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公司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你要有扛过一切悲伤的能力
桑德伯格 桑德伯格

Facebook公司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你要有扛过一切悲伤的能力

个性化、普遍性和持久性——是我们从苦难中振作起来的关键。

黑马说

她是硅谷版的“安迪”,十足的商界女强人,Facebook的二当家,执掌上千亿美金市值的商业帝国。然而正在她事业蓬勃之际,她的丈夫却早早撒手人寰,她又用惊人的毅力克服了这段悲痛。在丈夫去世一年后,Facebook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学会了如何更有韧性。她在周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毕业典礼上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并有可能将其写入自己的第二本书中。以下是演讲翻译全文,希望能对你有所启发。

文|Sheryl Sandberg

谢谢尊敬的教师们、光荣的父母们、忠诚的朋友们和兄弟姐妹们。

祝贺你们所有人……尤其伯克利2016级的毕业生们!

在伯克利求学是一件幸事,这里产生了如此多的诺贝尔奖得主、图灵奖获得者、宇航员、国会议员和奥运会金牌得主……

今天是庆祝的日子。庆祝你们为这一刻所做的一切努力。今天是感谢的日子。感谢那些帮助你们来到这里的人,那些教育过你、为你欢呼过的人和为你擦拭过眼泪的人。今天是沉思的日子。因为今天是你生命中一个时代的结束,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

毕业典礼上的致词意味着一场青春和智慧之间的舞蹈。你们拥有青春。来这里发表演讲的人应该为智慧代言。我站在这里,我应该将我在生活中学到的所有东西与你们分享。然后,你们会将帽子扔到空中,和你们的家人一起拍照留影,——不要忘了将它们发布在Instagram上,最后你们每个人将高高兴兴地回家。

但今天会有点不同。你们仍然会仍帽子,会拍摄无数照片。但我到这里来不是要告诉大家我在生活中学到的东西。今天,我会努力告诉你们我从死亡中学到的东西。我以前从未公开谈论过这一点。这是一件艰难的事。但我会尽量让我说的话不至于扫兴。

一年零十三天前,我失去了我的丈夫,戴夫。他的死亡是突然和意外的。我们在墨西哥参加朋友的五十岁生日聚会。我睡了个午觉。戴夫出去了。随之而来的事情是无法想象的,我进了一个健身房,发现他躺在地板上。然后我坐飞机回家,告诉我的孩子他们的父亲死了。

在我丈夫去世后的好几个月里,我许多次深深陷入悲伤,我觉得这种悲伤如同虚空一样,充满你的心脏、你的肺部,使你变得不能思考甚至不能呼吸。

戴夫的死深刻地改变了我。我理解了悲伤的深度和失去的残酷。但我也明白了,当生活让你陷入悲伤之海,你可以奋力挣扎、让自己的头浮出海面,再次呼吸。我明白了,在面对空虚或任何挑战时,你都可以选择快乐和意义。

我现在与你们分享这种体验。这是我从死亡中得到的体验,我希望能对你们有所教益。这种体验是关于希望、力量和我们心中永不熄灭的光亮。

每个人都已经经历了一些挫折。你想要一个A,但你只得到了一个B。您申请到Facebook实习,但你只得到去谷歌实习的机会。她是你生命中的至爱……但她离开了。

你几乎肯定会面对更多、更深的困境。有机会的损失:你的工作失败了,疾病或事故在瞬间改变了一切。有尊严的丧失:尖锐的偏见刺痛了你。有爱的损失:某种亲密关系破碎了,无法再修复。有时还有生命本身的失去。

你们当中有些人已经经历过那种铭心刻骨的悲剧和苦难。去年这个时候,大学奖章得主拉迪卡的母亲突然去世了。

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些事情是否会发生在你身上。它们肯定会。现在我想谈的是这些事情发生之后怎么办,我们可以做些什么以摆脱困境,无论它们是什么困境。艰苦时刻将挑战你的核心,它将决定你是谁。决定你是谁的不仅是你得到的东西,还包括你在困境中如何活下去。

戴夫去世几个星期后,我和我的朋友菲尔谈论一场需要父亲参加的亲子活动,戴夫无法参加。我们想出了一个暂时用别人代替戴夫的计划。我哭着对他说:“但我想要戴夫。”菲尔搂住我说:“选项A是不可用的。所以,我们只能用选项B代替。”

在某些时候,我们都是在以选项B的方式活着。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办呢?

“作为硅谷的一员,我很高兴地告诉你我这么说是有科学依据的。在花费几十年的时间研究人们如何面对挫折之后,心理学家马丁·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发现,三个P——个性化(personalization)、普遍性(pervasiveness)和持久性(permanence)——是我们从苦难中振作起来的关键。”桑德伯格说。

第一个P是个人化——相信自己是有过错的。这与承担责任不是一回事。我们应该明白,并非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一切都是因为我们自己。

当大卫死了的时候,我有一个非常常见的反应——责怪自己。他是在几秒钟内死于心脏病突发的。我翻开他的病历,不停地问我自己:我本来可以做些什么,那样戴夫就不会死了。直到我了解了三个P,我才接受我不能阻止他的死亡这个事实。他的医生们没有发现他的冠心病。我是学经济学的,我怎么可能发现?

第二个P是普遍性——相信事件会影响你生活的所有领域。你知道有一首歌叫《一切都是极好的》?还有它的反面《一切都是可怕的》。人们往往以为,如果我们生活中出现了吞噬一切的悲哀,我们将无处可逃。

儿童心理学家鼓励我尽快让我的孩子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于是戴夫去世十天后,他们又回到学校,我则回到工作岗位。“我记得我在丈夫去世后头一次参加Facebook的会议,精神陷入恍惚。我心里想的都是,他们所有人在讲些什么,这些和我有关系吗?但后来我被卷入了讨论,并且有一秒的时间我忘记了死亡。

那短暂的一秒使我看到我的生活中还有其他并不可怕的东西。我的孩子和我是健康的。我的朋友和家人都那么可爱。

失去伴侣往往会产生严重的负面经济后果,尤其是对女性而言。因此,许多单身母亲和父亲都会为生存而奋斗,繁忙的工作往往不允许他们有照顾孩子的时间。但我有经济保障,我有时间照顾孩子,而且我有一个很好的工作。渐渐地,我的孩子们开始在晚上睡得安稳了,越来越少哭闹。

第三个P是永久性——相信悲伤将永远持续下去。几个月来,无论我做什么,我都感觉令人窒息的悲伤将永远存在。

我们往往觉得自己现在的感情是无限延伸的。我们感到焦虑,然后我们为自己的焦虑而焦虑。我们感到悲伤,然后我们为自己的悲伤而悲伤。实际上,我们应该接受我们的感情,但我们也要认清,它们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我的拉比告诉我,时间会治愈我,但现在我需要向前一步。

第四P就不需要我来解释了……当然是奶酪板上的“披萨(Pizza )”。

不过,我希望我在你们这个年龄就已经知道三个P。许多时候,这些经验会帮助你。

当我从事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时,我的老板发现我不会制作Lotus 1-2-3表格。这是一个电子表格——去问你的父母。他张大着嘴说:“我不相信,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却能找到这份工作。” 然后他走出了房间。我确信我会被解雇。我以为我在所有事情上都很糟糕。但事实证明,我只有在电子表格上是糟糕的。理解了普遍性的陷阱,我很多的焦虑得到缓解。

当我的男朋友和我分手时,我希望我已经理解了永久性的陷阱。如果我懂得那种感觉是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如果我对自己诚实的话,我会懂得任何关系都不会永久,那样我就会得到安慰。

当我的男朋友和我分手时,我也希望已经理解了个人化的陷阱。有时,不是你的过错,真的是他们。我的意思是,这家伙从来不洗澡。

我20多岁时,我的第一次婚姻以离婚告终,所有这三个P联合起来对付我。我当时认为无论我已经做成了什么事,我都是一个巨大的失败。

这三个P是我们面对许多事情产生的常见反应,在事业上,在个人生活上,在人际关系上都是如此。你可能会觉得你现在就面对着它们中的一个。但是,如果你能认清你落入了陷阱,你就能自救。正如我们的身体有一个生理免疫系统,我们的大脑也有一个精神免疫系统,有一些步骤可以帮助你启动这个精神免疫系统。

有一天,我的心理学家朋友亚当·格兰特建议我想象事情原本可以更糟糕。这是完全反直觉的。“更糟糕?”我说。“你在跟我开玩笑吗?事情怎么可能会更糟。”我说。他回答道:“戴夫也可能在开车带着孩子出去时突发心脏病。”那一刻,我很强烈地感激我家里的其他人还活着,并且身体健康。这种感激之情超越了一些痛苦。

寻找可以感恩的事情,这是从悲伤中恢复的关键。谁能够花时间列出应该感恩的事情,谁就会变得越来越快乐和健康。事实证明,为你的福气感恩实际上可以增加你的福气。我今年的的新年决心是每天晚上睡觉前写下三个喜悦时刻。这种简单的做法已经改变了我的生活。因为不管每一天发生什么事情,我都想着快乐的事情去睡觉。尝试一下。从今晚开始。

上个月,戴维逝世周年前十一天,我在一个朋友面前痛哭。我们坐在浴室地板上。我说:“十一天。一年前,他的生命只剩下十一天了,而我们却不知道。”我问道,如果我们知道我们只有11天的时间了,我们将如何生活。

在你们毕业之际,你能够让你自己就像生命只剩下十一天那样去活吗?我的意思不是让你们抛开所有工作,每天都去开party。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明白每一天都是多么珍贵。

在我生命中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一年之后,我今天站在这里。有两件事情是真实的。我心里有一个巨大的悲伤之海,它始终在那里,我可以触摸到它。我从来不知道我可以哭得那么频繁,流下那么多泪水。

但我也知道,我每天都生活得快乐。这是第一次,我为我的每一个呼吸而感激,为我的生命本身而感激。我过去常常是每五年庆祝一次我的生日,偶尔庆祝朋友的生日。现在,我总是在庆祝。我曾经在睡觉前常常为当天搞砸的事情担心。现在,我确实集中精神去想每一天的快乐时刻。

我失去了丈夫,但这件事却帮我找到了更深的感激之情——感谢我的朋友们的好意、我的家人的爱和我的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我对你们的希望是,当你们需要时,你们可以找到那样的感激之情,不仅是为美好的、高兴日子感激,也为艰难的日子而感激。

在你们的前面有许多快乐的时刻。你一直想去的旅行。与你真正喜欢的人的第一个吻。找到一份符合你的信仰的工作。击败斯坦福。所有这些事情会发生在你们身上。尽情享受它们。

而当挑战来临的时候,我希望你们记住,在你们内心深处保驾护航的是你学习和成长的能力。你们并非天生具有从灾难中恢复的能力。像肌肉一样,你可以锻炼它们,当你们需要时就可以用到它们。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弄清楚你到底是谁,而且明白你可以成为最好的自己。

2016级的毕业生们,在你离开伯克利时,建立起你们的恢复能力。

在你们的内部建立起恢复能力。当悲剧或挫折发生时,懂得你有能力超越它们。相信我,你们有这个能力。常言道,我们比我们想象的更脆弱,但我们也比我们想象的更强大。

建立恢复机制。如果别人可以做到这一点,你也可以,因为伯克利的学生都是想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永远不要停止这样做。在我们的彼此联系中,我们发现了我们的人性——我们的生存意志和我们的爱。

整个世界展现在都展现在你们面前。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你们将做些什么!

Facebook 桑德伯格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