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1000万美元,历经半年他推出爆款手机VR 蛰伏2年,他在等待一体机时代
薛婷 薛婷

融资1000万美元,历经半年他推出爆款手机VR 蛰伏2年,他在等待一体机时代

张书宾是个游戏迷,总是幻想“进入另一个世界呼风唤雨”。两年前,当他接触到VR时,毫不犹豫跳了进去,成立灵镜。

他放了一条长线,先研发手机盒子,再研发移动一体机。

赶上了窗口期,小白1一炮打响。首次众筹金额300多万。然而,行业加速泛滥。五个月后,改进版小白1S推出,声势不再。

张书宾不感焦虑,他把更多精力投入在小黑(一体机)的技术储备中。直到去年11月,团队才攻克底层技术、软件问题,最为关键的是将延迟从50ms降到了20ms以内。

又半年过去,小黑并未上市。张被卡在硬件供应链上。他无能无力,只能等待。

近期谷歌发布的Daydream VR可能让VR盒子先爆发。“一体机短期内不会有太大作为,等待的时间更长了。”

下一步,张可能会临阵调整,把精力放回VR盒子。他透露,新品将于下月推出。

b1

注: 张书宾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背书。

VR撞上游戏

“玩游戏不就是想体验进入另一个世界的沉浸感嘛。”从小学二年级开始玩游戏的张书宾说。

尽管从事3D游戏研发多年,张书宾依然未曾体验过“在虚拟世界呼风唤雨”的快感。“游戏机和手机游戏都做不到,只能跳出屏幕去YY那种场景。”

他对虚拟世界的迷恋,不只在游戏中。电影《未来战警》中,用思维控制的“机器代理人”;《Her》里有着沙哑性感嗓音的虚拟女郎......然而,这也是他无法进入的画面。

更多时候,他只能在梦里自我满足。漂亮的彩虹,奇异的生物,他奔跑、追逐......闯入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恍如隔世,感觉太棒了。”

梦醒之后,画面淡去,留给他的只有遗憾,“又不能在里面停留很久”。

直到接触VR,他仿佛找到一把打开梦境的钥匙。“它模拟了场景和视觉,让你身临其境。”

这要追溯到2014年3月26日。

彼时,张书宾正在寻找新的创业方向,每天搜索国内外的融资消息。O2O、移动互联网.....他看了一圈又一圈,迟迟下不了决心。

当天,他无意间扫过一条新闻:“Facebook 20亿美元收购 Oculus ”。“一个做VR的小公司为什么这么值钱?”带着不解和好奇,张书宾翻阅开发者文本,在YouTube上看 Oculus 录制的视频。

b2

 Oculus DK1

做了几天功课,张书宾无比兴奋,“感觉它能很大程度上改造游戏体验”。

他的想法打动了天使投资人。“他投资过我的上一个项目。给他看了一堆视频后,觉得很有意思。”

那个春天,拿到一笔几百万的融资后,张书宾创立灵镜。

除了希望,他心中满是忐忑。“方向大家都认可,理论上也都能实现,但技术储备怎么做,真的能实现么?”

疑惑堆砌成一座座小山,等着张书宾去翻越。寻找技术团队的同时,他寻思着定方向。

b3

VR形态一览

他先跳过了PC头盔。“在国内做PC产品,不太成立。”

此外,他不看好其价格。Oculus DK1 售价为300美元,其他品牌售价也徘徊在2000元左右。“太贵了。”

PC头盔连接的那条线,张很是“嫌弃”。“不便携,很麻烦嘛。”

张书宾转向移动VR,“要有差异化,适合本地市场”。他避开主流的VR盒子(谷歌 Cardboard于14年6月发布),坚定要做一体机。“那时候,国内还没一体机的概念。”

迂回做盒子

踏入鲜有人涉足的领域,注定孤独。张书宾只能带着团队去试一试,撞墙再掉头,重新来过。毕竟,当时并无成功样本可参考,也没开源技术可借鉴。

技术筹备不过一张白纸。他们从基础技术做起,调整镜片焦距、研究芯片、摸索沉浸感、推算反畸变算法......

b4

VR的重要算法大致分为三种

硬件也是两眼摸黑。他在市面上只找到了720P的屏。镜片找人现磨,每片要一两千元。采用3D打印塑料外壳,一次次更换打印机。“焦距调不准,横向螺纹打印出来经常断掉。”

如此穷折腾三个月,他搞出来了一款“开发版”产品小黑(一体机)。“把外壳、芯片、镜片组装起来。”

“长得很丑。”但张书宾抑制不住喜悦,内置了些3D图片做测试。“终于能看了。”他长舒一口气。

可现实情况摆在眼前。一体机的技术、供应链均不成熟,远不能量产。况且,每台生产成本超过1500元。

张书宾没在一体机上死磕,而是采用迂回战术:先做VR盒子灵镜小白1。“做好了长期备战一体机的准备,不急一时。”

好处显而易见。首先,具备现成技术,Cardboard 已把形式开源化。其次,生产成本可控,塑料盒子、镜片等工艺成熟。

再者,VR盒子在市场已有一定认识度,趁着窗口期更容易去做品牌营销;通过众筹等方式,还能赚些收入。

b5

灵镜小白1

小白1的诞生顺风顺水。“2个月做设计,3、4个月开发灵镜影院,在国外寻找内容,如游戏、电影等。”

几乎没有踩坑,小白1于去年4月便步入量产阶段。一个月后,顺势登陆淘宝众筹,售价199元。“做了很多准备,期待还是挺高的。”

成绩正如他愿,一个月销售一万多台,众筹金额300多万,暴风魔镜3一度随其身后。“期间一直在创造各种众筹的记录,很多人知道了灵镜。”他笑道,“我们有名气了。”

趁热打铁,四个月后,他推出了小白1S。“把小白1修修补补,优化了光学方案,调整外形适应不同手机的尺寸,增加了些内容......总体变动不多。”

二次众筹时,VR盒子红利期已过,不同品牌扎堆冒出来。小白1S众筹金额只有几十万,这也在张书宾预料之中。

对此,他很淡定。“那些盒子体验都不好,且真正能做出东西的,国内也就10几家。”

小黑难产

毕竟,他志不在此。小黑(一体机)才是他的“心头肉”。

首次众筹后,一体机已做出原型,但底层技术还未搞定。图形算法、SDK等正在优化,延迟在50ms左右,“差得挺远的”。

张把研发重心放在一体机上,但进度较为缓慢。“团队只有20多人,小白确实分散了精力。”

半年后,团队才算基本攻克了底层问题。其中最为关键的是将延迟从50ms降到了20ms以内。“解决了眩晕问题,工作量太大了。”

张书宾回忆,“经常无解,下一步不知道怎么做。”三星Gear VR(与Oculus 合作生产)虽能将延迟控制在20ms以内,但技术不开源。“需要安卓底层、芯片厂商改东西,我们只能与他们合作,一点点把算法推导出来。”

同期,他的下一笔融资尘埃落定,灵镜获得乐视1000万美元A轮融资。5月份,小白的问世,让乐视注意到灵镜。“他们一直在找VR投资标的,看上了我们的技术。”

b6

 灵镜小黑开发版

资金并未推动小黑的问世,张被卡在了硬件供应链上。“底层算法、软件都具备了,但硬件不行。”比如,市面上只有2K屏没有4K屏,也没有能带动4K屏的芯片。“需要硬件顶层厂商做改进。”

无能为力,张只能顺势而为。“跟着供应链走,太早或太晚推出都不好。”

他脑海中总浮现一个画面。用户花2~3千元把小黑买回去,只能看看片,不能玩游戏,也没多少游戏可玩。最终,新鲜几天,便把它扔在一边。

“这样真没意义,浪费供应链成本。”至今,灵镜小黑虽已有3~4个开发版但他觉得还是等一等。“拿不出手。”

今年上半年,张没有一款新品推出。至于小黑,他心里没有明确的时间表,只是说了句“时间还没到”。

b7

第一款Daydream VR眼镜

近期谷歌发布的Daydream VR可能让VR盒子先爆发。其进一步优化了算法,降低延迟,减少眩晕感,提升了手机VR的体验。“一体机短期内不会有太大作为,等待的时间更长了。”

下一步,张可能会临阵调整,把精力放回VR盒子。“尽快推出性价比更高的VR盒子,丰富产品线。”他透露,新品将于下月推出。

近一年来,VR行业的升温速度,张始料未及。他看着外界的一片繁华,心中稍有落差。“太浮躁了,VR被资本、媒体炒得这么热,更像自嗨。因为消费端并不热,一年前和现在的产品对比,没啥大变化。”

“闹哄哄”的浮躁中,他保持观望。“毕竟要等华为、小米等厂商出手,才看得到行业格局。到时,我们也会做调整,不只做硬件。”

现阶段,张书宾最大的愿望是“活下去”,活到硬件爆发时。“往前看,不回忆痛苦,反正满身都是伤痕了。”

二维码VR圈

黑马会 (2)

VR 灵镜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