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作者刘慈欣对话百度吴恩达:人工智能会成为人类性伴侣吗?
周超臣 周超臣

《三体》作者刘慈欣对话百度吴恩达:人工智能会成为人类性伴侣吗?

人工智能再美好,我还是想要一个人类老婆。

文 | 周超臣

“我觉得现在人工智能价值非常大,不过也有一点炒作,所以很多人开始比较难理解人工智能跟人的脑是有什么关系的。它是一个巨大的神经网络,不过其实这些神经网络跟人脑的关系是非常非常少的。”

这是百度公司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在回答刘慈欣时说的一番话。

让我们把时钟拨回到2016年4月15日的晚上,在北京朝阳区的某个录制间内,百度科学家吴恩达和《三体》一书的作者刘慈欣坐在一起,在主持人梁冬的循循善诱下进行着陌生而客气的互动,背景板上印满了“百度”和“百度凡尔赛计划”等字样。

4月1日,百度启动了一项“凡尔纳计划”,该项目集合了吴恩达、刘慈欣、David Brin、刘宇昆、陈楸帆、姚海军等在内的著名科幻作家和百度科学家,探讨研究人工智能、语音识别、基因工程等在未来的应用。

这几乎是一场缺乏观众的对话,跟我们日常看到的大会现场高朋满座不同,场下没有观众,只有工作人员,几位被邀请的媒体和自媒体人从另一个房间里围观了这场充满人工智能气质的对话。

但把这场对话随便放在任何一个会场(比如正在火热召开的中国互联网大会上),想必都会引起媒体和业内的兴趣——吴恩达、刘慈欣两位在各自的圈子里备受瞩目的人物聊着最热门的话题。

至于这场对话的视频为何过了2个多月才被放出来,如果你还记得5月份百度遭遇了一场什么样的公关危机的话,那么答案不言自明。

人工智能成为人的性伴侣是一个趋势?

谈到人工智能会给人类带来什么价值时,吴恩达说,他希望用人工智能创造一个更好的社会。

人工智能会对社会产生什么影响?刘慈欣说:“我作为一个写科幻的作者的感觉,从比较科幻的角度去审视人工智能对未来的影响,我觉得我们现在低估了人工智能对未来的影响。就是我们现在谈到人工智能对未来的影响,都是一些很具体的影响,比如说我们有更智能的驾驶,我们家里面可能有机器人的保姆,改变我们的生活, 还有机器人的您刚才说的那个Personality,个性化的教育。”

接下来则是一个很有挑战性、也是媒体不厌其烦提及的问题——机器人未来是否会成为人类的老婆?

当梁冬抛出这个问题后,我们期待这个困扰着人类伦理道德的问题能得到一个不一样的解答。

刘慈欣作为科幻小说作家展现了他大胆的想象力,他非常肯定地回答道:“额,(机器人未来会成为人类的老婆)这个其实不是开玩笑。人工智能真的发展到一定程度,它成为人的性伴侣这可能是从根本上改变人类文化的一个趋势,这个不是开玩笑。 ”

他认为,人工智能发展到最后,很可能把90%甚至更高的人类的工作全部代替掉。

吴恩达则表现出一位科学家该有的严谨,他说:“不过它真实可以做的事,其实是非常小的。”不过,他相信人工智能在未来可以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

百度在做什么?

百度是目前国内在人工智能领域最激进的科技公司,我们已经从各种场合听到百度CEO李彦宏关于人工智能的探讨,无论是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还是在贵阳数博会上,无论是面对总理,还是面对企业界,他现在开口必谈人工智能。

而谈到人工智能时,百度又必谈无人驾驶。

百度在无人驾驶领域的策略堪称激进,其去年12月宣布路测成功,一个礼拜后就把它开到了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现场,李彦宏亲自给习近平主席讲解百度无人驾驶汽车进展的照片帮助百度膨胀了在无人驾驶技术上的野心。

吴恩达说:“现在我用我自己最多的时间是做两件事,一件就是有关语音的工作,语音识别,语音合成工作;第二就是自动驾驶,这两种都会改变人类的工作的本质。我觉得医疗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教育也是非常有意思的。”

他认为,在这个世界里,最重要的不只是能做事,也需要理解什么事是应该做的。“我们可以用语音讲话,跟电脑用语音交互,它会跟真人讲话一样自然,这会完全改变我们跟机器交互的办法。我觉得自动驾驶也是对人有非常大的价值,我觉得我们的社会有很多不同的部分,比如说医疗、教育、金融,都可以用技术来完全改变。”

吴恩达强调,未来无人驾驶将会比人类驾驶更安全,因为无人驾驶汽车不用担心酒驾、分心这样的事情。

人工智能会拥有自主意识吗?会威胁人类吗?

关于这一点的讨论已经相当之多,但是你总是会忍不住把这个问题不厌其烦地拿出来,尤其对面还是这样一位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时。

“其实我觉得人工智能,有一个我们以前没有见过的东西就是,人有Intelligence(智能),也有Consciousness(意识),人工智能现在是有Intelligence,不过没有Consciousness,我们在历史是没有见过这种东西的,可能未来我们会得到一个技术的突破,让电脑也得到这个Consciousness。”吴恩达说。

吴恩达认为当前思考这个问题还为时过早:“其实我觉得电脑得到自我意识,这种技术还是那么远,所以我现在还是不太担心,那可能是一百年后,也可能是一千年后。”

作为著名的科幻小说作家,刘慈欣则给出了不一样的憧憬和理解:

“首先我声明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而且是一个很彻底的乐观主义者,但是我的乐观不在于对人性的善上面的乐观,我对它我完全不抱任何希望,而且说是把人的善投射到包括人工智能这样的技术上,我也完全不抱希望。

但是为什么我还抱有乐观的态度呢?我的乐观是从另一个角度,不同的渠道来产生的。还是回到人工智能的话题上,首先我认为像吴老师说的,人工智能离那个威胁到人类具有自我意识,同时又足够高的智能威胁到人类,还是个很遥远的事情。这个防范强人工智能对人类造成威胁,有多种多样的方法,有很多的措施,包括把最终的电源掌握在我们手里,那再高的人工智能一断电什么也不是了对吧。其实从我们的生物界看来,我们人类的智能远远高于蚂蚁,但我们到现在,也远远高于苍蝇,我们早就想消灭苍蝇了,甚至我们现在是没有办法去消灭的,我们也没有办法去统治它。”

你认为拔掉电源能消灭人工智能的威胁吗?再上诉到文中的一个问题,你会像刘慈欣一样乐观地认为人工智能会成为人类性伴侣吗?

人工智能再美好,我还是想要一个人类老婆。

三体 人工智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