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票制后,对行业更重要的政策,6月底或出台!
流浪的石头 流浪的石头

两票制后,对行业更重要的政策,6月底或出台!

两票制改革,需要政策引导药企从适应迎合到主动推行。

文|赛柏蓝   特约撰稿:流浪的石头

两票制,行业讨论的如火如荼,各种培训热火朝天,讨论了,学习了,但是,医药人,你真的懂两票制吗?

1、两票制是否会大面积推开?

虽然说,国务院文件只是说推行并没要求强制执行两票制,事实上,从各省的落地来看,两票制将大范围推广,不会因为药企受影响而不推行。

2、两票制,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物。药品流通多票制,是行业倒退,药价虚高的产物。

让我们回到90年代初,那时药品市场刚刚由计划经济转变为市场经济,外企也才刚开始进入国内市场,国内企业大多以全国自建办事处形式销售,学着外企进行学术推广,少数“脑瓜灵活”的企业灵机一动开始发一些“观察费”,那时国家也没要求什么两票制,但几乎所有的企业实行的都是从生产企业到配送商业,从配送商业到医院的“两票制”或直接从生产企业到医院的“一票制”。

90年代末,做全国市场的药厂逐步增多,市场竞争加剧,大包商,代理制逐步出现,到2003年前后,医药行业最混乱的5年开始了,药监局审批混乱,药品批文市场如同菜市场,明码标价,胡乱发放。一夜之间,药品批文骤增,药企之间的竞争白热化,恶性竞争,利益寻租,再加上虚高定价,差别定价,过票医药商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至此多票制成为行业主流。

3、两票制只是一种有效的行政手段,而非解决医改难题的妙药良方。

国家对相关部委的反腐行动是行业拨乱反正的开始,但行业“十年浩劫”非一朝一夕之功可以改变,医改从浅水区进入到深水区,从深水区变成潜水区。一项重大改革,需要多部委的默契配合和执政者勇往直前的决心。

国家层面医改办由部级部门上升到由直属国务院管理,初步改善了医改多头掣肘,互相推卸的弊端,统一协调,九龙治水,有阻力但更需要决心。三明模式,两票制绝非行业发展的终极方向,只是医改行进中的一座灯塔。

4、两票制是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向性错误?

在国家医改这盘大棋当中,我们看到了公立医院的改革试点,看到了一致性评价,看到了药品注册制度改革,看到了医保支付制度改革,也看到了多部委联合下对药品流通体制混乱的雷霆打击和梳理。

本轮医改,从国家的出发点应该较之前的改革更为彻底,从财政部、商务部对医药行业的摸底情况来看,国家已由最初医改的方向迷失到回归正途,每一次出招都基本打在了行业弊病的“七寸”之上,而绝非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所以,叫疼者大有人在。而坦然者,多以战略眼光“蓄谋已久”,应变在先。

5、两票制改革,需要的是政策引导药企从适应迎合到主动推行,反对与挣扎只是畸形体制下药企的本能。

两票制并不是孤立的政策存在,在此之后,紧接着的是本轮医改更为重要的其实是医保支付制度改革,有消息称,原定去年9月出台的医保支付文件推到今年6月底前出台。

只有符合国家、老百姓、药企三方利益考虑的医保支付政策才能长久,药企卖药的初衷并不是为了涨价,涨价只是为了生存,在畸形的政策下才诞生了畸形的药价。

如果医保支付能够真正从药品质量出发,未通过一致性评价和非原研的一律按通用名统一标准支付,高出支付价由医院承担,低于支付价采购让医院和医生享受一定利益,只要医院没有采购高价药品的动力,药企便不会想方设法推高中标价和零售价。对于药企来讲,出厂价等于开票价,价格越低越有市场竞争力。

药企也将不会再纠结于两票还是一票的问题,无论怎么样形式,企业会从自己的实际、成本考虑做出最优的选择。

其实医药行业,药厂,代理商,医药代表都属于被药价虚高绑架,赚的钱并不比其他行业多,但承担的法律风险远高于其他行业,只是由于市场竞争必须高价卖药,这些年,大家过得都很累!

上层设计政策到位,两票制,企业拥抱还来不及。两票制,真正考验的其实并不是药企和这个行业,而是“执剑者”的智慧和决心。

_meitu_2

两票制 医改 药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