级公司都未诞生。纵观当下国内传统玩具及动画,还处在粗放发展的阶段,质量低劣、功能单一,鲜有真正的大品牌。纵有销量尚可的厂商,却面临着有数据无数据化的窘境。即使卖出几千万个玩具,却不知道产品卖给了谁,谁在使用。

近年来,已有儿童科技领域的开拓者开始推出所谓的智能玩具,如智能手表等,但大多也不过是在传统玩具里植入存储、定位等功能。尽管具备简单的交互,却未能与用户建立连接,这导致智能玩具“看上去很美”,却一直没有出现一款现象级产品。

“当我们成人用着苹果、Kindle的时候,怎能容忍孩子们的玩具像是一个世纪前那般毫无品质感?将科技注入玩具后,变革就会发生。你买了玩具,联系就开始建立。就像乐高是可以一直更新的,互联网时代的玩具更可以跟小朋友建立连接,让家长更多了解孩子。”林泰君表示。

在传统的产品基础上嫁接数据功能,把实体玩具数字化、数据化,建立连接,寻求可能。依靠产品打造连接,葡萄科技的选择有着深层次的原因。

从代际变化来看,这一代为人父母者的基本面比上一代人强过太多。作为互联网的建设者,对科技和智能设备的感知力、物质基础带来的消费升级,这都导致我们对孩子的教育有更多新的想法。科技把人释放出来的过程中,人就更希望更加了解自身、也更了解我们的孩子。

而这个过程中,科技又可以提供便利。如,通过芯片、传感器等技术随时知道孩子在哪里,戴上AR\VR设备,就能直接进行天文观测,甚至在玩具中植入智能模块或芯片,就跟小朋友进行对话。在获得前所未有的体验的同时,还能感知到受教育者的变化。看到他心理变化的数据,根据这些数据再改进产品和教育。这才是科技为儿童产业带来的真正价值,孩子的玩具变得可以运营。

如果说原始时代的玩具就是一块木头、一片树叶,工业时代的玩具是毛绒的有手感的,科技时代的玩具则是交互的、人工智能的。

葡萄科技正在做这件事。在儿童产业,决策者和使用者分离,把家长聚集起来,为他们提供入口,家长不再是孩子成长的旁观者。林泰君说,通过下载“葡萄纬度”APP,家长可以对孩子使用软件的数据进行搜集和社交分享,掌握孩子的游戏时间和频次。

葡萄科技的思路,是要取代那些传统的儿童玩具,并且让这些玩具与“葡萄纬度”连接,实现智能化、数据化。通过日积月累、完全无感、涉及孩子方方面面的大数据记录,可以为孩子画像,并给到家长报告。让家长可以清晰、科学地了解自己孩子的能力及发展程度,有助于打造父母和儿童的社群。如孩子的运动能力到什么程度,数学思维在同龄中是什么水平,最终使得家长与孩子连接,以便更好地因材施教。

对葡萄科技而言,基于大数据,可以使得几大业务领域可以互相连接,形成互补与促进。至于葡萄科技想做开放平台,吸纳更多合作伙伴,一方面其庞大的产业布局可以承接其他IP的衍生品开发业务,或制造其他儿童科技产品,另一方面,还可以将合作伙伴的大数据也一起收入囊中。

阿里巴巴曾鸣教授曾言:“在成本可控的情形下,逐步完成一个商业场景的全面数据化、算法化,记录下实时、全本、海量的数据集,成为自身商业模式的基础,形成闭环,进入正反馈。”

曾鸣所说的大数据时代的智能商业,葡萄科技正在儿童科技领域践行。“等到葡萄不怕被复制,同时很难被复制的时候,葡萄生态这事就算成了。”林泰君说。 

大生态布局

扎克伯格在收购VR巨头Oculus后评论说:“我们的目标是让这个世界更加开放和相连。”这也是葡萄科技几个创始人的目标。头顶互联网基因、虚拟现实、儿童生态这三大光环,葡萄科技被业界认为是一家具有巨大想象力的初创公司。

但这样一个具备独角兽特征的创业团队,却在自己的幼仔时期,成功地隐藏了自身。其时,公司许多业务模块分散在不同办公地点,公司某大佬级别的创始人低调到被自己的员工因“不认识”而拒绝打开公司大门。一面整合资源、野蛮生长,一面保存实力、调整步伐,葡萄科技似乎只是在等待某个契机,以一个完美的姿势亮相。

这个契机正在显露。记者获悉,就在刚刚过去的4月份,葡萄科技搬入了位于上海漕河泾某园区的两幢楼中。之前四下分散的事业部实现了共同办公。不同部门的小伙伴可以上楼下楼就完成沟通与争论,这只是业务进阶的表面动作;在葡萄科技创始团队的谋划中,各个板块的深度结合与互动,是未来全产业布局的第一要义。

他们深知,快速占领市场的野蛮生长之后,必然需要通过精细化管理、更有效的协作,实现各齿轮间的高速运转。葡萄科技的野心在于通过快速布局整个周边产品及生态壁垒,打造深度垂直的产业链。

“单个玩具产品的成功并非我眼中的成功。就算七巧板能卖10万套也无法成就葡萄科技。葡萄科技的成功来自于持续、稳定的高质量研发能力,以及遍及全国高黏性、高互动的社群,它们的组合才是葡萄科技构建儿童生态的壁垒。”林泰君如是说。

在这方面,被外界戏称为“豪华创业”的各路团队高手,成了信心来源。产品矩阵、生态布局的背后是超强的团队竞争力。

葡萄科技所有下设企业的负责人,都是以合伙人身份带领团队,目前已有十多人;葡萄动画团队,由原SMG高管带领,动画内容负责人则是有着加拿大国籍又曾在好莱坞工作多年的台湾人;葡萄教育的核心层来自美国,这是葡萄科技的“特种部队”,一项“划时代”的产品正在他们的研发中,目前处于严格保密状态;而旗下的创投基金,也在寻找更多有潜能的儿童项目;对于注重体验的儿童行业,葡萄科技采取了全渠道覆盖的策略,来自科技或儿童领域的诸多销售精英采取“线上线下通吃”的做法,甚至还切入到传统的文教渠道。

wxid_3tqb6rqelc9721_1463472598624_17

林泰君表示,在3-5年内,葡萄大生态会在产品和内容上做足文章。产品方面,随着核心产品在8月份的推出,将围绕其形成玩具、穿戴设备、APP、传感器等一系列规划,并逐步通过更多的产品矩阵丰富这一生态。

内容方面,筹备近一年的动画片将于下半年登陆包括央视在内的各大电视台,科技电影、条漫等也在同步进行中,包括购买全球范围内的优质内容,这些内容会与玩具、APP等在IP形象上形成紧密关联。最后,一个针对儿童的第三方数字内容平台将会构建,真正做到“为孩子创造”。

葡萄科技要的未来,目标明确,路径清晰,不容他人指手画脚。

在单一领域,葡萄科技不乏竞争对手,然而,当所有业务版图展开,这家公司还找不到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竞标对手。“苹果+迪士尼”,是他们认为对自己较为贴切的表述。它要的,是让单一领域的对手们颤抖。说起5年后,一位葡萄科技的普通员工说:“孩子们应该会玩着我们的玩具、看着我们的动画片、穿着我们的衣服、在我们的乐园里游玩。”

这一幕,也许早已在林泰君和盛晓峰脑海中勾勒无数遍。

儿童玩具 独角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