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d耿乐:出柜需要勇气,我要做库克那样的人
吴丹 吴丹

Blued耿乐:出柜需要勇气,我要做库克那样的人

上帝既然让Blued CEO耿乐成为Gay,他决定做一个像库克一样的人。

采访 | 吴丹、孔乐

文 | 吴丹

口述 | Blued创始人兼CEO 耿乐

中国同性恋的“粉红经济”爆发在望。

已拥有超过2200万同志用户的Blued今年6月1日宣布获得C和C+轮共计数亿元投资。这让Blued有最大的机会成为中国规模达3000亿美元的同志“粉红经济”领头羊公司。

“同性恋在人群中占比大概5%,古今中外这个比例都相差不多,整个中国男同和女同的数量在7000万以上,男同的数量在3000万以上”。这是Blued CEO耿乐此前接受创业家&i黑马采访时透露的数据。耿乐同时也是创业黑马学院黑马营10期的明星学员。

耿乐今年39岁,已为他的同志事业奋斗近16年了。从刚到北京时的7个人,到现在170多人,他开始进军海外市场了。“泰国的同志娱乐产业比较发达,各个国家的Gay常年到那边玩。市场做得好的话,日活应该有20万。”耿乐计算道。

做淡蓝网时,他的初衷是,让自己和同志群体有个能说话的地方。现在,他的考虑是用户规模化和“粉红经济”。耿乐说公司最大的竞争力是,有同志的企业文化。“耿乐的背后是警察出柜(“出柜”:同性恋者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十六年的创业故事,被总理接见,这个东西是无法模仿的,拿不走。”

他说自己每年都会和同事们回一趟秦皇岛,在淡蓝色的海边拍张照。那片海是他的起点,也偶尔让他回想起,自己苦恼的青春岁月。

自耿乐被动“出柜”后,激励他前行的动力到底是什么?是怎样的动力,让他从一名警察,成为全球第一家完成C+轮融资的同志公司创始人?在创业如长征般的摸爬滚打中,他又学会了什么?耿乐可以把他心中的五彩旗插往全世界吗?

请看创业家&i黑马对Blued创始人耿乐的独家专访。

用户只有一个标签:Gay

我们是第一个走到C+的(同性恋平台)。但同时我又在想,一个企业要是以融的轮数界定它成功与否,这是不对的。我更希望说我们成功是因为业务做得好,占了国内市场绝大部分份额,有170多人的团队规模。

目前离国内市场的天花板还有一段距离,但我要提前布局了。我们的高度可能没有陌陌高,但要把广度做得更广。所以从去年开始布局了。

和异性恋不同,同性恋人群可以无国界交往。比如,Blued里面如果有很多老外,大家会觉得,这个软件好国际化。但在异性恋社交软件里,如果都是老外,大家会有点警惕性,女孩儿就觉得,他们为什么跟我聊?老外也会觉得,她是不是想移民?男女和男男的社交差异是有一些区别的。

男人找男人一开始无非看颜值、身材、生活品质,男女可能更多看文化、家庭背景、收入,是不是能结婚等。同性肯定是荷尔蒙的吸引。

我们去年2月在荷兰发布了英文版,一年时间出了包括韩、日、西班牙语等在内的9个语言版本。融C+轮也是想储备一些钱做国际化业务,现在团队近20人。世界那么多国家,不管是恐同还是对同志友好的,反正同性恋是个客观存在。我们现在已经是泰国的No.1了,在台湾地区也排前两位。

我们在泰国有两个人,这边也有两个从泰国回来的华人,而且是Gay。泰国是亚洲娱乐中心,各个国家的Gay常年去玩,同志娱乐产业比较发达。泰国人很nice,在大街上随便看到一个男生很帅,你可以跟他勾搭,不排斥。即使他是直男,也礼貌地跟你笑笑,说No。泰国是佛教文化。

泰国市场做好了20万日活应该能做到。台湾市场大概几万人。

其它地区的话,印度、印尼、马来西亚也在看。每个国家是不一样的。比如在中国,聊完之后是可以见面的,但在俄罗斯,可能只是聊,连见面都不敢见,俄罗斯非常恐同。我们未来进俄罗斯市场的时候,可能会把用户的地理坐标隐藏。先吃亚洲市场,未来可能在欧洲会有一些尝试。

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一家全球性的公司。用户只有一个标签,都是Gay。

Blued 是一家“粉红经济”公司

今年的变现是我一厢情愿,董事会一点要求都没有。他们说,耿乐你现在不要做变现,就做用户。我说如果这个功能对产品有帮助,又能挣钱,能不能做?直播就是这样的事。我们在去年12月份,直播还没火的时候就做了。在同志当中一下引爆了,成为话题,大家都来围观。

我们也和一些高人去聊,说耿乐如果你输在可以花钱解决的问题上,那就是你的问题。你有钱,别人没钱,你就该做出没钱做不到的事。很对。

我们现在有将近十万主播,主要盈利是虚拟礼物分成。男男直播又不一样。男女看颜值,看胸什么的。男人和男人可能是聊同志关心的话题,生活,第一次恋爱,等等。

我们现在只满足了用户一个需求,即社交需求。但这个人群还有很多其它需求,比如消费升级类的。像男士粉底、专用润滑剂、SPA、同志旅游产品、文学影视产品等等。你会发现未来Blued不只是一家社交软件公司了,而是一家“粉红经济”公司。

“我没有安全感”

投资人见过很多优秀的公司,他们经常跟我说,耿乐你在某些方面是比较差的,要尽快学习。有时候挺难接受的,我有那么差吗?但想一两天就明白了,说的很对,我就要学习,马上去改进。

最开始根本看不懂什么叫融资计划书,各种条款回购等。就去问,去学,去网上搜资料。刚开始我不知道怎么跟投资人谈,有时候别人很强势,我想下次谈的时候应该有自己的气场。于是有了经验的积累。

最关键的是,坚持和内心的强大是很重要的。

走到这个时候你可能会发现,很多业务并不是你擅长的了。我现在没有更多时间跟大家讨论产品,会找更专业的人来做。以前什么都是自己做,甚至一篇新闻稿都自己去写,淡蓝网最开始每个版主都是我去聊,累得不行。现在找更合适的人来做,我提供平台。

我做警察出身,一直不知道科技媒体有多重要。融了天使轮之后,我们想,不要公布,不要让人知道我们在做这件事,别人知道的话,万一都做了怎么办?但这时我们的竞争对手就公布了他们的天使融资,在业界引起很大反响。

之后很多人见了我都说,你们的产品跟那谁谁一样吧……我说我们才是这个行业的老大,为什么没人知道?为此我还跟媒体吵过架,后来那个媒体人告诉我,媒体是个工具,你要知道怎么去利用好。

好吧,后知后觉开始去路演,参加活动,接受采访,把自己讲出来。

这两年偶尔会想想上市,想那会是一个怎样的路径,上了之后怎么办,能够代表什么。我觉得离上市还有很遥远的距离。

我当然希望上市成为一个里程碑,但同时又告诉自己,千万不要用上市来要求现在的发展,会出问题。你要做的难道不是一个理想和信仰的事业吗?不只是让投资人套现走人,或者你个人的财务自由,不是的。我也很纠结,一边想(上市),一边又提醒自己。

我是巨蟹座,同事总说我没有安全感。可能所有创业者都没有安全感吧,总觉得对什么都不满意。还有一个表现是,如果一个同事连续请了两天假,说身体不好,我会想他是不是去应聘?或者突然发现这几天数据增长有点缓慢,我会想,原因是什么?一定要找到。

又有细节,又有宏观,每天都在缺少安全感中度过。最大的安全感就是,有一个团队跟我在一起。

前两天一个大公司的VP跟我说,耿乐你们C+结束了,现在安全了。我说我倒不这么认为,我要时刻警觉后来者,同时也要看未来。现在我还是非常不满意的。

现在也没有安全感,来自两方面。一是觉得所有对手都不是对手,但同时要防范有人弯道超车,或在其它地方突然把你颠覆了——市场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二是,有很多东西是未知的。就好像我从来没有想到,我能走到C+轮,又比如,国际化你没做,不知道多少坑。

Blued是“约炮”软件?

同志软件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可以基于定位找到身边一样的人,这跟异性恋是不一样的。异性恋有很多渠道和途径可以找到身边人。你喜欢这个小女孩,就有机会跟她认识一下,只要她单身。但Gay不一样,你喜欢那个男生,但你不知道他是不是Gay。这时你就要打开软件,看他是不是在上面。

或者我住在这儿,我就想,小区里是不是住着几个Gay?我怎么认识他们呢,下班的时候可以一起喝个茶,一起玩,甚至谈恋爱。每个Gay心里都是孤单的,是戴着面具生活的,没办法释放自己,做真实的自己。他们只能更多地通过互联网来找跟自己一样的人,去聊天恋爱。

这种感觉有释放,也有新奇。特别像我们刚开始用QQ的时候,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网友了,两个人见面,都很紧张、很兴奋。

之后我们就提供了一些阅读和娱乐性的内容,比如直播,新闻,动态等,让大家在上面能玩起来。

有时候你会觉得委屈。别人也会质疑Blued是约炮软件,我跟陌陌创始人也聊,他也挺苦恼的。我后来想,别人之所以质疑你,因为你做得足够好了,之后就是你应该承担的企业责任。我们现在产品还要再改,包括在艾滋病(HIV)防治部分,这是没有止境的。

在北京,我们跟政府合作的HIV检测室一共有3个,在全国有七个城市在做(HIV检测,编者注)。大家可以打开软件找,离自己最近的检测点。检测一直在往里搭钱,因为觉得这挺有意义的,也说服了投资人。他们都很支持,一直说,耿乐,艾滋病防治你们一定要做,我们不在乎钱的,一定要做,还要做好。

我们比异性恋的产品管理更严,经常有网友吐槽我们,说这张图在哪哪都可以发,你这儿为什么不能发?我就说,那个平台抗风险能力很强,但我们抗风险能力很小,池子比较小。还有一点你要知道,很多人看同性恋的时候是戴着有色眼镜的。

还有问题说,为什么打开你们的软件全是露胸的,肌肉的……那这样再管就没法管了。

让同志不再孤独

Blued的企业文化在竞争中是最关键的一部分。这张照片是2009年,刚来北京时拍的,里面的人现在都在。但他们可能往后“退了一步”,有时候我们需要从外面找更牛的人进来。怎么说服他?说别人能帮我们跑得更快,他说没问题。这些人现在工资不是最高的,但他们有期权。公司最老的员工已经跟我干了近十年。

我前两天回秦皇岛,找到了以前的笔记本,一看2005年的日记上写着他们的名字。当时特别苦,在秦皇岛一个月开1500块钱,来北京开3千块,不够花。当时来北京是7个人,大家住上下铺,一起买菜做饭,洗碗排班,就那么挨过来的。即使有人背叛了我,或伤害了我,有这些人在我身边就够了。

我们公司有件大事,每年7月都要回秦皇岛。我想告诉大家,我们是从秦皇岛出来的,那儿有大海,有我青春时的理想和信仰。我喜欢那种海,蓝色,唯美。海边是我的警校,我当时的青春有苦恼,甚至痛苦。淡蓝解救了我,也帮助了很多人。我们回去的时候可以追寻淡蓝的历史,有一种归属感。

库克出柜这件事也在很大程度上鼓舞了我。正好是他出柜第二天,我们公布了B轮融资,我真的为他骄傲,我感觉要做库克那样的人。

我们楼下有个客服,之前在一个很牛的公司拿上万的工资,到我们这儿几千块。那天我们去团建,喝酒时他跟我说,老大你知道我为什么来?因为淡蓝曾帮过我,所以我想帮更多和自己一样的人。我们团队有很多这样的人。他来这里不孤独。

跟名人互动对我们的推广是有帮助的。雷军是我们的投资人,这次公布了。还有吴莫愁,她很支持我们的公益,免费来做形象大使。可能大家不知道耿乐是谁,对很多网友来说,他就是一个同性恋,当这个同性恋跟总理握手、跟企业领袖、明星在一起的时候,大家就会觉得,同性恋也可以到台面上,被别人接纳。

对我个人来说,我愿意抛出那些照片,就想告诉大家,同性恋不比异性恋差。昨天我发了一张与纳斯达克CEO合影的照片,他非常兴奋,在中国有一家这样的同志公司。我只想告诉大家,一家同志互联网公司也可以站在世界的平台上,让大家看到。你要告诉那些歧视你的人,别歧视我,有可能我比你优秀。

我们投资人总说,耿乐,你有偶像包袱,总在朋友圈发一些合影的东西,你看别的CEO只发生活。我说诉求不一样,我们遭受了太多歧视和质疑。

我去参加很多活动,我意识到,每次都被排到最后。很多公司做得没有Blued好,但最后总是耿乐排最后,为什么?因为你是一个Gay,大家觉得,你应该排在最末尾。很多这样的事情。我就不服气,非要把这个扭转。这次我们去参加凤凰网一个活动,他们请了八位分享嘉宾,我第一个上台演讲。这就是我要做的。

“你把我的朋友圈解开吧”

我以前跟别人说“同性恋”这三个字的时候,心里都很胆怯。现在我觉得我脱口而出。

有一次在飞机上,我和一个专门研究性学的专家讨论问题,他就一直说同性恋同性恋……我当时觉得,有个地缝我就要钻进去。当时认为,全飞机的人都觉得我是同性恋,很害怕。但现在,我在很多场合说我是Gay,都不会过心了:我就是啊。我希望让每个人都可以有这样的勇气。

这个初衷没变过。和那个给我留言的老人家说的一样,我在年轻时真的遇到了很多歧视,特别害怕,找不到朋友,戴着面具生活。但现在小朋友,你看他们多好,二十岁能找到自己的男朋友,在一起很开心。

最开始我也没勇气出柜。

当时当警察是因为家里很穷。我年轻的时候大家都发粮票,我是没有的。当时我学习又非常好,上警校可以解决我的城市户口,毕业后又有工作,16岁就上了警校。当时的理想是当大学老师,后来当了警察。当时对谁都不敢说,总把自己装成异性恋,别人总给我介绍女朋友,我都不想见,很痛苦。

搜狐报道完之后,同事都知道了,也被动推了我一把,被动出柜了,这个网站(淡蓝网,编者注)大家都知道了。领导找我谈话,说当警察还是做网站,二选一。我不知道怎么办。当时网站已经有几个同事了,如果关掉,他们就失业了。后来我就辞职了,做网站,然后又做了一些事,成为CEO。把你推到前面以后,发现自己有了更多责任,都希望你成为领袖、榜样。越往前走越发现,自己成长了很多。以前不敢出柜,但出柜以后发现,也没什么变化,反而活得更自在了,不戴面具了。

也是慢慢教育了身边的朋友,最开始他们不接受,觉得同性恋挺恶心的。后来发现我是同性恋,慢慢看我的故事。他们看了我很多采访,才了解了我——我也很难当面讲我的事。

我以前加他们微信,都把他们屏蔽,不让他们看朋友圈,很怕他们知道。了解之后他们就说,你把我的朋友圈解开吧,我已经知道你的事了。我就一个个再解开,(现在他们)经常给我点赞。

他们也会转发,说这是我哥们儿,慢慢以我为骄傲了。他们说,如果不是你,我们一直觉得同性恋挺变态的,或者说女同还接受,男同觉得很恶心。现在他们觉得都OK,没问题。所以第一,你要感染他,第二,让他觉得你很优秀,就会接纳你。

上帝选择了你是一个Gay,跟别人不太一样,所以你必须要有一个坚强的内心。就因为这个标签,我们整个人生会面临很多的挑战和质疑,无法避免。即使在美国,现在还是有一样的问题。

当你害怕的时候,你就问自己,内心够不够强大?我现在比以前强大很多。以前我常失眠。有人辞职了,投资人给压力了,我都会失眠。现在不会。

有信仰,我觉得挺重要的。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也像一个修行的人,我的信仰就是,让同性恋不被歧视,别人不能看轻我。

下周我们又要去美国和法国,和不同的团队聊。这种生活又有思考,又有实践,挺好的。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经历。

我觉得我这一辈子,虽然才三十多岁,已经挺值了。我也很知足了。

blued Gay 耿乐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