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创业者:北京将成硅谷唯一真正竞争对手
Cyriac Roeding Cyriac Roeding

美国创业者:北京将成硅谷唯一真正竞争对手

尽管我并不认为长时间工作是衡量工作效率的一种好方式,但我被这些创业者的饥饿感和动力而震撼。

黑马说

近些年中国创业公司蓬勃发展,已经逐渐形成一种不可小觑的社会风潮。一位来自美国的创业者,用自己的亲身体会和观察,以独特的视角分析中国创业圈,并与硅谷进行比较。究竟中国的创业圈和硅谷有何不同?还存在哪些缺陷需要改进呢?一起来看美国资深创业者Cyriac Roeding为你解读。

作者|Cyriac Roeding    译者|李玮 

赛瑞亚克·罗伊丁(Cyriac Roeding)于2014年将自己的创业公司Shopkick出售给了SK Planet,并在一年后让出了CEO一职。随后,他带领妻子和两名孩子飞往了北京、深圳和香港,游历了3周时间,希望更好地理解中国创业圈,以及其中的创业者和风投。

以下为他对中国创业圈的观察:

我有很多年都没来过中国。但12年前,我差点就搬到这里。因此我很好奇,在中国我会发现些什么。我拜访了20多家创业公司。其中既包括创业后期、估值200亿美元的公司,也包括种子轮公司。我拜访了十余名风险投资人,20多名创业者,以及成功的天使投资人。

首先,我见了创业后期公司及投资人,例如与美团的王兴(微博)进行了一场早餐会。美团的估值约为200亿美元。随后,我接触了B轮和A轮公司,拜访了VIPKid和和700bike,以及经纬创投和蓝驰创投等风投。

随后,我还去了解了种子轮公司,见到了一名空气动力学博士,他正在开发一种能源密度更高的电动汽车引擎。在北京的一处地下停车场,他向我演示了这项技术。我还参观了深圳的硬件孵化器HAX,并拜访了风投真格基金。

在此基础上,我认为应当更进一步,了解所有这一切的源头。因此,我去了车库咖啡,看看还处在概念阶段、甚至概念前阶段的创业者。此外,我还参加了清华大学x-lab和SEM创业项目。当时,彼得·泰尔(Peter Thiel)正在做关于“从0到1”的讲座。随着我中国之旅的结束,我开始思考,硅谷可以如何向中国学习。以下是我的发现。

1、未来10年内,北京将成为硅谷唯一真正的竞争对手

北京不仅是未来几年的创业热土,目前也已形成一个大联盟。由于国内市场有13亿人口,达到美国和欧洲人口的4倍,因此中国创业公司可以很快实现庞大的规模。

在这13亿人中,越来越多的人口目前成为可触达的用户。在美国,有1.9亿人使用智能手机。在中国,这一数字目前已超过5.3亿。未来3年内,这一数字还将上升至超过7亿。

不过,仅仅市场规模庞大并不代表北京就能成为创业的中心。除了市场规模以外,其他关键因素包括消费者对新服务极快地接受速度,创业精神,以及中国创业者对规模的饥饿感。

北京就是这一切的中心。在这里,来自清华和北大两所顶级高校的创业者和工程人才与风投走到了一起。凭借规模、速度、理想、资金和人才,我的看法是,未来10年内北京将成为硅谷的真正竞争对手。

确实,全球范围内还有其他科技创业中心,例如柏林,但规模不可同日而语。(印度是唯一其他的可能竞争者。)对硅谷来说,出现一家真正的竞争对手是好事,这将促使硅谷更快走到新高度。

让我们先来看看速度,包括“山寨”和创新,以及北京和硅谷的创业精神对比。

2、硅谷以创新速度而自豪,但中国创业公司走得更快。

在北京,我常常听说创业公司之间粗暴的竞争手段,甚至为了获胜采用不道德的办法。

创业总是伴随着激烈的竞争,而主要动力则是用户普及率。相对于在美国,在中国,新应用发展至一定规模所需的时间更短,甚至有可能在一夜之间就成为“现象级”案例。新服务针对大多数用户的需求而设计。实际上,直到智能手机开始普及之后,中国很多人才首次连入互联网。

在中国,大型创业公司的历史通常为3到5年,而不是美国的5到8年。因此,希望取得成功的创业者也试图尽快胜过竞争对手。在中国的创业公司里,并不存在工作与生活平衡一说。

创业公司有可能在任何时间开会。在北京,我和雨果·巴拉(Hugo Barra)之间的会议被安排在夜间11点。巴拉正负责小米的国际业务发展,而凭借450亿美元的估值,小米是中国最值钱的创业公司。然而即使如此,我们的会议仍被推迟,因为巴拉被其他会议耽搁。因此,我们的会议从午夜才开始。(在会议结束后,巴拉还要于清晨6点30分去赶飞机。)

在中国,创业公司有着著名的“996”文化,即从上午9点工作至晚间9点,每周工作6天。如果你认为硅谷的工作很辛苦,那么只要看看北京的情况就知道什么是辛苦。对创始人和公司高管来说,工作制度常常是“9、11、6.5”。这样做或许效率不是很高(作为领导者,如果总是精力疲惫,那么也不是件好事),但却非常常见。

在产品推出的几周前,整个团队可能会在酒店里封闭办公。在这里,他们所做的就是工作和休息,投入100%的精力,避开一切干扰因素,确保产品如期推出。尽管我并不认为长时间工作是衡量工作效率的一种好方式,但我被这些创业者的饥饿感和动力而震撼。

3、中国创业者总是“山寨”美国公司,这种观念已经过时

确实,中国创业者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会去“山寨”。然而现在的问题是,市面上已经没有足够多的优秀概念可以“山寨”。此外,由于用户行为和需求不同,“山寨”的做法常常会失败。

在中国,“山寨”只是起点,而不是终点。以美团为例。我和中国最优秀的创业者王兴进行了一次两小时的周六早餐会。王兴于2010年创立了美团。在6年时间里,美团已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商务公司之一。美团目前的估值约为200亿美元。当时,这使得美团成为除小米之外中国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

美团是中国最大的移动团购服务,最大的在线票务销售公司,以及最大的餐饮外卖公司。当Groupon是美国科技行业的明星时,中国有数百家创业公司都试图复制Groupon的模式,而王兴是其中之一。王兴胜过了所有这些竞争对手,他的办法并不是投入更大的营销费用,而是将美团迅速转型为一家与Groupon截然不同的公司。今天,美团专注于推动消费者的重复消费,而不仅仅是用大幅优惠去吸引一次性的消费者。后一种模式很难持续。

美团正在向消费者和本地商户提供更智能的购物服务。目前,王兴已有2亿月活跃用户。

4、一系列创新正来自中国

中国创业者非常务实。他们希望找到取得成功的最快途径。在“山寨”达到顶峰之后,成功的最快途径变为了创新。

以消费类无人机行业为例。这类产品需要硬件、软件和设计的结合。听起来,硅谷公司在这一领域成功机会最大。然而,来自深圳的大疆目前是全球消费类无人机市场的领先者,市场份额达到70%。大疆代表了一类这样的公司。

创新所需的时间要超过“山寨”。例如在北京,我见到了一名空气动力学博士。过去3年,他带领了一支6人的小型团队,在没有获得任何投资的情况下试图设计动力60千瓦的电动机,并将其应用在汽车和机器人之中。这款电动机的重量为13千克,而这种动力的传统电动机重量要达到58千克,甚至更重。在一处地下车库,他向我展示了自己的发明。

在深圳,即中国的“电子制造之都”,我拜访了本杰明·乔菲(Benjamin Joffe)的硬件创业加速器HAX。在进入深圳之后,你就来到了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在这里,元件供应商只需不到1天时间就能完成发货,而许多电子厂都已准备好生产新产品。

在HAX,我试用了一款9美元的计算机,以及用于金属精密加工,但成本只有当前设备几分之一的产品。只需花9美元,你就可以在任何设备中集成一台带WiFi和蓝牙功能的Linux计算机。当我感觉已经了解完毕之后,又一家创业公司让我试试由昆虫制作的食品。他们告诉我,这种食品“就像是饼干,但更健康”,而这些昆虫来自他们的电子昆虫养殖机器。他们还表示,食用昆虫是一种新趋势,而我们只是要克服自己的心理感受。

5、中国创业公司的欠缺

上一代中国创业者过多地关注财务上的成功(“迅速致富”)。因此,如果在较长的时间里还无法取得成功,那么这种动力就是不可持续的。对基于创新的创业公司来说,长时间坚持尤为重要。不过下一代创业者的态度正发生改变。这些创业者来自中产阶级相对壮大的环境,迅速致富已经不再是他们创业的主要动力。

除此以外,中国创业公司最欠缺的是不太了解如何同时一方面开发高质量产品,另一方面迅速推动销售的增长。技术正在发展。例如在北京,许多公司都在进行人工智能方面的开发。然而,硅谷的优势在于,将技术与市场概念和产品设计结合在一起。

中国创业公司的另一个短板在于,不太清楚如何迅速而有效地开拓除中国以外的其他市场。除了文化和语言障碍之外,中国市场的规模庞大也意味着,中国创业公司可能没有动力去进行国际扩张,因为它们的概念可能被其他公司迅速复制。这也是美国创业公司在中国遇到的问题。

最后一点,中国创业公司面对的空气环境不是太好。

6、硅谷的状态过于优越

整体而言,中国创业者留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无论是他们的精神、速度、专注度,还是友善程度。

在中国,他们将理想变为现实,并实现了庞大的规模。我们很快就会看到,这些创新从中国走向全球其他地区。关于中国是“山寨”大国的观念早已过时。中国创业者不会说大话,有着纯粹的创业精神,我很喜欢这点。有些时候,硅谷的状态过于优越,无论是创业公司的办公室,还是举办的各种俱乐部。只有剥离这一切,专注其中的核心,包括真正的创业热情,以及对产品和公司的专注,才是关键。

中国确实也存在一些问题,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从中国获得经验。我是否喜欢硅谷,以及我的祖国德国?是的。正因为如此,看看外界,呼吸新鲜空气才显得更重要。毕竟,结合科学的创业是我们未来的发展动力,无论是在美国、欧洲还是中国。

北京创业圈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硅谷的原初形式,也是硅谷真正应当呈现的样子。我们可以从中国学到很多。(或许“重新学习”一词更准确。)我们应当维持硅谷深层的创新精神,专注于“从0到1”去开发真正优秀的产品。这才是创业精神。我们应当避免被浮华的表面所迷惑,被无关紧要的事情干扰。

360截图20160518175633662_副本

硅谷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