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Pal创始人彼得·泰尔:不要浪费你们的无知无畏
造就 造就

PayPal创始人彼得·泰尔:不要浪费你们的无知无畏

无畏无知是年轻人创造的资本。

黑马说

Peter Thiel,《从0到1》作者、PayPal公司创始人。他是科技界的传奇人物,2004 年成为 Facebook 的首位外部投资者,他还是 LinkedIn 的早期投资者。通过个人资金和 Founders Fund 基金,他也向包括 SpaceX、Yelp、RoboteX、Quora、Spotify 在内的多家创业公司提供了投资。 一下是彼得•泰尔在汉密尔顿学院2016级毕业典礼上的演讲整理。

文|Peter Thiel       翻译|何无鱼

如果非要给出一个理由,说明我今天为什么能够站在这里演讲,我想说——思考未来是我的谋生之道。

这是一场毕业典礼,它也是一个新的开始。作为一名科技业投资者,我的工作就是投资新的开始。我信奉那些尚未有人见过或是做过的事情

在我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时,这并不是我打算要做的事。回想1989年,当我还坐在你们现在的位置上时,我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律师。我当时并不清楚律师整天都在干些什么,但我知道他们先得去念法学院,而念书又恰恰是我擅长的事情。

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我的成绩一直不错。我知道,进入法学院后,我还将面对从小到大一直在面对的那些考试,但那是为了让我将来成为一名成熟的职业人士。我在法学院的表现足够出色,毕业后被纽约的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录用。然而那家律所却像一座奇怪的围城,外面的人削尖了脑袋想挤进来,里面的人拼了命想逃出去。

在那家律所,我只干了七个月零三天。同事们对我的离职感到非常意外,其中一个人对我说,他从没见过竟然有人可以逃出“恶魔岛”。这话听起来有些奇怪,因为如果你真的想走,只需要走出大门,再不回头。

他们经过严酷的竞争进入到这个公司,从那开始他们的身份认同就在很大程度上与这个公司绑定在了一起,很难逃脱。

就在我打算离开律所的时候,我获得了美国最高法院书记员职位的面试机会。作为一名律师,那差不多是中了头奖。我进入到最后阶段的角逐,结果没被选中。那时,我完全不知所措,就好像世界末日来临。 

大约10年后,我偶遇一位老朋友,他曾帮我准备过最高法院的面试。我们俩已经多年未见,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并不是“嗨,彼得,你过得怎么样?”,而是“你有没有庆幸自己没有得到那份书记员的工作?” 如果不是那次面试失利,我永远不会偏离从中学就设定好的人生轨道,我也不会跑到加州跟人开公司,更不会开创出任何新的事业。 回想当初我想成为一名律师的壮志雄心,与其说它是我对未来的计划,倒不如说是我为当下寻找的托辞。

这样,不管是谁,包括我的父母、同学,甚至是我自问对未来有何打算时,我都可以用这个借口来回答,告诉他们不用担心,我在这条路上走得很顺畅。 回首过往我才知道,自己最大的问题正是走在既定的轨道上,却没有认真去思考过这条路究竟通向何方。 

当我与人共同创办一家科技公司时,我们采取了一种截然相反的做法。我们有意识地去改变世界的发展方向,有着非常明确和宏远的计划。我们的目标实际上就是,通过创造一种新型数字货币来取代美元。 当时,我们的团队非常年轻。创业初始,我是团队中唯一一个年龄超过23岁的人。我们发布自己的第一款产品时,首批用户就是公司的24名员工。出了这家小公司,全球金融行业的从业者达到数百万之众。 当我们向其中一些人介绍自己的计划时,我们注意到一种明显的现象:在银行从业经验越丰富的人,越是笃定地认为,我们的公司的业务模式绝不会成功。 他们错了。

如今,每年通过PayPal平台交易的金额超过2,000亿美元。我们的确没能实现那个更宏大的目标,美元仍然是占据主导地位的货币。 我们没能接管整个世界,但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创办了一家成功的公司。更重要的是,我们明白了一件事:尽管创新很困难,但绝非不可能。 与未来相比,你们在人生的这一阶段需要面对的限制、禁忌和恐惧更少一些。所以,不要浪费你们的无知无畏,勇敢走出去,去做父母和老师认为无法做到,以及从未想过要做的事。 

这并不是说,我们可以认定教育和传统毫无价值。

我们可以从汉密尔顿学院杰出校友埃兹拉·庞德(Ezra Pound)身上得到启发。他是1905届学生,也是一名诗人和预言家。 他用四个字宣布了自己的使命:推陈出新。当庞德提到“推陈出新”时,他谈论的是旧事物。他想找回传统中最好的东西,并使其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在汉密尔顿学院,在美国,在这个所谓的西方世界,我们都身处一种不同寻常的传统之中。开创新事物,这本身就是我们所继承的一项传统。

弗朗西斯·培根和艾萨克·牛顿的新科学发现了书中从未记载过的真理。我们的整个新大陆就是一个新的世界。美国的开国元勋致力于创建他们所谓的“时代新秩序”。美国是个惯于开拓的国家,只有不断探索创新,才是真正忠于自己的传统

那么,我们的进展如何呢?我们的今天有多“新”?宣称我们生活在一个快速变革的时代,那已是老生常谈。而一个公开的秘密是,创新已趋于停滞。 计算机的运行速度正变得越来越快,智能手机也可以算是某种新事物。但另一方面,飞机还没以前飞得快,火车故障频发,房价贵得离谱,人们的收入止步不前。 

如今,“科技”这个词的含义就是信息技术。所谓的科技行业干的就是制造计算机和开发软件的活儿。但在上世纪60年代,“科技”拥有更广泛的含义。它不仅仅意味着计算机,还包括飞机、药物、化肥、材料、太空旅行,各种各样的事物。各个领域的科技都在进步,让我们有望建造水下城市,在月球度假,以及拥有廉价到几近免费的能源。 我们都听说过美国被称为“发达国家”,这个称呼将其与“发展中国家”区分开来。这种描述看似中肯,但我发现根本不是这样。因为这种称谓暗示,我们开创新事物的传统已经终结。 

当我们说美国是发达国家时,我们其实是在说,“也就这样了”。对我们来说,历史已经终结。这种说法还意味着,每一件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现在剩下的唯一事情就是,等着世界其他地方迎头赶上。从这个角度看,上世纪60年代人们对于一个梦幻、美好未来的愿景就成了一个错误。 

我认为,我们应该强烈拒绝这种诱惑,不应认为我们的历史已经终结。当然,如果我们选择相信,我们无力做成任何自己不熟悉的事情,这种想法倒也没错,但这只不过是一种自我应验的预言罢了。然而,我们不该把责任赖在外在因素上,这只是我们咎由自取。 人们熟悉的轨道和传统就像是陈词滥调——它们无处不在,它们有时可能是正确的,但更经常的情况是,其存在合理性除了不断被人重复之外,再无其他。

下面,我会对两句陈词滥调提出质疑,以此结束今天的演讲: 

第一句话出自莎士比亚笔下的著名忠告:“要忠实于你自己。”虽然这句话出自莎翁,但他自己倒没说过,而是让笔下人物波洛尼厄斯说出来的。尽管他是丹麦国王的高级顾问,但哈姆雷特将他描述为一个乏味的老傻瓜,此话不假。 所以说,在现实当中,莎士比亚告诉了我们两件事。首先,不要忠实于自己。你怎么知道你还有“自我”这种东西?你的自我可能会受到竞争的驱动,就像曾经的我一样。你需要管教你的自我,培养它,呵护它,而不是盲目地遵从它。其次,莎士比亚是在说,我们应该对忠告持有一种怀疑态度,哪怕是来自长辈。

波洛尼厄斯是作为父亲在劝导自己的女儿,但他的忠告糟糕至极。此时,莎士比亚成为了西方传统的一个忠实例证,在这种传统里,我们不会珍视仅仅通过继承得来的东西。 

另一句陈词滥调是这样说的:“把每天都当成人生的最后一天来过。”接纳这一忠告的最好办法是反其道而行之,即把每天都当成自己会永生那样来过。

这意味着首先,你在同身边的人打交道时,要假设他们也跟你一样,长久不会离去。你在今天做出的选择很重要,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它所产生的影响会变得越来越大。这就是爱因斯坦说出“复利是宇宙间最强大的力量”时,他所想表达的真正意思。这不仅仅是关于财务或金钱,而是表达一种理念:花些时间去建立持久的友谊和长期的关系,你会在人生中收获最好的回报。 

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们今天坐在这里,是因为你们被汉密尔顿学院录取,到这里来学习某种专业,而现在,这种学习已经结束。从另一种意义上说,你们在这里是因为你们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路相互扶持,这种友情将会延续下去。如果你们好好培养这种友谊,它将在未来的岁月里产生“复利”。

你们迄今所做的每件事都拥有了某种正式的结局,就好像你们毕业了一样。今天,你们应该好好庆祝自己取得的成绩,这也是我的愿望。但请记住,今天的毕业典礼并不是又一件最后会终结的事情的开始,它是一段永恒之旅的起点。在此,我就不多耽搁诸位踏上这段旅程了。谢谢大家。

Peter Thiel PayPal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