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丰:这是个最适合好人赚钱的年代,更是价值回归的年代
李丰 李丰

李丰:这是个最适合好人赚钱的年代,更是价值回归的年代

最终考评企业到底有多好和多大的前提是,对整个产业、对循环经济、对社会经济结构到底带来了多大的意义和价值。

黑马说:

在黑马营13期开营典礼上,峰瑞资本合伙人李丰发表演讲,他认为现在这个时代是中国最好的创业年代。因为它回归了价值,让好人真正意义上赚钱。

演讲|李丰

整理|张晓军

编辑|杨博丞

以下为现场演讲实录(经i黑马编辑):

最近这段时间,大家都在讨论现在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时代。不管此言源于资本市场影响,还是各种各样的新闻影响,或是内心感受到的成长及其它客观条件带来的感受。

首先,先讲个小结论。这个结论很有意思,微播易徐扬曾给我介绍了一个人,在一次聊天时,他非常由衷的讲,现在的中国大概是个只有好人才能做生意的阶段。换句话说他的意思是只有好人能赚到钱。在他讲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讲这句话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我来讲一下我是怎么体会这件事,和当今中国所处的阶段怎样看待机会。

正悄然巨变的市场

我一直觉得中国在这个阶段跟以前有了非常大的不同。几乎所有行业,不光是互联网,都在很快地进入一个转折点。我把它描述为在所有行业的发展机会上,都从一个增量经济市场迈向存量经济市场。

这句话背后的意思是什么呢?我们可以有很多方式分析,比如人口结构的变化,或者叫新增劳动者的总量变化。如果拿互联网打比方的话,大概在2010年以前,几乎中国互联网的网民和渗透率都处在高速持续增长期,直到2010年左右才开始变得比较平缓。

只不过,在2010年平缓之后出现了移动互联网,所以我们又经历了一次巨型增长。

从社会舆论中可以感受到,目前国家面临的事情可以用3句话总结,当然这3句话是很难做到的。

首先是去产能,要把相对低效实体经济当中效果不好的生产企业拿掉,这叫从增量进存量。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当然,因为这里就涉及刚才那位创业者的结论:现在中国只有好人能赚到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论?

中国原来在各行各业,尤其是与实体经济和互联网有关的,都处于增量阶段。举个例子,就好比小时候做水龙头管水池的数学题,在这一过程中就要想尽办法获得资源。而今天中国开始出水的水龙头比进水的开始变得越来越重要了,这对企业家心态也产生了很多不一样的影响,从实体到互联网都一样。

存量市场:一场接近零和的游戏

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十几年中,包括中国互联网叠加移动互联网。因为大家都习惯去抓进水的水龙头,导致了各种各样的习惯性思维。

比如你现在问一位企业家,这个时机他们是乐观还是悲观?很多人还是持不一定乐观的态度,原因是他们过去的赚钱方法以后变得不一定那么有用了。

在以前,不管是关系、资源,还是权力,只要找到这样的进水水龙头都能赚到钱。现在有什么不同呢?从人口结构到用户结构,再到实体经济当中碰到的绝大多数行业,从增量角度来看都在很快的变平。带有核心驱动力的新增用户在减少,有的是来自消费习惯的转变,有的是来自人口分布的改变。

这个问题可能困扰着非常多的创业者,因为对很多人来讲,过去习惯的方法和资源越来越失效了。这是创业者都会遇到的困惑,过去你很熟悉的事情和方法,开始不那么好用了。

存量市场的典型特点,相对来讲是接近零和的游戏。意思是,只有你比别人好,才会获得越来越大的市场。

你有更好的产品,有更高的效率,有更好的技术才可以提高竞争力,或者提高体验,或者对实体经济的贡献,所有这些东西都叫好,这样的因素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举个小例子,最近这段时间中,华为不停被曝光,为什么它积累了那么多年,今天才不停地被曝光?因为它所代表的竞争力和竞争方式,在今天的消费者和工业社会里,变得越来越重要。

所以,无论是国家意图还是行业确实需要。这样的企业会越来越受关注,不只是靠商业模式创新,而是靠在存量市场的取胜。

产品型公司一定是最好的公司

这些市场的差别是怎样的?我在新东方工作时,同时负责协调教学和市场的联动。那时我们有非常大的目标,无论哪方面都很好,但在雅思市场上一直未能占据第一,我想尽了一切办法也没能成功。

我们困惑了很多年,直到离开新东方去创业,再接着做投资的时候。我给大家做了一个PPT,内容是公司的分类,公司分为产品型公司、资源型公司、平台型这几类。从中我发现一个问题,新东方在各个方面都获得了第一名,而且跟第二名拉开的差距很大,但雅思这块就一直不是。

为什么托福和GRE、GMAP这些考试新东方所向披靡?因为你要让用户知道这个产品好的前提,是用户必须容易识别什么是好的产品。这个意义上,必须是好的成熟用户才能识别什么是好的产品,通常有识别能力的用户凑巧又是KOL。学而思也是一样的问题,如果不是做了奥数和小升初最难的事情,它也许就做不到很好的产品型公司。

为什么我们做不到雅思市场leader?举四级的例子,这是过关型考试,不要求我考99分,这类用户通常不是典型的产品驱动的用户。

对于行业意见领袖的用户而言,他们可能多半不需要这样的培训,导致需要培训来完成过关考试的平均用户当中,产品识别能力相对较平。换句话说,这个细微的差异度,它不一定容易的识别出。所以,这类市场就变成了市场驱动的市场。

刚才讲了新东方和学而思的例子,我得出的结论是,从所有面对消费者的市场来看,产品型公司一定是最好的公司,不管做多长时间。因为消费品市场,一定会进入供过于求,无论如何,现在市场都进入了用户识别度越来越高的时期。

那么这到底是好时机还是坏时机?这取决于,你到底希望用哪种获取资源和增量的方式,来取得竞争优势和赚到钱。还是希望以价值回归和更长期的认定你所做的事情是对的,是能够带来价值的,这决定了当前是否是好的创业时机。

中国现在有三个问题,三个问题同时出现但很难解决。这对于你当前面对的创业机会,以及获得融资和资本市场的认可是好是坏的时机,都会涉及到。

第一个问题是负债高。这会带来什么问题呢?首先你要还款和利息,显著地增加了财务成本,这会吃掉你很多应有的利润。

如果你留意过宏观经济的话,大家都提过去杠杆、增加融资和刺激经济。这三件事相互之间有一些挑战,因为如果要刺激经济理论上我们要采取更积极的货币政策,一边可以借钱、一边可以减税。要去杠杆,同时涉及到去产能,就是要把这些低效的东西拿掉。但这三件事之间比较矛盾。

刺激经济最好的方法是往系统里放钱,但同时还要去产能就有些挑战。要让有些公司不能拿到这笔钱,还要去杠杆,意思就是我既要给你钱,还要不给你钱。在任何经济点上,要把两件事放在一起做都不容易,何况是三件事?

所以,你只能选择更多面向新经济的中小企业和创新企业,有更好的生产效率和价值创造的面向未来经济调整结构以后的企业在此刻获得更好的融资环境,尤其是以直接融资为手段的融资条件,这可能是能把上面三件事情合起来的唯一方法。

要赌未来一定发生事情

我们自己在机构里做投资,解决问题的方法其实并不是真的想去创造一个风口。我们还没这个能力,但原来和现在一直做投资的方法,包括为什么在特定时间选择创业?这是因为,我们努力找的是注定发生的。

这些事情和结论在今天看起来不一定最合理、最正确,但有些底层和宏观原因,决定了它未来一定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们愿意赌的。

比如,我们在去年年底的时接连投了几家跨境电商。原因很简单:

1、从最功利角度看,在每次发生出口有挑战的时候,你都能看到一波外贸电商的崛起,像兰亭集势这类的企业。

2、上一波金融危机之后,还出现了境内电商的崛起。在出口有挑战的时候,不管从国家层面、行业层面,还是从企业个体层面,为了企业更好的生存和行业的发展,它们会对这类企业提供新的生存空间方法,有更好的配合度。

零售行业的本质是货品选择和供应链管理。从当前中国经济逻辑上讲,经济如果能够稳定,那么中高端的生产制造行业还是需要大量的存在。因为中国的人口结构决定了我们不可能把所有人口全都转到第三产业去。

我认为,投资外贸在国家政策层面上一定是会受鼓励和支持的。同时,在这个时间点上一定要出现一些事情,帮助中高端的生产制造企业存活下来。不然,这可能对中国来说是一大遗憾。

想作为实体经济存在,必须提高线下效率

2010年前后的互联网在中国是有一些显著不同的。

2010年之前的互联网模式,基本是100%的线上闭环商业模式,而2010年以后,很多公司的商业模式是为了解决实体经济当中某些行业或某些层面的效率提升问题。说白了,这件事做的有多好的前提和检验方式是,你是否真的提高了线下效率的问题。

美国的零售行业是100%充分发展和充分竞争的,当你在叠加电子商务的时候,还要提高这部分效率。

那么,问题随之而来,当线上仅有信息流动,能提高线下的效率吗?有的可以,比如ebay,Uber;有的可能可以,比如C2C交易。

但如果是B端交易,则必须回到线下提高供应链和物流仓储的效率,只有提高了零售行业的整体效率,才能作为一个实体经济存在。

这解释了为什么亚马逊烧了很多钱在仓储和SKU管理上。这也可以佐证京东最开始做的事是对的,因为京东花了很大的力气建立自己的仓储和物流体系,显著提高了零售行业当中的运营效率。

当然京东也会有挑战,如果社会基础设施,支干线物流的进展状况已经跟上了你所建设的自有仓储物流效率的话,就意味着你提高线下经济运营效率的部分或者空间已经被压扁了,因之你需要再找方法,来提高整个线下产业链的运营效率。

最终的考核结果是你是否真的提高了整个产业链的效率,如果你真的做出了效率提升,那最终的结果是你会得到“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最大化。

因为,“互联网+”肯定有较好的商业模式机会,但最终评价的是你对整个实体经济细分行业所带来的贡献和帮助这个产业链提高的附加值和效率,这决定了你是否是未来三年到五年中最好商业模式。

“这是个好人会赚钱的年代”

回到之前的结论上,现在的中国到了一个好人可以赚钱的年代。原因是不管你创造的商业模式多么创新,只要你能够熬下来。

而最终考评你的企业到底有多好和多大的前提是,你对整个产业、对循环经济、对社会的经济结构,到底带来了多大的意义和价值。

从结论上来讲,我们又回到了华为的案例。因为我们投过一个创业者从27岁开始就是华为的全球副总裁,他在华为做了16年副总裁。他说,从90年代中后期开始,华为就拨销售额的10-15%来做研发,从他当领导开始就这样。我对这件事很敬佩。

最终的结论是,一个有正确方式,并做了很多努力,还带来了一定的产业链价值的企业,从今天开始,不管你看起来是时髦的还是不时髦的,这部分可能在最后决定了你到底是个多大的企业。

如果你要问我现在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我想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中国创业年代。因为我们熬了那么长时间,终于熬到了现在这个阶段。这对于我喜欢的创业环境来说是最好的年代,原因是我们终于熬到了价值回归,让好人真正意义上赚钱。

“这是个好人会赚钱的年代”。

价值 存量市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