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被窃,开除员工,找投资人,逃离BAT,美剧《硅谷》教会我们的
真格基金 真格基金

创意被窃,开除员工,找投资人,逃离BAT,美剧《硅谷》教会我们的

看美剧,学创业知识。

黑马说

HBO 的科技创业题材的轻喜剧《硅谷》第三季最近在创业圈大热,豆瓣评分也表现非常优秀,高达9.5分。《硅谷》在人物设定上以 Steve Jobs、Larry Ellison、Peter Thiel 等一众硅谷元老为原型,也暗地里调侃了 Google、Apple、Twitter 以及整个硅谷真实创业故事里的百态。基于这种和现实的高度映射,剧中创业公司 Pied Piper 所碰到的困难和问题,的确也是现实中创业者可能会遇到的。所以,这部剧也许能够给予创业者带来不少的启发。

文|吴显昆

《硅谷》这部剧很大的一个特点是现实生活联系得非常紧密,比如在第二季 Pied Piper 用它们的压缩技术直播了一个被困在山谷里的倒霉蛋喝自己尿的情景,启发了谷歌完善最新的 VP9 编码技术,并在 Youtube 等流媒体平台提供了支持,同时也让我们联想到了国内直播玩得如火如荼的局面。 

330419095397523221

所以不论是从互联网创业者的角度去感受 Pied Piper,还是投资人们体会 Raviga 的日常,都会有一种强烈的代入感。有时在中关村坐地铁,身旁喜爱调高音量以自我沉浸的程序员的耳机里,可以隐约听到 Silicon Valley 的片头曲《Strech Your Face》,彼时心绪可能也飞到了 Palo Alto。 

因此,让我们以剧为课本,学习一个,以绕过剧中 Pied Piper 所遇到的那些创业「万年坑」。 

找到最佳应用方向

在故事的最开始,Hooli 的工程师 Richard Hendricks 想要做一个帮助音乐人判别是否对别人的乐曲构成侵权的网站,被孵化器的房东斥为「界面复杂到无人可用」,Richard 自己也自嘲道「除了用户一切都全了」。 

不过可爱一根筋的程序员 Richard 同志并不死心,他在 TED大会后拦住了著名投资人,以投资了 Facebook、Linkedin 的 Peter Thiel 为原型,在剧中 Raviga 管理合伙人的 Peter Gregory,并且投其所好佯装辍学生,获得了向他 Pitch 的机会,结果 Perter 觉得「连复述这个网站的用途都很难」。而且其面向的受众「词曲作家」实在太小。

617765057414261075

但是这种音乐搜索网站,如果想要达到好的音乐无损播放和匹配效果,就需要具备优良的压缩技术。这个音乐侵权搜索网站的真正价值被几个 Hooli 员工发现之时,Richard 对此间蕴藏的巨大价值还几乎没有察觉。 

直到 Hooli 和 Peter Gregory 的来竞价争抢 Pied Piper 之时,经由 Raviga 的 Monica 道明其中的无限价值之后,Richard 才知道原来自己是拿国家点火装置来做饭。 

之后,Pied Piper 转型专攻压缩技术, 才算走上正轨,来到桌前成为玩家。 所以对于有些创业公司,特别是技术型的创业公司,可能会出现应用方向上的问题。如果在早期没有认识清楚合适的技术应用点,就难以充分施展技术的用处,限制企业的长远发展。因此,磨刀之后考虑砍什么树也很重要。 

开除员工要果断

Pied Piper 的投资人 Peter Gregory 希望团队能够尽快进入一个正式的状态,而往往一个初创企业在结构上走上正轨,总伴随着团队人员的调整。于是从 Hooli 跳槽来 Pied Piper 的 Jared 帮助 Richard 组织了一场对原有的团队的重新面试,试图找到每个人在团队中所起的作用。 

很不幸,Richard 的好朋友「Big head」Bighetti 在这个问询过程之中,暴露了之前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实——他对团队来说毫无用处。Richard 试图挽留 Bighetti,因为很朴素的想法「He is my best friend」,但是商业就是商业,CEO 给好朋友顺便发一份薪水的事情是不应当存在的,于是 Bighetti 被开除了。 

很多创业团队的 CEO 也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没有办法果断的去开除一个于团队向前走有消极作用的人,这些人可能身份特殊,是 CEO 的好朋友,女朋友,男朋友,甚至亲戚爹妈。但是,作为一个有职业精神和负责任的态度的领导者,CEO 这时候在开人方面必须果断,否则不仅仅打击其他团队成员的积极性,影响工作进度,甚至可能招致对 CEO 本身能力和品行的质疑,最终导致团队内部矛盾激化,创业失败。 

注意保护你的核心知识产权

虽然很多人对「idea」的态度都是希望创业者能够以开放心态来分享出来,毕竟「如果一个 idea 说出去你就做不成功,那么说明你的执行能力有问题」。但是实际上,这也是需要分情况来对待的。 

比如在剧中 Pied Piper 的这群天真而年轻的团队被一家投资机构约见,然后被要求当场解释其技术内核,Richard「Get Excited」,因为一般的约见都没有比较专业的提问,对于技术宅男来说突然有一种觅知音的感觉,于是他怀着一种小兴奋来解释其压缩算法的原理,而 Erlich 和 Jared 看出了会议室里可以提出专业问题的团队正是这家 VC 在相关领域的被投企业,而他们的目的在于剽窃 Pied Piper 的算法。 

后来事实证明,他们确实利用这次伪装的见面会剽窃了 Pied Piper 的算法。当你有一个确实非常关键而机密的方法,有的时候确实需要好好保护你的知识产权。曾经就有创业者向我抱怨曾经有团队以这样的形式剽窃了他的经验。 

所以,即使我们需要保持一颗乐于分享以集思广益的心态,但某些关键的知识产权内容,创业者对此需要保持谨慎哦。   

估值和融资额不一定越高越好

在第二季里,孵化 Pied Piper 的孵化器所有者,同时也因此获得 Pied Piper 10%股份成为联合创始人的 Erlich Bachman 带着 Richard 开始了风投拜访之旅。 

在转变在 VC 面前 Pitch 项目的思路之后,Erlich 从艺术品位到茶点口味,甚至「Put his balls on the table」,全方位的羞辱了各路 VC,用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来说,就是「Lower their value」。人啊,就是逃不过这些套路。于是在剧中,各家 VC 纷纷争相向 Pied Piper 提供估值水涨船高的 TS,从「只值1200万美元的底线」一路飙涨至 Raviga 提供的「20 million at $ 100 million valuation」(投资2000万,估值1亿)。 

Pied Piper 的团队对此非常兴奋,理所当然,似乎所有创业团队都欢迎「更高的估值,更大的融资规模」,但是实际上,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这种情况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吗? Richard 如厕之际,本剧里的「VC小使者」,Raviga 的 Associate partner Monica 绕到房子后和 Richard 见了一面,给 Richard 道清了「Runaway Valuation」(过高估值)的长远弊端。 

736881782648667235

大多数的创业公司倾向于一味追求估值高企,然而过高的估值在企业成长的长周期里却不一定见得是好的。首先,首当其冲的就是下一轮次的融资,这是个很显而易见的道理,面对当前估值还低于前一轮估值的企业,投资人很难认为是一家优秀的公司。 

而创业从 idea 到 IPO,或者即使是通过收购的方式退出,都需要经过一个不短的周期。如果过于看重眼前而缺乏远见,企业虽然不会胎死腹中,但往往会早年夭折。 

而且,创业公司钱多了不见得是好事。如果创业者有过多的资金,团队的紧迫感就不会那么强烈,也不会迅速转型。一轮一轮的融资,其中有自然的规律,每一轮拿到的钱,足够进入下一轮就可以了。 

因此,创业公司最好扎扎实实保持一个良好的节奏,纵使是希图爆炸性增长的产品,大多数情况下,也是由稳健的积累蓄力为基础的。

选对一个好的投资人很重要

在被 Hooli 起诉以后,考虑到这项诉讼的风险,各家 VC 纷纷放弃了对 Pied Piper 的投资。走投无路的 Richard 接受了在创业圈内臭名昭著的暴发户 Russ Hanneman 的投资。 

他在20年前将收音机放到了网上,撞了大运,被 AOL 收购成功退出成为「Three Comma Club」(十亿富翁俱乐部)。不过之后再无成就,以至于资产增长速度赶不上定期存款。 

Russ Hanneman 的风格和真格的管理风格截然不同。他非常热衷于干涉 Pied Piper 的日常运作,和自己连英语也不太懂的女票占有两个董事会席位,并且以每两周一张支票的方式来支付投资款,而且私自为 Pied Piper 支配投资款,比如购买自己投资的另外一家公司的广告牌,把 Pied Piper(本意「魔笛手」)真当动漫角色来搞没有必要的周边产品。 

689067924307382675

最令 Richard 蛋疼的是,当 Pied Piper 参与一家色情网站「Intersite」节省带宽的招标测试之时,Russ 用一瓶酒不小心压住了电脑的 delete 键,删除了一个庞大色情网站超过9000小时的视频,这一行为简直全人类男性的公敌。 

所以碰上这个一个投资人,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毕竟合约已签,条款生效,法律不可违,等待你的是无法摆脱的额外煎熬和痛苦。 

因此,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是一个相互选择的关系。优秀的创业者更需要一个契合的投资人,借走他的天使翅膀帮助自己飞。创业维艰,选择投资人需谨慎,虽然正常情况下不会出现 Russ 这样的投资人,但是考察一个投资是否和你以及团队的理念契合,是万分有必要的。 

创始人要对公司有掌控力

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几乎所有创业类的影视剧都会以乔布斯当年被苹果董事会赶走的经历为原型来讲故事。在《硅谷》中,Richard 虽然拥有 Pied Piper 超过 50%的股份,但是其投票权却较少,以至于在企业快速上升之时,Raviga的新任管理合伙人 Laurie 决定撤去 Richard 在公司的 CEO 职位,转而引入外部管理者。 

而如同过去的所有故事结局,创始人不作为核心的初创企业,有大概率会遇到管理、产品理念等多方面的问题。CEO 继任者 Jack Barker 威名赫赫,人称「Action」(行动者),是一个经历过上一次互联网泡沫的长者,属于那种思想被写进商学院教科书的传统管理角色。  

而硅谷的精神却是要打破这些传统常规的教条,于是,不可避免,Richard 和创始团队和 Barker 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分歧,以至于 Richard 密谋在公司内部成立一个「小公司」,以颠覆 Barker 的统领。事实上,Barker 的经历让他非常重视股价和变现,以至于忽略了产品本身。 

幸(ju)运(qing)的(xu)是(yao),Laurie 及时解雇了 Barker。

这是一个非常经典的初创企业可能碰到的问题,创始人最好要有对公司的掌控力。为了投票权,诸如 Facebook、Google 甚至强行搞出了投票权重不一的股票。就算你没有绝对的控股权,也要通过其他方式来保持对企业的掌握能力。当然,早期创业公司最稳健的还是通过投票权,当企业越来越大之时,也许魅力人格也是走得通的一条路了。 

小公司为何可以打败大公司?

曾几何时,创业者在兴奋地在各类场合路演完之后,都会被问道,「如果 BAT 做了这件事,你该怎么办?」 

当然现在几乎很少有投资人再问这样的问题,因为怕被创业者反问「BAT 也有战略投资部,那么你们是怎么活下去的?」 

在剧中,因为 Pied Piper 的员工之前大多就职于一家科技巨头 Hooli,大家跳出来搞 Middle-Out Compression Solution(发散式压缩算法解决方案)之后,并且在 TechCrunch Disrupt 这样的有影响力的科技竞赛中获得胜利,不出意外地被 Hooli 盯上。 

认识到这种超级压缩算法前景无限,Hooli 于是成立了自己的压缩算法部门「Nucleus」,以此来和 Pied Piper 竞争。

但在第二季末,Hooli的 CEO Gavin Belson 发表了一通「Failure is growth, failure is learning, but sometimes failure is just failure」的演讲之后,整个Nucleus 部门全体被辞退。 而在第二季初里,Thornston Graves Fund 的合伙人却说 Hooli 将轻松打败 Pied Piper,生生地打了投资人的脸。 

289470720992882937

当然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比如 Snapchat 之于 Facebook,从 ACG 起家的B站之于优酷土豆,滴滴出行兴起之前58同城里也有约车的功能,不胜枚举。 

初创企业之所以可以战胜大公司,一方面是因为平台型大公司虽然总量巨大,但是分配到每一个单独的分支或者部门的资源不一定很多。借用诺贝尔奖得主罗纳德科斯在《变革中国》中的「边缘革命」的说法,创业者在大公司的边缘业务上,在单个利基市场上集中用力发起「革命」,而大较企业往往决策流程较长,等反应过来,速度迅猛的优秀初创企业往往已经有一定体量了,此时如果大公司还想继续发展这个业务,就不是「我用资源砸死你」这么简单了。比如,巨头这时候可能就提出收购而不是打压竞争的方案了。

559437284314603845

收购也是一个不错的退出方式,成熟的创业环境中,以收购的方式退出的比例远远高于目前中国的创业市场的比例。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边缘业务」也并不是仅仅满足「边缘」这一点,往往是大平台中流量虽然整体不大,但增长速度极快的业务,创业者可以利用这一点规律来寻找创业机遇。 

另外一种情况在于,初创企业确实掌握了非常牛的技术,即使是大公司投入足够资源也不能或者说需要一段时间来赶超这项技术,那么在这个追赶的过程中,就给了创业公司以发展的机遇和空间。这也可以算作是一种特殊形式的「边缘革命」,技术上的「边缘」,即在某一点的技术上超越大公司。 

所以,不要惧怕大公司的存在,当你觉得 BAT,或者「TABLE」已经占领了互联网每一个可以呼吸的角落之时,又有无数的「边缘革命」正在发生。 

创业者要提高自身的PR意识和能力

近期我们一直在关注初创企业的品牌建设问题,包括从营销和 PR 两个角度去考量这个问题。广告和 PR 的区别在哪?一个是“自己说自己好”,一个是「让别人说自己好」。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后一种方式有其他机构的背书,往往会达到更好的效果。而反过来,如果有背书能力的机构「黑了你」,就可能对你的创业公司造成极大的不良影响。 

在第三季中,Richard 读了科技博客 Code/Rag 的 C.J Cantwell 的文章之后,大为恼火,打着电话跺着脚向投资方 Raviga 的管理合伙人 Laurie 表达了不满和愤怒。 

731391367960786554

Laurie 随即安排了 Raviga 的 PR 总监在 Richard 约见 C.J Cantwell 之前对它进行训练。但是不巧的是,Richard 把 C.J Cantwell 当成了 PR 总监,对她简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掏心窝子扬家丑的水平。

546607608161288959

结果发现这人有诈,但是已经晚了。

820679988682777603

Richard 跟着 Cantwell 央求了一路,甚至对坐在车里的 Cantwell 表示「If you want to leave, you are going to have to run me over! 」(你要是想走,就先碾过我!),因为我们呆萌的程序员同志一激动站在了车后,所以 Cantwell 一骑绝尘留下 Richard 在车后吃尾气了。 

不过 Cantwell 提供了一个方法,让 Richard 提供更猛的料来替换对他的报道。而剧中 Richard 无意中得知 Hooli 对搜索引擎中立性结果的修改,最终不得不爆 Hooli 的这个「原则性大错」来解决了这个问题,险些酿成大危机。 

Richard 就是典型的技术型创业者,重视产品和技术,忽视公关工作。当然,做出好的产品,研发优秀的技术是创业的根本所在,但是就现实层面而言,初创企业,特别是 2C端的企业,如果不学会和媒体打交道,无力应对公关危机,缺乏影响力,都会大大影响产品的推广,拖累企业融资进程,甚至直接危及企业本身的存亡。 

因此,创业者是时候花些时间来学学如何来「说话」了。 

多多运动,珍爱生命

第二季刚开头,以 Peter Thiel 为原型的 Raviga 原合伙人 Peter Gregory 死了。 

原因是什么呢,他那时在塞伦盖蒂平原探险玩儿,营地里闯进来一只野马,是野马袭击了 Gregory 了吗?不,导游向野马开了枪,虽然导游打偏了。 所以是打偏了的子弹落到了 Gregory 的头上吗,不,也不是。

457015159623193491

然后是撞到了河马的身上吗?也不是。

381540663094347210

这…… 

珍爱生命,远离 VC 业…… 

Just Kidding,不过作为压力极大的创业者以及投资人来说,保持锻炼可能会成为回报率最高的项目之一。所以,不论你有多忙,一定要坚持运动,保证身体健康,否则,一切都是建立在脆弱根基上的流沙,一吹就散了又倒了。   

《硅谷》剧集还在继续,这九个 Tips 还远远没有说尽 Palo Alto 和沙丘路上的故事。空出一点时间,怀着轻松的心情,看看 HBO 这部良心之作,说不定就能够给你带来别样的启发和思考。   

990.webp_副本

美剧 硅谷 BAT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