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自述:我的去留已不重要(附:万科股东大会全文)
周路平 周路平

王石自述:我的去留已不重要(附:万科股东大会全文)

我的去留已经不是很重要,重要是这个文化能延续下去。从某种角度来讲,我们是万科文化的守望者。

i黑马“我的去留已经不是很重要,重要是这个文化能延续下去。从某种角度来讲,我们是万科文化的守望者。”今日(6月27日)下午两点半,万科召开2015年度股东大会,董事长王石在会上回应当下股民关心的热点问题时表示。

王石看起来状态不错,白衬衫配深蓝色领带,入场之后给每一位董事会成员热情鼓掌。这个股东大会不是因为“宝能系”的逼宫临时召开的,这是之前原定的日程安排,只是随着昨日“宝能系”要求罢免王石在内的十名管理层成员之后,股东会变得更加引人关注。

 

以下为万科2015年度股东大会股东的问答,根据新浪财经直播内容整理,经i黑马删减编辑。

股东:我想问,如果王董事长继续留任,对股东是怎么样的回报?长期的分红政策是怎么样的比例?

王石:关于我的留任问题刚才实际上郁亮已经代表我在内进行了答复。在这样一个资本时代,应该是互相共融,共同一块往前走的,我想说的就是这样。

实际上今天上午我接了三个电话,猎头公司,你们想想,在这种情况下万科管理层要稳定,像这样的情况,万科的董事会、监事会、管理团队,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我很简单地笑了,我现在还是董事长,但是猎头说打提前票。

你们放心,我们会做好我们应该做的工作。从某种角度来讲,这个公司我是创立者之一,文化也是和我密切相关,从某种角度来讲,我的去留已经不是很重要,重要是这个文化能延续下去。从某种角度来讲,我们是万科文化的守望者,时间关系我不展开,大家都知道我讲的是什么,个人的荣辱去留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我本人是个创业家,我88年就把股权放弃了,我本身就是有自信心。自信心是什么呢?我对我们这个国家、我对我们的市场、我对我们这个民族、我对我们的未来保持乐观主义,所以作为一个乐观主义者你们不要那么太悲观,这是我要说的。

股东:首先,王石先生的薪酬问题,是说王石先生在万科仅担任董事长职2务,并且依据公司提供的2015年年报草案,王石先生并不是公司的高级管理层,而仅是担任公司董事长,我们理解王石先生并不负责公司的日常经营,但王石先生每年从公司领取近1000万的薪酬,请问王石先生作为董事长的厉年薪酬事先有没有经过股东大会的批准?另外,王石先生的薪酬是否还包括其他的经济利益,比如说在合伙人计划中的权益,在合伙人计划中持有权益的话是否也应当计入王石先生的薪酬,一并披露,并且需要经过股东大会的批准?同样的,其他的董监高在合伙人计划中持有的薪酬权益是否也应当披露?

王石:首先,我是执行董事,我并不是挂名的董事长,是公司管理层的一员,是拿薪酬的董事长;1988年万科改制之前,我拿的是工资,88年改制后我是董事长兼总经理,拿的是工资,99年后,不做总经理了,我拿的还是工资。我是介入了公司管理,监督公司运转。我在国外考察学习期间,也是参与了公司具体国际项目的谈判。我对公司进行战略性的把握,监督管理团队执行董事会决策是否有偏差。

解冻(万科监事会主席):王石主席从来没有脱离工作岗位,他一直负责和公司发展有关的战略思考,指导推进国际化的业务,包括一些具体的业务。2010年以后,不管是房地产行业,还是万科,都开始进入转型发展的关键阶段,王石主席的游学背景拓宽了万科的国际化视野,帮助万科获得了很多国际化资源和合作伙伴,这对于过去几年公司的国际化战略实施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股东:现在资本为王的时代,假设说真的有那么一天,股东他们罢免了你们的职位,管理层会做怎么样的考虑或者安排,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一下?

郁亮:我和王石的去留并不重要,更重要是中小股东!我们尊重每个股东拥有的权益,这是他们的选择。近期董事会会讨论相关议案,对于我们来说,罢免万科所有的董事及监事,确实对万科造成非常大的困扰。去年万科员工队伍开始出现不稳定,我们尽可能维持,没有对业绩造成影响。但到上个礼拜,罢免议案提出后,我们部分已经签约和销售的项目面临解约风险,银行对万科的信用评级慎重考虑,合作方调整商务条款,猎头打我们员工的注意。管理团队会尽力维持,但是今天我们也感到有心无力。王石主席和我的去留问题并不重要,但是万科普通员工的人心如果散了,股东和相关方的利益都得不到保证。我们在任每一天都会尽到自己的责任。”

股东:王石什么时候放手万科?

我曾经说过,我说我的成功应该是没有人再需要我这才是成功,从现在来看,我还不成功,因为现在还成为一个重点,(成功的话是)要把我掀掉。刚才你提到秦朔,秦朔是我很好的朋友了,这个建议早就有了,我希望郁亮能代替我,如果能实现了我当然,同时郁亮成为董事长,当然我同时辞职,如果我还没被罢免的话,这是不错的一个建议。

股东:咱们管理层这边有没有预想,最好大家坐下来谈一谈,各让一步,考虑大家的诉求,不要到最后非得让我们选赞成还是反对,这个东西我觉得很难控制。

王石: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我身上的表现,从去年我当时来停牌时候的内部的一个讲话,在社会上的反响,和在不同场合我的表态,和今天我坐在这里我的态度,你们应该看到,万科管理层包括我在内,我们为了万科这个品牌、为了我们社会各个利益的相关者,只要整个让大家感到在这种股东更换当中,我们管理层、我们艰辛的、我们创造的、我们守望的对各个利益相关的一致往前走的利益,我们一直在妥协。我相信媒体应该是可以感到的,有关的监管部门是可以感到的,我们在妥协当中的我们应该对手也是感觉到的,并不等于说我们这个会是怎么样的会,当然在现代社会当中,第一,我们遵守游戏规则,第二,实际上的智慧是什么呢,就是妥协。我赞成这位股东提的这样一个建议。

股东:目前情况下与深铁的合作是不是毫无转还之地了?

谭华杰(万科高级副总裁)传说中的其他潜在交易对手是更早跟我们之间有洽谈的一个交易标的,刚才提很多问题的股东好像也有这个问题,是不是你在完全没有交易谈判对象的时候就把股票停牌了?这个当然不是,只不过那个确实当时的谈判对手不是深铁,我们12月18日停盘,12月25日我们有一个公告,和其中一个潜在对手已经签订了一个合作备忘录,这个潜在交易对手并不是深圳地铁,而是另外一个。最近我们一个公告里面又关于这个事情做了一点小的补充,这件事情可能从12月25日第一次披露有这样一个交易对手以来,后来也没有跟投资者有进一步介绍,所以我们最新在一次公告里面介绍了一下我们另外的潜在交易对手的情况。目前来看,跟他们的谈判可能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并没有说这个交易失败了,未来还有可能做,但是还不是跟股权有关的交易,可能就是一个非股权的,就是说我们不发股票了这样一个交易。因为我们已经公布了重组的议案,这个议案里面肯定不会包含所谓的去年12月25日签署这个备忘录的交易,至于它的细节现在确实不能披露,这个事项如果要披露,我们唯一的方式就是公告,在公告以外的任何其他的方式都不能去谈这个交易的细节,只能就我们两次针对这个交易标的我们曾经进行过两次披露,就这两次交易披露的情况可能跟股东做一个简单的解释。

股东:为什么公司回购只买了这么一点(股份)?

谭华杰:为什么2014年的时候我们合伙人的计划买的比较多,而之后回购买的比较少,恰好是因为合伙人持股计划这个东西不是一个公司行为,是一个合伙人的集体行为,就是只要是合伙人集体能做出个决定,你就可以去实施,而且我们合伙人拿我们自己的钱去买股票,这个事情所有的股东一定都是叫好的,大家希望管理层能够去做这样的事。

但是在执行公司的回购计划的时候,确实我们有点患得患失,坦率说,我们当时真的有点担心我们的股价会不会跌到11元、10元去,如果真的跌到那个水平,我回购的钱又用完了我怎么办?我怎么对股东来交待。这一点确实我们当时是有很大的心理的顾虑,如果说当时已经到了12月份股价还在回购价以下的话,我们肯定那个时候会加大力度。但是在那之前确实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简单说这个问题,这100亿能不能顶得住我们心里没有底,我不能说我们当时做的决定一定是对的,也许我们当时确实这个决定错了,也许有这个可能性,但是那个时间点上确实比较犹豫。但是合伙人持股计划不一样,合伙持股人计划只要合伙人决定,要把这个钱全部用掉,就交给理财第三方一口气就买下去了,这个是不一样的。

股东:万科什么时候复牌?这种情况是不是必须要重组方案有一个结果才可能复牌,还是说?

万科董秘:这个没有直接的关系。停牌那么长时间,我理解大家的心情,复牌等到深交所看对我们复函的审核情况,根据深交所的通知我们会尽快复牌,复牌无需重组方案有结果。


中小股东:他们如果说改变了目前的管理团队的架构,对整个资本市场是一种伤害,对万科可能是更大的伤害,对今天来的更多的中小股东也是一种更大的伤害。希望再次跟华润方面进行一个真诚的沟通,如果说跟他们现有的管理层沟通不了,可以向他的上级领导去沟通。

王石:应该这样说,我是个万科主要的创业人,但是又是这个团队的一员,我们这个团队感情是有的,搞市场经济市场原则,我们往前走。而且本身应该说在这种如何协调观念上,协调各方面的利益,尤其是如何来稳定,应该说万科本身一直是在妥协的,不是说现在要怎么经营不下去了,前面反对,我们就开始转移态度,不是这样的。但是这种妥协也是有个度的,当然你觉得他已经完全违背中小股东的利益,违背甚至破坏万科形成这样应该在市场认可的,从消费者、从合作伙伴、从社会各个方面接受大家阳光的、制度的、透明的这些原则的时候,这个底线是不能违背的,但是我们并不认为到了今天我们就怎么样了,这个表决结果大股东一票否定就可能还会下面如何怎么样,但是我不认为就是大股东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不可能的,我们还是有关的监管部门,比如说非常明确提出要罢免,目前的董事会、监事会,这个是非常非常突出提出来的。


下面来讲不是说完全那个态度突然180度大转变,显然对万科的过去一般是彻底的否定,这种情况是发生的,尤其像专门对我的问题,就是我凭什么2010年到2014年到美国去访学期间拿那么多钱,这个问题问的很有意思。为什么很有意思呢?拿了5000万,应该说我本身在公司工资到拿年底按照分红比例的分配,我拿的就是这两个部分。在整个美国期间我没有额外多拿一分钱,本身这个来讲具有相当的误导,这个误导目的是什么呢?由于在这样一个环境下,非常敏感的期间,大家都希望稳定,都希望不要出现什么样的波折,如果你真正提这个问题,非常明确、非常尖锐,即刻我们要来解决的,难道我们作为大股东就可以随时的把问题提出来吗?你就不顾股市的正常吗。这样来讲,我相信中国改革开放到了今天到现在,我们如何运行这个市场,我们监管部门已经有了相当的经验,我相信监管部门这个时候会出来表态的,为什么我们乐观,就乐观在这里,不是资本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

拿了5000万,应该说我本身在公司工资到拿年底按照分红比例的分配,我拿的就是这两个部分。在整个美国期间我没有额外多拿一分钱,本身这个来讲具有相当的误导,这个误导目的是什么呢?由于在这样一个环境下,非常敏感的期间,大家都希望稳定,都希望不要出现什么样的波折,如果你真正提这个问题,非常明确、非常尖锐,即刻我们要来解决的,难道我们作为大股东就可以随时的把问题提出来吗?你就不顾股市的正常吗?

本身应该说在这种如何协调观念上,协调各方面的利益,尤其是如何来稳定,应该说万科本身一直是在妥协的,不是说现在要怎么经营不下去了,前面反对,我们就开始转移态度,不是这样的。但是这种妥协也是有个度的,当然你觉得他已经完全违背中小股东的利益,违背甚至破坏万科形成这样应该在市场认可的。

 

股东:万科管理层能不能让我们中小股东都聚在一起来对抗大股东?

王石:不能有对抗关系,按照证券法来讲,他本身有中小股东的权益保护,中小股东是容易大股东操作之后损害小股东的利益,你说作为管理团队拉拉旗呼吁中小股东起来对抗大股东是不合适的。


 “宝万之争”时间轴

 

事情还需要回溯到2015年7月,王石在宝能系数次举牌之后,在公开场合表达不欢迎态度,万科大战野蛮人的序幕被拉开。

而发生这一切的背后,有一方面有对王石本人多年言行的争议,另一方面,更多的是对其在28年前股份制改造时,放弃股份感到可惜,导致了万科当下面临的困局。


尽管万科已经称为中国最大的房地产企业之一,并建立了现代公司管理体制,但作为万科的管理者,王石及管理团队并没有公司的所有权,整个团队的股份加起来不足5%。这是28年前万科股份制改造时奠定的剧本。万科特立独行,走了一条区别于联想等企业的道路,创始团队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股份。

   2015年7月至8月26日

被称为“野蛮人”的深圳宝能系通过对万科连续举牌,将其持股比例从5%增加到了15%,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欲图控股万科。

      8月31日

当了十几年万科第一大股东的华润集团开始增持,以微弱优势夺回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11月27日

宝能系再度出手,重新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

      12月11日

宝能系通过连续在二级市场举牌,持股比例增加到22.45%。

      12月17日晚间

万科董事长王石的内部讲话流出,抨击宝能系的野蛮行为,并明确表达不欢迎态度。

      12月18日

七次举牌之后,宝能系以占股24.29%坐稳万科第一大股东宝座。

      12月18日中午

万科紧急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以抵御宝能控制万科。

      2016年6月17日

万科召开董事会,表决增发股份引入深圳地铁重组预案,企图引进外部力量对抗宝能系,但该重组预案遭到大股东华润的反对。

      6月23日深夜

一直沉默的宝能系也明确反对万科购买深铁资产预案,并直指万科“内部人控制问题”,称将在股东大会表决上据此行使股东权利。

      6月26日

王石在朋友圈发声:“当你曾经依靠、信任的央企华润毫无遮掩地公开和你阻击的恶意收购者联手,彻底否定万科管理层时,遮羞布全撕去了”。

      6月26日下午

剧情急转直下。万科发布公告,已收到宝能系提请万科董事会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提议罢免王石郁亮等10位董事的职务,罢免理由包括王石长时间游学脱岗领高薪。

      6月27日

万科召开2015年度股东大会。

投资 创业 资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