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OEM面临新模式 不能用假货问题简单否定
王亚奇 王亚奇

马云:OEM面临新模式 不能用假货问题简单否定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表示,传统OEM(代工生产)厂商目前面临的并不是简单意义的“假货”问题,而是商业模式问题。

i黑马 6月14日消息 今日,阿里巴巴集团在杭州总部举行2016年阿里巴巴投资者日大会,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表示,传统OEM(代工生产)厂商目前面临的并不是简单意义的“假货”问题,而是商业模式问题。

马云认为,正是因为能够生产出达到国际水平的优质产品,许多大品牌更青睐选择中国的OEM厂商。然而这些厂商本身并没有销售渠道,忽然有一天他们发现可以通过互联网卖产品——为什么不能用更低的价格做更好的产品呢?于是人们看到市场上开始出现与正品质量相当、但价格低得多的商品,而生产正品和“仿品”的可能就是同一个工厂。马云认为这种现象非常值得研究,“他们面对的不是知识产权问题,他们面对的其实是新的商业模式问题”。

马云还提到,自己访问全球,不是为了跟总统握手,而是要为5年后的事业做准备。很多公司在做今天的生意,而阿里在做未来5~10年的生意。

他预计,2020年阿里会实现六万亿人民币(一万亿美元)的交易。去年阿里的GMV,如果按照GDP,相当于中国第六大省,“如果幸运,我们也许在4年后就会成为中国第一大省,超过广东。而到年底,阿里GMV会看齐瑞典GDP,相当于进入top20国家。”他还预计到2036年阿里用户将达到20亿。“我们要创造一亿工作岗位,帮助一千万盈利的企业。”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平台治理部负责人郑俊芳在随后的发言中和会后接受媒体采访中表示,假货不等于劣质,假货不等于质量低,假货也不等于价格低和高,因为假货更严格的来讲,是侵犯了他人的商标权。

“商标权在中国是个非常复杂的法律问题。一个企业一旦拥有一个商标,并不意味着在全类目下都受到保护,有些甚至要根据法律判例来进行界定。”郑俊芳在发言中称。

以下是马云演讲全文:

每次我跟投资者对话,市场就会紧张

我不是很擅长和投资者对话,但我很擅长跟企业家对话。Joe就像我的翻译,不停解释其实Jack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们公司决定我来专注于战略和方向,Joe负责和投资者沟通。

市场总拿阿里巴巴跟其他人比较,中国的Ebay,中国的亚马逊,我们很困惑,不知如何让外界了解阿里巴巴,好像每次解释都是在削足适履,来努力的适合别人的标准。

哈佛大学写了阿里巴巴的案例研究,但我觉得这不是阿里巴巴。

1972,尼克松访问杭州,我就在能够望见的距离外,杭州其实是第一个对外开放的城市。虽然我父母不认识ABC,但我喜欢学英语,虽然我的英语还不够好,但我喜欢理解别人,了解西方文化。我从少年开始学英语,学到了全新的视野。

1972尼克松来了杭州,我一直好奇如果毛泽东去了美国会怎样。邓小平去了美国,启动了改革。

1995我去了美国,第一次看到因特网,硅谷、西雅图、纽约,尝试理解美国人的思维、如何做生意,什么是企业社会责任,什么是价值。

这个公司是一部活着的纪录片,从创业开始,我们几乎用视频记录了90%以上的内部会议、重要活动,我们可能是做视频记录最完整的公司。因为我们相信有一天阿里巴巴会成为全世界一个重要的样本,人们可以通过影像资料了解阿里巴巴。

从第一天,我们就清楚我们的竞争对手不在中国,我们在跟全世界最聪明的人竞争。

We Chinese people understand better US than US understand China.中国人对美国的理解远远超过美国人对中国的理解,我们理解他们的公司,文化,但美国对中国知之甚少。我们了解美国前100家互联网公司,了解他们的商业模式,了解他们的CEO, 但是美国对中国的前100家互联网企业的了解程度呢?美国人觉得太复杂了。不想了解总有这个那个理由。

你可以用一句话解释阿里巴巴的商业模式吗?不,我做不到。在美国有类比吗?不,没有;

你担忧股价吗?担心也不担心,我们在中国经营,但只有很少的海外投资者真正理解我们。

2003,我们启动了淘宝,我们相信会赢,但没想到这么快,eBay只用了2、3年就退出中国。因为他们有路可退,我们没有。

我10年前见沃尔玛高管,我说我们会超过你,他说你是一个有志向的年轻人。

2020年,我们会实现六万亿人民币(一万亿美元)的交易。去年我们的GMV,如果按照GDP,相当于中国第六大省,如果幸运,我们也许在4年后就会成为中国第一大省,超过广东。电子商务应该成为第五大虚拟经济实体,除了美国、中、日本、德国。到年底,我们GMV会看齐瑞典GDP,相当于进入top20国家。

100millionjobs,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创造一亿工作岗位,帮助一千万盈利的企业,公司应该被愿景和使命驱动,每个公司都有使命,但很少有公司真正相信,但阿里巴巴,我们全身心的相信。在公司,问每一个员工,会发现他们发自内心的相信。

全球化-全球买全球卖、只要你有一个手机,你就可以自由买卖,你有一辆车,你可以随时分享经济;你的土豆只能卖给邻居,现在可以卖给全世界;你家屋顶的太阳能能够为全世界供电。

我们有全球最大的零售平台,但我们不是零售公司,我们是一家数据公司,中国近14亿人,30%的人永远不会使用你的产品,所以我们最多可能有8~10亿用户。

预计到2036年用户达到20亿。我们需要其他1.2billion用户,需要来自全球的用户。全球化更像大公司的游戏,但发展中经济、小公司没有机会,我们希望支持全球80%的小公司,所以我们倡议建立EWTP(不是EWTO,EWTO是个组织,是政府行为)。

淘宝上有30个省,我们从来不让30个省长坐在一起讨论决策,生态会自己发展。所以我们要做EWTP,EROAD,用商业的模式改变世界。所以过去一个月,我有26天在路上。我相信10年以后,你们会喜欢(ewtp)的。

我访问全球,不是为了跟总统握手,而是要为5年后的事业做准备。我们对自己的承诺非常认真。很多公司在做今天的生意,我们在做未来5~10年的生意。

农村:有人发展马来西亚、印度、印度尼西亚这些国家的海外战略。跟他们比起来中国农村市场更重要,如果你不能帮助中国农村,你如何帮助这些国家。农村曾经非常艰难,没法在线买卖,但现在去杭州周围的农村逛逛,你会发现电子商务在实实在在的改变生活。

云计算大数据:2009年,王坚跟我讨论,你想过阿里巴巴10年后怎样吗?我说我们会这样、这样,王坚说那你想过服务器、数据库会花多少钱吗?我说小钱!结果一算,我们会破产。那时,我们决定做云,7年前做这个决定非常痛苦,因为没有人知道云是什么,我们管这个叫登月计划,王坚说应该叫奔月计划,永不回头。(Moon Landing,Moon Forwarding)

那次的技术革新的争论,好像宗教之争,他们在我的办公室大吵,拍桌子,摔椅子,非常痛苦。10个 DBA Oracle ACE,7个为此离开了公司,非常痛心,因为他们认为我们在做的技术没人试过,会挂掉。但还好我不懂技术,我们坚持下来了,因为我坚信我们必须做成,而且我们如果做成,我们会帮助更多小企业。

6年前,我们就在一个会议上很郑重地对大家说,我们要做的不是GMV公司,而是数据公司。人们一直问我,你怎么挣钱,今天,我们也不知道如何用数据挣钱,但我们知道人们的生活将离不开数据。

沃尔玛为了销售所以产生数据;但我们是为了数据才做电商、做物流。人们一直问我GMV,GMV不是我们所追求的目标。我们卖东西是因为我们希望获得数据,这和沃尔玛是不同的。

这就跟之前不断有人问我PV怎么赚钱一样,后来互联网点击率就变成了流行的考评企业指标,可这些都不是我们真正看中的。

GMV永远都不应该是电商的标准,因为投资者要,我们就给了,结果就变成了标准。我们内心从来都知道GMV不是核心指标,商业的基础设施才是最核心的。如果你需要一个健康的商业基础设施,电商,物流,金融,数据计算,跨境五大元素不可或缺。现在很多政府找我们,希望得到这方面的帮助。

很多人不理解我们,就像15年前,很少人了解我们一样。几乎每一年,我们都要和投资者争论,我的哲学是,每一年都要想10年后的业务发展。我们要做102年,we build to last, 而不是象好多硅谷公司build to sell。为了102年的目标,我们做什么事情,都有10年的长远计划。

我有一天发现了雅虎的问题,一个工程师用28分钟向我们介绍这个产品如何盈利,这是有问题的,工程师要想如何用产品改善人的生活。在那里的董事会议,没有人做决定,因为没有对未来的方向。

淘宝、天猫、支付宝,我们不是为了今天而做的生意,任何互联网模式可能都不能繁荣三年,但在阿里巴巴,我们的业务已经形成矩阵,轮流上阵。阿里让旗下每个业务板块轮流繁荣三年(而且一个业务还会回来继续繁荣)---这是一个circle,这样的持续繁荣最终能达到整体公司的繁荣。阿里云应该在2019年收获,菜鸟应该在2023年,因为这些是我们10年前种下的种子。

如果我有一个主意,我办公室90%的人都认为是个好主意,我会马上扔掉;因为你能看到这个机会,所以的竞争对手都会认为这是机会,我们要做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

我的投资者曾说支付宝一定会赔钱,赶紧卖掉。但我们相信数据是未来,我们愿意听用户的声音,我们不想创造一个概念取悦投资者,我们要造福社会。

成为第五大经济体听起来非常疯狂,但对我来说,我们比10年前更接近这个目标。

人们觉得我们无处不在,其实不是,我们专注在double H。一个公司如何基业长青,如何永葆活力,我请教了很多人,我找到了答案,你必须解决社会问题,你解决越多的问题,你就有越大的发展。

这就是阿里巴巴使命,我们致力于解决社会问题,我们在想10年后,什么会成为社会的问题,所以我们专注于double H。健康和快乐,十亿人口大国,中国的足球还踢不过马尔代夫,你敢相信吗?14亿,第二大经济体,没有体育,我们有 90%的员工小于28岁,但缺乏团队精神,因为他们是独生子女,如果从小加入体育运动,就会有团队精神。所在阿里巴巴,团队精神是我们价值观之一。但在美国不是问题,因为从小的体育训练,给了他们团队精神。

你问一下中国的年轻人,有多少人看电视?很少,因为太难看(笑),但那么多人在网上看视频,为什么,因为内容好。所以如果能让人开心,那就值得。9年前我投资了华谊兄弟,我每个季度花2个小时给他们咨询,帮助他们转型。我告诉他10年后,这个产业会非常大, 但绝不是今天的模式。今天我们投入很少的钱,10年后就会成为伟大的事业。

最后,看一个公司好坏,不是看产品,要看他的使命。创业时,我们找不到员工,就只有18个人加入,员工抱怨没人知道这个公司,我们的女同事连男朋友都找不到,父母也不理解。

在1999创业的时候,我们就必须面对这样的思考,我们不能复制新浪、搜狐。2006年,新浪的盈利比我们的收入还大,2009年我们终于赶上了新浪、搜狐和网易,结果腾讯崛起,我们的年度收入只能比得上他的季度利润。

2009、2011、2012,腾讯都比我们大,我们最近两年才终于追上他们。不像大家说的他挑战我们,是我们挑战他。

想想苹果、谷歌,想想苹果和谷歌在一起,想想你如何看世界,如何决定你的未来。

我说,有一天要让阿里巴巴的员工特别容易找到男朋友、女朋友,我们每年会在阿里日那一天,向员工的家人汇报公司表现。

我们的竞争对手可能只有一个著名的CEO, 我们呢,我马云甚至连“十大元帅”都进不去。我们的梦想是,有一天阿里巴巴良将如草,美女如云。今天我们 40%的员工、34%管理层、36%高级管理层是女性,看看我们有多少聪明智慧的女性在公司,看看我们有多少良将,逍遥子已经在开始讨论第四代管理层。是人的不同选择带来了公司的与众不同,所以我会花很多时间在人才培养。

从社会学的角度看,我们的人类社会,一定有一定比例的坏人。今天我们的平台上有4亿人,只要有1%的人是坏人,那就是400万。我们有2000人用科技的手段找到坏人,和他们斗争,我们是在跟人性作斗争。我们是受害者,但我们从未停止斗争,我们是全球打假的领头羊;大品牌通常用很多OEM,中国有全世界最多的OEM,他们没有渠道,但忽然他们发现可以通过互联网卖产品。生产正品和仿品可能就是同一个工厂,他们的产品不见得比正品差,同时有更好的价格,他们面对的不是知识产权问题,他们面对的是新的商业模式问题。

天猫、京东、线下,如果展开一场竞赛,谁能最先发现假货,肯定是我们。去年我们在短短3个月内帮助警方抓获300名造假者,摧毁244个售假窝点,这是前所未有的。打假,我们会比任何公司、任何组织、任何政府做得好。我们还可以来一场比赛,从天猫、京东、线下挑1000件挑10000件商品,看谁的假货更多。阿里保护知识产权,我们不买也不卖,我们是平台的管理监督员。我们有技术人员去打假,2000多人去打假,保障今天我们成为全球领先的打假公司。

阿里巴巴 马云 假货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