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办之初拥有5万创业者会员,方糖小镇的扩张步伐过快了吗
甄不多 甄不多

创办之初拥有5万创业者会员,方糖小镇的扩张步伐过快了吗

方糖小镇的盈利模式也具有了新的探索方向,他们开始从租金收入为主向服务收费转变,希望未来服务费能占据盈利的三分之二。

方糖小镇运营一年多以来,已经拥有18家社区门店、1万个工位,总建筑面积达到5万平方米。这种扩张速度在联合办公市场很少见。而且,其创始人万里江还在加速扩张步伐,他们计划今年在北上广深成都等城市开拓70个网点。

资本寒冬之说盛行之下,这种扩张速度是否过快?万里江认为这个速度对方糖小镇来说非常保守,“我们看十几个地方才能定下一个网点,每开拓一个网点都要确保盈利。”

据万里江透露,他们前期的扩张速度也是在行业内领先的,而这是因为他在做方糖小镇之前,曾用7年时间做出了中国文化创意园区领域的领军企业德必集团,积累了大量空间运营经验。他认为,这种租赁型的办公场所运营经验和开发商开发大楼是完全不一样的逻辑,“与那些开发商出身的创始人不同,我对这个行业非常熟悉,大概看一眼,我就能知道这块网点能不能开拓,社区该怎么运营,工位该怎么销售,这是一套非常成熟的打法。”

他进入联合办公市场的另一个底气在于,在创办方糖小镇之前,万里江参与创办了WorkFace创业社群,这个社群在全球20多个城市拥有5万以上的新兴行业初创企业会员,为方糖小镇早期获客提供了良好的用户基础。目前,入驻方糖小镇的企业大概有三分之一来自于WorkFace社群。

万里江告诉i黑马,最初创办方糖小镇也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些社群会员的创业痛点:有很多会员经常为找到一个合适的办公场所感到困扰,也有很多会员惺惺相惜,他们觉得除了需要每周的线上交流外,也需要线下的沟通。“我们做这个联合办公应该算是应运而生。”万里江说。

在用户的选择层面,方糖小镇面向的企业范围更为广泛,许多联合办公空间只吸纳一些初创公司,而他们也会选择一些大企业入驻,最高可以入驻一个500人的企业,对此,万里江的解释是,方糖小镇想做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如果只针对最早的初创企业,那就像森林里只有小草一样,不能称为一个生态系统,只有当森林里同时拥有小草、灌木、小树、大树等等,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

另外,针对大城市上班族租房困难,方糖小镇与魔方公寓合作,希望打造一个楼上居住、楼下工作、工作与生活一体化的社区,入驻方糖的创业公司员工可以拿到八折优惠与魔方公寓签约。

目前,方糖小镇的盈利模式也具有了新的探索方向,他们开始从租金收入为主向服务收费转变,希望未来服务费能占据盈利的三分之二。“我们降了租金,但是入驻企业必须要接受服务费,否则就不能进来。”被问及这种转变是否困难时,万里江表示,这是在探索期,是一个从0到1的过程,而且联合办公并不会局限于此,最终,方糖小镇希望打造成一个相互信任、彼此扶持的“生态系统”。

以下是方糖小镇创始人万里江对联合办公市场的看法:

i黑马:中国的联合办公市场规模有多大?

万里江:我觉得只要我们能改变传统办公室里面的人的观念,从传统办公市场上占有10%的份额,那就是一个上万亿的市场。

i黑马:您是否认为做联合办公市场本质上是一个赚差价的生意?

万里江: 我觉得完全忽视或者只注重房租差价都是不对的,这个市场的想象空间很大,否则WeWork也不可能估值到160亿美金。房租盈利很重要,但它是第一步的事情,我们首先要将这个基础打牢,然后再谈提供服务和营造社区,但最终,方糖小镇还是希望营造一个相互信任、彼此扶持的微生态环境,让大家可以相互帮助和自由交易。

i黑马:中国和美国的联合办公市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万里江:中国和美国的客户基础不同。美国自由职业者已经占到职业群体的34%,正是因为自由职业者的蓬勃发展,才造就了WeWork这样的企业,但是中国的自由职业者还是相对较少,租共享办公室的客户大多还是快速发展的新兴互联网公司。

而且,中国企业存在的一个问题是诚信度低,交易成本高,而联合办公空间的模式正好能对此进行改善,我希望在方糖小镇营造的环境里,只要同样是会员,我和你之间就互相信任,能快速地达成交易与合作。

 

方糖小镇 联合办公空间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