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和YouTube如何改变国际新闻报道
韩雨辰 韩雨辰

移动互联和YouTube如何改变国际新闻报道

在数字世界中,人为的边界正变得越来越无关紧要。

编译|韩雨辰

移动互联网,YouTube和公民记者已经深刻地影响了新闻业。在某些方面来讲,它们是对国际新闻报道的加强和补充。尤其是那些普通记者很难深入,很难到达的地区,比如叙利亚冲突地区。

全球互联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互联正在重塑全球通信交流格局并且开始超越国家的界限。

Channel 4 News的国际部编辑林德赛·希尔苏姆(Lindsey Hilsum)上周在牛津大学路透研究所发表演讲时表示,“世界正在被重新连接和映射”。她还引用了Connectography, Mapping the Future of Global Civilisation一书作者的名言,世界上只有50万公里的边界线,但却有超过100万公里的互联网光缆。

“然而,什么技术也无法取代记者作为目击者的主要职责。”

新闻和信息现在无处不在

国际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也越来越有效率。这意味着,记者可以更好地验证信息,更快地接触和发现潜在的信息来源。在报道欧洲的难民危机时这一现象尤其明显:

“我去年在巴尔干半岛与难民中度过了一个夏天。很多乘坐小舢板到达海滩的难民,在他们脱下自己的救生衣之前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最近的WiFi在哪?’。他们想让人们在家里知道他们已经安全到达,想分享他们的旅程信息。“

“正是这种连接和信息流,使得这次难民和移民运动成为可能,”希尔苏姆说。“叙利亚的每个人都知道这些难民和欧洲正在发生什么。”。

数字世界中国家的边界越来越不重要

希尔苏姆提到了意大利总理马泰奥·伦齐(Matteo Renzi)关于难民危机最近的评论。伦齐认为,在数字世界中,人为的边界正变得越来越无关紧要。

伦齐表示,“你认为防火墙可能在互联网时代持续多久?如果恐怖分子在我们的城市出生和长大,我们如何保护边境?”

“更为重要的是,极端组哈里发也开始在网络世界构建他们的阵地。”希尔苏姆说。“作为记者,我们必须理解和解释这些事情。”

另一个例子中,她描述了自己在希腊的经历。她在莱斯博斯岛登上渡轮后发布了一条推特。她的一个推特好友看到她的帖子,这位好友同时注意到的他另一个埃尔比勒的难民朋友,也在社交媒体发布消息说他将会在莱斯博斯岛的登上渡轮。

“他把这个信息以及难民的图片私信给我,几分钟后,我们就在同一个渡口找到了他。这件事有重要的意义,移动互联带来的全球连接,使得你可以立即使这些连接。”她说。

社交媒体还可以在其他方面帮助记者。

希尔苏姆说,“在核查事件方面,社交媒体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我们获得了一些来自叙利亚的视频资料。虽然我们不太了解它,但是我可以发布推特请求别人帮助核实视频中的内容。我几乎立马就得到了答案。”

移动互联同时也导致新闻采访更加困难和危险

但这种全球化在另一方面却导致新闻报道更加困难,有时甚至更加危险。

以前记者去非洲国家采访时,可以采写到很多原生态的实地内容进行撰稿。但是,由于全球化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大部分人开始了解西方记者和当地的记者的工作。而且现在人们更清楚地知道如何操纵记者,或者如何“使用”记者完成他们自己的宣传。”

YouTube上业余记者的视频正变得越来越重要

YouTube和公民新闻也改变了记者进行国际报道的方式。因为叙利亚冲突的危险性,几乎没有新闻机构向叙利亚派遣记者,这些机构也不会向在叙利亚的自由撰稿人购买报道。

希尔苏姆说,“进行战争报道十分非常危险。YouTube已经成为我们进行报道的一个重要方式。”

《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的玛丽·科尔文,2012年在叙利亚报道围攻霍姆斯的战斗中被杀害。玛丽曾经说过,“在YouTube的世界里,她觉得是唯一还留在叙利亚的记者。”

闭路监控录像则帮助报道了最近阿勒颇圣城医院的轰炸。

“我们都不在现场但是我们必须要进行报道。一个医院安保摄像头拍摄视频出现后,重现了炸弹袭击的瞬间。这是非常惊人的画面,因为它展现了死亡医生生命的最后时刻。这件事情,充分地展示了YouTube在新闻报道方面的能力”

“有时你不能越过边境进入一个国家,但现在可以通过得到原始的录像来了解发生了什么。”希尔苏姆也承认接受未经证实的广播、视频存在风险。她说:“有时候,一个片段无法讲述整个故事。”她同时表示Channel 4 News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来核查外部获得的视频的真实性。

记者必须是见证人

希尔苏姆表示,YouTube永远取代不了的第一手报道。

“作为一个记者,我是一个目击者。如果我不在那里,我就无法闻到它,无法感觉到它。记者的最重要的角色就是在现场。”希尔苏姆还讲述她最近访问叙利亚帕尔米拉古城的经历。

她是第一个访问该遗迹的西方记者。帕尔米拉古城几乎已经被ISIS摧毁殆尽。许多媒体都报道了82岁的古迹守护者Khaled al-Asaad被ISIS残忍地杀害这件事,但希尔苏姆发现了另一个被ISIS杀害的人。

希尔苏姆从政府督查的简短的评论中了解到了法蒂玛,这个年轻的女人被ISIS设立的伊斯兰法庭审判并处决。法蒂玛的母亲给希尔苏姆看了所谓的判决书,它这样写的:“判处叛教,没收所有财产。死刑,不准上诉。” 

法蒂玛和Khaled al-Asaad同一天被处决,希尔苏姆最终完成了这个报道。“这个报道讲述了一个出名的男人和一个敢于反抗伊斯兰国的无名女人的故事。你如果不在现场,是无法写出这样的报道的。”希尔苏姆说。“我觉得我让她重新活了四分钟,虽然时间非常短,但是这个无名的女人变开始为人们所知。我觉得这就是我们作为新闻记者应该做的一部分。”

新闻 移动互联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