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丰说团队一半人开始做科技投资,因为商业模式的创新快到极限了
常皓靖 常皓靖

李丰说团队一半人开始做科技投资,因为商业模式的创新快到极限了

科技很不好投,又费柴火又费人。

提到最热爱的“商业世界”这件事,李丰可以一口气说100个字。直到把前来采访的记者们都惊呆。怕记者难以理解,李丰接着又会用各种例子来佐证或解释自己的观点。

李丰的反应速度和他说话一样快。有时记者的问题只问到一半,他就开始说,OK,这个值得聊,是个好问题。

曾收到过李丰TS的一个人这样评价他:“我非常欣赏李丰先生的做事方法。他做事高效,决策速度非常快。”据查,李丰最快的一笔2000万投资,从见创业者到决定投资只用了十多分钟时间。

快,是投资人李丰的标签之一。

李丰曾投资过脸萌、B站等20余个泛90后项目,也坦言自己喜欢那些成熟、闷骚、理想主义的男青年创业者,还曾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创业的快乐是,有那么多充满朝气的年轻人一起在梦想的路上。”

李丰喜欢新鲜事物。

他目前干得最长久的有两份事业,一个是新东方,一个是IDG,巧合的是,在两家机构他都正好待满了7年。

2008年,李丰加入IDG,主导投资了宜信、猪八戒、三只松鼠、英语流利说、韩都衣舍等多个项目。在回顾IDG的投资生涯时,李丰总结道:7年投资了61家企业,投入2.92亿美金,带来了17.97亿美金回报,整体账面回报为6.14倍。

不错的成绩。

2015年下半年,李丰离职创立峰瑞资本,称要颠覆“传统VC的利益分配与投资决策规则”。 为此,峰瑞资本创立了自己的游戏规则:创业项目 3 倍回报以内,基金不收取管理费;收益的 10%可由创业者决定如何分配;一年以上投资团队成员都享有投票权;拥有 100 万人民币资产,即可能成为有限合伙人……

成立快一年的峰瑞,在深科技、TMT、医疗等多个领域有所布局。李丰投过的成功项目有消费升级类,英语学习类,金融类。而在一些他不熟悉的领域,如科技创业,他也愿意去赌,对此他的理由是,“(投技术公司)如果你看对了的话,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有内生价值。”

李丰对包括创业家&i黑马在内的几家媒体谈了谈他们在科技领域的投资观点,以下为内容梳理:

为何投技术?商业模式创新已到极限,基础设施面临瓶颈

目前我们基金总规模接近 40 亿。其中,已投资 40 多个早期项目,投资金额超过 4 亿。此外,4 只专项基金,分别投了三只松鼠、Uber、Unity 和魔比神奇,总金额约 12 亿。

我们大概从去年9月份开始建科技投资团队,现在算上EIR大概有差不多“九个半”人,占投资团队总人数近半。

加上在美国投的,我们现在投在科技里的项目占已投项目的三分之一左右,比如说深度学习、VR,视觉、音频、 3D实时建模等。

峰瑞资本去年刚创立时就确定了科技这个主要的投资方向,那时候更多的还是出于商业上的判断。

从任何一个行业的演进过程来看,当商业模式的创新把资源效率推到了一个比较高的水平之后,接下来就必须对这个行业的基础设施做创新,才会使资源分配和效率得到进一步的提高。

我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从以前的共享经济来看,当时的逻辑是把资源的分配效率在商业模式创新的角度上几乎推到了极限。以Uber为例,它投入了很多的人和钱在无人驾驶汽车上。当然从现阶段来看,无人驾驶汽车最大的挑战在零部件上,从技术角度来说,我们没有把成本下降到可以民用化的水平。

第二个例子,无人机之前一直是军用,有两个原因:一是当时它需要的技术比较复杂。二是无人机成本比较高。现在把无人机从军用变成了商用,一是计算能力发生了演进,二是一些关键零部件在技术上取得了进步。

商业世界的循环和逻辑基本上是,它透过某种形式的创新把我们向前推进了一步,我们把所有可调动的事情再调动一遍,就会发现,我们面临一些基础设施的瓶颈。

这就是我们最先开始提科技投资的原因。但是科技很不好投,又费柴火又费人。

科技方向很多,每个方向都很专,而每个人只能看一到两个垂直方向。科技公司不好找,找完了又不好论证,原因是,这个事你既要在学术上论证一圈,是不是可行,又要在工业上论证,是不是可以规模化和工业化。

但我们还是下定决心在做。

解决中国这一轮宏观经济结构调整的主要方式之一是,要增强工业经济的生产竞争力。有两个办法,第一,增加终端产品附加值,将其变成新的更好、有一定议价空间的品牌;第二,在整个产业链中注入更多的技术。

投技术公司的好处:不像商业模式竞争,容易被泡沫化

科技现在变得很热,这听起来有点烦人,有点泡沫化。但是做真正意义上的科技投资和创业,有一个最特殊的事情是,它很难被泡沫化。比如说,很难说滴滴和Uber到底谁更好、更强,输赢还不一定是谁更好或更强所决定的,有很多外部因素决定。资本因素在商业模式上的作用,是可以使一个事物脱离原来的价值规律的。

但如果它真的是技术创业,理论上来讲,你融再多的钱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这是技术最大的一个好处:相对商业模式上的竞争,它更不容易被泡沫化,更不容易大幅度脱离其价值本质。

科技投资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如果你看对了的话,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有内生价值。商业模式创新是必须做一个闭环,然后获得规模性优势,最后取得垄断地位。投技术的好处是,在你判断对了的那一天开始,即便它什么都没做,也已经有了价值,因为它的价值是在过去积累起来的。

科技领域投资的决策,我们主要依赖于个人的判断。其实你发现这件事靠个人不容易。因为你一旦看多了技术,就会掉到技术的研究细节里去,就忘了对个人和商业化、工业化阶段的判断。而如果你完全不懂,你就不知道这个事是怎么样的,容易钻牛角尖。所以最好的方式还是需要一个以上的人。

我们要投科技这个主题,也有难点。一是在中国很少有投科技的VC。二是我自己以前不是投这个方向的,一切都得从头学。

科技领域的创业者和其他方向的创业者不一样。如果CEO不是这个技术方向的最核心的人,应该讲是很难做的。因为既需要他管理研发的进度,又需要他决定研发的方向,还能够知道,找什么样的人来做这样的事。

峰瑞的投资逻辑是,投一个产业链,在此产业链的关键方向和节点上只投一个,有个别情况会投两个。

VR是我们投资的方向之一,在投VR时,有展示技术、图像拼接、传感器技术、音频、对焦和捕捉这几个关键节点。VR为什么没有迎来大爆发?就是因为这些技术节点还没有被解决。最大的障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连串的,只提高一个不解决问题。

互联网医疗是我们的另外一个主要方向。对此我有两句话:一是医疗的市场化,二是供需关系存在矛盾,必然会因为市场化不断加深,而得到某种解决方案。我们按照这样的思路投了一些医疗服务的公司。

李丰 商业模式 科学技术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