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景能源CEO张雷:90后将带来能源系统在全球的重构
i黑马 i黑马

远景能源CEO张雷:90后将带来能源系统在全球的重构

90后已经在现在的能源体系中扮演了最有期望的中坚力量。

i黑马讯 5月31日消息  第一财经技术与创新大会5月30日至31日在上海举办,现场吸引了数百名海内外的创业者、投资人参加。

远景能源CEO张雷发表主旨演讲,探讨化石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历史机遇。以下为演讲全文,经i黑马编辑整理。

在中国甚至在全球,可持续发展问题已经达成了社会的共识:全球气候的变化和雾霾已经成为了未来一个非常实在的挑战。2015年化石能源投入高达数万亿元,而整个在清洁能源的投资、研发只有1%。

可再生能源成为世界最具竞争的成本

但我们没有必要这么悲哀,因为我们目前正在经历的这场自下而上发起的能源革命,或许已经进入了挑战性的时代。这场革命不断扩大:从局部到宏观、从一两个国家到全世界,我们已经进入了可再生能源的时代。

2015年全球的电力装机可再生能源已经超过化石能源,60%的能源投资在可再生能源。目前已经在某个时段实现了100%的能源供给来自于可再生能源。而不久前,墨西哥远景在参与全球风电光伏的项目中价格已经低到3.5。

由此可见:可再生能源已经成了世界最具竞争的成本这么说的原因是:可再生能源的本质不是能源,它不同于煤、石油、天然气等这些商品能源,使用越多成本越高。可再生能源只会随着技术的进步,成本越来越低,这是一个本质的不同。而技术是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原因,我们相信未来十年肯定会比今天更好、更进步,而我们也对未来有信心。

“互联网+90后”的能源变革时代

90年代至今——这20多年以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人类已经进入了可再生能源的时代,我们可以抱怨可再生能源的不稳定性,抱怨其能源形势太稀薄。但是我们看到:90后已经在现在的能源体系中扮演了最有期望的中坚力量。

90后带来的是全球能源系统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的重构: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从化石能源到可再生能源的转变和革命。未来十年、二十年,我们将会看到这个转变和革命的成果。

当然,其间也会遇到很多间歇性的烦恼:晚上没有太阳怎么办,晚上风停止怎么办等这类问题。并且可再生能源可能在某一个社区、田间、屋顶都有分布,不像今天有大型的发电站在整体驱动。我们不希望成本最后还是转到社会上,而是希望转向公众的身上。

互联网恰恰帮我们找到了一个可以运营的平台和方向:让人类和互联网成为可再生能源时代的运行机制。我们以可再生能源为中心的时候,整个电器系统、整个能源系统将会变得非常柔性,此种方式可以摆脱以前我们需求决定供应的模式,反过来降为由供应决定需求。

而这一切的背后是:我们必须充分利用90%—100%的不确定的、波动性的、间隙的能源。这恰恰是整个互联网最擅长做的事情,它能够把数以十亿计的发电、充电网络、储能电池、风力发电设备、智能控制器整合起来,像一个交响乐团一样,精准、智慧的运行,这恰恰是我们远景的模式。

这样重构一个能源世界,带来挑战是肯定的,但同时也孕育了无数的机遇。比如:差不多十年前,德国电力90%的能源是由传统化石能源公司提供的,但是到了去年,德国可再生能源中90%是由普通的老百姓提供的,而这些大的化石能源集团只提供了10%;今天,可再生能源电力已经占据德国30%的能源需求。我们可以看出一个趋势:公众的势能远远比很多公司快。这是一场普通群众和大型电力集团的博弈,而这个博弈的过程中,90后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巨头和新秀谁才是最终赢家?

目前全球电力能源分两部分:“恐龙”和能源新星。从化石能源领域转移到可再生能源领域是人类历史上面临的最大挑战,同时也是商业投资面临的一个绝对机会。

2015年全球500强排名前12名,9家是做石油和化石能源的企业,另外三家也跟石化领域相关。当再过十年、二十年,这些“恐龙”不存在的时候,他们沉下去就会留下巨大的空间,将由哪些企业来弥补?所以这是一个很宏观的问题。

面对这种宏观的现状,谈谈我们远景的发展模式。

太阳把能量给地球的时候没有向我们收取费用,所以我们未来的能源和成本将接近于零。当我们的技术做得足够先进的时候,转化成本将会非常低,这背后恰恰是我们对于可再生能源的基本价值框架:可再生能源的本质是技术。这个技术不断进步,它不是一年、五年的问题,而是五年、十年、二十年的问题。整个电力:风电、太阳能或储能电池都足够充沛,所以整个电力系统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

但是可再生能源的特点是波动性和间歇性,所以风和太阳不在的时候怎么办。这不是电路的问题,而是带宽的问题。而带宽背后是什么?是供需的平衡。这一点可以从Uber身上学习到:当带宽不够、供应有限的时候,Uber可以要求给三倍。这是未来的一个企业模式,以此能够掌握整个系统的布局,达到供需之间的平衡,还能在贷款之间赚取更多利润。而传统的软件企业和传统的互联网企业在这方面是软肋,带宽是需要非常深刻的领域支持和对能源系统本身的洞察力的,它不像送外卖和上门洗车一样简单,而这背后涉及到技术和迭代。

第一,我们看到远景的合作模式是未来能源公司的合作模式。第一基金和原始互联网的结合,恰恰是替代了传统电力的企业模式。目前,全球有将近上百万亿美元资产产生的过程,我们从数字化风电设计到风电厂的资产管理,能够跟最好的光伏面板企业、跟最好社会供应商和工程经理合作,做这样一个数字化的架构,是发展线上整合和线下生态系统的很好的案例。

我们在光伏方面有阿波罗评级系统和阿波罗管理平台,帮助中国平安如何让基金高速运转,有效降低开发新能源资产的风险。而这背后,可以看到远景背后布局的理念:整个人类背后拥有可持续发展的挑战和信心,其实任何的挑战都有机会。挑战越大,所孕育的机会也越大,这是远景最基本的哲学。硅谷有它非常好的数字化系统,中国有非常大的市场,当然,它也同时面临着环境和能源可持续的现实问题。我们相信未来是有能量的,在未来某一个时间段会比之前,哪怕一年的时间段更密集。所以未来不是显性的,未来是有能量。

第二,从一个考古学家、历史学家的角度来看新能源。已经发生的我们不去臆想,我们作为一个生命学家观察了很久已经发生的气候变化、已经发生的生态环境变化和商业环境变化。此种方法,我们整合了三个生态系统公司,开创了可持续的未来。

 2016年5月30日~31日,“让未来发生——第一财经技术与创新大会”在上海徐汇交响乐团音乐厅全新发声,荣泰请你来坐坐,与全球的创新者们一起,共同见证创新科技塑造未来的巨大力量。

王劲 第一财经 百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