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的投资逻辑:每个投资人心底都住着一群"前女友"
袁媛 袁媛

VC的投资逻辑:每个投资人心底都住着一群

投资人存在的意义是能抓住下一个独角兽项目,而不是时时忏悔自己的错失。

黑马说

“当初对我爱搭不理,今天让你高攀不起”。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dynamic的关系非常微妙。创业者不好做,投资人也难当,每个投资人内心深处都有一个失之交臂“前女友”。

文|袁媛

VC和创业者之间的微妙纠葛悠久得可以写部人类史了。远的不说,阿里巴巴2014年上市时媒体津津乐道的标题是,“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考据了下,这源自于阿里巴巴上市时的路演演讲,面对美国投资人,这是马云的开场白,

“15年前来我来美国,想要200万元,被30家VC拒绝了。我今天又来了,就多要一点,200多亿美元吧!”

尽管马云此后补充这句标题并非他的原意,但这某种程度上似乎某种stereotype 。

智商和情商一样重要

在创业早期找投资的时候,是创业者最需要投资人的阶段,无论是财务上,还是心理上。创业者们会记住那些帮助过他的人,也会铭记住那些没有帮助过他的。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最近见一位创业者朋友,他的公司在一位知名VC拒绝后估值连连攀升,他连说了多次,“XX一定后悔错过了我们吧。”

我还听说另一位明星CEO的经历,一位知名VC用了两个月时间做尽职调查,最后却没有拍板投资,第二年他的公司成为众VC踏破门槛都投不进去的明星企业,在一个公开场合,那位投资人过来和他打招呼,他冷笑说,哦,你去年没投我们。

和投资阶段密切相关,早期投资大概是与创业者交流最密集的投资阶段,和所有会走向“亲密感”的关系一样,投资人和创业者在纽带之余也存在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在MBA学生有个就业图谱,VC,投行和咨询分别与什么客户工作,后两者是财务状况或业务发展稳定的大中型公司,VC则和“struggling startups”一起工作。

正因为早期投资人需要密集频繁地与创业者进行沟通,“情商”变得和“智商”同等重要,通人情和懂行业同样重要,生意也不外乎人情。所有早期公司对投资人的依赖会更重一些,创业是一件孤独的事,创业者也非常重视投资人的评价,一位被我们投资过的CEO曾经翻出孙正义对他评价的邮件,用来佐证他的影响力。

到了中晚期,业务模式和财务模型逐步健全,投资更多的是在商言商,最近很火的DST就是一例,Yuri向来是砸钱又干涉业务,看准了公司只管投钱,将所有的表决权都交给CEO,这种风格非常受已经成熟的公司和CEO欢迎。但大多数早期投资,选择一个财务投资人也像选择一个未来五到七年一切携手的合伙人,投资人是要兢兢业业地添砖加瓦和出谋划策的,这种关系更像是婚姻,for better or worth ,till IPO do us part 。

投资人难当

从媒体到投资圈,从圈外人到业内人,对我最大的感慨是投资人并非那么光鲜(是投资产业链中的屌丝环节),早期投资回报率最高,但同时也是个体力活,几个合伙人经常忙得晨昏颠倒又一天同时过着中美时间。

专业化的投后和投资同样重要,又要帮忙,又要掌握好度(不越俎代庖掌握一臂之距曾是我所服务机构多年的遵旨),做人和做事同样重要。每个人的风格不一样,你是选择做猎手,打到一只兔子领回家,还是选择一头牛,把它从小养大,这是不同的投资人喜欢的不同风格,收益也不同。

在帮助去哪儿引入百度做战略投资的那半年,GGV管理合伙人符绩勋的手机都处于被打爆的状态,这个故事他在不多几次的场合才做过复盘,身为百度最早期的VC,他帮助百度和去哪儿牵线,并在这个过程中促成了双方最终的战略合作,过程中付出了极大的精力和投入。

此外早期投资中还需要做出不少艰难的决定,创始人想要套现怎么办,公司需要更换CEO怎么办,公司决定清盘怎么办,这些不能言说也不会公开的秘密,都是早期投资者需要面对的。

GGV管理合伙人Jenny’李宏玮经常说,投资是在寻找倍数和影响力的平衡游戏。早期投资倍数高,但需要投入精力多,管得多。而中晚期投资看得更加清晰,虽然投得晚,但风险小,回报大,影响力高。早期投资不超过百万美元的规模,等几年到上市即使翻了百倍,所获也不过1个亿,而抓住一只独角兽在上市前半年进入,砸1个亿赚一倍即同样收获1个亿,这就是这个行业不同阶段的艺术。越往后走,资金量越大,但也越有impact。投资者都很理性,倍数传奇真心比不上落袋为安的真金白银。

错过的项目像前女友

所以再说回来,“拒绝”就成为一门艺术。当你意识到一个项目你可能无法再参与时,如何向创始人传递这一讯息变得至关重要,每个投资人都有自己的表达艺术。就我这么长时间的观察来看,投资是个各种因素交织的综合体,对于已经深入接触的项目,失之交臂可能有更多其他的客观原因。所以,最理想的状况,是“相视一笑,莫逆于心”,次理想的状况是,“相视一笑,相忘于江湖”,最意外的情况……

毕竟,早期投资是个运气占很大成分,风险也很大的工作,再伟大的投资人也有打眼的时候。巴菲特曾被人问到说说你犯过的错误,他反问说“你有多少时间来听?”这是个犯错并在自己的错误中累计学习的行业,lesson&learn是每个投资者都需要做到的。

对投资人来说,意义最大也最为津津乐道的应该是自己投到过的“独角兽”。至于被错过的项目的意义,对他们来说倒有点像前女友,每个投资人都有埋在心底深处的一个list,差点投了又失之交臂的公司。

稍借用下最近喜欢的专栏作家的话,“这些项目都是他喜欢过的,付出过感情的,摆在那里,偶尔青烟缭绕,偶尔反思当年什么没做好。”对未来感极强的投资人来说,它们存在的积极意义,是让投资人能抓住下一个独角兽项目,而不是时时忏悔自己的错失。

GPLP

投资人 创业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