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投资人:前100家移动直播不会死,有美女有流量就能赚钱
石慧 石慧

YY投资人:前100家移动直播不会死,有美女有流量就能赚钱

映客虽火,但并非直播的最好产品形态,实时视频社交才是。

从2007年入行算起,邱浩是做早期投资的老人了。他历任晨兴创投副总裁、创新工场合伙人,9年间,参与投资过YY、乐视、蜻蜓FM等明星项目。

但邱浩极少出现在媒体上。他在创新工场做了三年合伙人,网上甚至找不到一则李开复和邱浩同框出现的消息。

去年,他离开创新工场,创办联基金,不到一年时间里,募集资金3亿人民币,投出十多个项目,主要参与PreA轮和A轮的投资。联基金的LP包括顺为资本的雷军、YY的李学凌、英诺天使基金的李竹,以及一些上市公司的CEO,如东方网力董事长刘光。

这个时代资本相对丰富,给了年轻人和我这样相对年轻的人一些机会。”70后邱浩说。“我从创新工场出来,核心原因是我对做基金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希望有一个的平台去试试看。” 

邱浩的打法是,在所投项目里扶植一两家百亿人民币乃至百亿美金的公司,那么即使其他项目都失败了也没关系。他的赛道也非常明确,主要分三条线:互联网医疗;偏直播的社交;VR、AR和智能机器人

503697177910885072

联基金创始人邱浩/受访者供图

以下为邱浩口述,根据创业家&i黑马采访内容整理,有删减。

口述: 联基金创始人 邱浩

社交领域尚有巨大机会

很多投资人不敢投社交,可能是觉得今天微信已经占据了大家这么多时间,社交是不是已经没机会了。社交的需求并没有被满足。我认为,下一代社交会是实时视频社交直播。但现在的直播几乎都是秀场模式,真正的关系链并没有沉淀下来。所以在这一领域依然有巨大的机会。

从社交需求来讲,比如15-20岁人群,他们朋友圈大多是父母、长辈,这不是他们热爱的社交圈子;另外四到六线城市的农村和小城镇年轻人群,他们朋友也很少。这些人都需要认识大量新朋友。

例如,微博在过去一年半里活跃度的反弹,就是人们寻求新社交平台的突破口之一。可以看到,在这一段时间,微博并没有推出迭代或新的颠覆性产品,但它的活跃度上来了。

可见人们去发现新朋友,找到共同话题的需求是很强烈的,这个需求是微信不能满足的。

而在未来,真正的社交行为也远不是微博、微信这样的形态。例如微博微信,你做的无非是发信息、贴照片、评论这三件事。而我们真实的人和人的社交关系,难道就是我在他办公桌前贴一个纸条,他也给我贴一个纸条,他贴张照片,我在上面赞一下吗?

不是的。我们一起聊天,吃饭,看电影,k歌,年轻人在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这才是真正的社交行为。

如今手机功能强大,带宽普及,模拟很多实时场景不难做到,实时社交的需求是可能被满足的。我认为,下一代社交会是实时视频社交。

而在这样的趋势下,社交是有巨大的机会的。因为例如像微信这样拥有日活几个亿的产品,不可能为了日活几百万、几千万的产品改变它的属性。所以,必然会有一个新的社交平台出来。而这个新平台既有可能是可能是腾讯,也可能是其他创业者。

映客尚不是最佳直播产品形态

现在很火的映客谈不上是真正的社交软件。但它起来的速度,让各大巨头都觉得不可忽视,必须跟进。

现在的直播平台,都还没有完成社交沉淀,它的关系是一对多,广播式的。如果没有社交沉淀,用户是没有任何忠诚度的。今天我玩映客,明天就玩别的。这是摆在所有直播软件面前的挑战。像映客、花椒,因为它排名靠前,有新用户增加的红利,有一些自然流量,所以它的数据看上去不错。

现在的直播平台其实还是秀场模式。在PC上,秀场已经发展很多年了,而如今以映客、花椒为代表的手机秀场模式,之所以火爆是因为有几个新的变化。

第一,是人群变了,原来PC秀场的人群偏二三线、甚至三四线,有点接近网游人群,屌丝加土豪。而今天的手机秀场,主流的年轻人在看,或自己播自己,人群的量也比以前大。另外也有大量长尾的视频出现,比如全民直播。

但问题也很明显,现在的直播平台,都长得差不多,排名第一、第二的非常强大,但越强大越会被它自己最强大的部分束缚住——每个月进来的流水很大,稍微一动,可能流水就会降下来。

例如现在一些pc秀场产品10年没变化。今天做得最好的老大,我相信它们会持续过得很好,但不代表它能够突破到真正的层面。越是后来者越有能力探索新的产品形态。例如我之前投资的51vv是针对中老年的视频直播社区,它不以秀场为主产品形态,是去中心化的,平均月流水超过5000万元。

直播现在还谈不上决出胜负,甚至一段时间里可能前100位都能活下来。现阶段的直播,本质上是在人群里做流量变现。PC时代,直播就是一个流量变现的工具,本身不太具有自我吸引流量的能力。为什么YY是PC时代最大的直播平台,因为它从语音工具起来,有大量的用户群。

现在,新一批直播平台各自有流量来源,美女,游戏……形成了一定品牌,加上一定的运营手段,就能挣钱。但哪一家能建立起所谓的实时社交行为,哪一家才是我们看好的,真正想找到的平台。

真正的直播不是秀场,它是能够满足孤独的人陪伴的需求:可能有几万个直播间,每个直播间里有三五好友聊天、游戏。

但这样的产品也面临挑战,它缺乏头部内容去吸引流量——几个好友聊天,旁人不会知道他们有多好玩,不会来围观。

真正的直播产品形态最后怎么实现,是挺复杂的过程:一方面,你要有一个社交产品能接住涌进来的人流,让一部分沉淀在社区里,常常来玩。另一方面,你要有头部内容,吸引原来不太了解的人进来。

像映客的头部内容做得很好,为了保持头部内容纯粹性,长尾部分就会弱一些,这是比较难协调的东西。

暴风魔镜、蚁视都会死掉

VR、AR和智能机器人,这是我看好的另一个投资方向。

VR是一条特别长的跑道,它会产生颠覆性的变化,它满足了人类瞬间移动的愿望,而且给产业带来了巨大的要求。像英伟达生产最高端的GPU,可能只是满足了HTC Vive最低端的需求。

我预测VR未来会分成两大阵营,就像现在的iOS和安卓一样。

一个阵营是跟PC相连的VR。就像今天的HTC Vive以及Oculus Rift是跟PC相连的,PC里有很强大的GPU,有比较完整的一套定位体系,能提供相对封闭的一套系统,类似苹果系统。

像HTC Vive有一个类似App Store的VR应用商店。一套HTC Vive加上PC,需要花费近2万块钱。它们提供的是比较昂贵的、完整的体验。

另一个阵营是围绕谷歌Daydream协议,提供手机插头式的VR,就像当年的安卓系统一样。我觉得一年之内就会出现专门的VR手机,个子可能很大,卖得很贵,例如可能是1万块钱,里面有专门跑这些VR的GPU、CPU,适应高分辨率,高刷新率。同时,还需要配合一个位置侦测系统,这里重要的不是VR眼镜,而是手机和位置侦测设备,这两块是比较重要的。

我们投什么呢?我们认为两个方面有巨大机会。第一是,基于HTC Vive 以及Oculus Rift的VR体验店将会是其中一个主流方向。

中国城镇化的过程中,大量商业综合体产生,以HTC Vive为代表会对VR带来颠覆性体验,会带起新一代游戏厅(VR体验店)热潮。手机VR的玩家必然是一些主流手机厂商,三星、华为、小米、魅族等。它们的手机会支持安卓的Daydream协议。

第二条线是定位和位置侦测,这是我们重点投的方向。HTC Vive如果没有位置侦测,你只能看东西,不能进入,你不知道自己的头和手在什么位置,你的体验永远是残缺的。

至于暴风魔镜、蚁视等的一体机眼镜,我认为它们都会死掉,因为它不属于这两条线。一体机眼镜可能会让位于用手机.

比如,你是会买一个1万块钱的一体机眼镜,还是会买一个1万块钱的手机,大多数人会选择后者,因为手机除了体验VR外还可以干别的。

我们看了不少VR的项目。目前在这一领域投了凌宇智控。他们是一个90后团队,拥有全球独有的定位技术,我认为它未来会成为VR的主流厂商。

我们特别喜欢这个团队,虽然很年轻,但配置非常完整,也很快建立起技术壁垒。他们有超乎年龄的成熟,又充满信心和热情。这代创始人更接近现在硅谷的一些创始人。我毫不犹豫地追投他们,原来只让我们投10%,最后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我们占股比例提高到了15%。

投对最一流的公司就持续跟下去

联基金现在投资了二十几个项目,我们的打法是把力量集中在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公司上面,花大量时间做投后管理,帮助它们成功。

一个基金,最好能够追投像腾讯、阿里、谷歌等最一流的企业。你发现了它,就跟住它,陪它一直走下去,不断加磅,有多少钱就投多少钱,这个策略直到今天都是对的。

作为投资人,投后管理主要做三件事。

第一,在我们熟悉的领域,参与讨论公司战略方向和产品方向,这是最有价值的部分。你比创始人看得多,会站得更高一些。

第二,我们要做帮创始人keep focus。创始人走着走着,遇到障碍可能走偏,而投资人是站在500米高空看,你会告诉他目标是那儿,歪了把他扶回来。

第三,当啦啦队,永远告诉创业者,你行的,没问题,太厉害了。特别在他困难的时候。比如全域医疗这个项目,当我们帮助创业者确定方向后,就是keep focus。人的情绪总有起起落落,全域医疗的老大,年过五十了,他不爽的时候,我们就聊聊天,表达我对他的信心,类似心理安慰师。

我们很多时候甚至要扮演联合创始人的角色,这要花很多时间,所以被我们投资还是比较幸福的。我2007年入行,做早期投资,是我的工作兴趣也是业余爱好。我花很多时间跟创业者交流,我不觉得这是挤占生活。

采访&整理:石慧

编辑:卢旭成


移动直播 YY投资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