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复:人工智能可能会让一半人失业
创业家视频组 创业家视频组

李开复:人工智能可能会让一半人失业

“每个领域人工智能都有可能对传统公司产生颠覆,每产生一个有价值的机器人,一个人、一个群体就会失业,这对社会影响非常大。10-15年之后,世界上90%的工作,也许50%的人类可能都要面临工作部分或全部被取代。”

在经历过移动互联网的高潮之后,李开复和他的创新工场正酝酿抓住一股新浪潮。

7年前,借助在微软中国研究院、谷歌中国做高管积累的庞大人气,李开复以“青年导师”的身份,率领创新工场轻松切入“移动互联网”超级大风口,团结一批对移动互联网充满热情的年轻人,成为中国早期投资机构里风格明显的一家,投出了知乎、友盟等知名项目。

不过,一直强调“影响力最大化”的李开复,2013年被诊断出患有淋巴癌,“生命可能只有最后100天”,他不得不终止工作,回中国台湾治疗,直到2015年2月复出。此间,没有李开复坐镇的创新工场略显沉寂。

这次回归,李开复带着他的第六本书——《向死而生:我修的死亡学分》,瞬间引发所有媒体关注。

在强调“唯快不破”和狼性的中国创投界,李开复复出后,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提倡“工作和生活要平衡”,却与这个氛围有点不一样。对于大部分中国创业者来讲,每个领域的竞争异常惨烈,现阶段还不能实现所谓的工作生活的平衡,甚至连身体健康的及格分都拿不到。对此国情,李开复也表示理解,但他认为创业者每周花1-2个小时在锻炼身体上是值得的,会让创业者跑得更远。

大病之后,李开复现在强调自己的身体健康要做到80分,每天至少睡7个小时,但他回归后,依然强有力推动创新工场前行。除了出书,他做的另外一件大事就是和团队一起推动创新工场2015年11月5日在新三板挂牌。这赶上了好的窗口期。因为不久后,证监会叫停了PE和投资机构上新三板。

把创新工场挂到新三板,与其他早期投资机构比,让创新工场有了一个更好的激励机制:可以通过发股票和期权激励投资经理和管理层,不用完全指望薪水+投后收益分成。

创新工场挂牌新三板还有其他好处:传统VC/PE基金的问题是到期(7-10年)就要解散,把钱分掉。创新工场上市后,只要满足投资者(LP)期望的回报率,没有强制义务要把赚来的钱分掉。另外,创新工场还可以通过上市主体募集资金,投向创新项目。

从创新工场披露的资料看,前谷歌中国商务拓展总经理汪华、前谷歌中国首席运营官陶宁、前易官高管郎春晖和张鹰成为创新工场共同的实际控制人,直接和通过育成管理间接控制公司的股权比例合计为84.64%。这解决了创新工场最大的隐患——李开复一旦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全心管理创新工场,创新工场如何长效运营问题。当然,这也解决了创新工场核心团队的激励和稳定问题。

在原创新工场合伙人王肇辉、邱浩先后自立门户创立基金的情况下,李开复和他的团队新补充了得力干将——前《IT经理世界》杂志创办人,总编辑王超2016年4月加盟创新工场,担任创新工场运营合伙人、CMO。《IT经理世界》在媒体界以报道技术创业著称。

但当移动互联网走向纵深,李开复最重要的任务还是帮创新工场找到下一个大风口,而且这个风口一定要跟李开复和创新工场基因匹配。创新工场当然也投文化娱乐,但那好像更适合李开复的老朋友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他投过Papi酱,他在黑马学吧直播时,号召中国所有的艺术生都应该去做网红。

但,李开复有属于他的运气。

2016年3月,谷歌的AlphaGo与围棋九段李世石大战,最终AlphaGo 4:1大比分胜出。这引发全社会人工智能讨论的热潮,业内认为移动互联网之后最大的趋势是人工智能。这似乎是为李开复和他的创新工场准备的。

李开复除了是“青年导师”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是计算机专家,而且是专研人工智能细分领域——“语音识别”的计算机专家。

据李开复的传记《世界因你而不同》记载,1983年8月,李开复在卡耐基.梅隆读博士,师从印度裔教授拉吉.迪瑞,研究的方向是“不特定语者的语音识别系统”,李开复通过将统计学引入语音识别研究,将识别率提高到96%,并在1988年的世界语音学术会议上发表成果,这项成果不但被《纽约时报》报道,还被《商业周刊》选为1988年最重要的科学发明。凭这一成果,李开复获得博士学位,并留校任教。1990年,李开复还作为专家到北京信息工程学院讲授计算机课程,吸引了中国知名计算机专业的教授、研究人员等参加。

CFP供图

1990年,李开复被邀请到当时最牛的电脑公司苹果工作,为Mac iii开发人机互动系统。1991年李开复任苹果ATG语音小组经理。1995年,年仅33岁的他成为苹果副总裁。1998年,李开复回国创立微软中国研究院并出任院长,他和他的团队主要的研究方向包括“虚拟3D”、“图像识别”、“自然语言”、“语音技术”等。

后来,李开复先后出任微软副总裁、谷歌中国总裁,更多的精力转到战略和管理,已不在科研一线。不过,说他是人工智能领域的行家没人会质疑。

善于抓住机会施加“最大化影响力”的李开复不会放过这波对于创新工场来讲极好的机会。

在AlphaGo大战李世石时,李开复作为专家发表言论。6月8日,李开复应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院长、世界著名计算机科学家姚期智院士邀请,做了名为《人工智能的黄金时代》的演讲。6月12日,他与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在黑马全球路演中心做花椒直播时,其中一个重点话题是人工智能。

李开复告诉创业家&i黑马,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担心人工智能技术和人才被掌控在微软、谷歌、Facebook手里,存在“作恶”的可能,所以他疯狂地投入金钱挖人做Open AI。但李开复认为,人工智能短期内不会“奴役”人类。

(TIPs Open AI:2015年12月创建,它的使命是研发人工智能和其它机器学习技术,确保机器人未来不会伤害人类。它从马斯克、奥特曼,以及硅谷知名人士杰西卡·利文斯顿、PayPal联合创始人彼得·泰尔等人手中募集到10亿美元。)

李开复看好人工智能在以下领域的广泛应用:DNA检测,药物白鼠试验,发明新材料等。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在无人驾驶,世界上10%的人的工作都跟驾驶有关。

李开复说,图像识别、语音识别方面,机器的识别率已超越人的识别率,这意味那些主要靠“听”和“看”吃饭的人要被机器取代。比如“看脸”作为核心工作的保安;比如那些靠“听”吃饭的人——客服、翻译。

“每个领域人工智能都有可能对传统公司产生颠覆,每产生一个有价值的机器人,一个人、一个群体就会失业,这对社会影响非常大。10-15年之后,世界上90%的工作,也许50%的人类可能都要面临工作部分或全部被取代。”李开复说。

而另一个科技界的大佬,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从更高维度表达了自己的担心:“未来社会是一个智能社会,不是以一般劳动力为中心的社会,没有文化不能驾驭。若这个时期同时发生资本大规模雇佣‘智能机器人’,两极分化会更严重。这时,有可能西方制造业重回低成本,产业将转移回西方,我们将空心化。即使我们实现生产、服务过程智能化,需要的也是高级技师、专家、现代农民……,因此,我们要争夺这个机会,就要大规模地培养人。”

与任正非的判断英雄所见略同,要想不被机器取代,李开复认为人们应该注意以下几个方面:一,关注启发式教育,用互动式教育启发孩子对学习的兴趣和效率;二,正视发育右脑的学科领域,平衡文理;三,鼓励有上进心的年轻人挑战自己, 孜孜以求,成为专才;四,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安稳”但是重复性的工作上。

作为创新工场的创始人,李开复关注人工智能对人类“毁灭”的科幻可能,但更关注其带来的机会,李开复认为创新工场是一家比别的机构领先几年的机构,当“大家还不知道安卓的时候,我们已经把整个产业链投了一遍。”

“大概一年前,我们认为人工智能将是下一个风口,我们在无人驾驶、视觉、语音,怎么在金融业、医疗界用人工智能创造价值(等方面),做了一系列投资,现在已经投了20多家公司。”李开复告诉创业家&i黑马。

“不同时代,最适合创业的人不一样。移动互联网时代,那些看过美国移动互联网怎么起来的人会有很大的优势。

人工智能时代,那些在美国Google、Facebook、微软工作过的,或在美国斯坦福、麻省理工等名校学过人工智能的海归理工男,今天是属于他们的风口。他们所学的东西在国内还没有取得成绩。”李开复说。这样的海归理工男最容易跟具有理工男气质的创新工场结合。

不过李开复也担心理工男的一些缺点,比如想法很好,风口也对,但执行力太欠缺,比别人跑得慢;还有创始人主意多,不够专注。李开复承认,创新工场上一轮投移动互联网的时候,有几个被清盘的项目,就有上述原因。

以下为牛文文VS李开复在黑马学吧《大咖来了》上的对话实录

牛文文:我听说你带创新工场的创业者去了一次硅谷,想听听你此次的感想。

李开复:这次硅谷之行我带大家去了苹果、Google、Facebook和特斯拉等各种传奇公司,到了创始人家里面,也去了工厂里面。

这次回来,我们感觉非常震撼,硅谷真的是不一样,我们参观的很多都不是10亿美元的独兽,而是百亿和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看完了以后就感觉到,硅谷精神有几点很特殊:

1、硅谷文化不是一个文化,而是多个文化,而且它的文化是独特性的和有情怀的。

2、硅谷最爱的就是人才,是真爱人才,不是口头上的爱人才。

3、这些创业者真的特别的偏执和强大,他们绝对不是四平八稳的职业经理人。

而在国内创业环境竞争剧烈,VC追着创业者,是滚动的商业模式,先去起量再去变现,所谓的游戏规则都写好了,每个人拿着游戏规则照着做,如果能力好和运气好就做出来,上市、发财,然后做导师和天使等等。

牛文文:这跟以前不是一样,一直如此吗?

李开复:其实创业者并不觉得一直如此,比如说文化听起来很虚,很鸡汤。每个公司都有文化,我们公司也有,成立了公司,挂一个牌子:以人为本、科技创新、诚信为上。但我们的创业公司很少有文化、口号和价值观。

反而这个所谓的文化、价值观和口号只是一个说辞,用来“蒙骗”员工的,但是员工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不吃那一套。再往下说,文化是废话、文化是假话,文化都是公司领导来骗员工的,员工打死也不相信,所以文化几乎变成了一个贬义词。

但是这次去硅谷大家看到,苹果有它的文化——把保密作为公司的第一位。他们的员工什么都不跟你说,下了车警卫就把我们带进去,之后说不准拍照,苹果就是这么把它的文化执行出来的。我们见到了苹果公司前10号人物里面的前3位,每问一个问题大家都充满着期望,但所有回答你都可以在网上找到。由此,你就知道苹果的文化就是保密。

另外一个极端的对比就是Airbnb。很多人觉得,Airbnb不就是个提供住宿的平台吗?我们中国有携程、去哪儿、要出发。但是你进去以后就会发现,真的不一样,为了接待我们40个人,他们派了4个导游和4个员工,这些放下工作来接待我们,对我们的照顾简直是无微不至。

后来,我们问为什么派了4个导游?他们回答说因为这是Airbnb的文化:给人宾至如归、做好主人的感受。同时,他们也要求每一个出租房间的人要做到宾至如归,他们的处罚和奖励等产品功能设计也都是在围绕这一文化。

你可以通过这两个例子发现,要把文化融入公司的每一件事情里是需要去做的。

牛文文:硅谷在我们的印象中只是个印象,但我听说去年是一个拐点,说在硅谷和纳斯达克,大家对消费互联网的创业机会和热情没那么高了,而底层硅谷发生了一些变革,人工智能学习和超级高铁等。我最近一年没去了,超级高铁是真的吗?

李开复:超级高铁我倒没了解,我知道癌症和机器学习比较多。其实这一切跟机器学习都有关,我们今天看大家都在炒AlphaGo(阿尔法狗)。阿尔法狗这条“狗”真的蛮聪明,十年前有三位科学家发明了新算法,而这十年里,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在人脸识别和语音识别,机器人的识别率都已超越人类,这就意味着那些做着听东西和看脸工作的人就要被取代。比如保安、安防、边防人员,这是看脸的工作;客服、呼叫中心这一类是听东西的工作。

人工智能这个领域,我觉得刚刚开始,它对每个领域都可能产生颠覆效应,比如金融和贸易。而最大的应用领域是无人驾驶,世界上10%的人的工作都跟驾驶有关。比如说一个推销员,他开着车去卖东西,那他的时间10%花在了开车上,以后如果有自动驾驶和无人驾驶,他坐在车里继续办公,那么可以节约10%—20%的时间。

当然,人工智能是把双刃剑,每产生一个伟大的公司,一个传统的公司就倒闭了;每产生一个有价值的机器人,一个人和一个群体就失业了。

再说癌症,其实现在也有人用人工智能做DNA的检测和排序,针对每个人提出解决方案。比如有一个公司自动测试小白鼠,它把无数小白鼠送进去,以后就不用人每天检查,机器人会自动抽血和试药,最后活了多少、死了多少,下一步进入临床实验,都由人工智能来定。

还有人用人工智能发明新材料,因为发明新材料本身是一个尝试和验证的过程,而任何东西的尝试和验证都可以用人工智能来推测。

在硅谷,我们还可以看到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Google、Facebook和微软都在高薪抢人工智能人才,因为机器学习专家仅有几千个以下。有人就说,这三个公司未来会发生大战。有人还说,这次美国大选就是被Facebook操作,公司强大了就有可能这种事情发生,当然也可能是阴谋论。

另外,Google现在太强大了,它甚至要把大脑挖出来做研究,所以当它进入医疗和金融领域时,硅谷很多公司就很惶恐。

牛文文:是不是像X-MAN一样,是有超级能力的人,一旦脱离人的控制?现在他们真的是担心机器强大了人管不住吗?

李开复:我觉得有一大批人是这样的,以马斯克为代表……我们也去看了马斯克的工厂,人只是编程和协调而已,这些机器还是人的奴隶,马斯克担心的是机器变聪明了、会思考了。当然,机器人现在还做不到这两件事:不能自己复制自己,没有自我存在的意识。再下一步,机器人还需要知道我是谁,我为什么存在,我怎么让自己不消失。

牛文文:他们会谈恋爱吗?

李开复:我个人认为机器人谈恋爱可能还需要几十年才能实现。当马斯克跳出来说,Google、Facebook和微软作恶的太多了,我们要把AI推向开源化,所以他做了一个开放的AI,这个公司很有意思。他说,自己要让最聪明的人不去Google、Faceboo和微软上班,然后自己拿出几十亿美元养着他们,让他们把研究成果分享给世界,每个AI模块里面要放上保护作用以免它发生爆炸。

马斯克很担心哪天核武器在Facebook、Google和微软手中失控,所以他雇一批比他们还牛的人,用这些半开源的东西来防止引爆和人类毁灭。

马斯克真的相信这些可能20年之内会发生,但我不相信。我觉得没人会知道技术的发展速度。但他还真的从Google挖了一大批人出来,这些人之所以放弃Google的高薪出来做开放AI,一定程度上是信服马斯克所说的。

但我不相信20年会发生这些问题,人类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失业,而不是被机器取代以及机器有了意识去控制人类。

李开复 人工智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