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CEO:人红是非多,我想低调点
石慧 石慧

映客CEO:人红是非多,我想低调点

原来直播处在边缘,我希望把映客定位为比较高端的品牌。

i黑马讯(石慧)6月28日消息,在今日的网易未来科技峰会上,映客创始人兼CEO奉佑生说,映客做了一年,争议很多,人红是非多。“其实我很不想变得这么红,更希望低调一点。”

奉佑生认为,这一年,映客做了几件事,第一就是让直播进入主流生活。“原来直播处在边缘,我希望把映客定位为比较高端的品牌,从第一天我们就想怎样启动用户,种子用户其实都是一二线城市的,包括以海外留学生为核心群体的种子用户群体。”

他透露,映客永远是作为平台的模式,往社交平台的方向走。

以下为奉佑生演讲实录(经i黑马删减):

我不是当红,我是“当黑”,人比较黑。

Uber是解决人出行的问题,我希望我能解决娱乐问题。

从映客做了一年来讲,我相信这一年争议很多,人红是非多,其实我很不想变得这么红,更希望低调一点。或者说这一年映客处于行业里的风口阶段,我想很多人会有疑问,映客做了什么能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这里面有两个,我们在苹果榜首排行榜排了两个月,另外一个是App5月份的排名,全球App收入排名,映客是排名第三。加上另外的,最后有机会排名第一。

这一年映客做了哪些事情,直播这个事情一直存在,在PC年代,Ok,做移动端的时候我应该怎么做才有机会。

第一就是让直播进入主流生活,原来直播处在边缘,我希望把映客定位为比较高端的品牌,从第一天我们就想怎样启动用户,种子用户其实都是一二线城市的,包括以海外留学生为核心群体的种子用户群体。

第二,直播从第一天开始就处于非常严密的监管,因为本身直播就带有风险,我们希望它不要流于低俗,对低俗零容忍的状态。

第三是在用户体验层面,我们对产品要求是极简,在打开速度和页面整洁性方面要求很高。

第四是带来了整个生态的变化,开始实现整个生态的闭环,其实也有点像Uber的分享经济,它分享的是车和人,我分享的是知识和颜值。在座的有知识也可以去做直播,也会有很好的收入。

Ok,大家看到的风口很多,但今天我想给大家带来的是直播背后其它的东西,其实我们团队一直有一个初心和愿望,更希望通过一些直播给社会带来更多正能量和正向价值的东西。

6月22日我们刚刚发布了一个“小映助学”的活动,很多明星,包括我们平台上本身有一些人士,去帮助更多弱势群体通过直播来改变他们的困境和现状,这里是希望我们能够为上不起大学的孩子带来我们的能量。

第二是直播+体育,大家说我们的直播可以跟很多行业接口。这里面有几个人,一个是欧文,一个是韦德。

韦德在6月某一天的凌晨5点钟开了映客上来直播,把映客的用户吓了一跳,这真的是韦德吗?因为没有任何预告,也没有其它营销方式,他直接上来了,这给粉丝带来了惊喜感,他永远没有办法想像通过映客能够在凌晨5点偶遇韦德,这是在体育明星上和粉丝拉近距离的方式,韦德也希望他退役后能在中国积累更多粉丝,通过映客这个平台实现他的目的。

这是大家所能看到的通过明星和粉丝拉近距离的方式,包括高圆圆和刘涛,其实还有更多更多明星都在映客上尝试和他的粉丝做互动。

第三个最重要的点是直播+企业形象,这一点是我更想推动的,因为其实很多企业面临营销方式和营销成本的问题。

这里有一个案例是联想,联想是我们民族企业的骄傲,当时联想在美国发布手机品牌时是杨总,我们映客给了最大资源的支持,包括朋友圈映客的标识,“你丑你先睡,我丑我直播”,改成“最潮杨元庆,我美我联想”。

我们有幸请来了郭总和王总这些大的企业家,其实他们原来都是在神坛上高高在上,我们很难跟他接触,但通过直播这个方式,他能够为他的企业带来新的和年轻一代人互动的方式。

直播+音乐人。我做了十年的音乐,太了解这个群体了,为了艺术、为了尊严,打个比方,他们宁愿去某个酒吧演出,也不会放下自己的身段,但我希望通过直播这种方式能够为一个人的生活和他的艺术传播带来更直接的方式,在线下他很难有很多好机会和他的粉丝互动,我更希望未来有更多音乐人能进入映客这个平台,每天都会有无数场演出,和粉丝做互动。

直播+电商,像罗辑思维,包括现在的淘宝,每个平台都在试,在未来整个大的生态上,这里面大规模能够盈利变现的一定是直播+电商,因为所有人在购买商品时,现在越来越趋向于粉丝经济,更希望通过明星的宣传能力和直播的能力实现购物的转变,同时我们和电视购物的台湾一姐也一直在做一个尝试,看是否能把电视台购物的模式和现在的直播做一个结合,这里面机会非常大。

最重要的是直播+电视台和电台的趋势,原来很多人开车能听到电台主持人的声音,但通过直播平台,除了听到他的声音,还可以进入直播平台直接关注他的帐号看到他的人。

第二个是央广电台主持人,听声音永远不知道他长得这么帅,但通过视频直播能解决这个问题。更多包括电视直播背后的东西,还有一个是跟电视台在直播和映客的强互动,能够给原来电视台的节目带来一些互补性。

直播+综艺,这是所有人现在面临的痛苦,现在从所谓的UGC往PGC方向转移的时候,也是行业里对整个直播行业提出的挑战,认为UGC的生命力是有限的,PGC何时起来?这也是我们在探索的课题。

通过和马老师的合作,其实我们也在试图尝试一个UGC和PGC切换的过程,从整个效果来看反馈非常好,说到马老师,马老师也来了,马老师对直播有深深的理解,他认为在这一块,如果我们把原来的内容单纯直播化,并不能够取得好的效果,一定要为直播定制一些特殊内容。

在这块我们欢迎媒体行业的人和映客做更多探索,为直播真正PGC的内容带来想像空间,而且我个人认为这里面的红利可能也就是未来三到六个月,因为这三到六个月之间平台会倾斜大量资源扶持支持所谓PGC的内容。

直播+文化传承,这是一个大家很难发现的地方,叫做文化传承,这是映客年纪最大的主播,80岁,“80后”,你看到她这个房间里永远是满满的正能量,她会把她80岁的经验教给新一代孩子怎么做,她会教育我们的留学生好好学习,学成报效祖国。

通过年龄无界限的方式来传播一种情感。对于老奶奶来讲,90后、80后、70后这一代人很早就远离家乡,但通过直播平台,你在里面会找到像老奶奶这样的亲人的感觉,所以这是一种文化传承,通过新老一代的结合,能够有机会做这样一个板块。

直播+艺术,艺术永远高高在上,这里面也包括中国很多书法家,书法研究院的院长,通过直播的方式能够跟你书写书法,如果再把电商结合进去,写完这幅字立马直接购买,这让中国民间很多手艺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作品都能通过直播的方式得到传播+变现。

直播+VR,我认为真正VR的爆点一定来自于和直播的结合,因为这样生产内容成本才是最低的,原来其它的内容生产方式成本都足够高。

直播+客服,我觉得这个点有机会为行业作出巨大的改变,这也是来自于我们的痛点决定的,最早映客起来的时候,很多用户的投诉我们满足不了,电话线天天爆满,包括我们投诉其它公司、客服,电话永远要等7分钟。

现在通过直播,一个单一客服同时可能能承载一万人,大多数问的问题可能都是同一个问题,这样能够用更少的人力解决更多的问题,所以我们希望有更多企业能够去尝试这种新的产品形态,这是给客服带来的方式。

直播+社交,最后一个,这也是我的梦想,马云说过,人总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我觉得中国这几年微博和微信是前几年的社交平台,但我更希望,也有影响和意愿,希望映客成为第三代社交平台。

奉佑生与主持人对谈实录(经i黑马删减):

主持人:刚才您透露直播的红利期只有三到六个月,这到底意味着这是昙花一现呢?还是说,这还是昙花一现?

奉佑生:我刚才表达的意思,PGC节目的红利期,三到六个月,因为这三到六个月是所谓的平台最倾斜、服务器和所有的团队。

主持人:三到六个月之后,不要专业、优质的内容了,您打算把映客发展成什么样呢?

奉佑生:映客永远是作为平台的模式,我们是往社交平台的方向走。

主持人:社交平台要活下去必须要垂直,打穿了一个领域,映客貌似没有一个专业的方向吧?

奉佑生:映客现在专注于娱乐方向上,其实已经相当于非常垂直的领域了。

直播 映客 网红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