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答:欢乐的分享着各类八卦、小段子,但就是没怎么分享知识
杨时旸 杨时旸

分答:欢乐的分享着各类八卦、小段子,但就是没怎么分享知识

其实,真正意义上的咨询行业是极其无聊的。它需要的是资深的从业者和研究者用数据、调研和逻辑说话。

黑马说近期“分答”刷了不少人的朋友圈,本文作者认为分答不具备知识分享的先决条件,不会成为一个长久的风潮,它更像是个新潮但无法长久把玩的玩具,人们的热情很快就会耗尽。

这一次刷屏的,不是任何社会事件,而是一款有趣的应用,这个叫做“分答”的产品,似乎让任何人都能依靠60秒的语音赚上个块儿八毛的快钱,然后喜气洋洋地分享在朋友圈里。突然之间,每个人都闻风而动,努力把自己打扮成某个行业的行家,一副怀揣着经验和秘密,志在必得等待着向金主吐露的样子。

当然,更多的人还是觉得它是个有趣的小玩具,获得的钱数不过等同于在群里抢红包,只是有了问答的社交和沟通功能,显得更有趣一些罢了。但无论怎样,还是有人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不劳而获的机会。他们自己心中的楷模都是王思聪公子,一天动辄17万的收入,让很多人艳羡。以至于分答的官方解释条款中特意还加了一项带有教诲意义的条目:问,在分答上赚钱容易,我都不想上班了,怎么办?答:那可能是全职工作积累的经验,获得了成就和头衔。你看,分答预见了这些使用者蠢蠢欲动的心思,还提前做了稳定心态的规划呢,一副很有些社会责任感的样子。

但蠢蠢欲动的人们很快就被浇了冷水,他们发现,这款产品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民主”,它仍然不可避免地严重偏向了那些本身就具备“资源”的答主。

从血统上讲,分答就是一款简便轻巧版本的“在行”,反之,“在行”算是个兴师动众的分答。而在行虽然做了一段时间,有人在用,也有人分享,但并没有成为现象级刷屏的产品,因为它看起来笨拙、严肃又认真。和讲究轻巧、纤薄、撩一下情绪就适可而止的互联网主流,有些不搭。说到底,果壳公司原本是一家对于知识分享有着浓厚兴趣,而且希望能在知识分享上赚取利润的公司,所以,在行也好,分答也罢,本质上,它们都是一种咨询业的变型。但是,经由互联网嫁接后的咨询业,不可避免地扭转了基因,让一切走向了严肃知识分享的反面。分答变成了一个八卦阵地,而不是知识阵地。有人痛心疾首地说,分答原本要做普通人的知识分享,但现在却成了王思聪的主场。其实,这也没什么可愤慨和无奈的。这种模式的设置,注定会成为现在的样子。

首先,60秒的语音设定,从根本上决定了这款产品的气质。相比于文字,语音显得更具备肉身交互的感受,它会让受众产生一种权属感——某个人对着我特意说了一句话,经过设计、思考、调整好语气和状态,单独为了我,完成了那一分钟的声音推送。从这个角度去看,人们肯定更愿意花一些钱去听到一个明星、偶像和具备爆点的人和自己聊一句更加私密、有趣、劲爆的话,而不是向普通人问一个随手可以在互联网其他任何平台上都可以查询到的问题。所以,当一众明星被邀请到分答之后,注定会占据食物链的顶端。这种邀请和推荐方式,把分答变成了一门“资源密集型”生意,其他领域的成功者注定可以在这里变现和通吃。

娱乐明星,自然不必多说,但是因为他们曝光过度,而且人们也清楚,他们也注定不会吐露什么真正有料的内容,所以,相较于他们,反倒是那些同时具备互联网娱乐精神和神秘色彩的人们,更易于成为火爆的答主,比如王思聪和木子美,因为人们更乐于提问那些具有挑逗性和恶趣味的话题——有关钱与性。

谁都知道,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享,最好的承载形式就是文字,然后是图表,因为知识的传递和讲解,需要一定的篇幅,它要的是逻辑、专业,这些都注定不是一句话能解决的东西。60秒的时间长度,和“传递知识”这件事本质上相悖,它更适合用来承载机智的段子,不为人知的八卦,以及某些打情骂俏。所以,60秒与知识无关。

更重要的是,因为它是个极短时间的速问速答,人们会本能地把它当做一种填补碎片时间的消遣行为,有多少人真的会把一个60秒的答案当做能够解答自己职业困惑,人性困境,以及专业知识的法宝?那不过是消遣娱乐。这样一来就排除了很多普通人成为塔尖答主的可能性。因为处于各行各业的普通人,不具备娱乐性。所以,你既然不会根据一个肿瘤医生60秒的语音去判定自己是否具备早期癌症的征兆,那么我们还不如去问王思聪有什么买不起,或者木子美喜欢什么姿势的啪啪啪。

其实,真正意义上的咨询行业是极其无聊的。它需要的是资深的从业者和研究者用数据、调研和逻辑说话,而不是像现在的那些伪咨询业一样,写了两本职场成功学,就敢于画一堆手账式的树状图,给各个企业和个人讲解职场发展。咨询业就像律师和医生,本身很难互联网化。

在依靠内容聚众、知识分享和兴趣经济的领域内,分答其实和公号、知乎与豆瓣都是全然不同的东西。后者三种,其实仍然贩卖的是内容,而创作那些内容的人的原生身份并不重要,所以,那些原本草根的人,可以依靠优秀的内容缔造大号,成为知乎大v和豆瓣红人。这些领地是靠产品结果说话的,而分答仍然是依靠答主身份说话。

有些时候,专业和大众、专业和有趣,就是不可兼得的东西,你要专业的行家为你做咨询解答,就注定无法成为刷屏的态势,如果你想要看到每个人都如痴如醉地参与,就只能看着自己的产品娱乐化。选定方向,认可代价就是了。

有些人觉得,分答会成为一种长久的风潮,替代一些熟知的知识和兴趣分享社区。但以目前的形态看起来,它更像是个新潮但无法长久把玩的玩具,人们的热情很快就会耗尽。因为对于普通人来说,它不具备真的参与感和投入性,他们在这里,只能在几个熟人之间,无聊地互问互答,过家家。而至于对王思聪和其他明星的八卦,人们的好奇心也是有限的。那些明星自身的资源可以更优化地寻找用途,而不可能永久消耗在这些琐碎的60秒上。

分答完成了完美的爆炸性宣传,但不太可能成为一款基本款的互联网产品。作为普通人,想依靠60秒语音赚钱,本质上和想着依靠在群里抢红包实现财务自由一样是个笑话。其实,对于这一切,分答官方说得很清楚,他们说,“请认清60秒的局限,它代替不了专业服务。”所以,玩具的新鲜感基本上到此为止,你看,今天还有多少人在朋友圈分享那赚取到的几毛钱?

王思聪 分答 知识分享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